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嚴凱泰 發起一場自己的戰爭

嚴凱泰  發起一場自己的戰爭

宋秉忠、周啟東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

628期

2009-01-01 09:51

嚴凱泰的命運從來就不是他自己可以決定。從汽車王子到新掌門人,嚴凱泰這條接班的路走了十九年。
如今隨著母親吳舜文過世,嚴凱泰一肩挑起集團重擔,而面對景氣寒冬,他更大膽進軍自有品牌,毫不退卻,因為,這是一場完全屬於他自己的戰爭。

二○○八年對裕隆集團總裁嚴凱泰而言,應該是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這一年,他失去強人母親吳舜文,必須一肩挑起裕隆集團重擔,偏偏此際爆發汽車業百年大蕭條,內外交迫!但是,儘管這麼艱難,嚴凱泰卻選擇走一條不一樣的路,踏著雪跡,試圖找到集團的春天。

「Say goodbye to my mom(向母親告別),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嚴凱泰在母親的追思紀念冊中寫出自己的心情。嚴凱泰的背後再沒有巨人,只能獨自扛起所有的重任,在寒冬中展開「凱泰元年」。
 

愛玩出名 充分授權的小老闆


嚴凱泰的命運從來就不是他自己可以決定。從汽車王子到新掌門人,嚴凱泰這條接班的路走了十九年,「五歲開始,我就知道什麼叫裕隆了。」他曾經對媒體說,自己的命運老早就被決定了,感覺上,他從小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從小就被當成接班人培養,但他是透過努力在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過去嚴凱泰愛玩是有名的,玩車、玩名錶,甚至玩起知名時裝品牌亞曼尼(Giorgio Armani),他可以如此輕鬆,是因為背後還有裕隆集團前總裁吳舜文撐著,不會出大事,他可以輕鬆地授權。

有一次,裕隆總經理陳國榮問嚴凱泰要用什麼人做某一件事,當時嚴凱泰就說:「這個事情應該是你管不是我管,你做總經理,你要負責。若我連用什麼人都要管,我不就要累死了,那我找團隊幹麼,全部都我自己一個人幹就好了。」

嚴凱泰曾經很得意他的充分授權。例如,一九九七年裕隆三義廠大火的善後,在工廠全毀的情況下,他只在當天會議中宣布:當年的汽車生產量和獲利不准變,而且第二天就要聽報告,他關上門就走了,留下滿房間焦頭爛額的各級主管。

果然,第二天,部屬就提出決定借用其他同業車廠生產,讓車輛生產不致中斷,裕隆也很快恢復產能,那一年,裕隆還倒賺了六十四億元台幣。

「以前天塌了還有人頂著,現在只有他自己了,是好是壞只能自己承擔!」一位裕隆老臣分析指出。面對景氣寒冬、母親過世的雙重打擊,為了自有品牌新車納智捷在兩岸的布局,嚴凱泰只好改變風格,再一次親自領將帶兵,打一場自有品牌的世紀之戰。

既然命中注定要接班,嚴凱泰從小就注定要接受這一場考驗,「我十五歲就決心不讓人家叫裕隆『噹公仔車』(銅罐車)!」嚴凱泰曾經如此說,但是他的接班過程卻是重重考驗,箇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雖然一九八九年從美國回來裕隆,就直接被授予首席副總經理的高位,以準接班人的高姿態出現在裕隆總部,但是嚴凱泰始終是過著戰戰兢兢的生活。

他雖然是吳舜文的獨子,但是她仍在傳賢或傳子的思考中擺盪,吳舜文在世時一直很重視裕隆集團「誰聽誰」的問題,嚴凱泰是經過母親的層層考驗,才坐上今天的位置。
 

人事換血 逐漸坐穩接班大位


裕隆集團特別顧問黃日燦在吳舜文紀念文集《典型在夙昔》中的一段文字,可以點出嚴凱泰與母親在公事上的微妙關係。黃日燦提到:一九八八年夏天,嚴凱泰第一次帶著他去見吳舜文,進了董事長辦公室,吳舜文馬上就叫嚴凱泰離開,然後注視黃日燦好幾秒,讓他頭皮一陣發麻。吳舜文接著開口問:「凱泰說你可以幫助我們母子,但若我和凱泰意見不合時,你聽凱泰的還是聽我的?」

