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 永遠的反對派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 永遠的反對派

乾隆來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633期

2009-02-05 10:01

保羅克魯曼堪稱是今天全球知名度最高的經濟學家,他從來不掩飾對於布希政府的不屑;剛上任的歐巴馬提出減稅方案,也立刻遭到克魯曼抨擊。對於未來世界經濟的趨勢,這位經濟學大師怎麼看?

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堪稱是今天全球知名度最高的經濟學家,他準確預測過去二十年來的經濟金融危機,他在《紐約時報》、《財星》雜誌,以及Slate.com等媒體大量發表尖銳的評論,每天吸引幾百萬名知識分子仔細閱讀,邀請克魯曼做一場兩小時的演講,演講費行情高達新台幣七十萬元。
 

獲諾貝爾獎肯定 呼籲美政府積極創造就業機會


克魯曼是極少數必須聘請專業經紀人幫他安排公開活動的經濟學家,而這樣的明星,竟然還能在○八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而且是獨家獲獎。克魯曼名利雙收的成就,前無古人,可能也後無來者。

更重要的是,克魯曼臧否美國總統從不手軟,他在各大媒體所刊載的評論,根本就是以經濟學為包裝的政治評論。克魯曼從來不掩飾對於布希政府的不屑,從布希上任第一天,一路罵到他下台;他在柯林頓第一次當選總統的時候,曾經到阿肯色州小岩城與柯林頓面談,但是話不投機,令人稱羨的總統經濟顧問的工作不翼而飛。

至於剛上任的歐巴馬所提出的減稅方案,也立刻遭到克魯曼無情的轟炸,克魯曼在所有可能的場合,都大聲疾呼歐巴馬政府應該放棄減稅方案、改以大幅度提高政府投資,來創造就業機會。他認為,依照歐巴馬的減稅方案,美國將陷入日本式的十年蕭條。

這樣一位集經濟學大師、媒體明星、政治評論家於一身的角色,的確是過去從未出現的奇特組合。在前任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史班的明星光環衰退、現任主席柏南克又為了救市焦頭爛額的今天,克魯曼堅定而又響亮的言論,儼然成為救贖萬民的良藥,撫慰著徬徨不知所終的社會大眾。

這樣一號特殊的人物,成長過程卻平淡無奇。克魯曼於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生在紐約長島,下個月即將歡度五十六歲生日,他的家庭堅守猶太傳統,父母認真督促他專心念書,正如同絕大多數好學生、或者更會念書的績優生,克魯曼二十一歲從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經濟系畢業,三年後獲得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博士學位。取得博士學位後,克魯曼曾經在耶魯大學、MIT、加州柏克萊大學、倫敦經濟學院,以及史丹佛大學任教,二○○○年後轉到普林斯頓大學至今。

這樣看來,克魯曼就是一位象牙塔裡的優秀學者,了不起的地方也不過就是多收集了幾張一流名校的名片。他的家庭生活也很無趣,至少在我們所知道的範圍之內是如此:結過兩次婚,沒有小孩,現在的太太是他普林斯頓的同事。克魯曼顯然對於社交生活沒什麼興趣,除了演講與寫作之外,很少有其他的公開活動。

作為猶太家庭的成員,在政治光譜上認同所謂的「自由派」(Liberal)也是順理成章的選擇。克魯曼在他最新的著作《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良知》(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裡,開宗明義就說:「一九五三年出生的我,與同輩人一樣,把美國的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事實上,如許多同輩人一樣,我嚴辭抨擊美國社會種種甚為真切的不義現象,為自由派政治候選人挨家挨戶地奔走。後來,我才明白地意識到,自己年輕時所處的政治與經濟環境,是一個早已逝去的天堂,是美國歷史上一段不尋常的篇章。」

 

認同「自由派」 全面翻新國際貿易理論


這一段看似平常的描述,其實正精準地描述了克魯曼的價值所在,當然也充分反映了他的焦慮。

他出生在戰後嬰兒潮,美國從二次大戰中躍起為世界最大的強權,一切都充滿了朝氣與希望,沒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具體在這個三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斷實現,而克魯曼則是這群嬰兒潮中,最優秀、頭腦最清晰、獲得最多資源的代表性人物。

作為美國精英中的精英,克魯曼早已攀登金字塔的最尖頂,掌握人類社會最先進、最完整的訊息,有最充沛的資源、最優秀的人才,克魯曼這群精英的思想,理所當然會成為全世界幾十億人模仿學習的對象,而人類社會的發展,理所當然的,也應該朝向他們的號令前進。

這樣的人,理應充滿驕傲與自信。克魯曼在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因為經濟研究成果突出,被當時的雷根總統延攬進入政府,擔任雷根的經濟顧問;但是他前後只做了一年,就退出雷根政府,理由很明確:克魯曼發現圍繞在總統身邊的人,都是妥協性的庸才,而政府的工作讓他俗事纏身,無法專心研究與寫作。十年後,柯林頓總統有意邀請他擔任首席經濟顧問,當時克魯曼已經盛名在外,就更不客氣了,他飛到小岩城與柯林頓會面,當面拒絕了總統的要求。

