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覺得戲劇荒謬? 將性別教育拒於門外的此刻 才是一齣荒腔走板的鬧劇

用鉛筆寫日劇

最新觀點

俺のスカート、どこ行った?日本電視台(日本テレ)

2019-04-26 14:36

什麼是「正常」?這樣的問題問100個人,恐怕可以得到100種不同的答案。

但是以直覺或是經驗,往往會把與「多數不同」,或是「和經驗法則互斥」的人事物,歸納到另一邊,然後把他們貼上標籤,稱呼他們為「不正常」

 

非常的簡單而粗暴,而且不負責任。

 

「你們怎麼樣嘲笑我,是你們的自由,但是像你們這樣瞧不起別人,恣意嘲笑他人,才真是醜到了極點。反正你們一定都覺得,世上所有的事只要看外表就能理解。這些事情在課堂上根本不會教你們,或者說,你們根本就沒有思考過。但我就是來教你們這些生而為人必須理解的事情。」

 

喜愛穿著女裝的男同性戀者,原田信男在開學的致詞時對著全體學生說出了這席話。

 

接著學生回了一句:「變態大叔,你可不要對我們性騷擾呀!」

 

不用原田信男說出口,我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成長軌跡之中,這類的事情一定層出不窮的發生,被歧視、言語羞辱與霸凌,大概就是他的日常。

 

只不過比較幸運的是,他在充滿惡意的社會中,終究順利長大成人。

 

是的,這是幸運的。

 

我一個朋友曾說過這樣一段話,「很多人覺得我可以正面的對很多歧視,感覺同志就應該是很樂觀,為什麼?我的答案都是如此,『那是因為無法樂觀面對這些壓迫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昨天,台中一個14歲的國中生,由於受不了同學的長期霸凌,並以涉及性別認同、疾病的言詞,公開羞辱。

 

在對外求援無果後,選擇縱身從學校的建物一躍而下,摔斷了腿,不過命是保住了;再早幾年,有人還記得台北鷺江國中的楊承允嗎?當年就讀國一的他,也在學校遭受霸凌,並因為性別氣質而被譏笑「娘娘腔」。

 

在某日放學之後,他選擇從家中的窗台奔出,掙脫身體的拘束,結束了年僅13歲的生命。

 

我並不知道,他們的性別認同是什麼,他們在性別的光譜上站在什麼樣的位子,但是不論他們在哪裡,都沒有錯。

 

依然是葉永鋕媽媽的那句話「你們這些覺得他不正常的人,就是你們不正常!」;當然,我也不知道自殺需要多少勇氣、多大的決心與多麼的絕望,以及怎麼樣的毫無毫無牽掛。

 

或許,每一個自殺的人都不曾後悔,但也可能是無法後悔,有時的一聲再會,就是永別。

 

我們的教育中,有很長一段時間從來不告訴我們要怎麼面對「性別」這件事,不論是生理或是心理。不講、不談、不教,然後期望著某一天忽然醍醐灌頂,開竅了就什麼都懂,知道性別差異、理解性行為與其代表的意義,然後懂得避孕或傳宗接代,但是在這之前只要有人敢觸碰這個環節,就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我是來好好教育你們這些蠢貨,從根本上好好的重塑你們!」

 

原田信男雖然使用了激烈的言詞,但是他對於教師這份職業的使命,或許也正是也是許多目前在台灣第一線教育現場的老師,或是倡議者的使命。

 

這的確不容易,但是不能不做,不單只是防止有關性別霸凌的行為發生,同時也是從根本建立對於多元性別、性教育,以至於任何與「性」這件事有關,健全的架構。

 

尊重彼此的不一樣,然後理解彼此並沒有不一樣。

 

但可悲的是,即便在此時此刻,在這塊土地上仍然有人將對於性別認同與性教育拒於門外,他們深信著只要學習了性教育、教孩子使用保險套,這並不是避孕或預防性病,而是鼓勵性行為;推動同志教育,就會讓所有學生變成同志。

 

一個又一個滑到天邊的滑坡,荒唐而令人痛心。

 

然後當這類關乎性別霸凌的事件發生時,這些把性別教育拒於門外的人卻又第一時間跳出來提倡性別平等教育,才能避免霸凌。

 

我們與惡的距離真的沒有那麼遠,不是兩個國家、不是在電視上看到的政治人物或與你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甚至也不是兩個有競爭的公司或團隊。

 

恐怕,是那些與我們近在咫尺,每天往來互動的每個人。

 

你覺得戲劇很荒謬嗎?不對,將性別教育拒於門外的此刻,才是一齣荒腔走板的鬧劇。

 

 

 

本文授權自 用鉛筆寫日劇粉絲團

 

 

延伸閱讀

比刀子更鋒利的言語暴力:日本的「霸凌自殺」案件

2019-04-26

從「必須要完美」到「知道自己夠好」!蔡依林:謝謝不看好我的人,讓我一直很努力

2019-04-17

公投闖關失敗是同志運動受挫?呂秋遠:不,這是一場絕佳的性別平權運動

2018-11-26

為何同志婚姻堅持民法保障?呂秋遠:差在「把他們當人看」,還是「他們本來就是人」

2018-11-08

【上報人物】長老教會牧師陳思豪:基督徒想像的同性戀 看到人就想上床

2017-01-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