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獨斷彭淮南 該換新腦袋?

獨斷彭淮南  該換新腦袋?

楊紹華、劉俞青

金融

攝影/陳俊銘

673期

2009-11-12 09:47

10月間,彭淮南先打熱錢、再壓房市,連番出手皆獲掌聲;不過在此同時,「彭總裁說了就算」的獨斷形象也逐漸加深。而在學者眼中,彭淮南的獨斷或許為台灣換來了10年金融穩定,卻也間接牽制了台灣產業升級的契機。

十月上旬,彭淮南眼見國際熱錢炒高台幣匯率,祭出所謂「彭三條」,一個月來成效可觀,熱錢退場、台幣匯率應聲走跌,「央行總裁彭淮南再度成功出擊!」報紙斗大的標題似為彭淮南慶賀戰功。

十月底,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邀集台銀、土銀、合庫主管,提醒業者必須注意房貸授信風險,消息一出,立即引發房市殺聲。在新任閣揆吳敦義高喊「庶民經濟」的此刻,彭淮南之舉招來業者反彈,卻也立即贏得廣大「庶民」掌聲。

一個月內兩度出手,彭淮南為自己的聲望再下兩城。對於六度獲評為A級央行總裁的彭淮南來說,從來不缺掌聲,只是在這兩場勝利之後,卻也有愈來愈多的聲音開始質疑,「利率、匯率、銀行業務,這些重要的國之大計,怎麼好像彭總裁一人說了就算?」

六A總裁的崇隆聲望之外,彭淮南的身段,如今似乎愈來愈讓人和「獨斷」、「不容挑戰」等等字眼有所連結。而這獨斷,在不少學者的眼中,卻也是牽制台灣十年經濟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關於彭淮南在匯率上的「不容挑戰」,經典案例發生在二○○一年的聖誕節,當天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貶破三十五元大關,傍晚,當時的財政部長顏慶章與媒體記者閒聊,談及匯率時脫口表示:「對於台幣急貶,央行怎麼那麼沉默?」而彭淮南聞訊後隨即反擊:「匯率由市場供需決定,對市場不了解的人不要隨便放話。」

 

經濟轉型? 捍衛匯率穩定讓產業升級不順暢


每每談及匯率,彭淮南多以「市場供需決定」來回應,但實際操作上,央行能控制利率水準,而台灣長期低利環境造成台幣匯率「穩定偏低」,是各界普遍存在的觀感;此外,每逢國際熱錢炒高台幣,也多能見到彭總裁犀利出手趕走熱錢。長期下來,彭淮南對於匯率的獨斷態度,漸與「阻升」畫上等號。

阻升台幣,就像為台灣代工出口產業張開一把保護傘,但也讓國內產業失去「自體抵抗力」,「這一點,從台灣過去十年『貿易條件指數』不進反退,就能清楚看見。」世新大學財金系副教授郭迺鋒說。

所謂貿易條件指數,是指「出口單價」與「進口單價」之間的比較,指數愈高,代表出口品的單價愈高,產品價值愈是跳脫代工宿命。「產品價值拉高的關鍵是創新、技術、服務,這是需要靠匯率引導的。」郭迺鋒強調,低匯率的保護傘一日不除,台灣產業升級就始終缺乏引導動力。「台灣一直高喊要產業升級,但可惜匯率問題沒人敢碰,永遠配合不上。」

言下之意,台灣或許有位六度獲選A級央行總裁的彭淮南,但這六A級的身手,卻沒辦法反映在台灣經濟升級的議題上。

某位學者直指,「總裁態度很『硬』,就像籃球場上那種很『獨』的球員,或許身手了得,但自己大秀球技的同時,卻也犧牲了其他隊友的發揮空間,整體而言,球隊表現平平。」

 

貢獻國庫! 阻升台幣創造高額外匯存底?


另方面,彭淮南「匯率主導地位」所衍生的另一問題,則是關於央行的法定盈餘預算。依據預算,央行明年盈餘繳庫將逾二一○○億元,創歷史新高水準,「央行的盈餘多半來自於外匯存底外幣部位所產生的匯差,若以外匯存底多數為美元來看,台幣兌美元匯率的波動,就是能否創造盈餘的關鍵。」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說。

日前,彭淮南赴立法院接受質詢,立委質疑彭淮南是否將會因為預算壓力,而刻意壓低台幣匯率?面對質詢,彭淮南雖強調不致如此,但外界難免認為,彭總裁畢竟「身負盈餘重任、手握雙率大權」,再加上不容旁人置喙雙率問題的剛硬身段,不能說立委的憂心只是單純找碴。

事實上,關於彭淮南的剛硬身段與獨斷性格,不僅反映在貨幣政策或是台北羅斯福路上的白色中央銀行大樓,對央行主管的外匯銀行,彭淮南也有「一通電話」就能讓既定的人事案翻盤的案例。

據傳,有一次,當時尚未與交通銀行合併的中國商銀,本來下午兩點的董事會就要通過一項副總經理的人事案,所有議程都已經印好了。

但到了中午,無巧不巧,彭淮南得知了這項人事案,彭淮南自己當過中國商銀董事長,對行內每個人的專長瞭若指掌,以彭淮南嚴謹的行事標準,他覺得這項人事案似乎不妥;於是,一通關鍵電話在中午時分打進中國商銀的董事長辦公室,兩個小時後,這個原本已經排入議程的升遷案突然緊急喊卡;結果,意外改由另一位女性經理人升上副總經理的大位。

