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失去至親的苦痛說不出,哭泣反而是力量 有足夠時間悲傷後,第二人生才能走出來

愛長照

最新觀點

達志

2019-08-21 15:53

「悲傷與死亡,是社會最容易逃避的課題!尤其是『喪偶』,一聽就覺得觸霉頭。大家喜歡正面、歡樂、愉快的感覺或氣氛,這是人之常情,但所謂的『負面情緒』,也是我們的一部分,接受悲傷的存在,才能放下悲傷。」

「你能救救我嗎?我好像溺水了,水淹過我的咽喉,我快要窒息了!」打這通電話求助的人,他並非在海邊或泳池,而是喪親的苦痛折磨著他,他的心靈在求救......

 

說不出口的傷,最痛

 

「許多喪親、喪偶的人會有憂鬱的傾向,他們需要時間沉澱自己、重整身心,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夠的時間去悲傷,而我們的存在,就是陪伴失親的喪偶者度過難熬的時刻,重新看到自己的價值。」

 

臺北市一葉蘭喪偶家庭成長協會(以下簡稱一葉蘭)理事長郭秀敏說,在這裡大家都有相似的生命印記,我們因愛而困頓,也因愛而重生

 

一葉蘭是臺灣特有種中高海拔樹蘭亞科,即使在寒冬的氣候、陡峭的岩壁中,仍屹然綻放美麗的姿態,如同臺灣女人的生命力;「一葉」也象徵著即使失去另一半,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哭泣,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從來沒有人想過,枕邊人真的會離開......

 

過去是相知相惜、同甘共苦也好;還是偶有爭執、總是拌嘴也罷。當我們用心去愛一個人多少,那永別的傷痛,就有多深。

 

依據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的「悲傷五階段」理論,無論是照顧者或是被照顧者,都會歷經五種心情轉折:

 

1. 否定

2. 憤怒

3. 討價還價

4. 沮喪

5. 接受

 

當另一半離開以後,也需要有人支持、陪伴,一起走過恍如心靈黑夜的悲傷時期。

 

一葉蘭理事長郭秀敏說,協會成立二十年來,發現對於許多人而言──「哭泣,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知另一半離開的當下,心裡會啟動保護機制,把自己「封閉」起來。

 

可是接下來的沉澱期,悲傷會如影隨形似地、不時在內心翻湧。可是這時的自己,卻不願讓悲傷有出口,有時是自己的壓抑,有時卻是他人的「要求」。

 

白天不懂夜的黑:其實每個人都會害怕

 

「悲傷與死亡,是社會最容易逃避的課題!尤其是『喪偶』,一聽就覺得觸霉頭。大家喜歡正面、歡樂、愉快的感覺或氣氛,這是人之常情,但所謂的『負面情緒』,也是我們的一部分,接受悲傷的存在,才能放下悲傷。」

 

郭秀敏感同身受地表示,許多人在安慰時,因為不知要做何反應,容易脫口說出:「不要再哭了」這反而讓喪偶者糾結、沉重的情緒無從紓解。

 

「你一直講這件事,大家看到你都想躲你」、「你還年輕,等你再嫁,就不會想你老公了」、「把重心放在小孩身上就好,有什麼好哭的」......很多人安慰的話語,竟讓悲傷的人承受了二次傷害。

 

許多參與的會員來到一夜蘭後,終於能徹底的「放聲大哭」,哭泣是人的生物本能,沒想到卻在集體壓抑下成為奢求。

 

悲傷不會無止盡,一定能走出來

 

「不過,我也常說,社會需要學習面對悲傷,喪偶者本人也需要學習。接下來的『第二人生』最終只能靠自己走出來。」郭秀敏說,安慰是一門同理心的藝術,我們每一個人都還在學習的路上,多給彼此一些時間,讓「離別」成為一份,引領大家都變得更成熟的禮物。

 

「講得出來就沒事,說不出口的,才會讓人得『內傷』」。你想想,放進冰箱許久的食物,即使是新鮮蔬菜也會腐壞;何況是那些很想表達,卻表達不出來的情緒呢?」郭秀敏提醒大家,逃避雖然有用,卻不是永遠都行得通的方法。想要陪伴父母、家人,就是多傾聽他們說話,想哭就哭,不要「淚往心裡吞」。

 

為了分享這數十年的悲傷陪伴經驗,一葉蘭近年著重「生命教育」的推廣,走進社區,分享失去後如何重生?如何陪伴、傾聽失親者?就像種子落下般,期待在悲傷來襲時,我們能讓它更快走過,不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

 

經濟無助,會讓悲傷加劇

 

此外,死亡與悲傷很公平,男女老少、貧富貴賤它都等同視之。所以,對於經濟條件本身就不富裕的家庭而言,「喪偶」就是即刻的失去經濟支持,生活緊接著會無以為繼;此時的他們,悲傷的感受會更加劇,甚至根本沒時間「處理、沈澱情緒」。

 

直至某天,才發現內心有個長期被忽略,而所形成的情緒黑洞。因此一葉蘭有協助喪偶者的資源轉介,期盼在重要的關鍵時刻,及時雨能灑在一顆渴求的心上。

 

至於關心喪偶者的親友,要如何在生活中陪伴他一起走出來呢?理事長郭秀敏的老公已經離開她近四十年,她分享:「無論到幾歲,都要做自己的主人。」

 

給往生者最大的禮物:活出自己的人生

 

「和朋友多聚會、傾訴心情,繼續過往的專長和興趣,甚至是學習新的事物;像是廚藝、繪畫、旅遊等等,用熟悉的事物來趕走寂寞吧!一點一滴的,我們會再重新看見自己的價值。」

 

郭秀敏說:「當放過自己時,就是生命轉彎處。」

 

「我寫了好幾封信,給我結婚兩年就車禍過世的老公。記得一開始寫時,有滿滿的委屈和怨懟:『不是說好要陪我一輩子嗎?為什麼拋下了諾言?』撫養一雙子女長大的辛苦,隨著眼淚滴滿了信紙。

 

但在最後的一封信,我心情平靜了,老公,我每天過得很認真、很充實、很精彩,我的人生沒有遺憾了。」活出燦爛人生,是給摯愛的另一半,與自己最大的禮物。

 

「當我過得好,子女也才有典範,這也是我帶給孩子們最大的禮物—媽媽越老越快樂。我想,人生就像搭上一班能看盡春夏秋冬的列車。有人提早下車了,只能看見春天與夏天的景色,你想留也留不住;我們有幸,能看完秋天的落葉和冬日的景緻,但最後,我們還是要用微笑說再見。」

 

在一葉蘭的會訊文宣上,有以下這段話,分享給大家:

 

開一扇窗

 

讓悲不再悲

 

唯有能愛的人

 

才能承受悲傷之痛

 

也唯有去愛

 

才能治療悲傷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謝謝你們,沒把病重父親丟在走廊」 黃勝堅:我們救不了病人,卻救了他三個女兒

2019-08-20

幫夫簽放棄急救,她卻被全家人指責、葬禮上被當空氣 黃勝堅:活著的人竟這般沉重

2019-08-20

病患救成植物人,離世後家屬磕頭謝謝 黃勝堅:我放該放的手,心底為何無盡哀傷?

2019-08-12

最終微笑離開,生死兩相安 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2018-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