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雙D「慘」業最焦頭爛額的董事長

雙D「慘」業最焦頭爛額的董事長

林宏文、徐科祥

話題人物

攝影/王建棟

758期

2011-06-30 14:37

雙D「慘業」最焦頭爛額的董事長水牛,是DRAM廠茂德科技的企業吉祥物,也剛好是茂德現任董事長陳民良最喜愛的動物。但陳民良卻萬萬沒想到,如今負債高達七百億元的茂德,讓他必須像牛一樣駝起千斤重擔匍匐而行,而後方,幾乎沒有退路!

假日夜間,茂德中科十二吋廠工程師依舊加班工作,希望把剛剛與馬來西亞晶圓代工廠SilFab合作的LCD驅動IC產品,盡快把良率提升到可以投片量產的水準。不過,這群茂德工程師們不敢遠眺公司未來的前景,因為最近紛紛擾擾的茂德財務危機新聞,讓他們擔心,公司這次能不能度過難關?

白天,茂德董事長陳民良得接十幾通來自銀行對茂德財務問題的關切電話,神經緊繃一整天的陳民良回到家仍難以放鬆。茂德高層主管透露,陳民良晚上難以入眠,睡前必須在自家的跑步機上至少跑半小時, 藉著運動流汗來減壓,晚上才比較容易入睡。

財務問題十分嚴重的茂德,危機爆發已經進入倒數計時。六月底,茂德資金枯竭,連銀行利息都付不出來。與此同時,茂德第一季底每股淨值只剩一.八二元,最快第二季,最慢第三季,茂德的淨值就會變成負數,股票面臨下櫃命運。

 

命運弄人一介專業經理人,扛下集團聯貸責任

 

陳民良

茂德債務已成為社會問題,意外使陳民良成鎂光燈的焦點。(攝影/吳東岳)

 

茂德在第一季底負債總額高達六九八.五億元新台幣,其中銀行負債高達五七二億元,這麼高的負債,已經不單只是台灣金融機構的問題,也儼然成為一個社會問題;而且茂德的銀行欠款中,超過七成的債權在公營行庫手中,未來不管怎麼處理,幾乎就是全民買單。

對茂德來說,陳民良雖身為董事長,卻是個持股僅○.一%的專業經理人。面對DRAM產業嚴峻的外在形勢,內則有堆積如山的債務,尋常的專業經理人老早掛冠求去,但陳民良選擇咬牙苦撐到底。今年六月十日,茂德召開臨時董事會,陳民良仍續任董事長一職。

一位半導體公司總經理說,陳民良不是茂德大股東,不過是位專業經理人,即使公司真的給他救起來了,他的好處也不多;但接下有如「錢坑」茂德董座大位,動輒十億、百億元的聯貸借款,每個背書保證他都得簽名,「背負一個集團那麼大的責任,實在不值得。」

這位總經理說,與台灣其他記憶體同業相比,陳民良比較老實,講話不膨風,很少畫大餅,也不搞業外投資獲利。此外,作為一位專業經理人,他也比較講真話,不太會用漂亮的數字及預測來糊弄別人,而且一直保持樂觀堅持的信念。因此,用「可憐的老實人」來形容陳民良,是最恰當不過了。

出生於屏東鄉下的陳民良,從小在南台灣一望無際的甘蔗田玩耍長大。他曾向媒體透露,迄今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兒時回憶,就是赤腳踩在甘蔗田被尖銳蔗莖刺傷過的滋味。陳民良的父親是一位物理老師,他考上中央大學,也選擇物理系就讀,並一路讀到清大物理研究所。後來留學美國取得Rutgers大學電機工程博士學位,並曾服務於RCA、貝爾實驗室,參與第一代半導體微米技術研發。

旅居美國多年後,在茂矽創辦人蔡南雄的遊說下,陳民良返台發展。茂矽成立初期就已加入的陳民良,一直以研發工作為主,由於前茂矽及茂德董事長胡洪九身陷太電官司,擔任專業經理人的陳民良,就在二○○四年陸續被推上茂德與茂矽兩家公司董事長的位置。

一位茂矽前主管表示,陳民良是工程師出身,原本工程師性格就很鮮明,且在他溫文的外表下,有著相當堅韌的個性,以及對事情的堅持。陳民良從茂德草創時就加入,經歷過茂德股價高達二百多元的榮景以及與英飛凌(奇夢達)惡鬥的風雨,茂德就像他親自帶大的小孩,讓他無法割捨。

正當陳民良忙著處理茂德問題而焦頭爛額之際,陳民良的後院卻不安寧,一場矛頭指向他的風暴正在醞釀。

 

同志背叛一場董事改選,走向被犧牲命運

 

茂德

DRAM景氣好時,茂德聯貸大家搶著要,現已成銀行燙手山芋。

 

六月二十二日傍晚,茂矽舉行新一屆董事會後,發布新聞稿指出,董事會決議董事長一職由現任總經理唐亦仙升任,兼任總經理,前茂矽董事長、同時也是茂德董事長陳民良則仍擔任董事一職;對這樣的人事異動,外界的解讀都是茂矽要與茂德切割,以免茂德的問題繼續拖累茂矽。

據了解,陳民良的下台,確實是茂矽要與茂德做切割的動作,不過,主事者卻不是一開始大家想像的由陳民良所主導。事實上,陳民良也是被動刀切除的一個犧牲品,而這場人事異動的主導者,就是已經在科技圈銷聲匿跡多年,卻仍舊掌控茂矽最後決定權的胡洪九;且在整個茂矽新董座人事安排過程中,身為董事長的陳民良都被蒙在鼓裡,他是在六月二十二日股東會前二天才被告知,在改選後交出董事長大位。

