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偉殷:專注眼前這一球,未來一定有機會

陳偉殷:專注眼前這一球,未來一定有機會

方德琳

職場

攝影/劉咸昌

836期

2012-12-27 17:36

「一生懸命」,12月24日,旅美棒球投手陳偉殷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寫下這句給讀者的話。用盡一生力量去努力,不在乎是非成敗一直做下去,這是陳偉殷對棒球的信念,也是他對自己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生涯的期許。

內角球,是很多投手不願意投的球,它有背水一戰特性。往內多偏一點,球會擊中打者;不往內又容易被轟出全壘打。僅僅半顆球距離,就能決定投手是這場競技賽中的獵人,或淪為打者的獵物。

陳偉殷是一位勇於投內角球的投手。他高中同期隊友、也曾赴美投球的鄭錡鴻分析,陳偉殷球路最大的優勢在於:直球尾勁夠又敢塞內角。球速越快,控球越難,更何況投內角。比起投球技術來,陳偉殷更讓人稱許的是他的自信、膽識與鎮定,在壓力下還能呈現出的優雅。

在身材、球速與球種宰制能力上,陳偉殷都不比王建民占優勢;所以當他決定到美國大聯盟打球時,「他能撐過一季嗎?」是球迷對他觀察的重點。如今,二○一二年球季結束,先發三十二場,取得十二勝十一敗的好成績,大家疑慮不僅一掃而空,更認為他有機會挑戰王建民的佳績。作為台灣第三位登上美國大聯盟的先發投手,陳偉殷的未來有眾多球迷的期盼。
 

美國職棒大聯盟.調整

 

「我想一直待在大聯盟,有一年是一年。每一年都全力以赴去做,拿到下一年合約,這是我的目標。不用想太多,就先好好表現吧!」

前中華成棒教練楊清瓏認為,陳偉殷在美國第一年的好成績,主要來自他突出的心理素質與絕佳的調適能力。

陳偉殷回顧自己今年的狀況說:「球季前半段主要是適應,不給自己壓力,後半段就調整成比賽心情。」這中間的差別是,如果在適應期,打不好會有藉口,「反正還在適應嘛!」但進入正式比賽心情時,打不好就代表真的有問題,一定得想辦法克服。

看來很細小的心情調整,但在運動心理學家看來則是區分一名優秀投手的關鍵。師大體育系系主任季力康說:「優秀投手會主動去找問題,讓問題浮現;而多數投手會找藉口閃避問題。」閃避對一般人不構成大礙,但對投手卻是致命傷。被閃過的問題是侵蝕投球自信的黑洞,時間越久黑洞就越大。

在日本打球時,陳偉殷偏愛以高速球解決打者,但他很快意識到,過去的成功方式無法讓他通過美國考驗。「在日本,打者揮棒速度跟不上我的球速,即使投紅中還是讓他們傻眼。但在美國,速度再快,打者就是不怕,球一高起來就被打。」當其他新進投手可能還處在適應期保護傘下,陳偉殷就已積極地調整投球策略,把目標放在壓低球路上。
 

陳偉殷

陳偉殷的目標是在大聯盟一直待下去,這未來,就開始於眼前即將出手的這顆球。(圖/AP)

 

快速調整狀態 積極適應大聯盟賽局


然而,這個更要求控球品質的調整也考驗他的身體狀況;在日本投一休五,到美國則變成投一休四,而且打者的強度讓他每一局都耗損更多精力。他提到在美國投完五局就相當日本投七局的感覺,所以今年球季後半段疲勞問題開始出現。他自評,大聯盟第二年的表現就端看他是不是能適應疲勞而定。

「疲勞不可能消除,我必須調整到不讓它影響表現。」陳偉殷為第二年立下階段性目標。這個心理設定很微妙,就像事先打預防針一樣,他已決定與疲勞共處,即使未來真的身體疲乏,也不能作為表現不佳的藉口。

目前,陳偉殷正在調養右膝傷勢,他摸摸右膝蓋說:「人的習慣是這裡有傷,就不敢用右腳,可是我會用它;因為不用反而怕,結果只會讓它更弱。」這種積極性是運動選手很需要的心理素質,「找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正向心理紀律,才能消除可能挫敗自己的負面想法。

