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在自己的世界當女王

在自己的世界當女王

黃韻玲、莊芳

情感關係

攝影/吳東岳

637期

2009-03-05 10:02

單身不是一種偏執,而是一種經歷生命淬煉的個人生活哲學。當大部分職場女性下班後,匆忙趕回家扮演妻子、母親角色的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的女性白領不急著回家,她們去練瑜伽、會見朋友,或繼續加班衝刺;她們掌握生活的自主權,在自己的世界當女王,享受單身的幸福。單身並不是一種流行,但卻是愈來愈明顯的社會趨勢。

依據內政部統計,台灣35歲以上的單身女性(含未婚、離婚、喪偶)已高達187萬人,若加上每年平均6萬名女性選擇離開婚姻,恢復單身生活,單身女性已是台灣社會一個龐大的族群。在「三八婦女節」前夕,《今周刊》特別專訪知名歌手黃韻玲、台灣雅芳總經理王子云,以及知名作家陳若曦,分享她們單身的幸福與辛苦。她們選擇了單身,用心經營一個人的生活,為自己開展幸福的人生,也與大家分享她們的幸福!

 

黃韻玲 愈習慣孤獨,愈有意想不到的衝勁!結婚就像舞台,盡力之後,也要有勇敢下台的準備

 

從小到大,生活裡只有音樂這件事的黃韻玲,憑著強烈的堅持與毅力,一路做到知名的音樂製作人。即使經歷了結婚、生子與近期的婚變事件,她仍堅強地選擇面對,過著屬於自己的單身幸福生活。

 

坦白說,我過去就很習慣一個人。不論是作詞、作曲,或是主持電台節目,經常都是一人獨力完成工作。外人感覺或許有些孤單、平淡,但我就是只有在創作詞曲的時候,才能獲得真正安定的感覺。

 

還記得小學六年級時,一位音樂老師看到我這麼愛創作,沒事就拿起紙筆塗塗寫寫,她還提醒我說:「創作,是孤獨的;但無論未來遇到什麼事,你都還是要堅持下去,繼續創作。」

 

創作只能一個人

 

她的話好像說中了我未來的生活。或許就是喜歡一個人平靜的感覺,讓我一直留在音樂路上,沒有離開過。從十四歲參加金韻獎以來,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想盡辦法往音樂的路去,從來沒做過非關音樂的工作。

 

小學那幾年,我就常常自己一人窩在家裡寫歌、寫劇本,好希望有一天,可以從廣播電台裡聽見自己的歌。沒事在家時還會自己一人拿起麥克風,假裝自己就是廣播節目主持人,介紹自己的創作和喜歡的音樂,將它錄製成一捲一捲錄音帶。到了國中,為了要讓每個人聽見我的歌,開始把握機會到處參加比賽。

 

創作多半就是自己和自己不斷對話的過程,我就這樣一個人地自我對話著,竟然也就「聊」出了一些名堂。幫趙傳寫〈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後,看到他專輯大賣了四、五十萬張,我只是坐在一旁鼓掌,沒有因此賺大錢。但我忽然發現,自己有了賺錢的能力,這可說是讓我得以依靠、活下去的基本功夫。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一定得自食其力,但至少都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我是說,至少要有一個人就能活下去的能力!我也這樣告訴我的孩子,我沒有家財萬貫可以留給他,所以他也必須學著有謀生能力。

 

不過,一個人的幸福,絕對不是孤芳自賞!當我寫出來的歌,不只是鼓勵自己也鼓勵了別人,讓他們改變了想法,從中得到力量,這是成就也是幸福。但換成是事業經營要成功,可就不能只靠一個人了。

 

在出第三張專輯《我就是我》時,因為前一張《藍色啤酒海》賣了近十萬張,就覺得自己很厲害,開始不太聽別人的意見,只想完全照自己的意思走。結果,那張唱片只賣了幾千張,銷售奇差無比也就算了,甚至還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有發這張唱片。

 

曾窮到連慶生都沒錢

 

那時非常沮喪,還去向張艾嘉請教問題到底出在哪?她說:「你應該要學著去善用每個人的長處。」我這才發現,原來問題出在我不信任別人,不願放手讓同伴去做,但自己的能力又還不足,才會慘遭失敗。最後想想,既然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就應該要去相信對方,克服心理上的障礙。

 

幾年前,「友善的狗」經營失敗時,總計虧損大約三億元,雖然主要由沈光遠(黃韻玲前夫、友善的狗公司負責人)負責,但家中的開銷就必須由我一肩扛起。還記得當年十月的生日一到,我坐在書桌前,打開自己的存摺一看,戶頭竟然只剩下五百元,心裡真是難過得不得了,因為我窮到連出去和朋友吃個大餐、慶祝生日都負擔不起!

