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可辛:每一顆石頭我都不放過,我永遠不放棄

陳可辛:每一顆石頭我都不放過,我永遠不放棄

燕珍宜、鄭淳予

話題人物

攝影/陳俊銘

762期

2011-07-28 11:18

從二十九歲開始執導第一部作品「雙城故事」,到後來參與的每一部片,只要陳可辛出手,幾乎部部叫好又叫座。被譽為導演界東方不敗的陳可辛,他的獨門心法究竟為何?他又是如何成就電影大夢?

七月二十日,台北信義威秀擠滿人潮,影城兩側高掛著巨型海報,一幅是「變形金剛」,另一幅則是「哈利波特」,但大家等待的卻是一部華語片──「武俠」。

「武俠」在大陸上映才一周就已經衝破一億元人民幣票房。究竟是誰敢挑戰「變形金剛」與「哈利波特」這兩部好萊塢超級強片?他就是導演──陳可辛。

陳可辛踏上「武俠」記者會的紅地毯,靦腆的笑容、大大的黑框眼鏡、腳穿招牌帆布鞋,要不是摻雜幾撮白髮,儼然像個三十出頭的文藝青年;不過,他卻是兩岸三地最有票房號召力的電影導演。

躋身中國億元票房導演俱樂部的陳可辛,他所執導的「投名狀」,在亞洲區創下逾四千萬美元的驚人票房;所監製的「十月圍城」,則更破此紀錄,票房高達五千萬美元。不可思議的是,陳可辛所參與的電影,不但是票房保證,他還是得獎常勝軍。

從「甜蜜蜜」,陳可辛奪下第一座金馬獎開始,產量不算高的他,一有新作品推出,其他影片就相形失色。如二○○五年陳可辛首度嘗試歌舞片「如果.愛」,奪下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八年,陳可辛帶著「投名狀」來勢洶洶,再度問鼎金馬獎,力克風靡全台「海角七號」的「地主國」優勢,一舉拿下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獎。據統計,陳可辛從一九九一年出道至今,共入圍二百三十一次,贏得一百四十六個獎項。

陳可辛不但會賺錢又會得獎,也是不敗將軍。從他二十九歲執導的第一部作品「雙城故事」,一推出就大獲好評開始,接下來他參與的每一部作品,如「金枝玉葉」、「甜蜜蜜」、「金雞」、「見鬼」等,部部幾乎都是叫好又叫座。陳可辛每一次出手,就必定命中紅心,可譽為導演界的「東方不敗」。

 

有位影癡爸爸 造就至今不敗地位


又會賺錢又會得獎,陳可辛「永遠不敗」的獨門心法究竟為何?

陳可辛的電影訓練,可說是從娘胎就開始,來自於他有一位「電影癡」爸爸陳銅民。

「我兩三歲就開始看電影了」,心懷「電影大夢」的陳銅民,每個禮拜都要去看電影,沒錢請保母的他,乾脆把小陳可辛一起帶到戲院。

「到現在我都記得一個畫面,電影講什麼我完全不記得,但我記得很清楚,牆壁伸出很多隻手的那個畫面。」那部片是法國第一美女凱薩琳.丹尼芙(Catherine Deneuve)所演的「反撥」(Repulsion),導演是鼎鼎有名的波蘭大導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

三歲就開始看波蘭斯基的電影,不只看,還得做功課。「每次看完電影,我爸都會問我問題。比如看完『唐人街』(Chinatown)後問我:『你知不知道為什麼要打破那個燈?』」

與父親感情深厚、像好朋友一般的陳可辛直言,「我為什麼做電影,這肯定有受到他的影響。」身為老大的陳可辛從一出生,就跟著父親,活在電影的世界裡,把電影當成陽光空氣水一般,每天都伴著它。

陳銅民不是單純的影癡而已,他更奢侈的夢想是拍電影、成為電影導演。陳可辛幾乎從小就跟著父親,學習如何當導演、拍電影。

「每一個做電影的人,都會有很多idea,而且一定要講給別人聽,因為他講了之後,他這個idea才能develop,才有可能發展成故事。」「我從小,看到我媽媽聽到不想聽了,這個『聽講』的任務,自然就掉到我頭上。」

陳可辛對於電影的精準掌握,電影的一點一滴,早已是他血液DNA組成的一部分!「到美國念書時,本來是想念飯店管理,可是不自覺地,每天還是在看電影、談電影……。」

雖然「愛電影」已經變成陳可辛人生的一部分,但是「怕電影」,才是奠定陳可辛可以「永遠不敗」最重要的基石。「我特別有危機感,insecurity(沒安全感)是我的corner stone,是我做人的座右銘。」

陳可辛的危機感,其實來自於親眼見證父親的電影夢碎。陳銅民搭上香港獨立製片熱潮,融資拍片。起初的兩三部還能回本,陳可辛家裡甚至曾經風光一時。但因為獨立製片禁不起賠本,陳銅民一部片虧損,一切就沒了。最後,陳銅民決定放棄電影夢,離開傷心地香港,舉家搬回泰國老家,這年陳可辛十一歲。

 

陳可辛

陳可辛(左)從小就受到影癡爸爸陳銅民(右)的薰陶,經常看電影。

 

害怕重蹈父親失敗 不放棄每一次機會

 

於父親的電影夢碎,陳可辛感傷地說,「這不只是他個人的夢,也是我們全家人的夢,他的電影夢成了,我們整個家庭的生活都會好,但每次看到這個夢失敗,也看了好多次,最後就會讓我很有危機感。」

