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你還在把媳婦當「外人」嗎?婆媳關係好,老後才會有更多倚靠

愛長照

最新觀點

2019-07-08 15:13

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前一陣子,我在Line群組收到一則標題為「天敵」的短文,內容如下:「弟弟帶了一群朋友回家吃飯。

 

他神秘兮兮到廚房跟媽媽說:這裡面有一個會是妳未來的兒媳。

 

媽媽說:穿白裙子那個對不對?

 

弟弟說:你怎麼知道?

 

媽媽說:這一群人,我看那個最不順眼。」

 

自古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但是準婆婆看準媳婦兒,很多是一開始就越看越不順眼。

 

短文作者認為婆媳關係就像是「天敵關係」,但是我想提醒,婆媳不是天敵關係,是長照關係。

 

劉大姊

 

我有一位長輩劉大姊,她的公公先中風、接著失智,很快就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婆婆雖然還行動自如,但是認為照顧公公是兒子與兒媳的責任,兒子要忙事業,當然擔子就落在劉大姊身上。

 

劉大姊除了要料理三餐、餵公公吃飯、載公公往返醫院,甚至還要幫公公洗澡。因為公公連脫衣、穿衣這麼基本的動作,都已經不會做了,更不要說是自己沐浴、如廁。

 

由於婆婆堅持要讓公公天天泡澡,泡澡最艱難的一關是,要把公公從浴缸裡抱起來的瞬間,體型比公公嬌小的劉大姊,腰終於受傷了,而後才改由兒子接手。

 

但是浴室從此經常傳來兒子喝斥老爸的聲音,甚至是拍打的聲音,劉大姊腰傷痊癒後,於心不忍又扛起幫公公洗澡的任務,只是要從泡澡改成淋浴......

 

賀大嫂

 

還有一位女性長輩賀大嫂,與公婆同住,婆婆還把自己的父親接來照顧,婆婆的父親已近百歲,大家都稱呼他「老壽星」。

 

一日賀大嫂的先生邀請同事們來家聚餐,同事們好奇地輕聲問先生,平常是誰幫「老壽星」洗澡?先生愣了一下說,「老壽星」自己洗啊。

 

等同事們回家後,賀大嫂才跟先生說,平常都是她幫「老壽星」洗澡的,因為擔心夜間洗澡容易著涼,賀大嫂選在下午洗。賀先生晚上下班回來,沒見到「老壽星」的沐浴過程,還一直以為他的外祖父是自己洗。

 

當需要別人幫你洗澡時,表示已經進入長照階段了,長照階段的需求,當然不只洗澡這一項,只是可以從洗澡看到長照的艱難。

 

據我有限的觀察,兒子最多是幫自己的老父親洗澡,較少聽聞兒子幫老母親洗澡,反而是會聽到像劉大姊、賀大嫂這種任勞任怨的媳婦,不避男女忌諱,幫公公、甚至是再上一代的長輩洗澡。

 

長男的媳婦,大小事包辦,當然包括了「長照」

 

從洗澡的問題深入思考,女人的長照問題確實比男人大,因為長壽、體弱、又只能找同性幫忙洗澡。我們有沒有想過,老後誰來幫我們洗澡?誰來幫我們更換「包大人」、或是把屎尿?

 

靠安養院的員工嗎?且來看看 102 年衛福部所做的「老人狀況調查」,其中有一項問題是「未來生活可自理時,住進老人安養機構、老人公寓、老人住宅或社區安養堂的意願」。

 

可以發現,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年齡層在 55~64 歲的長者,只有 2 成願意住到老人住護等場所;年齡層在 65 歲以上的長者,甚至只剩 1 成願意。

 

從調查結果可以窺知,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住到安養院等機構的意願是如此的低,等到無生活自理能力時,應該多是在很無奈的情況下,才被送進安養機構。

 

因此現在就要思考老後,如果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還是不想住到安養院時,要靠誰?

