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學會與孤獨和睦共處,最自在!謝哲青:中年後的成熟,是坦然與接納

小虎文

最新觀點

吳東岳

2020-03-15 19:12

中年之後,將重心移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時間與空間都存有空隙,幸福是擁有餘裕,並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謝哲青引用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一句名言:「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

年少背著行囊,前往未知的旅途,究竟是追尋還是放逐,是嚮往流浪還是想念回家?一切的答案,40歲後將漸漸明晰,世界上所有的旅行,最終像是從外頭的世界,走到內心的一畝田。

 

旅遊作家謝哲青的世界地圖,已不再是前往某個城市、某個景點駐留,而是啜飲鄉愁;壯年後的自在,是與孤獨和睦共處。他一次次地走進世界的沙漠,走進內在的荒蕪,成熟不是退讓與逃避,而是坦然與接納。

 

人生的長途旅行,終將回到內在的沙漠,接納所有悔恨悲傷

 

「在我過去的書寫裡,多次提到『沙漠』與『雨景』,可是當時我並不敢深入這個主題,我還沒準備好。我們經歷過成長、走過青春,與20歲、30歲告別後,我們以為我們在跟社會衝撞,其實是跟自己拼博;實際上我們大部分時候都是輸的,那些遺憾與失望沮喪,變成了一個夢,也變成了沙漠。」

 

謝哲青說,人生會經過非常多挫敗、生離死別,但我們不能隨身攜帶這些,只能想辦法放下它, 默默放在心裡某個地方深深埋著,可是這些埋藏悲傷記憶的所在,最終變成了心中的沙漠。

 

「當年我第一次踏入撒哈拉沙漠,彷彿我真正踏上內心的虛無。人會刻意閃躲自己生命的失落,讓日子一天天的過, 有一天我們才發現,我們真正失去的,將永遠找不回。」

 

討論悲傷與失落,似乎不是容易聊的話題,可是他卻說,許多的讀者看了他的書《穿越撒哈拉》後,反而「鬆了一口氣」。

 

「他們說,為了不想給周圍的人擔心,他們必須營造一個快樂的形象,可是進入書中的世界後,他們覺得自己的感覺也被披露了,才逐漸感受到自在。」

 

曾經踏遍世界五大洲,超過 170個國家,終究想的是回家

 

問謝哲青年少時的壯闊旅遊與現在的深度旅遊有何不同?他以南宋蔣捷的《虞美人·聽雨》作為回覆(註ㄧ),人生三境,旅行亦是。

 

旅行與寫作都像是一種追尋,只是謝哲青的態度變得更加堅定,也更加謙卑,「態度」才是他的旅遊觀點。

 

「我走聖雅各之路(註二),一個月將近一千里旅程 ,沿路上遇到的每位朝聖背包客,都帶著自己的議題徒步朝聖,我們才能重拾感覺──人是如此渺小。我到底是誰?拿掉所有關於『謝哲青』的身份、角色後,我想成為什麼樣子。」

 

「年輕時我們追求大山大水,期待壯麗的風景,似乎這足以跟人炫耀、得到誇讚與肯定。我離開家很久,為了就是去追尋我人生中的第一段旅程。40歲後的旅行,走得更深層,我為何要離開家?我一直無法原諒自己年輕的事,再次走上追尋之旅,是為了與自己和解。」

 

男人中年後要堅定不移,與自己和解、繼續追尋生命的答案

 

「如果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過度的旅行,其實是很浪費時間與金錢。因為別人去了,我們就一定要去的話,沿途打卡證明有來過,那麼旅遊就只是『複製』與『貼上』,所謂『十大必吃』、『 十大必買』...... 大家都做一樣的事,那只會讓我們的臉孔變得一模一樣。」

 

「人生進入第四個十年後,我對人生有了不同的追求,我認為要對自己所做的事『堅定不移』。當你堅定後,會逐漸了解自己的生命價值是什麼,如此才能『知天命』,在這世界上更加穩定踏實。」

 

「但我對我的人生仍有很多困惑,不可能突然變得清晰。有時我想,人怎麼會那麼傲慢?會立刻知道生命的答案?人生有迷惘,才是正常的人生,許多人想方設法要排除它, 好像一旦沒有迷惘,自己便是清晰了、成功了。我倒是認為,所有被貼上負面情緒的標籤,都是探索自己的機會。」

 

中年之後,無論仍是追求渴望,或是尋求一份療癒或和解,將重心移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時間與空間都存有空隙,幸福是擁有餘裕,並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謝哲青引用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一句名言:「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年少激昂的心情,到了35、40歲會慢慢平復,變得相信平凡、欣賞平凡;年少時會去聖母峰、撒哈拉、航海。但現在我的心態已經不一樣了,我現在能同理為什麼有人喜歡逛菜市場,因為這就是日常的美。」

 

「大部分人的生命是汲汲營營,我覺得即使有一秒鐘,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我現在學習放慢、享受生活,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50歲後的藝術深度旅遊,走進日本與義大利的精神巡禮

 

若要給熟齡族群的旅遊建議,他說,可以先從日本與義大利開始。

 

「日本應該是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透過形式接觸日本,卻不夠了解。日本擁有豐富的藝術文化,這幾年展覽做得非常出色。如果要來一趟深度的『博物館之旅』,不需捨近求遠,日本東京、九州、大阪等等的許多博物館藏或展覽,就擁有舉世無雙的藝術真跡。去日本除了吃吃喝喝,也可以來趟藝術慢遊。」

 

「若要走遠一點,那就可以到義大利。義大利開創了早期的文藝復興時代,當一個社會有錢之後,他們想像他們的生活,擘劃他們的未來;所有的復古都是創新,能將美好帶到生命來,就是需要想像力。我有時想,臺灣也需要的『文藝復興』,現在我們的物質豐富,精神生活卻相對空虛,是很可惜的事。」

 

談到心之所愛的藝術,以及帶領他前半生追尋的旅行,謝哲青知無不言,他現在繼續主持、繼續書寫,也仍在路上。

 

註ㄧ

南宋 蔣捷《虞美人·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註二:

聖雅各之路是前往天主教的聖地之一的西班牙北部城市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的朝聖之路。

 

主要指從法國各地經由庇里牛斯山通往西班牙北部之道路,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的世界遺產,也是全世界僅有的兩處「巡禮路」世界遺產,另一處是日本的「紀伊山地的靈場和參拜道」。

 

延伸閱讀

一場「無常」的意外,貴婦竟踏上通靈之旅?50歲後像是中了兩次大樂透,終於學會「心想事成」

2020-03-04

不再按照父母期望,50歲後我回到我自己!我這樣活出第二人生,「一覺醒來神清氣爽」

2020-01-16

她走遍世界超過60國,超愛帶爸媽一起去旅行!旅遊家雪兒:「不只是給他們錢,更希望爸媽的記憶裡有我」

2019-12-24

27年來救援無數離婚婦女,為何仍相信人性本善?律師賴芳玉:人生別太快下定論,希望其實一直都在

2019-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