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70歲交棒 要在全世界蓋大樓!

70歲交棒 要在全世界蓋大樓!
事業上徐旭東雄才大略,68歲的他仍一馬當先,領著集團繼續征戰中國事業版圖!

黃筱雯、張惠清

傳產

攝影/聶世傑

681期

2010-01-07 15:39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在他一手打造的遠企總部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對於中國移動與遠傳的合併案,他說:「只要ECFA一通,什麼都通了!」面對敏感的接班問題,他也首次透露,本來說六十五歲要退休,現在可能延到七十歲。他還說,如果不當總裁,他最想當的是建築師。

二○○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周末下午五點,鮮少接受媒體獨家專訪的徐旭東,接受《今周刊》採訪團隊採訪,在近兩個小時的訪談中,他首度打開心防,暢談夢想、退休與集團未來!

回憶年少在國外求學階段,他透露,當年父親沒給零用錢,必須到加油站打工賺取一小時一塊兩毛五美元微薄的零用金,因而造就他不亂花錢、超節儉性格。

正式接班十七年,他讓遠東集團營收躍上巔峰,但他的評價卻是「太慢了!太小了」,仍不滿足現狀!面對二○一○年集團的布局與未來,他高呼,在海外掛牌「我隨時都可以,哪裡都行」。對於中國移動與遠傳的合併案,他說:「只要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一通,什麼都通了!」

而面對敏感的接班問題,他也首次透露,如果不當總裁,他最想當建築師,本來說六十五歲想退休,現在可能延到七十歲。至於子女是否接棒,他則表示,他很盼望,但不敢有期待。

以下是專訪內容摘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遠傳和中國移動合作案是○九年台股大事,目前進行到哪一個階段?有沒有結論?

徐旭東答(以下簡稱答):這個投資案是滿單純的一件事,就只是買股票,也不會有資訊外流的問題,媒體就是愛炒作!

現在的問題是沒有法律可以來審核這件事,外資投資無法審核,你說糟不糟糕?沒有一個條款,就沒有一條路!今天我幫忙開了這扇門,經濟部在我宣布後開始緊張,條文該怎麼出來、要怎麼投資?

說實在話,這很好。我看,可能要到一○年上半年才會有結論,只要ECFA一通,什麼都通了。現在搞成這樣,實在是很糟啊!不停在原地打轉!

問:兩岸MOU(金融監理備忘錄)月底生效了,遠東銀行會有新動作嗎?

答:現在ECFA沒有簽,沒有ECFA我就進不去,那我還談什麼?遠銀實際上是機會最大的,如果ECFA上面寫明,中小型銀行可以到中國的城市,這對我們已經很夠,不必要搞到全國性,我們中小型銀行去的話,彈性大,更能適合市場需求,可是你管我管得那麼緊,我沒有辦法去啊。

 

談購併 百貨、水泥,隨時都可以購併,隨時都可以海外掛牌!


問:產能對水泥業來說是很重要,亞泥未來有什麼計畫?會用什麼方式來成長?

答:當然!未來我們可以參股、投資、購併,什麼都可以,我們會評估。我去大陸不過十四年,之前被戒急用忍卡住,亞泥在台灣走了四十個年頭才五百萬噸,但到大陸今年可以到兩千八百萬噸,關鍵就是我走到對岸去,不去,亞泥根本就不存在了,相同的,遠東新世紀(原遠東紡織)也是。

問:中國潛力大,百貨發展也很積極,有沒有考慮海外掛牌?

答:有啊,我隨時都可以,哪裡都行,當然我要更快!我們也應該上市,上市是很好的公司治理,有超人(徐旭東在會議室裡擺放一個超人,他說超人代表外資法人股東)來監督我,是好的,沒有超人的話,容易隨便開會、簽字。

 

談競爭 我要跑得更快


問:二○一○年是兩岸關係往前跨大步的新紀元,遠東會想抓住這個時機,變得更積極嗎?

答:沒有什麼抓不抓住,我一直都很積極,現在是更開放、更單純了,所以我就要跑得更快了(雙手擺動做跑步狀)。

問:遠東橫跨多項產業,結構複雜,你是如何做好時間上的管理安排?