黃日燦並沒有提到當時他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才得到吳舜文的認同,但是,由兩人的對話中可以發現:嚴凱泰從美國返台時,並沒有理所當然地成為吳舜文的指定接班人。

此後,裕隆的所有重要決策,如成立總管理處、裕隆車改掛日產商標、布局大陸市場、進軍科技產業等,都不是嚴凱泰一人說了算。而是與台元紡織總經理戚維功、裕隆集團顧問林信義、裕隆集團副執行長徐善可、黃日燦等人一起集體決策,嚴凱泰也只是被動地執行決策而已。

但是嚴凱泰並沒有灰心,一位二十四歲的年輕人在一群老臣中只能先低調生存,才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一開始我只能忍耐,一旦超過忍耐的範圍,我就要用我的方法了!」嚴凱泰說。

 

隱忍了三、四年,嚴凱泰逐漸摸清了裕隆,也進行了一場人事換血,老臣出走,研發中心的年輕幹部就成為他提拔的對象,羽翼漸豐的嚴凱泰這才逐漸坐穩接班人的位置。

 

廠辦合一  新車大賣擺脫敗家形象

 

為了展現接班的企圖心,一九九五年時,裕隆連續三年大虧,股東大會中「敗家嚴!不好好經營公司,只知道天天跑去打籃球!」的罵聲不斷,為了救亡圖存,嚴凱泰接納林信義的建議,將總部遷往苗栗進行「廠辦合一」大改革。

 

這一年也是他最投入的一年,當時他帶著一群年輕的幹部如陳國榮、現任裕隆通用汽車總經理潘扶仁等南下閉關,「那時大家都住在宿舍裡,半夜一想到好點子,就拉所有人起床開會。」潘扶仁曾對媒體回憶這段辛苦的歲月,一年後,靠著Cefiro大賣,嚴凱泰終於挽回名聲,也終於成為惟一的接班人。

 

一九九六年的尾牙,他第一次打了一場屬於自己的勝仗,把外界對裕隆、對他的龐大壓力,一古腦全部發洩出來,在尾牙會場上又哭又笑,一邊喝酒一邊哭,足足哭了二個半小時,第二天還得了重感冒,上吐下瀉,不過他對朋友說,「那天的發洩還滿過癮的!」

 

嚴凱泰人前很喜歡擺酷,在私底下卻是性情中人,對於外界稱他敗家嚴,他相當不以為然,他覺得最莫名其妙的是裕隆不是在他手中弄壞的,憑什麼外界一定要他弄好。而且,今天台灣的企業第二、第三代,有哪一個人遇到他這樣的情況。他說:「敗家也不是我敗的!」

 

大哭過後,他還是要面對裕隆的現實,從五歲起他就沒有命運的主導權,既然已與裕隆密不可分,他也要爭取裕隆不受別人擺布的權利。

 

飛羚一○一新車的推出,讓裕隆與日產(Nissan)的關係陷入谷底,為了讓日產同意繼續供應新車,一九九四年嚴凱泰數度赴日本向日產高層低頭,甚至同意新掛Nissan的標誌後,才獲得日產的新車生產同意權,在有些人看來,簡直是喪權辱國,但是對嚴凱泰而言,是他為日後的獨立累積籌碼。

 

邁向獨立 九十次談判與日產切割

 

二○○一年,由於裕隆與大陸東風汽車成立的風神汽車吃香喝辣,成立第一年就大賺六十多億元,裕隆投資一億多元就分得三十二億元,讓日產的新執行長高恩相當吃味,半路殺出祕密與東風總經理苗圩簽定合作協議,將最賺錢的風神銷售系統直接納入新公司。

 

嚴凱泰受此汙辱,決定與日產分家,談了九十個回合,終於將兩岸的版圖切割清楚,裕隆保有製造,品牌及銷售則切給日產。

 

沒有日產的擺布,剩下的是十五萬輛產能的工廠,為了走自己的路,這幾年嚴凱泰與通用、克萊斯勒合作,為的就是希望填滿產能,同時為自有品牌累積實力,「這個戰略是對的,只是沒有想到汽車市場急轉直下,只能說他運氣不好!」裕隆顧問黃日燦替他抱不平指出。

 

掌握命運 砸數百億推自有品牌

 

