在今天看見明天

與其花千萬辦尾牙 不如加碼員工的年終獎金!

吳均龐 James Wu、圖片來源:達志
2018-02-13
最新觀點

與其花千萬辦尾牙 不如加碼員工的年終獎金!

吳均龐 James Wu、圖片來源:達志
2018-02-13
與其花千萬辦尾牙  不如加碼員工的年終獎金!
最新觀點

瞄到新聞報導:大陸有人寧可辭職也不要參加尾牙,因為有主管藉著尾牙活動,酒酣耳熱之際,對女性員工屬下做出超出常規的舉動。以年終尾牙為由,以工作團隊聯誼之名,強灌不勝酒力的員工,甚至鬧出人命。

 

而主其事的主管、高幹、領導們,打著尾牙的大旗,大聲吆喝不參加尾牙,就是不認同團隊合作精神和所屬單位的價值,把逃避參加尾牙或是不積極融入尾牙脫序行為的人,視為不合群的傢伙。

 

當然這種荒誕不經的尾牙情事,雖時有所聞,但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是特例才會引起媒體關注和批判。大多數的尾牙應該都是辦得合情合理,提供員工在歳末年關之際,一個歡樂氣氛的聚會,穿插一些餘興節目,渲染熱鬧氣氛。上司一改平日的嚴肅面貌,放下身段或變裝表演,或引頸高歌,滿心歡愉地和同仁打成一片。而屬下感念雇主業者的用心良苦,珍惜工作夥伴關係的融洽,也有自動自發地去準備演練一些才藝表演,安排搞笑橋段來自娛娛人一番。

 

追溯尾牙的傳統,在以往農業為主的社會和經濟形勢,一分薄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勞動力的運用是以一個家族為主幹,人多好辦事,幾乎所有的食衣住行都在一個既定的家庭人口中來促成。相對而言,工商業的活動是比較少的,而參與的人則是以師徒關係為主,師傅也是老闆雇主,除了傳授技藝、知識和經驗之外,也對徒弟管吃管住。

 

一年結束當下,在夥計徒弟們返鄉之前,由老闆師傅來擺下一席,一方面提前過年,感謝夥計徒弟們一年的努力,同心協力一起工作。在平日嚴謹的師徒和老闆夥計關係之下,放下身段,彼此互相尊重的吃上一頓豐盛大餐。當然雞頭所指的方位就是被炒魷魚的涵義,這也是另外一個來描述尾牙未必全然是個快樂場合的軼事。

 

現在的社會和經濟形態,尾牙活動已經和原先的義意相去甚遠,老闆師傅和夥計徒弟的人情味關係,已經被勞方資方的法律契約取代。一年四季,任何時點,老闆都可以找受雇者聚餐,主從關係是依雇用合約來互相,沒有一定非要等到尾牙才能歡聚,或是用雞頭來暗示某個人該識趣走人。

 

然而這幾年,臺灣的尾牙演化到一個令人疑惑的地步。先花上五、六十萬找個主持人,再揮霍數百萬邀請天王天后現身和老闆業主同台唱歌,租個大會場席開百桌,大吃大喝之際,老闆幸福之手來抽獎發紅包,一個尾牙的費用都在千萬元以上。

 

想想在這樣一個大場面鬧轟轟的尾牙,工作一年的同事真的可以共進一餐,增加彼此感情嗎?在超級巨星的光環和五光十色的演唱會氣氛之下,老闆業主真的可以慰勞到員工,還是僅滿足自己不可點破的虛榮?

 

為了趕場,那些巨星或歌星是真槍實刀的賣力演出,亦或是對嘴虛應一番,草草了事?坐在台下的員工,吃著中央廚房供應的預熱料理,巴望著台上幸運之手是否撈出自己手中的號碼,同桌吃飯的同事可能也是爾虞我詐了一整年,完全沒有聯誼的動機。

 

如果可以把尾牙經費,按照員工的績效表現,實實在在地把年終獎金的紅包再加大,可能對一般薪水階級的人而言,其實質意義遠遠大過於參加一個喧鬧脫序的尾牙。

 

 

延伸閱讀

重啓核二為何那麼多爭議?

擁核反核的相對立理念,政治立場不同的爭議,一定會對於這個重啓的決策,有無止盡地辯論和夾帶相當情緒化的爭議。究竟該不該在這個當下,重新運轉一個已經停了一段時間的核能電廠,把一個近三十年的老傢伙再度啓動,而另外一個四千億元的全新核能電廠卻依舊封存,是多麼荒謬的反諷。

臺灣共同基金規模長不大 政府該怎麼做?

共同基金業者無論是本土或外商,基金投資標的無論是台股或是海外市場,長久以來都一直面對一道堅實不倒的鐵板:投資人的短期持有、搶進搶出。

臺灣在賑災捐款上首屈一指 但款項揭露應該更公開透明!

天搖地動的寒冬中,一個近七級地震把幾幢大廈壓垮,數百人受傷和失去家園,失蹤和死亡的人數雖然沒有比之前的幾次大地震多,但仍是可貴的生命。搶救的工作在餘震不斷的情況下,奮勇進行,冀望能在黃金救援時間內,把握最後機會。

選系還是選校?名校光環和就業市場考量哪個重要?

高中學測考完了,莘莘學子大概對於自己的成績都有譜,考試成績的級距和落點分析,大致不必等到正式的成績單收到手上,現在資訊發達,由公布的標準答案,用心一點的學生應該可以預測可能申請的學校和系所。至於應該選擇學校為優先,亦或是以科系和未來就業市場的需求為考量,是個眾説紛云,莫衷一是的議題。

搶攻金融市場!LINE擬在台設立網銀

根據媒體報導,社群軟體的佼佼者「LINE」宣布要來臺灣申請銀行執照,設立一個數位銀行,目前正在考慮是否比照最低資本額一百億新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