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如果怕失敗,我一輩子都是菜販」

「如果怕失敗,我一輩子都是菜販」
和田一夫(右)接受《今周刊》專欄作家劉黎兒的獨家專訪,侃侃而談破產後的心情轉折。

劉黎兒

話題人物

攝影/香山由志子

650期

2009-06-04 10:19

前八佰伴集團總裁和田一夫,一九九七年幾乎從天堂掉到地獄,嘗到失敗的痛苦。《今周刊》在東京專訪了這位最有資格談失敗體驗的長者,發現他雖已八十歲,卻仍有滿腔抱負,積極傳遞畢生成功與失敗的經驗給後輩。

前八佰伴集團總裁和田一夫現在一半的時間在日本福岡縣飯塚市,四分之一的時間在東京,另外四分之一的時間則在其他地方。儘管已是八十歲的高齡,為了探求新的商機與可能性,仍隨時飛往中國內陸。在東京大學對面一處恬靜的飯店裡,《今周刊》專訪了這位曾在亞洲幾乎可以呼風喚雨的和田一夫。訪談中和田有問必答,毫不隱瞞,這也是八佰伴破產以來,他首次面對台灣媒體,侃侃而談他的心路歷程。

 

做想做的事 現在的生活忙碌而充實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是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出生的人,為何選擇福岡縣飯塚市當作重新出發的據點?有什麼特別的機緣嗎?

 

和田一夫答(以下簡稱答):飯塚市原是產煤炭的城市,想轉型為九州的矽谷。九年前,當地一家年輕人經營的小型資訊科技公司,邀請當年已經七十歲的我,希望借重我的經驗。後來這家公司逐步成長,並且在Green Sheet(未上市股票市場)掛牌。

 

問:除了在飯塚市指導後進,還有什麼活動嗎?

 

答:我還在上海和年輕人一起開研究會,蒐集中國的資訊,尤其是有關環境、農業方面的各種案例,我用功了差不多十年,之後才開始做我真正想做的事。

 

問:去年十一月由你主持的國際經營塾,在東京六本木山莊舉行盛大的成立大會,是否能說明這個經營塾的宗旨以及結構?

 

答:此會主要是採取會員制,以會費來經營的一個NPO(非營利組織);除了活用網路、即時提供各種實際經驗累積的智慧外,也定期開會,並且發行與中國、亞洲等相關最新資訊的雜誌,同時由經驗豐富的顧問來解決會員有關商機、經營,或是企業要到香港、中國等地投資的問題。這個組織還舉行考察旅行,活用我以及理事們在中國以及亞洲各國的人脈關係,安排與當地政府要人、華僑的交流機會等。

 

我成立此會主要是希望自己的經驗能有助於經營者,讓他們即使失敗也能夠有挑戰的活力,並獲得真正的成功。我希望企業經營者認清什麼才是只有自己所能做的事,成為「only one」,擁有在二十一世紀也管用的視野。我想在亞洲培養一百名國際經營者,這也是我最大的願望,同時寄望他們未來十年內,成為能預見日本與中國未來的頂層指導者。

 

問:這個經營塾似乎都是企業會員,是否也考慮讓台灣企業加入?

 

答:台灣企業也被列入我的視野裡。當前的要務,是要從入會的企業中創造出成功的例子,或許最先的例子會出現在蒙古。蒙古政府非常積極,也已經有成功的案例,因此我們打算在當地也成立國際經營塾,這是今年的目標。我打算培養大企業,事業規模能超過當年我的五千億日圓,現在已經開始進行。

 

傳遞經驗 使命感更甚於賺錢

 

問:你過去曾大舉擴張事業到很難控制的狀態,現在你還覺得事業規模「大」很重要嗎?

 

答:是的,「大」很重要,我希望大家規模能超越我;但我自己本身已經不打算經營企業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我自己如何成功、失敗以及如何復活的經驗,傳遞給日本、中國、台灣等擁有嶄新感性的經營者。這是我的使命,不是為了賺錢,跟過去我經營八佰伴只是為了賺錢有所不同。

 

問:你有這種使命感,除了對中國、亞洲有所謂「恩義關係」之外,是否也受宗教影響? 