談到未來大聯盟目標,陳偉殷顯得很保守。他說:「我當然希望明年表現比今年好,但不會去設定數字目標。只要每一年都把球打好,拿到下一年合約,一年一年打下去。」

季力康認為,要成為一位絕佳投手必須解決一道心理難題:既要有求勝欲望,但在執行過程中又要抱持平常心。能做到這點的唯一辦法就是學習把注意力放在當下,對投手而言,就是專心處理眼前的這顆球、這局球賽,進而是這場比賽。

如果選手把目標設定在勝投、防禦率這種自己無法控制的目標上,就會把注意力引導到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能做的事情。專注在自己能執行的任務上,就像演奏家專心處理每一個音符,曲子自然就會走到終點一樣,投手只要有效地執行眼前的球就能達到目標。
 

日本職棒的磨練.蛻變


「在日本八年哭過一次,那是第一年剛到日本的時候。到國外完全沒辦法講話,我不怕苦,但是怕寂寞,不會講日文沒辦法與人溝通。現在回頭看,沒有付出這些代價,就得不到我現在的東西。」

二○○四年,十八歲的陳偉殷離開台灣,隻身到日本中日龍隊打球;○八年,他才拿下日本職棒第一勝的戰績。那四年,是陳偉殷人生最煎熬的時期,語言不通,加上受傷沒有表現的焦慮,惶惶不知明日是否還能留在球場上。

去日本前,陳偉殷的球有尾勁(進到本壘板後會有角度的移動),但球速與控球都有待提升。四年苦撐過後,○八年,陳偉殷創下個人最佳的球速,超過一五○公里;○九年更以一.五四防禦率拿到防禦王,成功補足之前的弱點。

 

這四年讓陳偉殷從單純只想贏球的心態,蛻變成心理與技巧都臻於成熟的優秀投手。回頭來看,他對這四年的體悟是:「很苦,但是沒有付出這些慘痛代價,就得不到現在想要的東西。」

 

他坦言,第一年在日本,非常不適應,曾經一個人偷偷傷心哭泣過。從小就與做泥水匠的爸爸出入各種工地,體力上的辛苦不是問題,但是沒有人可以溝通的寂寞感,才是讓他備感艱辛的原因。

 

為了排解寂寞,陳偉殷會利用休息時間,每天主動到隊友房間報到。「這一層樓有九間房間,我就從第一間開始敲門進去坐。每一個房間待半小時,就是坐在那裡看電視。有的隊友會覺得很煩,但是我會說,我無聊,你來陪我。」就這樣慢慢學日語,陳偉殷才開始融入中日龍的隊友中。

 

除了環境適應問題外,陳偉殷在○六年底動了手肘韌帶重建手術。因為手術,日本中日龍隊將他移入育成選手名單,成為年薪只有二四○萬日幣,每天只能做復健不能出賽的冷板凳球員。

 

加盟巴爾的摩金鶯隊

2012年一圓夢想,加盟巴爾的摩金鶯隊,進入美國職棒。(圖/UDN.COM)

 

日本中日龍隊

2004年加盟日本中日龍隊,前4年是人生最煎熬的時候。(圖/蘋果日報提供)

 

高中青棒聯賽

2002年高中青棒聯賽,曾投出單場22K,一鳴驚人。(圖/UDN.COM)

 

絕不放棄 諮詢專家克服受傷復健煎熬

 

楊清瓏說,很多選手熬不過受傷復健的煎熬;開刀成不成功?復健適不適當?對訓練的態度夠不夠正面?每一個都是難過的關卡。加上重回舞台的不確定,身體、心理雙重壓力下,很多選手就選擇放棄了。

 

○七年復健養傷的那一年,陳偉殷都在單調枯燥的復健練習中度過。一小時復健,兩小時練跑,兩小時重量。即使晚上回宿舍後,只要有空檔,他還是會左右手各拿一公斤的啞鈴到跑步機上跑步,鍛鍊肌肉。

 

每天花大量時間做基礎訓練,卻沒有辦法練投;當時球隊怕他手傷,規定每天只能投十顆球,慢慢地才增加到二十顆。那時候,他心裡會想,明明是一個投手,可是為什麼摸球次數這麼少。渴望練習投球的心情讓他很著急,「那時候根本不能去想什麼成績、比賽,我只想一件事,就是給我一次機會,只要能站上投手丘就好。」

 

徬徨苦悶的心情,逼使他主動去找專家解決。陳偉殷說,在那一年,中日龍隊前投手郭源治教他很多投球的新觀念;像他的球速,就是在郭源治的教導下開始有顯著的進步。「郭源治前輩告訴我,就放膽去投,不要害怕手受過傷。」陳偉殷後來想開了,「反正手肘裡面已經打了兩支鋼釘,萬一投出問題,頂多再換鋼釘就好。」

