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想讓兒子有個通緝犯老爸」

「不想讓兒子有個通緝犯老爸」

許秀惠、蔣士棋

話題人物

623期

2008-11-27 11:57

前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遭通緝滯留日本兩年,最終選擇面對,回台說明一切。昔日意氣風發的辜家大少如何度過這兩年低調漫長的日子?最終又是什麼原因打動他回台投案?而官司纏身的他,是否能趁這次配合檢調偵查的機會,獲取緩刑的結果,進而重返金融的事業版圖?

十一月二十四日,晚上十一點半,辜仲諒緩緩步下中信金為他準備的座車,接近凌晨清冷的空氣,頓時讓他才經歷十二小時偵訊後的腦袋清醒起來。他意識到,這是兩年又一個月以來,第一次回家。這一天,他終於解除兩年多來如影隨形、天天都想拋開的通緝犯身分。

「不要讓兒子未來二十五年都有個通緝犯老爸」,是辜仲諒決定回來面對司法的第一個理由。不回來,在逃、通緝犯的名字會跟著他二十五年,倘若如此,他將如何面對兩名日漸長大的兒子?然而,決定回來,就得有萬全準備,辜仲諒已經跟律師沙盤推演過無數次,知道自己得準備面對什麼:上手銬、隨時應訊的壓力,以及六件官司案。

只是,好面子的他,對於必須像個犯人一般,下飛機就帶上手銬前往特偵組,內心仍舊多所掙扎,但是他一位交情深厚的友人跟他說:「在正確時機就該 Do the right thing(做對的事)」。
 

三大理由決定踏上返家之路


不過就一個月前,十月二十四日,辜仲諒的父親、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前往特偵組接受偵訊,他的堂叔、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也前往特偵組,不僅如此,吳淑珍大哥吳景茂、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林德訓、前總統府副祕書長馬永成,乃至前總統陳水扁陸續遭聲押獲准進了看守所,「這時候Jeff(辜仲諒英文名字暱稱)說出什麼來,都不會再牽拖到人了」,這是他決定回來的第二個理由,他意識到「了結的時機到了」。辜仲諒曾對午餐會(辜仲諒發起,以企業第二、三代為主的固定聚會)的一位老友說,看到老爸一把年紀還要進特偵組,「心裡覺得不忍又愧疚」。

這兩年,兒子不在身邊,辜濂松老態畢露,以前跟朋友打球,只要球打上果嶺就等著贏錢,「現在打短桿都輸錢」,今年初,視力變差的辜濂松更動了白內障手術,雖然手術很順利,總是老了,精神已大不如前。而原本已經交棒的中信金,只能靠著老爸辜濂松以及老臣們「挺住」,辜仲諒自己反倒成了外人,心中的失落感更是難以言喻。

一位在辜仲諒回來前一天才跟他通過電話的友人透露,個性跟孟嘗君一樣交遊廣闊的辜仲諒,「藍綠朋友都很多」,當初不回來,是因為說什麼都可能影響到朋友,他「知道太多太深了」。這位友人說,以辜家對政商關係的靈敏度,當初緊急踩煞車沒回台灣,如今更需要一個「時機」。

而今,「該進去的人都進去了」,檢察官越方如在辜仲諒律師的協助溝通下,適時到日本與辜仲諒見面,辜仲諒釋出配合的善意,換取回台接受偵訊,能夠「重金交保,不限制出境,讓他周末可以回日本陪孩子」。辜仲諒這條蜿蜒了兩年之久的回家路,終於得以起程。

這兩年來,午餐會的成員們、各路親友不時到日本探視辜仲諒,「陪他喝酒聊聊天」,十月間,一票好友才到日本陪他喝酒解悶,其中一位午餐會成員回憶,這兩年他心情當然很悶,「我犯了什麼罪?」「我做錯了什麼?」是兩年多來,辜仲諒心中不斷反覆的疑問。
 

蟄伏日本兩年 想回台再拚一場


辜仲諒認為,當初配合二次金改,插旗兆豐金是「上面」同意的事情,卻換來公司幾員大將紛紛因紅火案涉及背信的部分,被求處七年以上重罪,自己被迫辭去中信金副董事長的職務,淪落到有家歸不得的難堪。

不僅事業遭逢巨變,這幾年「家變」的考驗更大,插旗兆豐金鬧得滿城風雨之前,辜仲諒才忙完與叔公一脈辜成允的「寧靜分家」,接著自己的家門內,問題也已經來到沸點。

妻子羅惠玲因為與辜仲諒兩人的婚姻長期缺乏安全感,不時跟辜仲諒「發作」鬧自殺,最嚴重的一次,甚至差點威脅到兩個兒子的生命,這一次嚇壞辜濂松、林瑞慧二老,尤其林瑞慧更把兩個金孫疼到心坎裡去,迫使辜仲諒不得不決定讓妻子到美國就醫治療,兩個兒子則安排到日本去讀美國學校。從此之後,辜仲諒就開始周末期間來回台灣、日本兩地跑的生活。沒想到,遭通緝之後,日本反而成了這兩年生活的基地,台灣成了回不了的家。

 

雖然回不了台灣,辜仲諒卻也沒閒著,他自小在日本念書,精通日文,不乏日本商界金融圈的友人,很快就能融入當地生活,同時,他也曾趁著飛到美國探視妻子時,跟中信銀美國子公司的同事見面,關心銀行業務動態。

 