 

答:是的,有宗教的成分在內。我們與母親都長年信仰「生長之家」的宗教,雖然經歷過三次大失敗,我卻反而越來越有元氣,依然在日本各地奔波,甚至飛到蒙古去,這是有使命感才能達成的。可惜近年來,日本或亞洲的經營者已經喪失使命感,只以賺錢為要務,如果不從許多基本人世間的道理學起,經營也會出現問題。

 

問:正好半世紀前,你也扮演了日本超市等流通業的拓荒者角色,最近日本一直認為流通業是夕陽產業,你覺得流通業要怎樣才能有新生機?

 

答:日本人口不到一億三千萬,遠比中國的十三億人口少很多。流通業的先決條件就是人口,沒有人口就沒人吃、穿,東西沒人買。流通最重要的,就是提供獨一無二的商品,像中國十三億人如果有半數人買你的商品,效益就非常驚人。

 

問:你當初就是看上中國的巨大市場,而於九五年在上海浦東區新世紀商廈內開了中國最大的百貨店「上海第一八佰伴」。現在回想起來,會不會後悔自己超前走了一步,如果晚個五年,說不定局面完全不同?

 

答:我的好友,曾任上海副市長的趙啟正(現為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主任)曾形容我是「飛到浦東島的第一隻企鵝」,起了絕大的帶頭作用。當時我認為香港的時代結束,上海時代即將開始,便把發展重點移到上海,那以後才有金融業等外資企業進駐。我創的這家店,後來由上海第一百貨接手,到去年已經連續五年都是中國營業額最高的百貨公司,非常成功。

 

問:但是這家百貨公司已經跟你沒有關係了,你不會覺得很遺憾嗎?

 

答:不會。的確,如果現在那家百貨公司還是歸我的話,我應該會很有錢,但可能早已經死了,因為過度奢華,或是因為忙得一團糟,百病纏身,哪能像現在身體這麼硬朗,還能去國外演講,現在其實比較幸福。我有許多朋友都很偉大,但健康都有問題,不像我因為失敗要努力復活,必須用腦,一定要用腦才會健康。

 

問:你是否曾想過,如果當初晚幾年才去創立那麼大的百貨公司,就不會失敗?

 

答:沒想過!我是不怕失敗的。如果害怕失敗的話,我一輩子會僅止於果菜販子,因為火災燒掉一切,我就不該再賣果菜,而是開一家萬無一失的書店或魚店,因此想要創業,就不能怕失敗。

 

忽略變化 最好的時機反而最危險

 

問:你認為當初為何失敗?

 

答:簡而言之,就是「最好的時候最危險!」失敗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的消費經濟有了很大的變化,我卻未注意到。集團代表是我,我是負全責的人,卻不清楚日本經濟的變化。

 

當時我主要的往來銀行是東海銀行(現合併為三菱東京UFJ銀行),負責監察的常務董事在倒閉的半年前就勸我,讓已經不行的日本八佰伴先破產,確保中國、香港、台灣等海外還有活力的八佰伴,反而可以保留日本八佰伴復活的機會。

 

這其實是很棒的提案,但因日本的八佰伴是我的祖先及父母努力創下的事業,我有情感上的執著,不肯接受,導致整個集團沉沒。

 

問:偌大的集團倒閉,影響的人很多,你會不會覺得愧對社員以及股東?

 

答:是的。不過當時日本的店鋪都轉讓給永旺(AEON)集團,轉讓的條件就是要確保所有員工的雇用以及跟交易客戶的往來,尤其是從海外八佰伴回到日本的員工也會繼續雇用。我當然也覺得對不起股東,但這很無奈。

 

問:八佰伴超市現在都變成「Max Valu」,八佰伴的名字都不見了,你不會覺得若有所失?

