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認真活過每一天的祕訣

認真活過每一天的祕訣

孫蓉萍、施旖婕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

636期

2009-02-26 09:56

金融海嘯發生後,每天從世界各地不斷有壞消息傳來,讓人心情鬱悶。即使沒錢沒工作,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活得開心一點?《今周刊》特別邀請總是能帶給觀眾溫暖、歡笑的吳念真和王偉忠,告訴讀者如何度過這樣的金融鳥日子。

二月十九日,《今周刊》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邀請吳念真和王偉忠對談,由《今周刊》發行人謝金河主持,現場座無虛席,吸引近千人,前來聆聽這兩位影劇圈的重量級人士分享他們的人生智慧。以下是對談的內容摘要。

謝金河(以下簡稱謝):行政院主計處公布去年第四季經濟成長率是負八.三六%,是中華民國有統計以來最恐怖的經濟衰退。去年一年,台灣非常苦悶,台灣到底剩下什麼?我們請來吳念真和王偉忠一起談談如何面對這場困局,共同分享在日子苦悶的情況下,如何活得精采。

吳念真(以下簡稱吳):雖然我念的是會計,也會看看報上的金融消息,可是總覺得那些事情與我無關。十六歲之前覺得自己滿幸福的,因為住在九份的村子裡,所有人都一樣窮,所以日子過得很愉快。

 

談度過苦日子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第一次感覺到「窮」這件事,是考上初中以後。基隆中學規定要穿制服,因為我只有一套制服,所以整個禮拜不能打球,禮拜六下午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制服。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人家都有三套制服。我的襪子穿破了以後,就把襪子前面剪掉,只穿襪筒,再穿上球鞋。有一天學校下午身體檢查,我鞋子一脫下,全場爆笑。突然有一個人說「土台客」,我們兩個人就衝出去打架。我想說的是,因為沒有比較,你不知道自己窮;比較以後,就知道自己很糟糕。

我十六歲離開家到台北工作,總覺得生活是壓抑的。以前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是一直做,即使老闆很凶,常常侮辱你,也要忍耐,等找到下一份工作才可以換工作。我要求自己一定要把今天認真過好,以後才有希望。從以前到現在,每一天我覺得都活在一種危機當中。趙二呆在書裡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發現我真的是用這種態度在過日子。

 

物質匱乏,情感連結反而深刻


我們這一代有一個特色,就是我們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也是被子女棄養的第一代。我們這一代開始不再期待兒女會養我們,因為知道他們未來會很辛苦,所以希望他們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不養我們沒關係,我們會自己想辦法。

我曾經問同輩的朋友:現在買什麼東西會讓你快樂?所有朋友發現:沒有耶!那做什麼會快樂?我發現大家要求都很簡單,例如休假一個星期,都沒有電話進來。突然我體會到一件事:好像這樣活著也滿健康的。第一,我不跟別人比;第二,我只跟以前稍微比一下。我媽媽說過一句名言,她說:「再窮會比以前窮嗎?」我覺得與昨天的自己比就好了,例如昨天做了一件事,今天做這件事是不是能比昨天好?

一輩子能賺多少錢、用多少錢,都是注定的。對我來說,去年、今年、未來都一樣,我讓自己快樂的方法,是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把它做得很好,中間沒有計算,那就會很開心。到我們這種年紀,你會發現一件事,就是人生最珍貴的東西是朋友,也許你不夠老就不會清楚,但真的是朋友。

王偉忠(以下簡稱王):我最近做「光陰的故事」等一系列的故事,就是講我們小時候物質缺乏。但是人在缺乏的時候,反而比較有創造力、有生命力,互相相處的感情也比較好。

做很多事情不能去想目的。我十八、九歲就進電視圈,看過很多歌手第一張唱片賣二十幾萬張,第二張唱片卻拿來墊椅子都沒人要,這一行起伏太大。今天我做很多電視節目,也不一定是為了賺錢。如果先想到薪水多少,要賺多少錢,達不到這個理想就會很痛苦。如果你只是想要把這件事做好,於是時間也打發了,事情也做好了,朋友也交到了。有人問我怎麼過苦日子,我說:「我要是知道,早就當總統了!」只要在電視上讓大家知道「你慌我也慌」,給大家一點溫暖,這樣就夠了。

謝:現在很多人很苦悶,要怎麼找到出路?

