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王淑霞 用30年青春催生兆元產業

王淑霞 用30年青春催生兆元產業

林宏文

話題人物

攝影/劉咸昌

640期

2009-03-26 16:21

她克難做實驗,建立台灣第一間液晶實驗室,參與成立台灣第一個光電所,培養出第一位光電博士,還最早代表台灣參與國際液態晶體會議。她有72位門徒,如今已位居各大光電面板廠要職,原本四年前就已退休,但65歲又出來負責台灣第一所光電學院,急迫地想提升台灣光電產業的水準,甚至跑百米趕高鐵。她,就是台灣的「光電之母」。

「請熱烈歡迎,這群從新竹到台南,三天來已騎車超過四百公里的校友們進場!」三月初,一百多位從新竹騎單車至台南的交大校友,為奇美電捐贈給交大南部光電學院的大樓上樑典禮,掀起最高潮。擠在這群大男生中,個子不高、被大家稱為「王媽媽」的王淑霞,笑咪咪的臉,幾乎看不到眼睛。
 

光電教母 台灣第一位投入液晶研究的教授


這位慈祥的王媽媽到底是誰?她是台灣第一間光電學院——交大光電學院院長,也是台灣第一位投入液態晶體研究的教授,更參與創立了台灣第一家光電所、光電系,還教出國內第一位光電博士,她培養的七十二位碩士及博士門徒,如今遍布於全台灣各大液晶面板廠商中擔任重要職務。她,堪稱是台灣的「光電之母」。

其實,王淑霞在二○○五年,原本已從交大退休,為了答謝她三十年的貢獻,交大還保留了永久的榮譽退休教授職及辦公室給她。但是,在交大確定籌備南部光電學院後,原本悠閒的日子結束了,她又展開忙碌緊張的生活。

「這間研究室堆積了三十年的東西,現在要找什麼,真的不太容易。」踏進王淑霞的辦公室,到處堆滿了書籍及論文,但她還是很快地找出一疊資料,顯然已做好準備。其中有一篇她剛回國時接受《牛頓》雜誌專訪的報導,照片上她留著大捲燙的爆炸頭。「原來院長以前那麼時髦啊?」「沒有啦,那根本沒有整理,洗完頭髮吹乾了就是那個樣子啊!」

一九七四年,三十歲的王淑霞與夫婿——現任交大教授陳稔,一起從美國學成回國,陳稔獲得了交大資訊工程系的教職,王淑霞則到電子物理系擔任講師,「當時,我感覺自己像是順便被錄取的,因為反正宿舍也只要一間嘛!」

 

懂LC 不懂D 積極催生 台灣液晶顯示器產業


喜歡動手做實驗的王淑霞,很快地為自己找到了教職外的新舞台;她與現任元智大學電機系教授周勝次,建立了國內第一間液態晶體實驗室。當時,台灣根本沒人懂液態晶體(液晶,Liquid Crystal,LC),交大圖書館甚至連一本談液晶的書都沒有。王淑霞請姊姊寄一本書回來,然後去工研院及清大借化學儀器,自己製作溫度計及電熱器,回國的第一個暑假,她就完成了第一篇液晶的研究論文。

一九八○年,交大籌辦國內第一所光電研究所;為了讓研究與國際同步,王淑霞還自費參加在日本京都召開的液態晶體研討會。往後,她屢次成為台灣參與液晶國際學會的代表,並且接任台灣學會的理事長;後來指導的第一位博士生吳俊傑成為國內第一位以液晶為主題的國產博士。

王淑霞永遠忘不了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一日,那天飛利浦副總裁許祿寶跟她說,希望學術界能積極參與台灣液晶顯示器(LCD)產業的催生,「他說『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當時我雖然稍懂LC,但完全不懂D(Display);當天下午七點,我找了一群人在辦公室開座談會,題目就是『如何推動台灣LCD之研發』。」

至今,王淑霞還保存著當時手寫的會議紀錄;她特別翻出紀錄,參加這場座談會的人,包括交大幾位教授如祁甡、彭松村,以及現任矽品資深副總田鎮英等人,聯絡人則是現任奇美電子全球業務副總、當時還在念交大光電所博士班的郭振隆。

一直到今天,王淑霞還是依照當時的結論在努力,讓她在台灣光電產業的推動上,屢屢創造第一。

「有人說,台灣的液晶面板產業,是因為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日本把技術移轉給台灣,台灣是不小心撿到的,」王淑霞音調變得很急,「我會立刻反駁他們,什麼叫作撿到?如果沒有前面做那麼多研究,培育那麼多人才,這麼大的一個產業,要去哪裡撿到?」

 

人才不能有斷層 積極補齊台灣光電教育體系


王淑霞說,一九九○年,那時大家覺得台灣的光電人才有斷層,希望能夠推動成立光電系大學部。但一直到○四年交大才成立光電系,這中間已間隔了十四年。至於一九八九年開了那場座談會,到後來液晶面板產業真的出來的一九九七年,中間又隔了九年,「一個產業的養成,就是需要三十年,你會不急嗎?」

就是這樣的急迫感,促使她在交大校長吳重雨和前校長張俊彥等大老邀請下,復出推動光電學院。因籌備期間正值金融海嘯,國內面板產業面臨空前衰退衝擊,讓她新竹、台南兩地奔波,心力交瘁。

