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詹仁雄 星光璀璨的綜藝大魔王

詹仁雄  星光璀璨的綜藝大魔王

陳免、鄧麗萍

話題人物

吳東岳攝影

政府全力抬轎 外資瘋狂作多

2007-06-28 13:59

十五年前,他白天在攝影棚打雜,晚上回家畫漫畫,後來又出了幾本小說和散文。曾經因為電視生態扭曲而顯得憤世嫉俗,信誓旦旦要改變電視製作環境。在收視洪流中載浮載沉十幾年,如今,當年那位熱血青年收伏了收視率巨獸,每一出手就寫下紀錄,他,是電視製作人詹仁雄。

「今夜星光燦爛,適合用記憶去憑弔……」位於台北市南港的中視攝影棚,台上參賽者賣力地唱出自己最好的歌聲,現場近千名觀眾聽到高潮處,情不自禁地鼓掌叫好;但在掌聲以外,攝影棚燈光打不到的地方,節目製作人詹仁雄專注地盯著工作人員為他準備的小電視,隨時掌握節目呈現的畫面,就連觀眾掌聲下得太早,他也提醒執行製作小扁要把觀眾的情緒帶到對的地方;抓住一個空檔,就上前跟主持人陶晶瑩溝通,提醒、交代下一段節目的進行。

這是《超級星光大道》的錄影現場,製作節目對他而言,再熟稔不過了,但從半年前這節目開播以來,詹仁雄每個星期天在錄影現場指揮坐鎮,對節目的每個環節戰戰兢兢,深怕有一個畫面沒有注意到。
 
 
小成本vs. 高收視率

剛開始,現場觀眾不及百人,半年後,必須借友台攝影棚,容納更多觀眾;廣告費翻八倍,炒熱低迷許久的無線台。

這個節目的收視率從○.八開始,之後每周以一個百分點上升,一直到站上第一名,六月八日播出的那一集,更寫下平均超過六的收視紀錄;詹仁雄做節目的用心,觀眾回報以高收視率。

六個百分點的收視率有多了不起?即使紅透半邊天的名主持人鄭弘儀在三立的《大話新聞》,專訪陳水扁總統最高也不曾破三;而TVBS的《二一○○全民開講》平均收視率在一個百分點左右。這些數據,正說明何以每天報紙會長篇累牘的以星光幫為題,炒作銷售量。

節目紅成這樣,則非預期。無線電視台這幾年觀眾群流失,而周五晚間的時段,更從來不是主戰場。從中視給這個節目的製作費僅在六、七十萬元,可知連電視台對這節目都沒有太大的期待。

小成本的製作,節目一開始陽春到觀眾不到一百人,半年後,它必須借大愛電視台的攝影棚,以容納更多的觀眾;中視也邀請廣告主進棚看錄影,這節目的廣告費從原本一檔二萬六千元,調整到八倍,而預估最後一集還可以漲到一檔四十萬元。

節目做紅,製作這個節目的金星製作,拿到的好處,也就僅僅是電視台給的幾十萬元獎金,而且「王偉忠、詹仁雄做節目本來就比較不計成本。」中視公關室主任鄭大智點出這兩位收視常勝軍、鬼才製作人在這波星光潮中,似乎沒有賺頭。
 
 
製作人vs. 經營者

他了解,這兩個角色其實是有衝突的,即使如此,仍難改要求完美的個性,愈是細節愈不放過。

被王偉忠列為第一接班人,詹仁雄目前擔任公司的副總經理,儘管他現在的職責所在除了要做出好節目,再來就是要幫公司控管成本,但攤開《超級星光大道》的帳目,張張都是超支,一集六、七十萬元製作費,卻都超支十幾萬元,詹仁雄像是怠忽職守地說:「做這個節目是賠錢在做。」

從單純的創意人走向經營管理,這兩個角色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衝突的。詹仁雄說,以前當製作人和團隊的關係是共患難,現在得守住口袋,防止製作成本被一直耗費。

但即使對自己的角色有所體認,詹仁雄做節目要求完美的個性還是一點也沒改。《超級星光大道》初期,他找來演藝圈最頂尖的造形師Roger為十幾位參賽者做造形,搭配的髮形設計更是剪個頭要六千多元的Eros;正式錄影前,安排參賽者彩排、進錄音室練唱。

這些都是成本,但目的只為達到當初開這個節目的要求,把節目的規格拉高,讓節目的表演更完整。這是觀眾看得到的,而看不到的,詹仁雄對於團隊的要求,更是一點也不馬虎。

從為評審準備的麥克風架、附有參賽者照片的評分表,「能不能讓評審對我們有一點的尊重?」他這樣告訴他的團隊,每個細節都不放過,觀眾也許不知道哪裡不一樣?但一定會有感覺。於是在《超級星光大道》,出動了最多的攝影機和DV,捕捉這群素人表演者第一時間、最真實的情緒反應,只為播出時那十秒鐘的呈現。