陳可辛後來選擇修讀電影科系,父親甚至持不鼓勵的態度,「電影導演成功的機率太低了,太辛苦了!在別的行業,你可以做一個好經理,也可以是一個普通的經理。但是電影導演,你就只有成功與失敗。」從小深埋心底的不安全感,讓陳可辛在拍電影時,變得更務實、更拚命。


「我打拼二十幾年,說我好勝也好,不要別人打敗也好,那種精神,其實很像在很窮的家庭出來的。但是我不是,我是因為害怕重蹈父親的失敗,因此,I turn every stone,每一顆石頭我都不放過,我永遠不會放棄。」

 

陳可辛因為害怕失敗,而更拚命;因為害怕失敗,而更務實,更謙虛。「我從小就不是很cocky(傲慢自大),我要做導演,甚至都不敢跟人說……」。他甚至不認為自己是導演,而認為自己只是個「比較有看法、或想得細膩一點的工作者」而已。

 

「我與很多霸氣的大導演不一樣,他們覺得我喜歡這個電影,愛怎麼拍就怎麼拍,但我永遠不會覺得我是愛怎麼拍就怎麼拍。我有很多的想法,但永遠都會戰戰兢兢,永遠都會覺得這樣子行不行,這樣子他們會不會喜歡。」

 

「有些影評覺得我太過小心,不夠大師,這個,我完全不否認,但是這個呢,確實也是我成功的原因。」

 

陳可辛之所以是票房保證,正因為他永遠把市場放第一位。「電影是一個非常龐大且昂貴的商品,所以我不可能把它看成個人藝術。」

 

市場永遠放第一  用大明星做票房保證

 

 

陳可辛與其他大導演最大的不同,也在於他的務實,跟堅持掌控每一個會出錯的環節。

 

很清楚電影行業有電影行業的規則,在陳可辛的心裡,要拍電影就要遵守這一行的「規則」。但電影市場的規則是什麼呢?

 

陳可辛一針見血地指出,「市場規則就是明星啊,我哪部電影不用大明星?明星不只吸引觀眾,還吸引了投資,投資加明星加審核,是吸引了發行,其實發行說到底就是戲院。因為現在很多時候是你吸引戲院,戲院肯做、大做,你就有機會賣座。」在還沒談到甚麼是「好電影」前,陳可辛最在乎的,還是「能進入市場的電影」。

 

拍好電影,對陳可辛而言,並不難,但是如何叫好又叫座,才是他戰戰兢兢的原因。掌握明星卡司可以幫助陳可辛解決發行、資金以及票房等的挑戰。而製作追求創新的「好電影」則是陳可辛吸引李連杰、劉德華、甄子丹、金城武、張曼玉等大牌明星的利器。

 

電影是一個非常龐大複雜的產業,「只准成功,不准失敗」,讓陳可辛從創作到發行宣傳,都要親力親為。他除了身兼導演外,還負責融資、監製與發行,甚至海報設計、宣傳活動等,為的就是掌握每一個環節,避免任何出錯、失敗的機會。「很少有導演會願意像我一樣,做這麼多瑣事。」陳可辛調侃自己。

 

陳可辛對於電影市場的精準掌握,資深影評人聞天祥表示,「這部分他真的很厲害,可是一般有這種敏銳嗅覺的人不見得是創作家;他的優勢就在於他同時又是創作家。」

 

平均一年拍不到一部電影,陳可辛對劇本的要求無他,惟有一個原則:「每部電影都要有創新元素。」陳可辛的創新求變速度,已經快到讓觀眾與影評目不暇給的地步。

 

當「甜蜜蜜」被評審譽為九○年代最好的一部文藝愛情電影,還登上《時代》雜誌年度十大好片時;一轉身,陳可辛卻拍出了「三更」、「見鬼」等亞洲經典鬼片,帶給觀眾十足驚嚇。接著他投入華語世界第一部歌舞片「如果.愛」,嘗試唯有好萊塢才看得到的華麗歌舞秀。其後,「投名狀」更脫離一般人對陳可辛的文藝抒情印象,勾勒出雄性社會的權力鬥爭,也挑戰了史詩等級的戰爭場面。一路走來,陳可辛似乎想要挑戰亞洲電影的局限。

 

如今,陳可辛終於替父親完成他的電影夢,甚至超越了父親想達成的目標。「武俠」未上映,就已經被素有「奧斯卡推手」之稱的美國發行商TWC(The Weinstein Company)買下版權,陳可辛下一步將締造什麼樣的紀錄,令人期待。

 

陳可辛

陳可辛(右一)善於製作創新的好電影,同時也吸引大牌明星一同參與演出。

 

陳可辛

 

 

▲點擊圖片放大

 

陳可辛
出生:1962年
現職:導演、製片
學歷:洛杉磯Glendate College主修電影肄業
成績:兩座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兩部金馬獎最佳影片作品、中國億元俱樂部導演 
家庭:父、母、一妹,妻吳君如,育有一女

延伸閱讀

陳可辛╳金城武 解讀明星經濟學

2017-05-04

征服坎城 侯孝賢獨特的「平視」美學

2015-05-28

杜琪峯在人生低谷爆發出最絢爛火花

2013-02-21

陳國富:兩岸合拍電影是未來趨勢

2009-07-02

億元票房導演的獨門心法—陳可辛:有危機感 會更懂謙虛

2011-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