「為了這個案子,每天跑來跑去,都六十五歲了,還叫我這個老太婆跑百米,」有一次,王淑霞為了趕高鐵,拚命地跑,結果快跑到車廂前,她停了下來,不跑了,「因為我知道,我無法跑更快了,不然一口氣接不上來,會對不起很多人。」

郭振隆口中的王淑霞,最令人敬佩的是沒有私心。「很多人在推動突破性的計畫時,通常都會想到個人的利益或成就,因此容易產生迷思,格局也做不大。但院長不管是參與創立光電系所、接任所長等,都秉持著相同的原則在做事。」

早期,台灣光電產業還未萌芽前,王淑霞指導的學生,大多以投入學術研究為主;當時她要求學生,要盡量區隔做不同領域的課題,這些學生目前才能各有研究專長。之後台灣液晶面板廠一家家成立後,由於產業界需才孔急,她開始增加學生,從每屆收一位學生,增加到四位。

其中,郭振隆是首位有志於投入產業界的學生,王淑霞還推薦他到日本東北大學上班,向日本LCD權威內田龍男教授學習;此外,她還推薦吳俊傑到精工愛普生的LCD廠上班。

目前她的七十二位弟子中,有約十位在大學院校任教,四分之一在奇美集團工作,還有一些在友達、群創、晨星等公司。畢業後,每位學生不管交男女朋友、結婚、工作,都會和她保持聯絡;像三月底一個周末,南北兩地各有學生要結婚,讓她至今都還在煩惱,到底要趕哪一場。

不過,即使學生已任職各大公司要職,王淑霞仍然謹守分際。

例如,奇美與交大光電學院進行研究合作,王淑霞特別率領交大的研究團隊,三度赴奇美報告成果,而奇美負責研發的協理韋忠光,正是王淑霞的高徒。韋忠光不好意思要老師親自來報告,但王淑霞則堅持要建立產學合作的規矩,「今天你是奇美韋協理,我是交大王院長,王院長來跟韋協理報告,大家要演什麼像什麼。」

「就像放風箏,我的手上握了七十二條線,再增加就握不住了。」王淑霞說,後來她沒有再收學生,但學生已能繼承衣缽,繼續為光電產業培養人才。

 

擁有五個大家庭 在養母家養成自信獨立性格


王淑霞出生於大家庭,生母家有十二個小孩,養母家有八個小孩,先生家又有七個,加上交大光電所、顯示所及光電系,成為她的第四個大家庭,七十二位門生又變成第五個大家庭。

王淑霞的父親是台北松山國小校長,由於家裡小孩太多,出生第二十四天,父母就把她送給別家當童養媳,「我生母家姓王,養母家姓顏,老公姓陳,所以上學前我的名字是顏淑霞,到了學校就改為王淑霞,在美國又順應自然成了陳淑霞。」

不過,既自信又獨立的王淑霞,卻在養母家變成「養女王」,哥哥姊姊全都聽她的,養母也處處順著她,連她交男朋友,都幫她把相片藏起來,不讓自己兒子看到。後來王淑霞自由戀愛嫁給大學時代認識的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公陳稔。

談到養女生涯,王淑霞沒有悲情,反而覺得有兩個家庭很幸福;現在她自己也有一名養女,而且她還教育小孩,從小就讓孩子知道真相,並讓她以擁有兩位母親為榮。「領養的孩子,理直氣壯地對覺得奇怪的人說,你只有一位媽媽,我既有媽媽,又有養母,一共兩位,比你多一位。這樣一名信心十足的孩子,有多可愛?」

父母的包容,讓王淑霞從小自然成長,並養成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我常常忘記自己是女生,看到不對的事,總會忍不住大聲跟別人辯論。」王淑霞還曾直言反駁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因為李遠哲希望她做基礎一點的研究,但王淑霞認為,產業界的需求太急迫,必須先滿足。

就是這樣的自信與堅持,讓她在台灣光電產業中,永遠跑在最前面。

 

王淑霞
出生:1947年
現職:交大台南分部光電學院院長
學歷:美國普度大學生物核子學碩士、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物理學碩士
經歷:
1974年 王淑霞至交大理學院電子物理系擔任講師,並與周勝次教授建立國內第一間液晶實驗室

1980年 交大成立台灣第一所光電工程研究所

1989年 第一號弟子博士班畢業生吳俊傑,也是國內第一位以液晶為主題的國產博士。 與許祿寶召開國內液晶產業座談會

1990年 擔任交大光電所所長

1999年 接任國際液晶學會台灣學會理事長

2004年 交大成立全國第一個光電系

2005年 從交大光電所退休

2008年 任交大台南分部光電學院院長

延伸閱讀

他用3萬元當700家股東,6年賺500%!零股獲利術:小資族買零股6大好處

2021-06-02

一年賠光300萬,他靠「零股」6年賺500%雪恥:「一魚三吃」投資法,存出滿滿股利

2021-05-10

買零股存股怕踩到地雷?一個小撇步教你如何挑選財務體質佳的公司

2021-05-10

台積電零股股東衝55萬人新高! 年輕人瘋台股有哪些迷思? 謝金河分享這「3大心法」

2021-03-29

台股飆萬五、全民瘋炒股!全台2300萬人一半是股民,零股交易竟是「這世代」最熱

2021-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