 

答:不!相反的,我覺得很好。「Max Valu」現在是永旺集團的一員,而且八佰伴在國外優秀的員工回來後到「Max Valu」,公司才能重建成功。目前經營很上軌道,甚至在東證第二類股上市,目前的社長也是以前我的老部下,讓我覺得非常欣慰。
 

和田一夫

 

展望未來 看好中國率先復甦

 

問:九七年你最後在調頭寸時,你所熟識的華僑最後是否伸出援手?

 

答:我最後出事時,最關心我的其實不是華僑,而是中國政府。中國官方的中信集團(CITIC)還出資購買香港八佰伴的股票,當然中國政府的關心多少與此有關。不過最救命的是,中國官方當時封鎖了有關日本八佰伴倒閉的消息,也因此客人都還照常上門,維持了局面,而擋住這條消息,就是前述的趙啟正。

 

問:去年金融海嘯之後,日本各界對中國經濟未來展望相當不安,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預言中國將會是金融海嘯之後最早復甦的國家,理由是中國還有旺盛的內需,效果驚人。像我去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人口有一百萬人,當地完全沒有做出口,全是內需,還在增加生產項目,根本不受金融海嘯影響。

 

問:雖說做內需,但如果全面不景氣,消費力也還是會降低,真的毫無影響嗎?

 

答:不能小看中國的內需,上海的人已經有了洗衣機、電視等電器產品,但內地的人還是需要的,還有很多這樣的地區。

 

問:所以一樣是中國,還是有許多不同發展階段,需要也不同?

 

答:雖然不景氣,但最新的報導說,中國一月汽車銷售七十三萬五千輛,首度超過美國。另一個數字是○八年底中國的家庭儲蓄額達到人民幣二十一兆七八八五億元,比○七年同期增加二六%,當然這多少因為股市市況不佳而將資金轉成儲蓄。

 

中國的復甦力不能小看,尤其從保險來看,高度成長即將再來,因為各省之間都就年金制度展開競爭。中國人非常會計算,對賺錢這件事比日本人熱心多了。

 

中國有中國式的對應力,很快就會提出對策,發出命令,這樣才有國家效率;如果從國家單位來看,哪種才算能促進國民幸福,還很難說。中國用他們的方式,今後八年、十年還行得通,就會不斷成長。中國內需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日本必須擬定新策略,這也是新的機會。

 

問:你會擔心日本有可能落後嗎?

 

答:不至於,但政界以及財經界必須把自己的經驗傳遞給年輕人才行。

 

例如我現在正在進行兩種事業,一種是把自來水過濾成為可以喝的水,但加上有益健康的氧氣,這種加氧水在日本生產非常貴,但在勞力低廉的中國,則成本只要日本的五分之一。另一件則是在蒙古開發提煉稀有礦物質、金屬等,由蒙古的經營者與日本大學合作,開採之後以日本的技術加工。連蒙古政府也支援這項計畫。

 

徹底研究 開朗面對所有的事情

 

問:展望今後市場,台灣應該從事什麼比較好?現在大家對於未來走向有點摸不清楚,是否能給建議?

 

答:我的感覺是流通業已經很難走,除非徹底研究後找到目前台灣沒有、而台灣人都想要的東西。但是,最重要的原則在於要認真考慮這樣的事業,是否是自己所想做的?如果只是因為「好像會賺錢」、「好像還不錯」就起意去做,是不行的。

 

問:受此次金融海嘯的影響,台灣也有許多經營者失去事業與財產,也有數十萬人失業,你對這樣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答:要開朗面對所有的事情。失去不是那麼可怕,像我在破產時,就想到「今後只會變更好」。

 

問:台灣因為長年都是成長經驗居多,即使不景氣也不曾像現在這麼嚴重,你有什麼話可以讓大家精神解套嗎?

 

答:這是百年一度的大恐慌,活著的人誰也沒經驗過,因此多少有點無奈。最好方法就是徹底覺悟並認清現實,自然會有好的智慧湧現,畏懼是絕對要不得的。

 

和田一夫

延伸閱讀

紅色機會

2006-09-21

尹衍樑:促使我進步的全是挫折

2009-04-02

康師傅魏應州8小時私密告白

2009-12-10

失敗成功學

2009-06-04

「可以不是第一,但一定要惟一」

2009-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