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出裕章夢想幻滅 走向對抗

小出裕章夢想幻滅 走向對抗

劉黎兒

職場

攝影/劉黎兒

825期

2012-10-11 11:35

小出裕章在初中、高中時代都是保守認真的學生,進大學後也從沒蹺過課,在大人眼中是超級好孩子;為何學核工的他,會從事核子研究同時又反核?

編按:日本去年發生三一一核災後,最具影響力的核工學者首推小出裕章,他用專業知識,持續到日本各地揭露核電的真相。台灣土地面積遠不如日本,而且位於地震帶上,危險性比日本更高。十月二十日《今周刊》邀請小出裕章來台參加非核家園論壇,發表「我所看到的核電真相」演講,分析台灣核電危險的原因,提醒國人正視這個問題。

小出裕章,在日本去年三一一福島核災發生至今超過一年半後,他已經成了日本關心核災、反對核電市民心目中的英雄。也因表裡如一的反抗風骨,成為年輕人的偶像。

小出從三一二那天起就不斷發訊,道出福島核災真相到今天,日本人靠他才免於被想隱蔽核災真相的政府,或核電利益相關的政官商學媒等欺蒙。

災後小出的書洛陽紙貴,至今幾乎每個月都出版兩本以上。他的《核電的謊言》(台譯本《核電是騙人的》)一書,二○一一年在日本亞馬遜人文科學排行榜銷售奪冠,其他幾本反核書都登上排行榜,在日本史無前例。網路上還有他的粉絲網站,是核災後日本影響力最大的人物。

小出在日本炙手可熱,他因為還是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助教,因此只有周末能到外地去演講、出席座談會等。每周他都馬不停蹄,行程排到半年以後,而且每十幾個邀請只能接受一個。他選擇去演講的優先順序是一、敵方陣地,亦即有核電的地方;二、當地的人正與核電奮鬥而遭遇種種困難;三、給年輕人聽的演講。

小出曾到紐約演講,但主要對象是旅美日僑,真正到外國演講,台灣是第一次,也是因為台灣有他認為非常危險的核電,他才接受的。

 

日本核電

▲日本民眾走上街頭反核,希望給下一代安全的未來。(攝影/吳東岳)

 

三一一核災

▲日本福島去年3月發生核災,喚醒世人對核電的注意。(圖片來源/法新社)

 

平時不開冷氣 盡量不用電


「核災發生前,雖然每個月也有兩、三場演講,但許多聽眾來自工會,有時只有十幾個人,還是領了津貼和便當才來的!」小出說。但這一年半來,每場演講都是千人規模,開場前一個小時就有人排隊,而且日本國內外媒體訪問不斷。

他自己如何看如此不止息的「小出熱潮」?他說:「引發核災的東電與政府是犯罪者,犯罪者不可能確實地說自己所犯的罪,拚命想要隱蔽資訊,從三一一至今完全沒變!所以大家才會想聽像我這樣的人說話,我覺得非常難得、感激,但還是不要發生核災最好!」小出一一年四月在東京明治大學的集會中,堅決地說:「我認為隨時可能發生的事發生了,有無法言喻的遺憾。無法防止核災發生,我也有責任!」小出再三申述此一遺憾,為此道歉,他的誠實令人感動。

他說:「一九七九年美國三浬島事故、八六年蘇聯車諾比核災、九九年日本東海村臨界事故等,每有大事故發生時,反核運動就會燃燒起來,但都有頭沒尾就結束,這次一定要徹底讓所有核電都廢掉!但是在政府與電力公司壓倒性的勢力前,這次是否能戰勝,我相當不安!」

小出非常討厭被當作英雄,他說:「有人來說各種意見,像是要我當運動領導人,或與政治多接觸等,但我最討厭政治與英雄!」

雖然著作近百冊,他還是繼續當他的萬年助教,他自嘲說:「我當了三十八年又好幾個月的助教,以前稱為助手,是教師中最低層的地位,如果去申請金氏紀錄的話,一定可以獲得登錄的!」也因此他成了日本最具傳奇性的核工學者。

但小出從未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吃虧的,他說:「我從來沒有餓過肚子呀,我和家人不曾為生活發愁過,小孩也都能受教育;喝酒的錢我也還有的,許多人知道我愛喝酒,擔心我沒錢喝酒,寄了很多酒來!」

他的人生哲學是寡欲知足,他認為,「人生只能活一次,是無法挽回、重來的;因此不被無聊的尺度束縛,而隨自己所想地活,全神投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最美好不過的事了!」

小出最有名的是在家都不用冷氣,雖然他住在日本數一數二熱的大阪和歌山旁邊,他說:「研究室的空調沒有開過,或許已經壞掉了!」小出也不看電視,不搭電梯;甚至研究室也不點燈,只靠電腦螢幕亮度也能閱讀;平時騎單車或走路,生活盡量不用核電廠所發的電。

小出最近透露,三一二那天他看到福島核一廠一號機爆炸之後,就開始在部落格發訊,指出福島核一處於絕望的狀態,最早明言爐心熔毀。結果被京大原子爐實驗所所長叫去,所長對他下了封口令,要他不要對外發言分析核災。

小出只是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訴大家,但日本已經變成統治狀態。那天之後,他不斷就所知而道破福島核一廠的狀態,他也是日本第一位斷言「日本沒核電,電也絕對夠用」的學者。許多事態,政府或東電在好幾個月後才承認,至今還繼續在隱蔽中。

 

看穿核電騙局 決心反核


學核工的小出,為何會從事核工研究同時又反核?