 

而他回台灣時也主動找上學運動心理的季力康,詢問他如何解除心理壓力。就在最困頓無依的這一年,陳偉殷開始注意自己的心理狀態,學習控制調整。

 

在高中時,陳偉殷就是一位不怕敢投的攻擊型投手,有強烈想贏球的企圖;但是從「想贏」到知道「如何贏」就需要更多的智慧。逆境是強大的考驗,但同時也是嚴格的老師。棒球心理機制的經典手冊《投手的心靈密碼》書上就說,如果要了解一個人,就觀察他在困境中是怎樣的一個人,而人也必須從困境與挫折失敗中才能學到寶貴的經驗。

 

陳偉殷

2007年復健養傷,每天花10小時跑步, 做重量訓練。(圖/蘋果日報提供)

 

機會的選擇.智慧


「不去想,失去這次機會,下次就沒有了。反而,做好眼前事情,未來就一定有機會。」

 

二○○九年,陳偉殷就有機會進入美國職棒。那一年,他剛拿下日本中央聯盟防禦王,並且創下四場完封成績。在這樣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陳偉殷卻沒有選擇去自己夢想中的美國,反而決定留在日本中日龍隊。

 

棒球界裡有人替他惋惜,因為他可以在成績好時談下對自己最有利的合約,但是陳偉殷搖搖頭說:「中日龍用四年時間栽培我,我只幫它投兩年,覺得離開它的時間還沒有到。」難道,他不怕就此沒機會去美國職棒了嗎?

 

陳偉殷認為,無論去日本或美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每一年把球投好,維持好成績。做到這一步,就永遠有機會,但是做不到這一步,去美國也很快被淘汰。

 

一一年底,他覺得去美國的時機已到。透過經紀公司安排,美國職棒大聯盟總共有七支球隊開價,但最後,陳偉殷卻選擇了薪資待遇並非最好的金鶯隊。

 

「我與經紀公司有共識,要以爭取到三年以上的複數合約為優先。」他考量剛到大聯盟的第一年是適應期,但如果只有兩年合約,第二年就有表現的壓力,對剛完成適應的新投手來說,心理負擔太大。而金鶯隊是唯一提出三年合約的球隊,陳偉殷也成為台灣第一位拿到美國職棒大聯盟複數年合約的選手。陳偉殷面對機會所做的決定,都是以「如何能讓棒球生涯走得長遠」來考量。

 

未來,開始於即將出手的這一顆球

 

知名球評曾文誠說,與很多到美國的外國選手不同,陳偉殷一去就很積極學英語,甚至為了與講西班牙語的隊友打成一片,也積極向隊友學西班牙語。不像日本旅美的松坂大輔,擁有私人翻譯與團隊,最後卻搞到與球團不和,人緣不佳。

 

楊清瓏說,投手能與隊友打成一片是很重要的心理支援力量。如果與隊友感情好,表現佳時,隊友會替你鼓掌,表現不好時,隊友會給安慰,無形中也能降低投手的心理負擔。

 

「一生懸命」是陳偉殷勉勵自己的座右銘。這句日本詞語是指:用盡一生力量去努力,不在乎是非成敗一直做下去。陳偉殷在困頓沮喪時被這句話點醒,現在,他也抱持一生懸命的精神繼續在棒球生涯裡打拚。

 

棒球是他選定一輩子的事業,如何有一輩子?陳偉殷相信,未來,就開始於眼前即將出手的這一顆球。

 

陳偉殷

作為台灣第三位登上美國大聯盟的先發投手,陳偉殷的未來有眾多人的期盼。(攝影/吳東岳)

 

陳偉殷
出生:1985年
現職:巴爾的摩金鶯隊先發投手
經歷:2002年古巴洲際杯、2004年赴日、加盟日本職棒中日龍隊、2004年雅典奧運、2008年北京奧運
2012年戰績:32場先發,12勝11敗,防禦率4.02 

延伸閱讀

比王建民還快上大聯盟 胡智為怎麼辦到的?

2017-05-04

郭泓志 豪勇左腕寫下復活宣言

2006-09-21

成功,可以強求 陳偉殷

2014-10-01

初生之犢 陳偉殷

2012-12-20

陳偉殷 在逆境中懸命 纏鬥的男人

2012-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