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最有權力的女人 梅克爾最後一搏

全球最有權力的女人 梅克爾最後一搏

乾隆來

話題人物

Top Photo

769期

2011-09-15 15:32

《富比世》雜誌剛剛公布的「全球百大影響力女性」(The Most Powerful Women),
德國總理梅克爾 (Angela Merkel)五度登上榜首。但這位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女人,正面臨政治生涯的最大挑戰。

從二○○五年當選德國總理之後,梅克爾只在去年將「全球百大影響力女性」榜首寶座讓給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評選團認為梅克爾是歐洲唯一的全球經濟體領袖,她應付歐債危機、協助鄰國紓困、維持歐元統一的成績有目共睹,梅克爾「毫無疑問」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女性。

但是,這位最有權力的女性,正陷入難以扭轉的大麻煩之中。

 

十二年的「梅克爾時代」走入歷史?

 

九月三日周六,正在家鄉梅克倫堡 (Mecklenburg- Western Pomerania)全力輔選的梅克爾,突然消失,她所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CDU,基民聯盟)候選人陷入苦戰,大家期盼黨主席在投票前一天親自站台落空。次日投票結果出爐,基民聯盟在邦議會選舉中大敗,只拿到二二%的選票,遠遠落後反對黨的三七%。

家鄉選舉的挫敗,雖讓梅克爾顏面無光,但更令人憂心的是,梅克爾在德國今年已舉行的六次邦議會選舉中,連輸五場,基督教民主聯盟是德國最大的政黨,過去六十年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挫敗。

近乎崩盤的挫敗,讓人猜測十二年的「梅克爾時代」是否即將走入歷史。一九九九年,當時剛接下基民聯盟祕書長的梅克爾,以政壇新鮮人的姿態,在七個邦議會選舉中拿下六場勝利,奠定梅克爾政權的基礎。

當年的「全壘打」高手,今年遭到選民「完封」,德國選民要「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交還手中權柄。但梅克爾還沒出局,她的任期要到二○一三年才會改選,只是她的權力已大為削弱,必須事事與反對黨協商,這對需要緊急滅火的歐債危機,絕對不是好消息。

敏感的德國股市今年特別疲弱,包括西門子、阿迪達斯(adidas)、德盛安聯、賓士汽車等三十家龍頭績優股的DAX股價指數,今年五月初還有七六○○點,到了九月九日已經跌到五一八九點,四個月跌掉三分之一!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手中沒了仙女棒,面對德國股市全面崩盤,梅克爾幾乎束手無策。

 

「非典型」的政治領袖

 

○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當年僅五十一歲的梅克爾接任德國聯邦總理,創下了許多「德國第一」的紀錄。她是德國第一位女總理,也是戰後最年輕的總理,更是第一位家鄉在前東德地區的政黨領袖;而且是唯一沒有做過律師,不是從政治或法律系畢業的總理。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當年三十五歲的梅克爾,在大學主修物理,後來取得德國社會科學院授予的博士學位,專攻量子化學。九○年十二月她踏入政壇,就代表基民聯盟選上聯邦眾議員,到她接任德國總理,梅克爾只花十五年的時間。

梅克爾快速崛起,與她的出身密切相關。梅克爾來自共產黨統治的東德。

今年九月,梅克爾在梅克倫堡地方選舉投票關鍵時刻消失,不是怯戰,而是她八十五歲、擔任牧師的父親突然過世。

在東西德對立、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勢不兩立的年代,梅克爾的父親不僅擁有兩輛汽車,而且不需要通行證就隨意往來柏林圍牆兩邊,還能同時獲得共產黨員、基督教會,以及無數信徒的推崇。梅克爾在糾纏不清的德國政黨中,永遠能夠在夾縫中找到共識,應該歸功家學淵源。

在兩德統一的第一次全國大選,梅克爾參加東德的一個小政黨,並且在家鄉當選議員,這個政黨隨後被德國最大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吸收。當時主導德國統一的前總理柯爾,注意到這位年僅三十六歲的東德女青年,破格提拔梅克爾入閣,擔任女性與青年部部長;四年之後,再度提升她為環保與核能安全部部長。九八年,梅克爾的貴人柯爾在選舉中大敗,政治生命結束,梅克爾在基民聯盟的危機中升任祕書長。隨後在九九年的地方選舉中反敗為勝,連續在六個邦議會選舉拿下勝利,奠定她在德國政壇的領導地位。

德國五個主要政黨,各有自己的代表色,執政的基民聯盟(CDU)、基督教社會聯盟(CSU)是黑色,與黃色的自由民主黨組成「黑黃聯盟」,屬於右派陣營;在野的社會民主黨則是鮮豔的紅色,與綠黨組成「紅綠聯盟」,堅守左派立場,雙方征戰旗幟鮮明,絕不含混。

梅克爾擅長在紅、黑、黃、綠的政治派系間縱橫捭闔。二○○五年她首度當選總理後,破天荒與左派的社會民主黨組成「紅黑」大聯合政府,在紅黑大聯合政府支持下,梅克爾繳出耀眼的成績單。在國際上與美國結盟,讓德國成為歐洲最重要的力量;在國內則完成增稅(將加值營業稅從一六%升高至一九%、調高富人所得稅最高稅率),以及增加社會保險的提撥。梅克爾因此在○九年的聯邦選舉大獲全勝,個人聲望達到無可挑戰的高峰。