對於自己被換下台,陳民良也相當不平,自從胡洪九因為太電掏空案下台後,茂矽及茂德就由陳民良一肩扛下。茂矽與茂德財務先後出問題,陳民良蠟燭兩頭燒,先整頓完茂矽,主導茂矽轉型Power MOSFET代工及太陽能電池生產,接著又要挽救茂德的危機,人都變得蒼老許多。但是如今,胡洪九為保住茂矽,卻把陳民良跟茂德一腳踢開進行切割。

特別是在茂矽改選的過程中,陳民良完全被排除在決策圈外,不僅董事配票的細節他不知道,甚至連董事內定名單臨時換人也被隱瞞。茂矽今年董事會改選的委託書徵求書中,原先周神安也是內定人選,不過,周神安卻沒有當選,改由親胡洪九的宏達投資公司取得一席,而其法人代表陳姵君,正是胡洪九的辯護律師之一;周神安臨時被換掉,業界解讀就是他跟陳民良關係很好,被歸類為陳的人馬。

 

陳民良對於老長官胡洪九如此對待相當寒心,如果需要他配合,他可以不做,但為何要瞞他?同時,過去自己一手提拔的唐亦仙,也在此時背棄自己,選擇與胡洪九合作,更是傷透他的心。

 

因此,在六月二十二日茂矽董事會選完董事長後,立即口頭辭去董事,隔天也補上書面辭職信。陳民良大動作的反彈,也讓茂矽方面嚇一跳,擔心事情鬧大了,會讓茂矽受到更大衝擊,除了將辭職一事壓住不對外發布外,也持續對陳民良進行慰留。

 

理念不合與老東家胡洪九漸行漸遠

 

胡洪九

昔日與茂矽前董事長胡洪九( 右) 的創業感情,已經昨是今非。(攝影/劉咸昌)

 

根據茂矽前主管指出,這次陳民良被拉下台,主要的原因還是他不聽話。他接下兩家公司的董事長後,很多時候對自己的理念相當堅持,導致他與胡洪九等大股東心生嫌隙。

 

例如二○○九年茂矽減資四十八億元,減資比率四五.五五%,當時陳民良就與胡洪九等大股東意見相當分歧,胡洪九等人認為還沒有到需要減資的地步,同時減資後又增資,將會稀釋原有大股東的股權,降低胡洪九等人的控制權。

 

胡洪九決定保住茂矽,在爭取到唐亦仙合作下,暗中主導了這場董事會的大地震,除了切割陳民良,把茂德爛攤子全丟給他外,包括段行迪、彭卓蘭等兩位茂矽調往茂德的老臣,都一併被排除。

 

一位竹科高層表示,茂矽這幾年完全是靠陳民良一個人支撐住,特別是在與銀行的往來,以及合作夥伴的尋找,都是靠陳民良的專業與正面的形象;如果以茂矽及胡洪九的社會形象,茂矽不可能有今天穩定的光景,如今被一腳踢開,讓陳民良情何以堪。

 

不過,陳民良已經沒有時間憑弔自己的遭遇。接下來,他必須面對茂德已經沒錢付銀行借款利息的危機。目前,茂德正在與銀行團協商,由設定抵押的二十四億元定存提出,作為短期應急。

 

過去一年多來,茂德一直與債權銀行協商,希望能以部分債權以債作股的方式減債,連對茂德經營權有興趣的日本DRAM廠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在去年下半年跟今年初,都曾多次親自來台,與銀行團協商,如果銀行團願意減債,爾必達就願意投資茂德。不過,銀行團對坂本幸雄的主張都加以回絕,讓爾必達五月十二日也透過外電對外放話,不再考慮投資茂德。

 

夢醒時分金主紛打退堂鼓,茂德退路難尋

 

唐亦仙

一手提拔的唐亦仙 (右) 也背棄陳民良,選擇與胡洪九合作。(攝影/吳東岳)

 

銀行團考量是,因為茂德債務如此高,以債作股下,銀行團勢必成為第一大股東,如此一來,茂德將會變成國營事業。二年多前經濟部與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推動TMC(台灣記憶體公司)都已經鎩羽而歸,現在把體質最弱的茂德變成國營,形同反淘汰,勢必引發軒然大波。


茂德曾是台灣第一個到中國投資設廠的DRAM公司。四年前,在中國鼓勵廠商到中國大西部去開發時,茂德就選擇到重慶西永微電子區投資八吋廠;當時,台灣赴重慶的投資案還很少,因此,大陸媒體還以「西部矽谷的造夢人」,熱烈歡迎主導這個投資案的陳民良。

 

不過,現在茂德陷入幾近破產的絕境,重慶的投資案也決定撤出。台灣DRAM產業發展二十餘年,如今已陷入四面楚歌,陳民良造夢人的角色,恐怕更像黃粱一夢,讓熟悉他的人都要唏噓不已。

 

茂德

▲點擊圖片放大

 

陳民良
出生:1951年
現職:茂德董事長
經歷:曾任職美國RCA、貝爾實驗室,回國後先擔任茂矽技術開發處副總,茂德總經理
學歷:美國Rutgers大學電機博士

延伸閱讀

南茂兩年半還債百億的絕處逢生術

2013-08-08

拯救DRAM大作戰會成功嗎?

2009-02-19

金援紓困救得了DRAM的未來?

2008-11-13

小心!雙D變災難「慘業」

2011-06-30

四千億元負債成金融業不定時炸彈

2008-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