詹仁雄認為,工作的成就感來自於別人的尊重。他說,有太多人做的節目收視率很高,但卻不敢說出節目的名稱。對於高收視的節目是否代表製作節目的一切,他有自己的看法。
 
 
電視紅人vs. 票房毒藥

年輕、都會,是他擅長的路線,卻並非無往不利,在品嘗成功滋味之餘,他也懂得從失敗中自省。

十年前,詹仁雄因為製作了中視周六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這是他首次獨立製作一個節目,做紅了這個節目,也讓他在電視圈找到了一點位置。但面對台灣愈來愈差的電視製作生態,又無法阻止電視台、廣告商,甚至是觀眾的喜好,所有製作單位都想用最便宜的預算來創造最大的數字,詹仁雄那時跟和他一樣熱血的陶晶瑩說:「如果十年後的電視環境還是這麼糟,那都是我們的責任。」

十年來,詹仁雄就在收視率的洪流中載浮載沉,十年後,他也是用有限的預算創造了最大的收視數字,不過這個高收視節目,不僅讓詹仁雄走路有風,在《超級星光大道》的錄影現場,連打雜的工讀生,做起事來都格外帶勁,看得出來參與這個節目,讓他們引以為榮。

征戰綜藝圈十五年,製作過那麼多的節目,做紅的大家津津樂道,但做失敗的,詹仁雄說,比做紅的節目有五倍之多,但他也只能容許自己小小沮喪一下,馬上又要打起精神。

三十八歲的詹仁雄,時時要琢磨年輕人的心態和想法,才能追趕這群維持綜藝節目高收視率的觀眾。他說,有些製作人的「歐吉桑思惟」,做不出年輕人想看的節目,但綜藝圈很現實,就像在他Chanel V製作的《我愛黑澀會》,純粹的年輕人節目,只要超過十八歲,就被踢出局。幾位黑澀會美眉百無禁忌、天兵式的談話,讓這個節目又破了Chanel V開台以來的收視紀錄。

年輕、都會,一直是詹仁雄製作節目的風格、路線,但也並不是無往不利。十五年來,每天一睜開眼,就是面對收視率,詹仁雄自認太了解收視率了,但「民視的觀眾口味,我一開始都抓不到。」
 
六、七年前,他在民視製作的《青春大王》,雖然獲得金鐘獎入圍,但民視的觀眾並不買帳,算是他做掛的節目之一。不過自從當初做中視的《我猜》被廣告商講,「你做的節目很難看!」在品嘗成功滋味之餘,他也懂得從失敗中自省。

於是他向胡瓜請教,之後兩人合作的《綜藝有樂町》,詹仁雄把節目搬到廟口拉單槓,別人出外景一部機器,他出動四台攝影機,連導播都到現場,如此大陣仗,連胡瓜都看傻眼了,而這麼local、非詹仁雄式的節目,創下民視有AC尼爾森收視率調查以來第一名的紀錄。

詹仁雄不諱言,自己名聲已經夠了,《超級星光大道》的成功,在他眾多做紅的節目中,只是錦上添花。說話坦率的他,套句流行話來形容,就是還頗「屌」的。
 
 
商人vs. 藝術家

陶晶瑩形容他是一位「EQ很高」的人,既懂得向現實妥協,又不失對創意的堅持。

知名主持人陶晶瑩與他相識甚早,同在電視圈打滾十多年,形容詹仁雄是一位「EQ很高」的人。上一輩的大牌製作人如王鈞、王偉忠很會罵人,耳濡目染下,詹仁雄也習慣用這一套來壓場。雖然任何威嚴的話,從細聲軟語的詹仁雄口中說出來,完全沒有威力,卻使他顯得善於溝通,讓主持人更能理解他的想法。

名製作人製作節目也有無力之處,最困難的是創意的傳遞和執行。許多時候,一個節目最複雜的程序不是發想的過程,而是創意如何落實執行。

他認為,節目走紅之後,所有分析節目成功的要素,其實都是馬後炮。做節目是一種直覺,像老師傅做菜,無法將烹調方法量化,也不能如法炮製。

但為了提高創意的執行力,詹仁雄為公司設計出一套節目製作的標準作業流程,讓員工在執行他的創意時,至少達到「最低門檻」;他告訴王偉忠,「訂定最低標準,然後等待天才」。

陶晶瑩形容,詹仁雄兼具了商人和藝術家的特質,既懂得向現實妥協,又不失創意人的堅持。詹仁雄深知綜藝圈很現實,「如果失去一個機會,要再找回時會很辛苦。」因為把握每一次演出的機會,於是也開創一次又一次的收視紀錄。

眼前,詹仁雄顯得躊躇滿志,在王偉忠等大牌製作人的羽翼護航下,自成一雙堅硬的翅膀。在電視這個巨大的魔術盒中,詹仁雄像個大魔王,透過節目的鋪陳與編排,繼續操弄著觀眾的喜怒哀樂。
 

詹仁雄

出生:1969年
現職:電視製作人
學歷:實踐大學應用美術系
經歷:作家、漫畫家、製作助理
作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康熙來了》、《今晚哪裡有問題》、《我愛黑澀會》、《超級星光大道》等電視節目;以人二雄為筆名出版數本漫畫、散文集
 

延伸閱讀

「我是歌手」解密

2013-07-15

「我是歌手」選秀老梗玩出新商機

2013-03-21

生兒育女後的智慧幽默—陶晶瑩:同理心讓說話收放自如

2011-08-05

陶晶瑩、謝震武、沈春華、于美人說出一朵花 —讓自己說話更能打動人心

2014-07-07

王牌製作人的節目笑料 竟是這樣來的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