 

布蘭登堡門示威

激進分子在柏林的布蘭登堡門示威,抗議德國和瑞士的新租稅協議。

(圖片來源:Top Photo)

 

梅克爾

法國總統薩柯奇(右)和德國總理梅克爾(左)在巴黎的一場記者會回答問題。

圖片來源:Top Photo

 

政治上合縱連橫  金融決策不斷搖擺

 

但是,物理學博士、擅長合縱連橫的梅克爾,對於多變的國際金融市場卻捉襟見肘,窮於應付,甚至被德國媒體戲稱為「兩周改變一次的總理」。

 

例如○八年十月,愛爾蘭政府宣布保障所有銀行存款,梅克爾先是公開反對,說德國絕不會跟進;但是梅克爾第二天就反悔,改口政府將會保證個人戶的儲蓄存款;又過一天,梅克爾卻又放棄保證個人戶政策,因為她了解國會將不可能支持這個政策。最後當大多數的歐洲國家走上愛爾蘭全面保障的路,德國民眾則在政策搖擺中怨聲載道。

 

從○八年至今,梅克爾在歐債危機的決策中,幾乎都陷入兩邊不討好的困境。她堅持維持歐元統一、不讓希臘倒債的立場,激怒德國選民,反對黨高聲指責她,將德國納稅人辛苦繳付的稅金,送給懶惰的南歐退休族享樂。但是,主張應該先發制人的金融專家們,又批評梅克爾主導的紓困方案太遲,把一個原本可以控制的小危機,搞成國家破產、威脅全球金融安全的大災難。

 

梅克爾不斷提高對希臘的紓困金額,今年她又推出強力財政緊縮政策,要在一四年前減少一千億美元的政府支出,引起德國民眾強烈反感。從五月開始,梅克爾的選舉次次潰敗,六月與八月都有群眾上街頭抗議,引爆警民衝突,造成社會更大裂痕。

 

反對黨趁勢攻擊梅克爾,並把紓困希臘的決策提上憲法法院釋憲,德國憲法法院裁決梅克爾政府不違憲,卻也賦予國會預先同意權,梅克爾未來將會更綁手綁腳。

 

作為歐洲經濟最後堡壘,德國是所有紓困方案最大的債主,梅克爾引導所有歐洲國家「德國化」,已經是一條不歸路。最近,梅克爾與法國總統薩柯奇提出各國的企業稅制(Corporate Tax System)必須向德國與法國看齊,特別是以低稅率吸引投資的愛爾蘭,必須調高公司稅才能獲得紓困;另外,德國已將法定退休年齡從六十五歲延長到六十七歲,歐洲各國必須跟進。

 

同時,另外一項更為激進的政策,也浮現在梅克爾的決策地圖上。

 

根據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 的報導,九月五日,歐盟主席范龍佩 (Herman van Rompuy) 在柏林與梅克爾會談,梅克爾明確表達正在評估「雙軌歐洲」(Two Speed Europe) 的可行性;推動歐盟中使用歐元的十七國全面結盟,組成「核心歐洲」(Core Europe);十七國的財政政策、政府支出,乃至社會政策必須緊密結合,並且簽訂新條約,將國家的部分主權交付給歐盟(European Council)。讓原本只是協調角色的歐盟,取得重要的政策制定權。至於未加入歐元體系的十個歐盟國家,則繼續扮演核心歐洲國家盟友。

 

最後王牌  「歐洲德國化」與「雙軌歐洲」

 

梅克爾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柏林ARD電視台的錄影中對著鏡頭微笑。

圖片來源:Top Photo

 

「雙軌歐洲」是梅克爾「政策搖擺」的最新範例。過去她對強勢結合歐洲各國的主張存疑,類似「核心歐洲」的主張雖早就被提出,卻從未獲得梅克爾支持。然而,今年五月開始的新一波歐債危機爆發,國內邦議會選舉又連番潰敗,梅克爾接受財政部長薛布勒(Wolfgang Schauble)提案,重提「雙軌歐洲」的政策。

 

梅克爾終於體會到,「歐洲德國化」、「雙軌歐洲」可能是她最後的王牌,德國不能再讓歐洲國家各行其道,必須徹底貫徹財政、貨幣、社會政策的一致性,才能避免歐元崩潰的災難。

 

沒有人敢想像歐元崩潰的災難,梅克爾這位全世界最有權力的女人,打出最後王牌,她最後一搏能有多大的能量,令人屏息以待。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副總經理)

 

梅克爾

▲點擊圖片放大

 

安吉拉‧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
出生:1954年
現職:德國總理、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黨主席
經歷:基督教民主聯盟祕書長、環保與核能安全部長、女性與青年部部長、德意志聯邦眾議員
學歷:來比錫大學物理系、德國社會科學院量子化學博士

延伸閱讀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2017-01-12

「變形蟲」齊普拉斯的政治勒索

2012-06-14

後梅克爾時代 德國政壇進入分裂時刻

2018-11-21

「女力」當家十六年 後梅克爾時代誰主歐盟?

2018-11-21

馬克宏扳倒梅克爾 歐盟女總理可望出線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