 

彭淮南的判斷也許沒有錯,但是最後一刻硬是讓人事案緊急逆轉的本事,讓人不敢輕忽這位央行總裁的權力。

 

彭淮南

彭淮南的「一夫當關」姿態,讓其他政府單位對於匯率問題幾無發言空間。(攝影/陳俊銘)

 

管理銀行! 用NCD的「鞭子」讓業者聽話

 

其實不止外匯銀行,事實上,央行總裁手執一條立即見效的「鞭子」,讓所有業者聞之無不乖乖服從,這條鞭子就是每天下午兩點鐘就要發行的NCD(可轉讓定期存單)。

 

由於台灣近十年來,貨幣供給充足,市場資金浮濫,但銀行業者鑑於景氣能見度不高,又不敢亂放款,就怕一個不小心吃了呆帳,但抱著滿手現金,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化,於是央行以發行的NCD調節市場的游資。由於NCD利率比市場利率還高,甚至是銀行隔夜拆款利率的三到五倍不等,自然就成了銀行業者眼中的救命仙丹。

 

央行總裁手上緊握NCD這條鞭子,可以決定發行多少?怎麼發?要發給誰?而銀行業者是每天眼巴巴等著央行關愛的眼神。一位金融業資深人士說,比起金管會主委,必須透過委員會開會決定有了共識、之後再行文到各家銀行,央行總裁透過NCD這項利器,幾乎是每天「立竿見影」讓業者乖乖聽話。

 

例如前陣子,央行希望幾家特定的外商銀行手上資金可以增加放款,從事「一般銀行業務」,否則留在手上就有炒匯之嫌,當時央行就很清楚告訴業者,「如果放款數字沒有增加,就買不到NCD」。

 

話說回來,無論是貨幣政策或行庫放貸等,均是影響重大,且須高度專業與獨立性的決策,本來就不該是旁人能夠隨意揣測或暗示;而依據《中央銀行法》,除了制定利率,央行也有管理銀行之權。以彭淮南「六A總裁」的崇高專業地位,講難聽一些,在這些業務上獨斷一些又何妨?

 

「獨斷的問題不大,但他就像一個功能強悍的『公務機器人』,眼裡只有《中央銀行法》所定出的促進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護幣值穩定等法定任務,除了這些死板板的任務之外,台灣經濟轉型所需要的貨幣政策調整,似乎從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學者如此評論。

 

總裁轉型? 專業身手可以不只是追求「穩定」

 

簡單說,當一夫當關而又使命必達的彭淮南,被死板而不能與時俱進的法定目標所框架,也就形成了如今台灣的經濟情勢——徒有穩定,卻沒有太多進步。

 

綜觀彭淮南擔任央行總裁的十一年間,台幣匯率極為穩定,但在過去十年,台灣國民平均所得也始終維持在一.五萬美元上下,無法有效突破。「低匯率無法引導產業升級,於是,台灣只能繼續靠製造業撐場面,但製造業必須跟低工資的大陸競爭,自然,台灣的薪資水準也就沒有上漲的條件。」郭迺鋒解釋。

 

似乎,身負高度專業能力與獨斷霸氣的彭淮南,應該承擔的是更開放、更有挑戰性的任務,六A總裁該有更大的空間去思考整體經濟。

 

看看韓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宗旨,開宗明義是這麼寫到的:「根據國家經濟情勢,本行貨幣政策的目標將隨時調整。」這樣的條文,明顯不同於國內《中央銀行法》所訂定的「追求穩定」目標。它讓央行總裁能夠依據情勢,隨時讓貨幣政策達到不同效果,而非僅限於「追求穩定」。

 

十月十日,韓國央行行長李成太公開表示,韓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率可望超過原先預期。面對這個外貿競爭對手,台灣在金融海嘯後的復元速度顯已落後,其中,韓國貿易條件優於台灣應是關鍵,而貿易條件的強化在於技術與創新,長期受到偏低雙利照顧的台灣產業,這方面的鍛鍊自然不若韓國。

 

在風暴來襲時追求穩定,但在平時,韓國央行行長則有更大的「與時俱進」思考空間。試著想想,如果彭淮南變身為韓國央行行長,他的任務不只是追求穩定,而是「創造與時俱進的貨幣政策」,那麼他的六A級身手與獨斷霸氣不會只在「穩定」二字當中表演,多想一點的彭淮南,成就該會更偉大。

 

彭淮南

▲點擊圖片放大

 

■彭淮南

出生:1939年

現職:中央銀行總裁

學歷:國立台北大學榮譽法學博士、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榮譽法學博士

經歷:中國國際商業銀行董事長、中央信託局理事主席

延伸閱讀

檢討制度 匯率不該由央行獨斷

2010-09-30

6A總裁彭淮南的困局

2013-07-17

彭淮南的獲利魔術何時落幕

2010-08-19

巴西砍熱錢大刀 台灣不合用

2010-10-21

後彭淮南時代 繼任者該丟掉的3迷思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