吳:過去一、二十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展過程中,好像都在教人怎樣快速成功。例如,我一輩子沒想過我會去做舞台劇,或去當導演、當編劇,這些工作都是自己跑出來的,叫你做,你就認真把它做好。

 

混亂的年代,凡事得靠自己


我開始做舞台劇的時候,就想說要與人家不一樣,要把一輩子沒有看過舞台劇的人,找到國家劇院來,我想做一齣戲讓他們看懂。我想做一些事情,就會去試試看,成敗不是重點。我也期待傳播媒體在某個階段,能不能扮演給人家力氣、讓人家溝通的角色。台灣電視是仇恨的、挑撥的,沒有溝通、沒告訴我們明天會怎樣。

我發現台灣的教育和做官的原則,就是找到替死鬼。以前是找共同敵人,也就是共匪,後來演變成黨外,現在最糟的是找不到共同的敵人,只有阿扁和馬英九。當敵人就是內部、都在你身邊的時候,我們就沒有一個共同的、要做什麼的力氣,這是台灣讓人最憂傷的。

在這個時代,誰能幫你忙?答案是「你自己」。台灣有史以來,老百姓永遠比政府聰明。大陸有一句順口溜說:「人窮不要怪政府,人醜不要怪父母 」,所以我從來不怪我父母,我也不太怪政府,政府不要找麻煩就不錯了。大家常期待英明的政府幫自己做什麼,我覺得應該先回顧你自己,先想自己有多少存款?失業了可以用多久?如果一個月縮減支出到多少錢可以用多久?這個過程中還有什麼可以做?我此刻面對某件事,把它做好就好了。

謝:有一位觀眾的女兒今年高一,很有正義感,常替同學抱不平,所以常惹老師生氣,說她傲慢自大、目中無人。惡性循環之下,她對老師、對學校失望。請教兩位爸爸,如何與現代的年輕人溝通?

 

談教育孩子  放對位置,表現會更好


王:一個人是有正義感好,還是沒有正義感好?我是滿希望我女兒有正義感的,如果你的女兒有正義感,最起碼她對周遭的事物環境是關心的。她關心的過程中會受到一些傷,我希望父母能與她分享一些感覺。

我三十六歲結婚,三十八歲有第一個女兒,四十歲有第二個女兒,我現在五十二、三歲。我有了這兩個女兒之後,才懂得什麼叫愛。我生活在一個快樂的家庭,我爸媽沒什麼架子,所以我也在模仿我的父母當父母,我與我的女兒之間,什麼話題都談。基本上,我與女兒相處就像是朋友,我會盡量耍寶。女兒常跟我吵架,我覺得女兒跟你頂嘴,是件滿有趣的事情。有愛的家庭,小孩子基本上不會壞到哪裡去。

其實,小孩和植物一樣,每一位小孩子開花的時間不太一樣,所以你一定要了解你的孩子是怎麼回事。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小孩,其實就是放對位置或放不對位置,我如果被放不對位置,今天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

吳:這位觀眾的女兒很有正義感,但是除了正義感之外,她要不要對人家和善一點?IQ和EQ要配合。邱毅很有正義感,但你不覺得他有時候很討厭嗎?你起碼做一件事情讓我覺得你很棒,那我就覺得你的正義感很屌。兩邊要取得平衡,不要總把正義感當作是你的優點。所以,你要告訴你的孩子,在表現正義感的過程中,你也要把你的EQ表現給別人看。

