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名醫之妻 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

名醫之妻 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
洪淑娟在「類單親」家庭教養三個小孩並登百岳

鄭淳予

情感關係

攝影/吳東岳、洪淑娟提供

753期

2011-05-26 15:31

她是台灣「保肝戰士」——肝病權威許金川醫生的太太。令人羨慕的「醫生娘」身分,對她而言卻一直是苦多於樂。但她教出三名資優生、關懷台灣環保並企圖完成台灣百岳攀登,卻與許金川沒有多大關係!

學佛之後,我對阿川(指夫婿許金川,台灣肝病權威)的怨懟已經放下不少了,」這是洪淑娟談起大名鼎鼎的夫婿第一個反應!

嫁給名醫,理應不必為生計奔波,不必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煩惱。不過,對洪淑娟而言,「許醫生太太」,一直讓她有苦難言,這甚至是個讓她氣得牙癢癢的身分。

 

愛上很晚回家又不太拿錢回家的男人

 

許金川不僅是台大醫院首屈一指的肝病權威,他所創辦的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成立迄今已十七年,已讓逾三十萬民眾接受篩檢,並成功地讓七萬人提早驗出B型與C型肝炎,得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在肝病研究與治療上的偉大貢獻,為許金川贏得台灣「保肝戰士」、「台灣阿肝」的美名(許金川的故事,詳見本刊第七三○期)。

然而,鮮少人知道,具史懷哲情操的「保肝戰士」,背後有一個飽受寂寞,甚至為生計煎熬的女人——洪淑娟。「阿川這數十年來,不是不回家,就是很『早』回家,我是指凌晨一、二點才回到家的那種早!」洪淑娟苦笑道。「我一直說服自己,要忍耐,因為他是在做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不過,身為妻子,看到先生這麼忙,很難不懷疑他真的一直都在努力工作嗎?還是另有『小三』在作怪?」

洪淑娟的「名醫之妻」身分,經濟生活遠不如外界想得那麼闊綽。醉心於肝病學術研究的許金川,赴美作研究時,每年只能領到一萬八千美元的研究費,不會煮飯的他把生活過得一團糟。當時人在台灣,一邊工作還一邊帶著三個小孩的洪淑娟,毅然放下台灣所有工作,帶著三個小孩去美國給爸爸打氣。

「去美國時,我手頭不寬裕,還好體貼的婆婆把過去幾年我每個月給她的孝親費,累計二十幾萬元『還給』我,盤纏才有著落!」

許金川從美國修完博士回台灣後,台大醫院一時間沒有職缺,即使諸如長庚等大型醫院,以每月三十萬元的高薪要請他都被婉拒,因為他非常堅持一定要在台大醫院任職,好讓研究工作持續下去。於是就這樣在台大醫院不領薪水,「出義診」數年後直到職缺出現。

不過,即使成為台大正式醫生,許金川能拿回家的錢還是極為有限。「你看阿川每天看診從早忙到晚,中間很少停過,看似病人很多,但他一個病人動輒問診半小時以上,看診病人數比其他醫生少很多,這也是他錢賺不多的原因。」自己開業當牙醫,洪淑娟還可以忍受收入比老公多,但發覺許金川竟有負債時,對她簡直是青天霹靂。

許金川在台大看診之餘,投下很大心力在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上。「有一年,我發現竟有醫療儀器公司向阿川催收大筆帳款。」「原來阿川急著引進先進的肝病檢測儀器,跳過採購程序,用自己的名義訂購,結果人家催收帳款就催到他身上來了!」洪淑娟哀怨地說。

 

洪淑娟

 

上圖:洪淑娟為了自行開業,瞞著先生買下大安路的診間,先斬後奏但也經營得有聲有色。
下圖:除非重要的家庭聚會,洪淑娟(右)少有機會和夫婿許金川(左)同桌吃飯。

 

許金川

 

國外蜜月旅行 行前變成屏東東港

 

「直到我三個兒女在美國留學,開銷大到讓我吃不消,我才主動向他開口,不然在這之前,他不但是不回家吃晚飯的爸爸,連錢都很少拿回家!」

洪淑娟說,她能夠忍受許金川這樣的男人,是因為婚前他們倆已經有了默契:男主外,讓許金川追求學術與醫療上的理想;女主內,洪淑娟負責把家庭顧好,並打點一切生計。「每當我有抱怨時,阿川都會用當時的默契反駁,讓我啞口無言!」

「其實,早在『蜜月旅行』那次,我就應該覺悟了。」洪淑娟說。「我們原本計畫在國外度蜜月,機票、旅館房間我都一手打點好了。沒想到成行前幾天,阿川的阿爸不讓我們去,叫我們去阿川老家屏東東港度蜜月就好!」

