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無法抗拒的誘惑!為什麼人面對壓力就想大吃大喝?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2018-07-02
最新觀點
達志

無法抗拒的誘惑!為什麼人面對壓力就想大吃大喝?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2018-07-02
無法抗拒的誘惑!為什麼人面對壓力就想大吃大喝?
最新觀點
達志

「工作壓力大、照顧小孩好累、生活壓力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這是許多現代人共同的心聲。通常面臨這樣的處境,總會相約三五好友,一起去吃火鍋、燒烤吃到飽,想藉由大吃大喝來紓解壓力。

 

文/易禹昕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在面對壓力時,選擇以食物來舒壓呢?

 

根據《全球醫藥新知》報導指出,日前刊登在《Cell Reports》一篇關於壓力與攝取碳水化合物的研究顯示,許多人會抱怨自己在面臨壓力時吃下太多甜食,然而除了個人的控制力,這可能也與特定神經的活化有關,也就是說,當一個人面臨壓力時,與壓力相關的神經活化反應,可能增加個體對於碳水化合物(carbohydrates)食物的渴望。

 

該研究利用小鼠作為動物模式進行實驗,結果發現,一種已知與社會壓力應對有關的神經如果活化,便會增加小鼠對於碳水化合物的食慾。與控制組小鼠相比,該神經受到活化的小鼠吃下高碳水化合物食物的速度快了3倍,而高脂肪食物的攝取則約莫減半。

 

郵政醫院資深營養師黃淑惠表示,這個研究結果並不令人意外。她解釋,飲食中主要有3種營養素供身體產生熱量,分別為醣類、蛋白質、脂肪,而這3種營養素都要經過檸檬酸循環(TCA cycle)代謝、分解才能產生身體所需的能量。

 

 

其中又以醣類的代謝過程最為直接且迅速,而蛋白質、脂肪要進入檸檬酸循環中,也需依賴醣類的分解物質協助。也就是說,檸檬酸循環是由醣類所建立起來的,因此,如果飲食中沒有醣類的話,檸檬酸循環就會不存在。

 

黃淑惠進一步指出,一個人處在高壓狀態下時,為了讓身體能有抗壓的能量,腦部下視丘與腦下垂體會同時作用,分泌化學物質刺激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分泌,升糖激素也會隨之上升,讓血糖升高,釋放能量,以此應付壓力。

 

黃淑惠說,這時身體的機轉又會回到檸檬酸循環供應所需能量,由於檸檬酸循環是由醣類所建立起來的,身體會優先選擇醣類代謝,因而自然產生對醣類的需求。

 

黃淑惠認為,依同樣的原理,回到這個研究來看,小鼠在禁食之下,身體會快速分解脂肪,沒有醣類的輔助下,體內酮體快速上升,恢復飲食後,為使體內快速代謝掉酮體,身體自然傾向產生更多檸檬酸循環,幫助酮體更快釋放能量滿足身體需求。

 

因此,小鼠會選擇高碳水化合物作為飲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由此可知,因壓力而產生對甜食的渴望是身體再自然不過的反應,但這也造成許多人壓力大時,攝取過量的碳水化合物。

 

對此,黃淑惠建議,醣類來源要選擇多醣類食物,食用精緻糖會導致血糖暴衝,或血糖忽高忽低,長此以往,可能會有高血糖、高血脂、肥胖的問題。

 

黃淑惠也提醒,要減少對甜食的渴望,重點在舒壓,不要讓壓力去啟動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皮脂這個機轉,而舒壓其實很簡單,藉由規律的飲食生活與運動調節壓力,慢慢地你就不會去啟動這個神經系統,很自然地就會減少吃甜食的欲望。

 

★新聞出處:《全球醫藥新知》壓力讓你抗拒不了碳水化合物的誘惑?
★研究刊登在:《Cell Reports》第22卷/第3期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大餐酒後竟有「臭嗝」 當心是癌前病變

33歲的張先生,在生技公司擔任業務,平日生活緊湊繁忙,三餐時間也不固定,是個外食族,又因需要接待客戶,經常應酬、喝酒、吃大餐。但這兩、三年,張先生常有腹部悶痛,吃飽後還會打嗝、脹氣,甚至有臭味,尤其在胸廓下緣至肚臍上緣特別不舒服的情況,一直以為是工作壓力大所造成的,自行購買胃藥來吃,但最近又變得更頻繁,只好到門診就醫。

頭暈氣喘胸悶!原來是「心碎」的感覺 談壓力性心肌病變

男:其實我已經不愛妳了,我們分手吧?女:……我的心好痛? (語畢,女主角昏倒) 連續劇中偶爾會出現這種誇張橋段,大部分人會覺得是為了戲劇效果,但現實中確實存在類似的疾病:它被稱為心碎症候群(Broken Heart Syndrome)。

照顧失智症長者壓力大?試試參加失智照顧多元課程

臺北市107年的失智老人人口推估達3萬5425人,而失智症照護所帶來對家庭的影響不容小覷。有研究指出,失智症照顧者相較於其他慢性病照顧者,在身體健康、憂鬱程度、生活品質都比較不佳。

別一味過苦日子!利用小奢侈 紓解節約壓力

像那樣壓抑生活整體的品質,並不算是節約,純粹只是在過苦日子而已。想要聰明省錢,就必須再次認清自己真正的目標。節約是為了獲得安定的退休生活,一味忍受不自由,並無法得到安定的生活。

失眠、想哭、好沮喪!照顧者壓力大,憂鬱症悄悄來臨

因為不知道要如何與被照顧者相處,不清楚病程的發展、不了解怎麼去消化照顧歷程引發的各種情緒,照顧者常常會像品泉有快要失控的無助感,或是覺得也很想像蘭新一樣哭著說出來:「再這樣下去,我也快要憂鬱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