 

可是我發現,愈是習慣孤獨的人,在受到挫折的時候,愈是會有意想不到的衝勁!因為不會去想「別人為何不幫我」之類的問題,而是直接去思考怎樣能靠自己的力量闖出活路。

 

我當時想的是,該怎麼辦才能增加賺錢機會?怎麼做才能讓更多人看到我,發現我有不同的表演能力?於是我跑去買了大量的書籍、外國的音樂專輯,努力了解當下的流行趨勢,腦子裡想的全是要趕快充好電、做足準備,隨時再站上舞台。

 

還記得有一次,我和沈光遠一起出去,在車上聽到廣播說,有人因為無力償還向地下錢莊借的二百萬元債務,自殺身亡。聽到這個消息,我突然驚醒,因為在當時,我也是活在被催債的恐懼裡,每天都有人上門來討債、用電話威脅恐嚇。

 

但我沒有放棄,選擇撐下去,就像小時候一樣,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單純只想每天做足準備等著上台,拿出最好的表現給大家看。

 

這很像是開車碰到了死路,不妨退後一步,再去找別的路;換別條路開開看,一定會有不同的風景。之後,我就接下了《娛樂新聞》主持工作,並且繼續演出舞台劇,為自己打開更寬廣的視野。

 

感情不能勉強對方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動物,總是有一好沒兩好,有時會覺得兩個人作伴很不錯,可以排遣孤單寂寞,有時又會覺得一直有人在身邊很煩。但我想,每件事情本來就是有正反兩面的吧!

 

我和沈光遠的感情,長久以來,一直都是很誠實的相處模式,彼此可以說出心裡的真心話。而人與人之間,難免會發生熱情的減退,只是兩人在十多年的歲月裡一起共度,就像家人一樣,很難說結束就結束。

 

我也曾思考過,自己是否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沒有扮演好家庭主婦的角色?但是我選擇忠於自己、維持理想,不要去勉強對方。我們就像從同樣的起跑點出發,但最後兩人跑向不同的路,走上各自的方向。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會走向哪裡,誰也不知道,搞不好又遇到對方了呢!

 

我很少去預想未來的事,因為沒人會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於是,我更能理解自我獨立的重要。雖然我沒做投資,但也知道買股票時,要了解公司體質是否良好,才能避免一些風險。

 

只是偏偏在人的世界裡,風險一路上都會出現,因為人的想法、性格會改變;有人,就會有風險,所以沒有辦法預知未來。因此,自己絕對要獨立、堅強起來,在該付出的時候盡力付出,就不會覺得自己白白花費了十幾年談一場戀愛。

 

獨立也是幸福的事

 

說到底,這和表演工作一樣,總是有機會讓你站上舞台,做一場精采的演出。盡力之後,也要有勇敢下台的心理準備,從掌聲之中回到一個人世界的心理準備。我想,如果我到了六、七十歲,都還可以擁有最佳健康狀態,獨立自主地完成所有事情、不必麻煩任何人,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若要問一個天秤座,最快樂或最悲傷的事情,真的很難有明確答案!因為我們這種人的個性天生就是平衡不了,每件事都要從不同角度去思考。兩個人有兩個人的幸福,但一個人,也有無可取代的幸福。

 

黃韻玲 Profile

出生:1964年

現職:歌手、音樂製作人、節目主持人

學歷:國立藝專音樂科

家庭:離婚,育有1子

單身最幸福的事:可以盡其所能,毫無約束地去做想做的事情

單身最大的風險:年華老去,卻無法獨立過活

延伸閱讀

張懸 用溫柔與堅定 迎戰每一次生命撞擊

2013-11-14

蕭青陽 讓天王上門的唱片設計師

2009-06-11

周杰倫:就算走下坡 也要擺出最漂亮的姿態

2012-03-08

「自居少數」的陳珊妮 把社會反省寫進歌曲裡

2019-10-08

美秀集團飄台味 華麗致敬社會百態

2020-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