小出一九四九年生於東京老街淺草,即二次大戰結束後四年出生的,當時東京還有許多空地、小巷,他就在那裡玩耍長大。其後東京乃至日本全面急速改變,有高速公路、新幹線等,日本的工業、產業大躍進,需要很多能源。

 

在小出少年時代,中曾根康弘等國會議員提出原子能預算案,相關法案緊接著成立;一九五七年日本實驗用原子爐開始運轉,一九六三年動力實驗爐開始發電。

 

日本一九四五年才飽嘗長崎、廣島原子彈爆炸輻射帶來的恐怖,戰後東京不時舉辦原爆展;但在此同時,也對原子能可以轉換為能源有所期待,原子能被稱為「夢想能源」。

 

一九六六年,小出就讀離家不遠的名校開成高中,日本第一個商用爐「東海一號爐」也誕生了。他在看原爆展時覺得淒慘無比,內心更強烈地感覺,日本必須成為原子能和平利用的先驅才行,並自認使命就是如此。他決定獻身於原子爐的開發,因此一九六八年考進東北大學工學院原子核工系。

 

小出在初中、高中時代都是保守認真的學生,都拿了全勤獎,在大人眼中是超級好孩子;進大學時也穿學生服上學,從沒蹺過課。這樣的小出居然從一九七○年秋天開始投入反對核電運動,而且比誰都還拚命,全心全意反核四十二年。

 

原來在他開始學核工,就知道自己的選擇錯了,在大三他二十一歲時,便做了一八○度的大轉變。契機是東北大學所在的仙台是大都市,需要大量電力,小出原本對於仙台可能要建核電廠非常興奮,認為終於可以學以致用;但東北電力公司卻不是在仙台,而是在距離仙台八十公里以外的牡鹿半島女川建核電廠。

 

在對核電懷有夢想的小出眼中覺得很不可思議,他不懂為何不在要用電的都會建核電廠?他開始進行研究調查,直接從美國取得一些資料研讀,很快就知道那是因為核電是危險的,絕對不可能蓋在都會。現在這已是核電的常識,但當時要了解這樣的道理,看破這種把戲並不容易。

 

即使無法晉升 也樂在研究

 

當時的輿論都說「核電是安全的」,他自己也一直相信。但當發現原來並非如此,他從少年時代的夢想被打得粉碎,而在一九七○年十月參加了女川的反對運動。

 

為了想知道核電到底有多危險,小出認為必須有人留在原子能現場反對核電。他決定繼續攻讀核工,在東北大學讀研究所,一九七四年到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專事測定輻射能研究。

 

小出身處於原子能研究的世界,卻一直反對核電,因此成了萬年助教。小出和他的研究夥伴被稱為「熊取(京大原子爐所在地)六人眾」或「熊取六人幫」,即是以中國文革四人幫來諷刺,六人官途坎坷。

 

但小出說:「我沒後悔過,核電本身不但危險,也是嚴重的歧視,都會把核電負擔硬加在窮鄉僻壤。而且核電最糟糕的還有核廢料問題,尤其用過的燃料棒毒性是未使用的一億倍。」

 

小出更指出:「日本即使現在核電全廢,也還有核電使用至今所製造的輻射物質,眼前就有一二○萬顆廣島原子彈的分量,要留給後世一百萬年來背負的毒物!日本找不到地方可以安心擺放,反核是非常明確的價值,唯一遺憾的是我未能阻止如此毀滅性的核災!這是我的力量不足。」

 

小出並說:「我沒升官,其實並沒遭迫害,是我無所求,我不喜歡被人命令,也不喜歡命令人。在熊取,我能做自己喜歡的研究,不需要扭曲自己,而做有獨創性工作,是很幸福的! 」

 

核電

▲小出裕章和反核同伴在熊取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工作,命運是幾乎都只能當到助教。

 

控訴核電當局七項大罪

 

小出在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出席日本參議院行政監視委員會聽證時,最後以印度聖雄甘地墓碑上的話,指控核電當局犯了七項社會大罪。

 

小出說:「第一是『毫無理念的政治』,這可以說是在場與政治相關的諸位,希望各位好好咀嚼這句話;其次是『不勞而獲的財富』、『沒有良心的享樂』、『毫無人格的知識』,以及『毫無人性的知識』,這是指包含我在內的學術界,至今加諸於原子能的部分;還有『沒有道德的商業』,我想這是東電等各電力公司;最後是『毫無犧牲的崇拜』,希望有宗教信仰的人能銘記於心!」

 

小出表示,「我今後的立場不會改變。與地球的歷史比起來,人類的存在非常淺且新,而使用電力不過二百年歷史,人類若不改變至今的思考模式,則必會滅亡。所謂改變思考,是對各種問題能認識到什麼程度。反核電,不僅是『反對』而是『抵抗』。許多人認為廢核就好,亦即擺脫需要核電的生活模式,那也不錯;但對我而言,我終究是想用『反核』來抵抗,必須要不被國家及大組織壓扁地抵抗才行。」

 

「如果慮及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口,幾乎消耗掉世界所有的能源,以及看出核電給誰帶來痛苦的話,或許人們的判斷與行動就會改變吧!」小出語重心長地說。

 

小出打算堅持他的反抗精神到底,並以此邁向沒有核電的世界。他的傳奇還會不斷「更新」,並讓世人都想「下載」吧!

 

核電

「核電不但危險,也是嚴重的歧視,都會把核電負擔硬加在窮鄉僻壤。而且最糟糕的還有核廢料問題,用過的燃料棒毒性是未使用的一億倍。」

小出裕章
出生:1949年
現職: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助教
學歷:東北大學核工系研究所

延伸閱讀

核能是地獄之火 不是人類所能控制

2012-10-25

台灣全面廢核 不能再等了

2012-10-11

拋棄錯誤過去才是進步

2011-12-08

台電沒有記取教訓

2011-08-18

有些預言最好別命中

2011-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