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缺乏自信? 這家新創的網路醫療平台提供「神奇小藥丸」,讓你自信滿滿,從此約會、面試、簡報通通無往不利!

創新拿鐵

最新觀點

達志

2018-03-06

害羞、害怕、緊張往往令人不敢表達己見,形成社交絆腳石。若想找醫生診療,則排隊掛號、就醫、領藥的麻煩又令人卻步。美國新創公司 Kick Health 讓我們不必到醫院,就能夠透過網路取得「神奇小藥丸」,從此約會、面試、簡報通通有如神助!

文/Hayden
 

本文四大重點:

1. Kick Health改變傳統就醫看診模式,並讓藥片看起來像喉糖。

2.反對者批評網路看診作法草率,藥物包裝成喉糖也會令患者失去戒心。

3. Kick Health讓大眾方便就醫,也解決醫療資源不足問題。

4. Kick Health讓害羞、害怕、緊張等焦慮現象不再是成功的絆腳石。

 

創新點:不用到醫院,只要透過視訊回答醫師問題,就能取得能建立自信心的「神奇小藥丸」。

 

1.Kick Health改變傳統就醫看診模式,並讓藥片看起來像喉糖

 

約會、面試、演講、簡報、陌生人交談會讓你感到害怕嗎?

 

長久以來,當我們面對讓我們焦慮的事件時,我們會因而心跳加速,雙手顫抖,手心冒汗。這時,醫師就會開一種降血壓的藥物-Propranolol (普萘洛爾),用來幫助我們減緩焦慮,鎮定下來。

 

但並非每個有焦慮現象的人都會去醫院,獲得醫生的妥善協助。因此,美國一家位於舊金山的新創公司-Kick Health,就打算透過網路平台為有需要的人看診,並提供藥物治療。

 

Kick Health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 Justin IP 原本從事消費科技產品業務,曾做出一款蒐尋登山路徑的App。後來因為腳跟腱斷裂無法行動,於是在情緒受損下開始從事心理健康的研究。他學到了「暴露療法」(讓病人暴露在各種不同的刺激性情境中,使之逐漸接受並適應的治療方法)、「正念療法」(專注於當下,接受內心和腦海的每個念頭,不自我批判,以開放的心態自我覺察),以及「認知行為治療」(透過改變對己、對人或對事的看法與態度來改變心理問題)等處理焦慮的方法,於是便與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師合作,募資創立了Kick Health。

 

Kick Health 的股東之一,在矽谷開業的精神科醫師 Alex Dimitriu 表示,Kick Health 想要幫助受焦慮所困,又不想上醫院尋求協助的人。所以要改變傳統就醫看診的模式,將醫療放在網路平台上,讓人們不覺得是在看病。

 

因此只要在 Kick Health 平台上填寫表格,透過視訊回答醫師一些問題,就可以取得藥物。它們還將 Propranolol 做成像喉糖的樣子,有不同的顏色及味道,例如薄荷或西瓜口味,讓人們不覺得是在吃藥。

 

鍛鍊自信的方法:街頭喊話(圖片來源:Kick Health)

 

2.反對者批評網路看診作法草率,藥物包裝成喉糖也會令患者失去戒心

 

但也有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師反對這種方式。例如波士頓大學的心理學家Stefan Hofmann 認為,患者在取得任何有關精神方面的藥物前,都應經過醫師詳細的診斷,不應該透過網路草率進行。況且 Hofmann 認為 Propranolol 是屬於 1970 年代的藥物,對症狀不明顯的焦慮症治療效果並不顯著,所以現在已經不是精神科醫師治療焦慮優先使用的藥方了。

 

而哥倫比亞大學的精神病學家 Franklin Schneier,以及史丹佛大學的精神科醫師 Anna lembke 則認為,Kick Health 將 Propranolol 包裝成喉糖的樣子,會讓患者以為這種藥吃了也没有什麼害處。但事實上 Propranolol 可能具有暈眩、噁心、過敏、甚至心臟衰竭等副作用。而且曾經有患者在長期服用 Propranolol 停藥後産生脫癮症狀(亦即長期使用 Propranolol 可能會上癮)。因此,他們認為 Kick Health 過於淡化 Propranolol 的副作用可能會很危險。

 

此外反對者也懷疑 Kick Health 提供的治療是否合法。因為 Propranolol 主要是用在心血管的治療上,目前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 (FDA ) 並未核准製藥廠將 Propranolol 宣傳成為治療焦慮的藥物。但 Kick Health 主張它是網路醫療平台業者,並不是製藥廠,是透過複合藥局間接取得製藥廠的藥物,因此不必受 FDA 對製藥廠相關規定的約束。

 

(圖片來源:Kick Health)

 

3.Kick Health 讓大眾方便就醫,也解決醫療資源不足問題

 