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嚴凱泰拚了二十年,而對於自己的外表,他也有驚人自制力,減肥即是一例。有段時間,嚴凱泰的體重超過九十公斤,連他自己照鏡子都被嚇了一大跳,為了減肥,他可以每天游泳、打籃球,甚至把高中的照片貼在牆上自我警惕,一年就減了二十公斤體重,「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我還能做什麼?」他說。

 

憑著堅強的毅力,取得了母親的信任,接下裕隆的掌門人大位,又辛苦掙脫了日產的控制,嚴凱泰終於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不必再聽別人的指示。

 

但是,如今他面對的卻是汽車業百年的寒冬,過去他打的是一場別人遺留下來的戰爭,今天,砸數百億元推出納智捷新車,則是他自己發起的戰爭,成敗他都要自己面對,再也沒有任何藉口。

 

嚴凱泰充滿自信,不崇拜任何企業家,他的偶像是○○七電影男主角——龐德,○○七穿得帥、女朋友多,車子更是漂亮,總是能夠優雅地逢凶化吉,更重要的是他來去自如,不受任何人控制,這才是嚴凱泰心中真正想要過的人生!

 

嚴凱泰
出生:1965年
現職:裕隆集團董事長
學歷:再興中學、美國萊德大學(Rider University)企管系
經歷:裕隆集團總管理處執行長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嚴凱泰——踏上集團掌門人之路
1965 5月23日嚴凱泰出生,為家中獨子。

 

1975 父親因腦神經萎縮症臥病,母親吳舜文扛下掌管裕隆的重責大任。
         父親嚴慶齡榮獲10大企業家,嚴凱泰高興地抱著金人合影。

 

1979 14歲自已決定赴笈美國念書。

 

1981 父親嚴慶齡逝世。 

 

1988 裕隆與原有經銷體系國產汽車分家,裕隆也開始籌組自己的行銷通路。

 

1989 從美國萊德大學畢業之後,自美國返台,6月開始進入集團決策核心。

 

1991 與台元籃球隊女將陳莉蓮結婚。 

 

1995 裕隆連年虧損,嚴凱泰接受林信義建議,實行「廠辦合一」,把台北總公司、龜山研發中心移至苗栗三義。

 

1996 裕隆推出Cefiro大賣,一年內大賺70億元。嚴凱泰終於擺脫敗家公子形象。

 

2001 開始與中國東風集團合作,於廣州成立風神汽車。

 

2003 裕隆集團分割。裕隆保留製造業務,朝控股集團、全球代工發展。將銷售部門切出,和日產合作成立裕隆日產,專營  兩岸日產車系的研發銷售。

 

2006 女兒蜜雪兒誕生。

 

2007 吳舜文卸下裕隆董事長,正式交棒給嚴凱泰。

 

2008 計畫投資600億元在北縣新店舊廠區造鎮。

 

2008 8月母親吳舜文逝世;12月杭州蕭山納智捷車廠動工

 

■嚴凱泰語錄
家業
● 從小,大概4、5歲時,我就知道自己存在這世界上的意義。我  前半輩子都是活在解救裕隆的使命感裡。

 

● 賺多少錢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高興的事還是對得起我老媽媽以及死去的爸爸!

 

● 做品牌汽車,是我的使命。不做,我會仰愧於天、俯怍於地!

 

管理
● 管理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有些人說不能把emotion(情感)放在任何一個企業,但若不把情感放在企業裡面,我就懷疑那你是不是真的在用心經營。

 

● 帶人要帶心,當部屬犯錯的時候,你不要做得太過分。

 

● 我要的人就是能跟得上時代、跟得上社會需求,能夠打仗的人。

 

● 如果是看著景氣做事,那什麼事情都不要做了,那大家都留在台灣,什麼都不要動了,大家都存錢也不要花錢。

 

人生
● 我提醒我自己,要有自律的精神、要有危機感。

 

● 我不和世界抗戰,反而有時間啟動更多靈感。

 

●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交朋友也沒那麼困難。

 

● 我最怕人家說我驕傲,我也最恨自己驕傲,但有點自信不代表就是驕傲!

延伸閱讀

裕隆少主嚴凱泰絕地大反攻 逆襲

2013-07-15

嚴凱泰背水一戰

2013-07-17

嚴凱泰:這個時刻,我等了快一輩子

2009-08-20

她, 會是第二個吳舜文?

2018-12-05

孤高的汽車鉅子 嚴凱泰

2018-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