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醫療新危機如何解 誰來救命?

製作人.方德琳,撰文.鄭閔聲,研究員.張朝鈞、徐右螢
2018-10-03
最新觀點
1137期
今周刊資料庫

台灣醫療新危機如何解 誰來救命?

製作人.方德琳,撰文.鄭閔聲,研究員.張朝鈞、徐右螢
2018-10-03
台灣醫療新危機如何解 誰來救命?
最新觀點
今周刊資料庫

「你是因為內心的召喚,而非商業目的,投身這項專業。所以你會隨時為身邊的人們自我犧牲、奉獻,付出愛與溫柔。」「現代臨床醫學之父」奧斯勒(William Osler)這句話,道盡了醫師為病患奉獻的天職。但在號稱「醫療王國」的台灣,已有一批醫師,憂心高壓過勞的工作環境,讓他們無法在堅守醫師誓詞的同時,維護自身健康,因此要求被納入《勞基法》,獲得法律保障。寄望於《勞基法》,或許不是現階段的最佳解答,但來自醫界的求救信號,不容輕忽。若不正視第一線醫療人員的艱困處境,被兩千三百萬台灣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優質醫療體系,終將無以為繼,逐漸崩壞。

「CVA(中風),發病兩小時,請盡快趕到醫院!」

 

時間剛過午夜,沉睡中的詹智鈞聽見手機另一端的這句話,立刻起身準備出門。

 

四十二歲的詹智鈞,是屏東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這一天正好輪到他待命(on call);而他遇上的,是神經內科經常要處理的緊急狀況:急診出現中風病患,必須由醫師在「黃金三小時」內施打血栓溶解劑。

 

家住高雄的詹智鈞接到通知當下,只剩一小時完成任務。儘管外頭因颱風外圍環流而大雨不止,屋內還有懷孕七個月的妻子,他仍毫不猶豫跳上車,用最快速度飆往屏東。

 

病患有醫護照顧,誰來照顧醫護?

過勞醫護人員無法提供妥善照護 

 

驚險地在最後一刻抵達醫院、完成注射,但詹智鈞的任務還沒結束;直到凌晨三點,確定病患無異常出血,他才能回家休息,再過五個小時,全新的工作日又將開始。

 

回家路上,經過風雨交加的高屏大橋,每月必須像這樣待命十天,還要在醫院過夜值班兩次的詹智鈞思索:「病患的生命,有醫護人員照顧,但冒險照顧病患的我們,又有誰來照顧?」

 

詹智鈞的另一個身分,是屏東基督教醫院企業工會理事長,他堅定主張將所有受雇醫師納入《勞動基準法》,「我認為醫師也是勞工,工作時間不能毫無限制,否則對醫師或病患都不是好事。」

 

像詹智鈞這樣,自認工作量已超過肉體與精神負荷,卻仍為了白袍誓言而咬牙苦撐的醫師,過去幾年陸續成立組織、集體發聲,要求政府正視「血汗醫療」現象,將醫師納入《勞基法》適用範圍,限制合理工時,並比照一般勞工享有勞退提撥、職災給付等權益。

 

(圖片攝影/劉咸昌)

 

延伸閱讀

醫師爭勞權 從不是為自己

編按:對於醫師究竟應否適用《勞基法》,醫界內部意見呈現高度分歧;而執業年資,恰好是區分贊成與反對陣營之間,最為清晰的一條界線。部分要求合理權益的醫師,認為「醫界大老」難以從第一線從業人員的視角,看待醫療環境問題;許多資深醫師則因為「我們以前都是這麼走過來的」,而無法理解改善醫師勞權的訴求。

別讓醫師過勞 四藥方有解

在討論如何改善醫師工作環境之前,應該先掌握一個關鍵數字:六十五。

陳定信:我的底線是 醫師專業不該被「職業化」

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一件事比投入醫學更快樂、更有成就感。只要病人經由我的診斷找到病因,再接受我的治療、照顧、恢復健康,花再多時間、精力,我認為都很值得。

失效的誓詞

身為醫業一員,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生命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與福祉將是我的首要顧念⋯⋯。我將要致力於自身的健康、福祉與能力,以提供最高標準的照護⋯⋯。」這是去年十月「世界醫師會(WMA)」通過的新版醫師誓詞。但在醫療大國的台灣,這份誓詞卻正面臨挑戰。

當救人與過勞陷入兩難...醫師爭納《勞基法》是求救訊號:誰來救我們的命?

CVA(中風),發病2小時,請盡快趕到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