我們常把自己認定的價值變成一個標準。所有企管書都在教你,幾歲之前應該變成什麼樣子,如何在對的時間去買對的股票,父母親希望小孩子念什麼系,學校認為幾分才是好學生。最後你會發現,台灣什麼樣的角色最多?沒用的知識分子最多!教育沒有教我們如何做認認真真的人。你有沒有看過路邊掃地的人吹著口哨、快快樂樂地打掃?沒有!每個人都認為做這種工作是無奈。在餐廳吃飯,工讀生送上客人所點的餐點時是用丟的,為什麼?因為他覺得「恁爸就是衰才會做這種事。」這樣其實他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得好。

 

創造自我價值,尊重孩子的抉擇


我的人生是完全反過來的。我覺得做這件事情感覺不錯,就會思考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做好。我一直到三十歲,都還沒有人生方向,我怎麼告訴小孩子,三十歲之前要把人生規畫弄出來?所以,小孩在念書的過程中,我從來不賦予他什麼價值要去遵循。這樣講或許很抽象,但我寧願去創造屬於自己的價值。

我兒子考大學時告訴我,他要申請兩個系:社會系和戲劇系。我一聽就想說:「完了!我老了要靠誰!」但是,我要他講一個理由說服我,讓我知道他這樣選擇,是不是亂選。他跟我說,社會系和戲劇系可以跟很多人接觸,戲劇是很多人來完成一件事,他喜歡和很多人一起工作的感覺。所以我尊重他的選擇。

謝:「光陰的故事」、「超級星光大道」、「舞林大道」以及「全民最大黨」等節目的創意,是從哪裡來的?

 

談創意來源  台灣的生命力:韌性強,不投降


王:會製作「光陰的故事」,是因為台灣的四、五、六年級生在長大的過程中,有各種酸甜苦辣,很精采。我覺得愛情、友情、親情這種東西永遠不會沒有,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的成長過程一定和別人不一樣。所以每一個人一定要珍惜自己、自己的家族和周邊的事情。

至於「超級星光大道」和「舞林大道」的發想,則是因為我經常在街上晃蕩,看到小朋友都在跳舞,我覺得很好看。我觀察娛樂圈,發現現在一定要同時會唱歌和跳舞,才能闖蕩華人的演藝圈。台灣的產業並不多,我一直認為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地方,台灣的自由民主會幫助很多人的創意,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台灣的演藝工作有機會變成一種產業。台灣的娛樂業在任何華人地區都受歡迎,在我的工作範圍內,我想培養台灣一些從事影視工作的年輕人。

至於「全民大悶鍋」和「全民最大黨」,早期我當TVBS副總的時候,曾答應李濤做call-in節目,開了「全民開講」,後來看到電視有那麼多脫口秀的節目,我就決定做「全民亂講」,再一路演變到現在的「全民最大黨」。

電視環境真的很爛,你要用很少的成本去做一個節目。所以要堅持做一個作品很難,只有靠點子。Idea怎麼來的?就是因為你貧乏,必須窮則變、變則通,你才會有想法。做一件事情可以讓你廢寢忘食,那就是你的興趣,就是你的元神,你要去找這個元神。所以,並不是錢去決定你未來的事,應該是你做這件事會不會很過癮。

謝:吳念真導演拍的電影、廣告,都像是為台灣中下階層的小人物代言。在這些小人物身上,你看到什麼生命力?你認為這樣的生命力,可以幫助台灣度過這次的風暴嗎?