 

有兒有女的話,第一個會想要靠女兒,但是女兒會出嫁,就算沒有嫁到外國或外地,女兒也有自己的工作與家庭要照顧。

 

第二個是靠兒子,但是母子再親,也真是不方便要兒子幫自己洗澡、換尿片。

 

第三個是靠外籍看護,但是等到我們老後的年代,東南亞國家的移工輸出政策將會更緊縮,或是聘僱預算將會更提高,因為會有更多國家跟我們搶外傭,不要忘了,高齡化危機,不是只出現在臺灣。

 

靠兒、靠女、靠外傭,都不可靠的情況下,還能靠誰呢?想了想,還是媳婦最有可能伸出援手。

 

但是從 Line 群組的那一則短文顯示,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前面提到的劉大姊與賀大嫂,都是「4 年級生」,都是長媳,而且都是家庭主婦。

 

她們生於農業時代,當年都是男主外、女主內,都有很深的家族觀念,媳婦把侍奉公婆當成天經地義,有這種媳婦的長者,長照不是甚麼大問題。

 

時代在變,媳婦還願意照顧公婆嗎?

 

但是成長於工商業崛起後的世代,親族關係淡薄,而且多是雙薪家庭,就算有心,也無力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完全扛起長照公婆的責任。

 

某位金融業者就曾感慨,「4、5 年級生,將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被棄養的第一代」,也就是從 4、5 年級開始、以及之後的世代,都要有被「棄養」的心理準備與實質準備。

 

這項預言是否成真,還很難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媳婦在長照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未來卻很難再用「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大帽子了。

 

遵奉儒家文化的華人社會,媳婦一向被賦予很沉重的責任,但是在西方社會,媳婦只是姻親關係。從媳婦的英文「daugter in law」就可以知道,媳婦只是法律上的「女兒」,法律關係、姻親關係一旦結束,媳婦身分也就結束。

 

近來在日本,就開始出現「媳婦們的逆襲」,掀起一種「死後離婚潮」。根據日本《news-postseven》、《MBS NEWS》等報導,所謂的「死後離婚」,就是妻子在先生過世後,申請終止與「配偶血親」的姻親關係。

 

「配偶血親」指的就是公婆,特別是婆婆,當媳婦根據民法,結束與公婆的姻親關係時,當然也就沒有義務照顧公婆了。

 

這個風潮的導火線,是長年不合的婆媳關係,看媳婦不順眼又如何,但是婆婆萬萬沒想到,兒子可能會比自己先走,當兒子不在了,媳婦是可以依法拒絕照顧的重擔。

 

不論中外,「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沉重的「大帽子」既然越來越不靈了,還能指望媳婦嗎?

 

我的感想是,婆婆不能再指望用「大帽子」了,也不能再把媳婦看成天敵了,而是要真的把「敵人」當成「自己人」。

 

未來的媳婦可能無法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扛起長照的全部重擔,但是若婆媳關係良好,想要住在自家安養天年,媳婦仍然會是關鍵人物。

 

而且我說句打趣的話,要在失智前把脾氣變好,未來媳婦才會心甘情願地分擔一些照顧任務。前經濟部長趙耀東,晚年罹患阿茲海默症,是由長媳扛起照顧重擔。

 

根據媒體報導,趙部長病發後慢慢像個小孩,媳婦每天為公公洗澡或餵食時,公公其實已經不認識她,但是仍然會對她微笑,我想這也是趙部長的媳婦,能夠對照顧重擔甘之如飴的原因之一吧。

 

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把媳婦當外人、當敵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卻要媳婦幫自己洗澡、把屎把尿?普天下的婆婆們,真的要早一點學習趙部長,把媳婦當女兒。

 

有一部舞台劇《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裡面有很多婆媳對招的刻畫,婆媳關係不睦,存在千古,但是其中有一句台詞說的好:「我們都不姓岳,都因為嫁進岳家而成為岳家人」。

 

婆婆與媳婦其實都是外來人,只是先來後到,但是因為嫁進同一個家庭,而成為一家人,彼此都應該珍惜很深的緣分,準婆婆若能早一點意識到「婆媳關係好,長照煩惱少」,真心地把「後來的外人」當親人,老後才會有更多的倚靠,這是我從那則 Line 上的短文所產生的感觸。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照顧父母出錢也要出力!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只出嘴的人,不用對他太客氣!

2019-06-04

林依晨/婆媳關係教我的事:當好媳婦的4個成功秘訣

2019-04-08

婆媳的相處之道:多花時間在找對方麻煩上

2019-01-29

黃越綏談婆媳學問》不執著傳統、別追求完美…婆婆的好命之道

2018-07-18

婆媳之間沒血緣又有代溝怎麼辦?黃越綏:將心比心很重要

2018-07-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