克魯曼表面名士派的作風,背後支持著他的,正是作為美國精英知識分子的驕傲與自滿。作為美國最優秀的頭腦之一,他呼風是風,喚雨就雨,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克魯曼在經濟學上最大的貢獻,是全面翻新了國際貿易理論。傳統的國貿理論認為,貿易是發生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國家之間(例如發達的工業國與傳統的農業國,或是生產石油的國家與生產稻米的國家),運用彼此的差異互換資源,以追求互補的效益。

 

續推新論證 準確預測九○年代經濟發展趨勢


但是克魯曼發現,現代工業國家之間的貿易非常活絡,最淺顯的例子是生產BMW的德國與VOLVO的瑞典,兩國都生產相近的產品,而且互相銷售到對方的市場。這種非互補型貿易的規模,遠遠超出傳統貿易理論的互補商品。

克魯曼在一九七九年發表這篇《新貿易理論》,他解釋這種現代的貿易現象,來自於消費者對於多樣選擇的偏好,以及生產者追求規模經濟效益。克魯曼從此創造了新的貿易學派,從此之後所有的經濟學家都將消費者的多樣選擇偏好,以及生產者的規模效益,作為發展貿易理論的基礎。諾貝爾基金會將○八年經濟學獎獨家頒給克魯曼,就是表彰他在貿易理論卓越的貢獻。

在八○年代發展出的新貿易理論的基礎上,克魯曼在一九九○年代繼續推出「地理經濟學」。他的論證是,既然製造者追求規模經濟效益,那麼已經產生規模效益的生產國家、地區或是城市,將會強烈地吸引更多的投資,製造更多的產品,進而創造更多的收入。這個理論剛好趕上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黃金十年,非常準確地預測到了九○年代全球經濟發展最重要的趨勢,更為克魯曼奠定不可動搖的經濟學宗師的地位。

當然,作為美國精英中的精英,克魯曼光是完成重要的經濟學理論還不夠,他還要擁抱群眾,將他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他開始對正在發生的經濟金融現象做預言,而且,每次都神準地命中目標。

 

感受霸權衰敗 率先高喊注意崩盤危機


九○年代初期,包括泰國在內的東南亞經濟蒸蒸日上,但是克魯曼在九四年開始唱衰東南亞,克魯曼在美國《外交》雜誌上預言,東南亞國家僅靠政府與外資投資,卻無法提升技術,更沒有提升生產效率的政策,正是經濟泡沫形成的溫床。九六年他出版新書《流行國際主義》,大膽預言亞洲金融危機即將爆發,一年後,東南亞國家股匯市崩盤,克魯曼準確地預測到重大的金融風暴。

此後克魯曼就在各個媒體上發表他對經濟金融情勢的預測,他早在二○○○年就於《紐約時報》提出警告,認為能源危機即將重現;兩年前,克魯曼又開始一波大膽的預測,他認為中國政府大量持續買進美國公債,終將導致美國房地產泡沫化,最後造成嚴重的衰退;他很早就公開批評葛林史班,認為他的貨幣政策將造成美國金融體系的災難,當時葛林史班聲望如日中天,無人敢攖其鋒,只有克魯曼站出來高喊崩盤危機,現在回頭一看,克魯曼又對了。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精準預言,反而讓克魯曼充滿了挫折與焦慮。作為頂尖的精英,理應有能力維持美國身為世界第一強權的霸主地位,但是克魯曼卻在一次次的精準預言裡,親自參與了這個世界霸權的衰敗,而且,就算他寫再多的文章、擁有更多的粉絲、收取更高的演講費,也無法力挽狂瀾,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美國一步一步走向衰敗。

就像美國新總統歐巴馬即將上任,克魯曼看到歐巴馬的經濟團隊提出一千五百億美元的減稅方案,深深不以為然。

克魯曼認為,歐巴馬應該把減稅計畫丟到垃圾桶,重新以大量的政府投資作為挽救經濟的核心,否則,一個失業率高達八%至一○%的美國,將陷入資金過剩、投資不足、且無法創造就業機會的泥淖。克魯曼不斷地大聲疾呼,美國正在步入日本的後塵,可能在零利率的環境下,永遠無法復甦!

然而,就像克魯曼過往準確的預言,卻無法扭轉災難的發生,他這次的憂心,可能會在兩年後證明他的真知灼見,所以克魯曼只能哀嘆:「自己年輕時所處的政治與經濟環境,是一個早已逝去的天堂,是美國歷史上一段不尋常的篇章。」他已經看到美國的衰敗,卻無力挽回,「毀滅性預言」的實現,毋寧是知識分子最大的悲哀。

 

克魯曼 Paul Krugman
出生:1953年 
國籍:美國
現職:普林斯頓大學教授
學歷:耶魯大學經濟系學士,麻省理工學院碩博士
2008年以「對於貿易模式與經濟活動區位的分析」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延伸閱讀

減稅方案 歐巴馬喊安可?

2010-08-12

王作榮與黎智英之爭

2008-10-30

蕭條經濟捲土重來

2009-04-02

撼動全球股市 你一定要認識的經濟學家

2010-02-11

歐巴馬的新挑戰

201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