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六十歲不是黃昏,把握人生黃金時光

六十歲不是黃昏,把握人生黃金時光

鄭淳予

話題人物

攝影/林煒凱

833期

2012-12-06 14:17

三年來,嚴長壽把自己捐給了台東。對於企業精英來說,只要口袋夠深,做公益絕非難事,但他彎身傾聽、融入部落,儘管承受不少外人質疑的眼光,仍發揮專長把資源整合在一起,因為,他要把握人生的黃金時光,把希望種在台東的土地上。

從台東市區出發,沿著台十一線,車行往北,天際到海平面疊出一望無際的藍色漸層,衛星導航帶領我們往山的那一側,轉進一條隱密小徑;催足油門,車子才顛簸地爬上陡峭的坡道,一戶矮房子出現在茂林中, 亞都麗緻飯店前總裁嚴長壽立於庭前,展開他的招牌笑臉迎接《今周刊》採訪團隊。

今年,嚴長壽正好滿六十五歲,已達退休之齡的他,卻自許為「黃金時光的趕路者」。「雖然我已到了『水木落而石瘦崖枯』的黃昏歲月,卻依然對社會、青年人的未來關懷不減,於是我決定善用黃金時光。」從這段嚴長壽的新書自序中,不難看出他仍對台灣這片土地滿懷熱忱。

「我沒那麼老啦!」嚴長壽笑說,現在要他去爬樹,還不成問題,即使脊椎滑脫的老毛病常讓他犯背痛,過午一定要休息,但他並未選擇去過一般人的退休生活。

是什麼樣的情懷,才會讓嚴長壽如此把自己徹底投入?原來是他近年對生命的一番感悟。二十歲前,是不斷成長學習的階段,那是「被別人照顧的時期」;成年後,開始走向獨立自主的人生了,熬到工作穩定,就要面對成家立業,接著還有養兒育女和追求自我的人生課題,那是「照顧家人與同仁的時期」。兩個時期過去,人生也過了快一甲子的歲月,年過耳順才真正可以放下重擔、了無羈絆。

但不久前聽聞朋友的一場車禍意外,讓他再次感到無常,「人生……就是要把握當下的生命!」他慢慢述說:「我從來不去想明天、想未來,也不會為了眼前的事患得患失,假設你自己反省這件事情做得不對,是不必要的、浪費的,那就不要做,假設是有意義的,那就做。」

這樣的心情,就和他推動公益平台的初衷一樣:「與其用消極心態看待自己的餘生,不如更積極度過這段時光。因為這段時光是人生的『黃金時光』,這時的你充滿人生閱歷,大半不必再為工作與家人、子女而煩惱,正是你可以專心一事、專注一志,倒空自己,運用智慧、人脈、財富,無私奉獻的最佳時光。」

 

原住民

在原住民藝術家面前,嚴長壽願意當一個謙卑的學生,聆聽屬於當地人的故事。

 

一份信任,與部落磨合出好感情


一位叱吒商場多年的企業精英,宣示要到尚未開發完全的台東做公益,背後不知有多少人拿著質疑的放大鏡,檢視他的一言一行。

堅決不置產、不以任何名義擁有台東的土地,是嚴長壽的基本態度,他的租屋處,就選在海岸線第二排,沒有豪奢的院落,也沒有一覽無遺的海景視野。真要說嚴長壽在這邊所擁有的,大概就是一輛隨他上山下海的休旅車,還有不管走到哪都會遇到的熱情擁抱。

我們跟著嚴長壽的步伐,來到了東河鄉一家名為「熱帶低氣壓」的民宿,開朗的女主人依布有一雙深邃的大眼睛,綁著黑人頭的男主人,打著赤膊才剛從海邊衝浪回來,兩人一看到嚴長壽來訪,像是見到老朋友,直接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

擁抱是熱情的表現,但更多的,是出自於真心信任。對「外來人」嚴長壽來說,獲得當地居民的一個擁抱,一份相信,要用無數次的溝通才能換來。

公益平台在花蓮三仙台一帶比西里岸部落最為人所知的成績,就是「寶抱(pawpaw)鼓隊」,然而這個最亮眼的成績,卻也曾讓嚴長壽受挫。

二○一○年的暑假,在嚴長壽的牽線之下,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何鴻棋帶著密集訓練三個月的孩子們,向著太平洋擊出生命的鼓奏,「寶抱鼓隊」一戰成名。

在此之後,部落卻出現不同的聲音,有人說,寶抱鼓應該遵循部落傳統,不應有太多「外人」的色彩,更不需要因為平地人的指導而改變過去的打鼓方式。

 

嚴長壽

在台東,握手算是見外的招呼,擁抱、勾肩搭背,才能真正拉近彼此距離。

 

嚴長壽

 

一股熱血,發揮CEO專長整合資源


對於這樣的聲音,嚴長壽難免感到失望,但他還是抱持樂觀心態:「這是一個鬆鬆緊緊的過程,我們現在盡可能退居第二線,只是盡量把客人帶給他們,他們還是需要繼續被鼓勵。」用他的話來說,「離開,不等於不再照顧。」一度離開的何鴻棋老師,今年果然又被請回部落任教。