「我們倆手牽手走到東港海邊,阿川含情脈脈地安慰我說:你看海的成分不就是H2O,大地不就都是soil(土壤),去哪裡還不是都一樣,在東港度蜜月也滿好的!」

「聽到他脫口而出的那句話,當場我的心就涼了半截!」「要與這種男人廝守一生,需要的不僅是勇氣,還要有很高的修煉才行。」洪淑娟回憶當時情況說。

 

洪淑娟

 

上圖:對洪淑娟來說,少爬一座山不算什麼,前人拉繩架橋的功德要傳承下去。
下圖:洪淑娟一家人各有事業,難得先生、婆婆、孩子、媳婦能齊聚一堂。

 

洪淑娟

 

三名子女已成才 攀登百岳投身環保

 

即使許金川是個總是缺席的父親,但洪淑娟仍把三名兒女拉拔成資優生。大兒子小學四年級那年,一路跳級到國中一年級;二女兒在出生過程中,因難產而罹患輕度腦性麻痺,但在鍥而不捨的復健過程中,反而開發了大腦潛能,就讀國中二年級時,便跳級考進北一女;么兒原被懷疑有過動傾向,實則天賦異稟,三歲時就被評估智商高達一七○。

 

洪淑娟在家都以「哥哥」、「妹妹」、「弟弟」稱呼三個孩子。三人一起學鋼琴,「哥哥」和「弟弟」一個月就學會了雙手聯彈,女兒卻足足練了一年,洪淑娟總是這樣對孩子們說:「哎呀,女孩子嘛,比較沒有力氣!」又常常安撫女兒:「女孩子手指頭比較細,你不要跟哥哥比啊。」「我只是在她做不好的時候,沒有去打擊她。」洪淑娟說,她一直沒有向孩子們透露「妹妹」的先天肢體障礙,直到孩子們都大了,才知道自己都曾參與這個「低調」的復健計畫。洪淑娟為顧及孩子的感受,小心地埋下這個祕密多年。

 

在漫長的鍛鍊過程後,「妹妹」果然逐漸克服身體上的障礙,不僅彈琴彈出興趣,甚至以成為「演奏家」為志。就在三年前,「妹妹」拿到化學博士學位後,毅然決然轉而攻讀音樂學院演奏碩士。

 

當洪淑娟台大牙醫系的同學已有很好的職銜時,她最在乎的還是「許媽媽」這個身分。洪淑娟說:「我可以不要當主任,可以不當博士,但我一定要把『許媽媽』這個角色做好。」

 

許金川也有話要說。他說以前自己家裡有七個小孩,都是在泥巴堆裡玩大的,他不贊成讓孩子補習、學才藝,對教養孩子的觀念和洪淑娟迥然不同,一個要把最好的留給孩子,一個卻是把愛分給更多人。雖然在許多方面不認同太太的做法,卻給予充分尊重。但許金川特地拜託記者:「你盡量多稱讚她一點啦!」

 

待孩子們一一都成年、診所事業也已漸趨穩定,洪淑娟開始邁向自我實踐之路,學聲樂、爬百岳,經營更多彩多姿的「下半生」。

 

而今,「哥哥」在哈佛拿到醫學博士,甫在美國完婚;「妹妹」拿到化學博士後,也拿到了演奏碩士學位,今年底將踏上紅毯;「弟弟」也已完成台大精神科專科醫生訓練。三名孩子各有所成,洪淑娟出了一本《母愛的權限》(圓神出版),歸納出三十年來,如何在「類單親家庭」中,一邊育兒,一邊養家的生活點滴與智慧。

 

「我現在已經六十歲,可以好好活出自己了!」目前已完成八十八座台灣百岳攀登的洪淑娟,看到被「八八風災」摧殘過後的南台灣藤枝森林樂園,以及九二一大地震後,台灣高山地貌嚴重扭曲改變,導致山難事件頻傳。她為文記錄許多山友出錢出力,搭橋架繩的動人故事,也希望藉此呼籲國人對環境生態的保護意識。人生進入下半場的洪淑娟,縱使沒有許金川時時相伴,也一樣過得精采。

 

洪淑娟
出生:1949年
現職:及人牙醫診所院長
經歷:台大醫院、八堵礦工醫院牙醫主治醫師
學歷:台大醫學院牙醫學系
家庭:育有二子一女

延伸閱讀

防止B肝惡化 定期檢查最有效

2017-08-10

力抗國病20年 「好心肝」解救肝苦人

2014-08-07

許金川圓夢 創設全台首間肝病中心

2013-08-08

「台灣阿肝」許金川用生命打一場保肝聖戰

2010-12-16

B肝患者罹肝癌機率多100倍 偏鄉急需篩檢治療

2018-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