答:每家公司都有經理、有專業人才,我不需要管到那麼細的地方,我只需要keep up today(掌握每天的情況),這樣我才能了解未來的大方向。

至於你談到集團結構複雜,其實我們是一個很棒的system(系統),集團互相投資,亞泥投資遠紡,水泥行業有上下(景氣好壞),遠紡可以挺它,這很好。以這個架構來講一點也不複雜,反而是最強的一點,不會受單一產業景氣而影響營運。

問:一九七○年從美國回來進入遠東,這四十年來你最大的感想是什麼?

答:(低頭沉思十幾秒)太慢了!太小了(手連拍桌子兩次)!因為我被綁死在這裡,台灣扯半天,很多事情都在跟自己開玩笑,什麼要成為亞洲金融中心?你要怎麼成為呢?如果你不開放,都只是在吹牛!我都告訴關係企業,現在你要變成boardless(無國界)公司,股東現在也是無國界,所以你不能把自己局限在這裡。

 

談接班 對兒女有期望,但不強迫


問:聽說你在美國留學時,還到加油站打工?為什麼呢?

答:我沒有老爸開支票給我,我的錢都是自己賺來的,那時候他連零用錢也不給。我一整個暑假都在高速公路上,那裡的車是不停的,薪水一小時只有一塊兩毛五美元,我算過,你不在加油站打工的話,到別的地方只拿得到九毛錢。

問:這經驗對你有什麼幫助?

答:當然有,因為我的錢來得不容易啊!所以現在我用新台幣好像比較快,用美元,我會一塊錢一塊錢地數(笑)!

問:有想過集團接班人的問題嗎?會希望兒女到公司幫忙嗎?

答:接班當然想過,未來就是走向community(經營委員會),由專業經理人來負責,我當然也希望兒女能幫忙,可是現在這種事情不能強迫,你不能跟他們說:明天來上班!(無奈的表情)

你也要看他們的意願,現在只能take it(接受它)。如果有一天,他們自己覺得「老爸你辛苦了」,自己願意來幫你,那不是更好嗎?我還記得,當年我老爸要我回來,我就得回來,他也沒有想到,我還差一年就拿到博士學位!

 

徐旭東

徐旭東從年輕時就熱愛建築,未來退休後的夢想依然是建築!(圖/資料室)

 

談夢想 其實我的最愛是建築藝術


問:你弟弟(指徐旭時,一九九三年退出家族事業,定居美國)在國外不過問遠東的事務,你覺得和他相比,忙碌的你比較快樂嗎?會不會有遺憾?

答:我不會有遺憾!我覺得我快樂勝過於他!你不覺得我很快樂嗎?我是樂在工作啊!

問:你有沒有想寫傳記的打算?

答:我不曉得我該從哪個地方開始寫。是該寫我的企業管理還是建築,還是我的公益事業。其實我的最愛是建築藝術,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很想當建築師,有機會去和當時哈佛建築系系主任面試,他說做建築要真正有耐心,不過我對自己信心不大,最後就放棄!

問:你有沒有未竟的夢想想完成的?

答:雖然我沒有當上建築師,但現在我可以到處蓋新大樓,你看台北市的遠企已經十八年了,但是你看不出來吧?它有一點亮又有一點高雅,可是看不出來歲月的痕跡,沒有感覺它過時,很多新大樓才幾年就覺得不對了。所以建大樓要有它的格調、高調和品味,當時(建設遠企時)我選擇材料用了很大的心力,還有最近板橋那棟(指遠百中本購物中心),是日本最大建築師黑川紀章設計的,未來我還要在上海、武漢,在大陸各地蓋大樓。

問:王永慶工作到九十幾歲,那你呢?會如何規畫退休?

答:我才不會做到那樣,我絕對不要做到那麼久。本來我是說六十五歲以後退休,現在延到七十歲。七十歲很快就到了(徐旭東現在六十八歲),一切就看我努不努力了,不過退休後想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問:你的興趣很多元,喜歡挑戰新事物,可以談談你是一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答:我自己也看不懂!(笑)

問:對於未來的展望,你可以用一句話形容嗎?

答:一句話——新!新!新!

 

徐旭東

徐旭東(右)談起兒子徐國安(左)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擔任少尉相當驕傲,但也對子女接班,有盼望但不敢期待!(攝影/劉咸昌)

延伸閱讀

熱情

2010-01-07

徐旭東的另類「收藏宣言」

2010-01-07

徐旭東 台灣最賺錢的海派掌門人

2010-01-07

張才雄 讓亞泥從受災戶變受惠者

2010-01-07

蔡衍明:未來十年 旺旺還可成長四倍

2008-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