Kick Health 創辦人 Justin IP 則認為,反對 Kick Health 作法的心理學家及精神病學家們是在排斥改變,抗拒創新。目前在美國大約有 1500 萬名成人具有社交焦慮的問題,他們受困擾的時間大都超過 10 年,而且大部份都没有就醫,所以傳統的醫療管道没有辦法讓他們得到適當的照顧。

 

而 Kick Health 採用線上問診開藥的作法,不但能讓以前未接受治療的民眾透過 Kick Health 平台獲得醫師開立 Propranolol 改善症狀,也能協助解決偏遠地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

 

由於 Propranolol 也適用於治療怕看牙醫、懼搭飛機、以及成功人士的「冒名頂替症候群」(患者認為自己没有能力,是因為運氣好、時機好才會成功,因此總擔心有一天會被他人識破自己其實是騙子,所以又稱為騙子症候群)。因此,與 Kick Health 合作的精神科醫師 Alex Dimitriu 除了一個禮拜要為矽谷的成功人士開立好幾次 Propranolol 用藥外,自己在做大型簡報前也會服用。

 

根據研究顯示,Propranolol 在服用後一小時就能生效,改善焦慮現象。Alex 知道並非所有人都適用 Propranolol,因此強調 Kick Health 網路平台上的視訊看診絕對會是小心謹慎,不會馬虎。而且 Propranolol 用於治療焦慮症的歷史悠久,附作用相對較小,價格也在可負擔範圍內(每次藥價約50美元),因此易於向大眾推廣。

 

而對於將 Propranolol 包裝成喉糖的問題,Justin IP 反駁現行有些效力更強的藥也有做類似的包裝,例如治療青少年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 的藥看起來就像水果軟糖。此外在批評 Kick Health 的專家中,有些人的立場也有問題。例如波士頓大學的心理學家 Stefan Hofmann 是 Kick Health 競爭對手 SilverCloud 的顧問,而 SilverCloud 也有一套線上治療焦慮症的方案,因此這些批評的言論未必公允。

 

不要太苛責自己:人都會犯錯(圖片來源:Kick Health)

 

4.Kick Health 讓害羞、害怕、緊張等焦慮現象不再是成功的絆腳石

 

就算面對批評,Justin IP 仍打算先從加州開始推行 Kick Health,再找時機將它擴展至美國其他各州。使用者只要先在 Kick Health 官網填寫問卷(例如什麼事情會引起使用者的焦慮及恐懼,以及期望獲得Kick Health何種協助及服務等),並登錄名字、Email、所在州屬後,未來即可優先接到 Kick Health 線上看診給藥的通知。

 

而 Kick Health 網站也提供 iOS 設備的 App下載,讓使用者先對可能造成焦慮的事件,例如約會、交友、聚會、演講,以及職場互動等項目作自信心評估,再設定帳號、密碼後,即可啓動 Kick Health 的服務。在這之後,使用者就能收到能增進心理健康的建議,以及如何中途加入他人談話的技巧(例如先觀察,再伺機向說話者發問),還有參考其他使用者的心得,並建立伙伴關係等。

 

在科技公司擔任 CEO 的 Jim Safka 是 Kick Health 方案的支持者。他高中時因為害怕站在教室前向全班同學講話而不敢上學,後來擔任食品公司的產品副理,也因為緊張而不敢在會議上發言。Safka 嘗試過多種方法,包括開會前先喝一點酒,或是吃其他鎮靜劑及抗憂鬱藥物等,均無法改善症狀。後來在 30 歲時,醫生讓他在開會前先服用 Propranolol,他才改善了焦慮現象,開始感到有自信心,並踴躍在會議上發言。

 

此後 Safka 在開會、演講,或接受電視訪問前一小時都會先服用 20 毫升的Propranolol,一星期約服用 3 至 4 次,前後服用了約 10 年,並未感到有副作用。他覺得這種治療改變了他一生,讓他能夠在職場上一路升遷,最後成為公司的 CEO。所以他支持 Kick Health 設立網路醫療平台,讓有需要的群眾都能接受 Propranolol 治療的方式,以克服恐懼,發揮潛能。

 

因此,Kick Health的「神奇小藥丸」讓諸如面對心儀對象時不知所措,或面試中被提問時腦中一片空白的現象不再發生。協助人們充滿信心,暢所欲言。而害羞、害怕、緊張等將不再成為升遷及成功的絆腳石。

 

自信標語:追尋夢想,永不嫌老(圖片來源:Kick Health)

 

 

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擁抱數位化科技,Nike靠3招創新體驗,成全球最有價值品牌

2018-03-02

銷售新管道》破解IG行銷3迷思,精準掌握成效

2018-03-02

「去不丹找快樂?」他駁斥:真正的快樂不需靠觀摩別人才能獲得

2018-03-05

為什麼人們會那麼相信專家的意見?

2018-03-05

舊主管說行,新主管說不行,未經員工同意公司是否可以直接調動?

2018-03-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