不單如此,不甘蟄伏的他,一度打算在海外出手買金融機構,還差一點成交,「幸好沒買,否則就燒到了」,他的密友轉述辜仲諒的說法。隨後美國金融風暴排山倒海而來,辜仲諒決定暫停行動,靜待時機,而同時間,台灣中信金股價受到金融海嘯波及而暴跌,家族裡質押的中信金股票面臨斷頭壓力,據了解,此時辜家還從海外巨額匯款回來紓解這股壓力。

 

一個月前,辜仲諒透露「想回家」,他對著電話裡的友人說,「我要回台灣再拚一場」,當時,友人心裡還當他是在說醉話,如今,隨著解除通緝身分,再拚一場的機會似乎出現一線曙光。

 

六大官司纏身  但獲緩刑機會不低

 

未來,漫長的司法偵查依舊等著辜仲諒,在他身上至少還綁著六件官司,其中澄清湖購地案,極有機會比照辜成允,以不違背職務行賄者,獲得無罪認定。

 

而最受矚目的紅火案涉及內線交易、背信、不合營業常規交易三項罪名中,內線交易部分,中信金前財務長張明田等人已獲判無罪,而背信部分則被求處七年以上重罪,這部分隨辜仲諒回台接受偵訊,律師界研判,辜仲諒極可能以自白方式換取減刑。加上未來若捐出獲利,可再換取減刑一次,兩次下來,只要刑責減到三年以上,律師就得以向法官求取緩刑,這將是辜仲諒期待的最好結果。至於其他案子,律師評估,最後脫身機率都不低。

 

隨著解除通緝犯身分,辜仲諒將逐漸復出台灣商場。令外界好奇的是,時隔兩年,辜仲諒如今回家了,有機會在人生中場再拚一次的他,在兩年七百多天逃亡海外的日子、這場人生與事業的重大挫折中學到了什麼,是更精密的政商運作手法?還是體悟到政商關係的虛幻與現實?
 

■辜仲諒  從準接班人到面對官司

1964 出生,星座獅子座

 

1977 帶著兩個弟弟到日本當小留學生,開始學習獨立生活

 

1980 高中開始在辜濂松開會時擔任會議記錄,接班計畫啟動

 

1988 大學畢業(東吳大學日文系)

 

1991 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企管碩士,加入中信銀

 

1996 中信銀副總經理;取消信用卡年費限制、全力衝刺消金市場,把中信銀打造成為台灣信用卡龍頭

 

1999 中信銀總經理;台灣最年輕的銀行總經理

 

2002 接任中信金控總經理

 

2003 擔任中信銀董事長;挖角花旗銀行台灣區總裁陳聖德團隊、購併萬通銀行,取得全省7-ELEVEn店內ATM通路

 

2004 中信銀購併高雄鳳山信用合作社

 

2005 接任中信金控副董事長

 

2006 獲得艾森豪獎學金出國考察;因購併兆豐金爭議過大,被迫請辭中信銀董事長。之後又因紅火案被通緝;在日本避居兩年多

 

2008 捲入龍潭購地案,返台協助調查,入境後前往特偵組接受偵訊

 

■辜仲諒6大官司纏身 紅火案

2005年中,中信銀香港分行向巴克萊銀行購買一批99%連結到兆豐金股票、總價值約4億美元的連動債,相當於兆豐金3.97%股權。

 

2006年年初,中信銀香港分行將這批連動債轉售給資本額僅1美元的紅火公司。

 

2006年2月中到3月初,紅火公司開始分批贖回連動債,使巴克萊銀行同步在證券市場上出售兆豐金股票,中信金也於市場上同步買進兆豐金股票,再加上中信金原持有的5.89%兆豐金股份,中信金對兆豐金持股將近9%,並取得四席董事。

 

2007年2月,台北地檢署以背信、內線交易、不合營業常規交易等罪嫌,對辜仲諒發布通緝。
 

龍潭購地案

2004年,台泥董事長辜成允透過辜仲諒安排,結識蔡銘哲、蔡銘杰,請他們協助釋出達裕在桃園龍潭工業區土地,作為廣輝電子建廠之用。辜成允事後支付蔡氏兄弟4億元佣金作為報酬。

 

違反期貨交易法

2004至2005年,中信銀未經金管會許可,擅自與聖達行合作推展期貨投資業務,涉嫌違反期貨交易法。

 

內線交易兆豐金股票案

2005年中信金買進兆豐金股票前,辜仲諒個人透過中信銀總務經理凌成功買進800張兆豐金股票,涉內線交易。

 

澄清湖購地案

2005年10月,辜仲諒好友陳正宏開設的泰通資產管理公司,以7億5千萬元向鄭深池兒女擔任負責人的清美國際公司,購買高雄縣澄清湖旁一棟大樓;同年11月,泰通又以9.5億元將大樓轉賣給中信銀,價差疑利益輸送,涉及背信。

 

不良債權處理

萬有紙廠向中信銀申請兩筆共計2億餘元的貸款,其中1億餘元是無擔保授信,其餘以不動產作抵押。萬有事後無力償債,形成不良債權。身為債權銀行,中信銀先將抵押品以9千萬元售予名塑公司,再將不良債權以4千萬元賣給曾為中信員工陳正宏的科信公司,涉嫌背信等。

延伸閱讀

中信購地弊案延燒 疑點待釐清

2016-06-16

中信金老臣紛紛回鍋

2006-08-24

辜仲諒投案內幕

2008-11-27

中信辜家 危機四伏!

2013-07-17

左右辜家兄弟命運的深水炸彈

2009-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