關於磨合,嚴長壽雖然只用簡單一句「鬆鬆緊緊的過程」帶過,但他隨口舉的例,其實都訴說了內心的折騰與拿捏。

「有時候,部落裡辦喜事,大家喝酒慶祝,一喝起來就忘了分寸,該去上班的時候還帶著一身酒氣,」嚴長壽邊笑邊說:「你說,這時我該鬆還是該緊呢?」

愈是遇到這樣的難題,他愈是要求公益平台的夥伴,不能抱著「幫助」當地住民的心態,而是「學習」認識和傾聽。「沒有這樣的心態,遇到挫折就會退回到『那我補助你們就好』的高姿態,」他點出了一個鮮明的結論:「很多慈善機構都缺乏一個觀念,就是讓自己真正地踏進去。」

在台東,他的姿態總是站在人後,把最前面的舞台留給當地人。嚴長壽說,CEO(執行長)從事公益活動,必須到第一線,甚至是蹲下來傾聽,「蹲下來,然後,收斂起你過去攻城掠地的爪子。」

檯面上,他放低身段,把當地人推到舞台前,自己隱身於後;檯面下,他繼續做他擅長的事情,因為「身為CEO,你還是要善用過去的優勢,有效率地去管理、整合各方面的資源。」

 

這幾年,嚴長壽不厭其煩地在朋友之間推銷台東之美,也因此得到許多的「樂捐」。「人家捐錢給我也好、捐人給我也好,我總是覺得自己承受了很大的人情。」這些慷慨解囊的朋友,都被嚴長壽稱為「天使」。曾經,有朋友對他說:「我們其實都只是你的小兵耶!付錢是最容易的,要像你在前線做事,那才難!」

 

每每聽到類似的話,嚴長壽的心又熱起來。「你會從心裡覺得要更認真做,不能辜負人家!」他感性地透露:「這幾天我內心一直很掙扎,不應該再南北奔波,應該全心留在花東,可是回過頭來看,每一趟往返都是必要。」身上掛著多個基金會董事頭銜的嚴長壽,為了回報各方愛心,他自我要求在別人開會時務必出席,欠下來的人情,就用演講回報。

 

親近嚴長壽的友人形容,他總是帶著自己的朋友親自走訪台東,往往,一趟「眼見為憑之旅」會促成意外的美事。

 

資深媒體人余湘就是因為嚴長壽安排的一次花東漫遊之旅,喚起對原鄉的感情。原本想捐一筆錢給公益平台的她,在嚴長壽的牽線下,認識了有意轉讓的「真柄老舍」民宿主人林老闆,余湘爽快地接手,並將這家民宿作為在地培訓原住民返鄉就業的舞台。

 

「真柄老舍」易主後改名為「余水知歡」,成為台東當地原住民經營民宿的模範。嚴長壽形容:「她做了一件比單純捐錢更重要的貢獻,就是同時讓部落年輕人圓夢,也讓她自己、讓我圓了個夢。」

 

一個夢想,用教育灌溉花東學童

 

幾年前,嚴長壽才適逢大病,動了手術之後,卻一刻也沒有閒下來,甚至老想著要把別人給他的錢發揮十倍、二十倍的效益。問他難道不擔心把身體逼壞嗎?他哈哈大笑地說,自己就是要湧泉以報。

 

省道台十一線貫穿狹長的台東縣,嚴長壽在這條海岸線來回奔走,希望的種子能開出什麼樣的果實,他無法想像,但他深信,要讓花東海岸永續滋長,教育是最好的肥料,「很多第一線難解的問題,還是要靠基層教育慢慢改變!」

 

今年首度招募七年級學生的台東私立均一中小學,就是嚴長壽心中希望打破升學迷思的理想學園。身為學校的董事長,他不僅要打造全校三分之二學童都能減免學費的學校,還要讓當地原住民小朋友能自小發掘美感與藝術的天賦,進而培養國際的視野,他強調,「一個孩子如果能在有自信的環境下成長,未來才會以家鄉為傲、昂首而立。」

 

深夜十點,台東創意市集「鐵花村」內,原住民悠揚的歌聲不停唱著,嚴長壽臉上完全沒有前一晚睡不好的痕跡,他說,晚點回家還要寫篇文章。「我發現我這個人喔,最大的享受就是付出,沒有自我欲望的付出,因為付出會讓我得到很大的快樂。」夜已深,他的眼眸還是炯炯有神。

 

六十年前,來自瑞士的白冷會傳教士,遠渡重洋,在花東奉獻一生;而今,嚴長壽看著同樣的一片壯闊山海,靜靜地陪伴這片土地又度過一天。

 

嚴長壽
出生:1947年
現職: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台東縣私立均一國民中小學董事長
經歷:美國運通總經理、圓山大飯店總經理
學歷:基隆中學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延伸閱讀

他家客房免費住 每人都來幫他圓夢

2014-12-25

發現台東令人感動的力量

2012-03-01

嚴長壽:請找回你無可救藥的熱忱

2013-03-28

飯店教父用公益邂逅最極致的幸福

2012-01-19

做與眾不同的事

201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