吳:你說台灣中下層的生命力,是因為我沒有上層過啊!我真的不曉得上層過得怎麼樣。他們參加的那個服裝派對,每一個人拿一杯香檳,在那邊走來走去兼哈啦,根本是殭屍聚會。我熟悉的是我父親以前工作的那種環境,大家直來直往,聚餐一定坐圓桌。不是我不要寫上流,因為我不懂啊!而且上流說不定更下流。

我覺得台灣最大的生命力,就是台灣人從來沒有過過好日子。一直在動盪,未來看不到、安全看不到,所以要趕快累積一點東西,是這種力氣。對台灣來說不知是缺點還是優點?像我們這一代的人,韌性太強,死不投降,這就是台灣的生命力所在。我覺得這一點,我們的媒體沒有看到,我們的媒體不是歌頌就是唱衰。

 

談失業和退休  靜下心來,檢視人脈地圖


謝:現在經濟不景氣,請問你給失業的人什麼建議?

王:我建議這些人先靜下心來,不要去抱怨,把自己的人脈地圖打開,看看誰能夠幫你的忙,有時是實質,有時是心情上可以幫忙。

我在職場上也很多次覺得自己做得很好,別人卻不給機會,到四十幾歲還有過這個狀況。我也曾經半夜起來,坐在椅子上,想明天該怎麼辦,下一步該怎麼走。而且社會上有很多資源可以去使用。得意的時候多做點事,不得意的時候多讀點書。真的不得意,至少把自己的身體給搞好,我覺得這可能是面對社會、失業一個比較有用的辦法。

 

把每一天當成人生的最後一天


謝:你們有退休時間表嗎?

王:我從很小就做事情,也愛做事情,喜歡把事攬在自己身上。假如有一天我真的不做電視台了,我就在網路上直接與觀眾溝通,和大家講台灣電視史。我做很多事情都還有熱情,不見得有計畫。我沒有想到退休,我的心情上,也沒有想到什麼事情應該做、不能做。

吳:有的人適合退休,有的人不適合。

有人就是覺得人生有很多事情想試試看,或是很老的時候還想要嘗試什麼東西,叫他退休不是很殘忍嗎?人在某些階段會有想要做的事,那也是一種樂趣。

像我最近在想,有沒有一種科技,可以讓我裝個發射台,晚上十一點到兩點,在家裡透過電台跟一些中年人、失業的人聊聊天,互相溝通,互相認輸。我覺得認輸滿好的,認輸就可以把心裡的話講出來,就像可以自嘲的人永遠是可愛的。

政治人物永遠不自嘲、不認錯,也覺得自己永遠有貢獻,不知道自己笨。

因為沒有想到退休,所以我很認真做事情。我朋友導演柯一正說,他把人生的每一天,當作是最後一天,覺得今天我走了,都沒有遺憾,也沒有虧欠誰。

精采完整的內容,請收看二月二十七日(星期五)晚間八點,東森財經台《老謝看世界》——今周論壇「吳念真&王偉忠二○○九快樂渡過金融鳥日子」。

 

王偉忠
出生:1957年
學歷:文化大學新聞系
經歷:電視節目製作人、TVBS副總經理、台北之音電台創辦人等
現職:金星娛樂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
著作:《我是康樂股長》、《偉忠姐姐的眷村菜》、《歡迎大家收看※◎△#……》等
知名節目:「連環泡」、「全民大悶鍋」、「康熙來了」、「超級星光大道」、「舞林大道」、「光陰的故事」等

吳念真
本名:吳文欽
出生:1952年
學歷:輔仁大學夜間部會計系
經歷:自由編劇及作家,導演電影、紀錄片、電視廣告、舞台劇
現職:吳念真企畫製作有限公司董事長、大象影片製作有限公司董事長
著作:《抓住一個春天》、《邊秋一雁聲》、《悲情城市》等
企畫金句:認真的女人最美麗、一台車凸歸台灣、呼乾啦!

延伸閱讀

熱血導演柯一正:反核是為了你我子孫

2012-06-28

王偉忠與小S笑談幽默生活哲學

2010-11-04

執行好點子 年紀從不是問題

2019-02-13

王偉忠:每個人年輕時,就是老後的明星!把握「快樂四招」,為自己打亮生命鎂光燈

2019-10-08

不須憂懼 重量級作家談好好老去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