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定信:我的底線是 醫師專業不該被「職業化」

鄭閔聲整理
2018-10-03
最新觀點
1137期
劉咸昌攝影

陳定信:我的底線是 醫師專業不該被「職業化」

鄭閔聲整理
2018-10-03
陳定信:我的底線是 醫師專業不該被「職業化」
最新觀點
劉咸昌攝影

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一件事比投入醫學更快樂、更有成就感。只要病人經由我的診斷找到病因,再接受我的治療、照顧、恢復健康,花再多時間、精力,我認為都很值得。

因為一直把醫學志業擺在人生的第一順位,年輕時候的我,把自己當成鐵打的,每天就是看診、照顧病人、做研究,根本沒有在管工時。

 

我當第三年住院醫師的除夕夜,曾經為了義氣,自願幫同學值班,讓他可以回屏東老家過年。那天,我在急診室從傍晚五點待到隔天早上八點,然後回內科病房做自己的事,忙到傍晚五點,再去急診室值第二次班,一直到第三天上午九點多交接完畢以後,才回家休息。

 

算一算,那一次我連續工作超過四十小時,而且因為過年,急診病人多到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離開醫院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快撐不住了。還好當時年輕,回家一口氣睡個十小時,醒來就沒事了。

 

這種工作形態當然不正常,醫師如果毫無節制地超時工作,對病患絕對不是好事。但除了這種極端情況,在我那個年代,如果教授交付我額外的工作,我不但不會有怨言,還會覺得這是教授看重我。不過那是我們這輩的想法,不一定對;年輕一輩醫師希望生活更有品質,也很正常,因為社會觀念確實在改變。

 

所以我完全贊成醫師爭取權益,適度限制工作時間。畢竟,工作者的勞動時間有所節制,是進步國家的文明象徵。

 

但請容我提醒一句:「爭取自己的權益完全沒有錯,但絕對不能忘記醫學是一項profession(專業),不只是一種occupation(職業)。」醫師是很特殊的行業,我們從事醫學,除了養活自己的目的以外,還有不斷自我精進、持續回饋社會的義務;爭取權益的過程中,不可以牴觸這些醫學本質。

 

政府計畫將醫師納入《勞基法》,統一制定工時上限,就讓我非常擔心。我同意為住院醫師制定合理工時,但絕對不能用同樣一套標準規範主治醫師,因為這牴觸了我認為的醫學核心價值。

 

延伸閱讀

台灣醫療新危機如何解 誰來救命?

「你是因為內心的召喚,而非商業目的,投身這項專業。所以你會隨時為身邊的人們自我犧牲、奉獻,付出愛與溫柔。」「現代臨床醫學之父」奧斯勒(William Osler)這句話,道盡了醫師為病患奉獻的天職。但在號稱「醫療王國」的台灣,已有一批醫師,憂心高壓過勞的工作環境,讓他們無法在堅守醫師誓詞的同時,維護自身健康,因此要求被納入《勞基法》,獲得法律保障。寄望於《勞基法》,或許不是現階段的最佳解答,但來自醫界的求救信號,不容輕忽。若不正視第一線醫療人員的艱困處境,被兩千三百萬台灣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優質醫療體系,終將無以為繼,逐漸崩壞。

當救人與過勞陷入兩難...醫師爭納《勞基法》是求救訊號:誰來救我們的命?

CVA(中風),發病2小時,請盡快趕到醫院!」

失效的誓詞

身為醫業一員,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生命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與福祉將是我的首要顧念⋯⋯。我將要致力於自身的健康、福祉與能力,以提供最高標準的照護⋯⋯。」這是去年十月「世界醫師會(WMA)」通過的新版醫師誓詞。但在醫療大國的台灣,這份誓詞卻正面臨挑戰。

別讓醫師過勞 四藥方有解

在討論如何改善醫師工作環境之前,應該先掌握一個關鍵數字:六十五。

醫師爭勞權 從不是為自己

編按:對於醫師究竟應否適用《勞基法》,醫界內部意見呈現高度分歧;而執業年資,恰好是區分贊成與反對陣營之間,最為清晰的一條界線。部分要求合理權益的醫師,認為「醫界大老」難以從第一線從業人員的視角,看待醫療環境問題;許多資深醫師則因為「我們以前都是這麼走過來的」,而無法理解改善醫師勞權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