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管中閔上火線 是改革先鋒還是先烈?

管中閔上火線 是改革先鋒還是先烈?

林天然

政治社會

攝影/聶世傑、林煒凱

845期

2013-02-28 14:05

無畏於民粹當道,第一位敢勇於反對「立即調漲基本工資」的政務委員,管中閔帶著大炮性格,一路當上經建會主委;這位政治資歷僅僅一年多的政壇新人,在這個「非財經內閣」裡,會衝撞出什麼火花?

因為一席話:「(政府如果)不幫企業,(勞工想加薪)損失的可能不只是一顆茶葉蛋,而是連一粒米都沒有。」可能讓勞工團體、企業老闆們從此認識「政務委員管中閔」這個人。而在經建會主委就職上,勇敢喊出景氣好轉力拚「黃金交叉」的支票,則讓在野勢力心中暗喜,以後用來「清算」江內閣的帳冊上,多了一位「管中閔」。

但管中閔其實不管太多的政治計算,他的政治資歷比起新閣揆江宜樺還要短,嚴格說來,僅僅才一年多,經歷也只有政務委員、經建會主委兩項,但卻是此波內閣改組過程,外界認為職位轉換最不意外的閣員;因為他扎實的學術研究,認真任事的個性,加上私下當言則言,不扭捏閃躲的大炮性格,無論是權衡重大財經政策的進行、橫向溝通各部會的合作,在政界與業界的風評都不差。

就職經建會主委上,管中閔以「創新、突破、主動、效率」,鼓勵經建會同仁勇敢站上火線,行政院最棘手的油電價上漲爭議、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草案,管中閔說他自己責無旁貸要一肩扛起,也會勇於為政策辯護。

這些話,管中閔不必經過事前練習,就職典禮前一晚,他照舊睡得好,熟識他的好友說,因為這些就是他的從政之道,也是做事原則。

其實無論是到行政院上班,或如今站上主委位置,還是站在大學講台、主持學術研討會,對他而言,沒什麼兩樣。他說的話,就是他內心想的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率直個性,讓他深受前行政院長陳冲的倚重;討論財經政策大可免除官場客套,也不需要擔心政治過招,直接切入重點,提出解決對策。

因此,當管中閔在經建會主委就任典禮中,喊出希望經濟成長率(國內生產毛額GDP年增率)能超過四%,失業率降到四%以下的「黃金交叉」目標,引來許多人不以為然的冷眼旁觀時,事實上,他胸有成足。因為管中閔與國泰金控的合作,定期發表對台灣經濟成長的預估,其研究模型早就估算今年經建目標三.八%的達成機率很高。

 

管中閔

▲管中閔(右)很受前閣揆陳冲(左)的倚重。

 

「黃金交叉」招來冷眼旁觀

 

也因為這個預估,因此去年底,主計總處一再下修GDP數值,當時管中閔雖然「貴」為政務委員,卻也毫不客氣,攤出自己估算的季模型,「指正」主計總處的研究方法過時了,大炮性格顯露無遺。

不僅如此,近日油價連漲引發民怨,管中閔立刻跳出來表示,經建會要主動研析「油電價格」對經濟產生的影響,而且要用扎實的研究與分析,作為政策辯護的參考,「不能期待舊方法為台灣解決新問題。」而他的老友則以「用實際作為,一步一步挑戰公務體系的既有制度」,形容管中閔的從政之路。

「一顆茶葉蛋」事件,事實上是被媒體斷章取義的結果,但管中閔在明知「民粹當道」的社會氛圍下,仍然勇敢提出「目前反對基本工資調漲」的論調,私下讓不少內行的經濟學者佩服。

但發言仍被媒體扭曲,管中閔原本是要強調,經濟政策應該是讓大家一起打拚、共同富有,而不是為了一顆茶葉蛋金額的最低工資調整而吵鬧不休。個性率直的他.內心秉持台灣中小企業的生存重要性,絲毫不懼勞工團體抗議;為了能替政策清楚地辯護,幾天後,看媒體繼續做文章,他不假他人之手,再度出面說明,企業先要生存得下來,才會創造更多的就業,否則勞工可能不只一顆茶葉蛋,「連一粒米都沒有。」

此次內閣改組,許多人事都有馬英九主導的影子,其中管中閔平順地從行政院政務委員轉任經建會主委,在馬英九割捨「財經內閣」過程,毫髮無傷。但是這不表示,管中閔穩坐「馬金對號」席間,反而,自二○○八年就出任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成員的他,曾有一段時間對馬英九很心冷。

管中閔是出生於台北市的外省第二代,他的岳家是國民黨早期大老,上一代感念蔣經國對台灣的建設,其實對管中閔的影響很深,這一點,與馬英九的愛國情操完全貼近。而長年由蔣經國基金會一手栽培的前經建會主委陳添枝,與管中閔亦是以學會友,進而變成莫逆之交。

 

打造民間權威總經預測報告

 

愛台灣、也很有為國家社會貢獻心力的抱負,但是當國民黨重掌執政權,把朱敬一、陳添枝與劉憶如等人,一起請進內閣團隊.分別出任政務委員、經建會主委、財政部長時,管中閔卻僅是顧問職的「外圍人士」,原先期待推動的財經政策,少了可以發揮的平台。

當時很多人為他惋惜,但他自己卻毫不以為意,事實上,他的人生中,「落榜」經驗還頗為豐富,因為當年的大學聯考,他沒考上所謂的名校、高等學府,就念「文化大學經濟系」,放眼如今政壇台大幫、政大幫,頗為不同。

管中閔自己坦言,他在叛逆心理下,建國中學三年完全荒廢學業,再加上大學四年,有「近七年的頹廢生活」。直到赴美讀書,才開學一周,就被艱深的微積分徹底打敗,走在校園裡,想起:「他生未卜此生休」這句話,才痛定思痛,人生就此重新開始。

或許求學過程並非一路順遂,因此讓他比起許多傳統官僚,更有彈性空間,也很懂得利用人生中「空閒」的時間。他在未進內閣之前,常主動到各國立大學的財金、經濟系博士班講學,也協助年輕授教向經建會爭取研究計畫。例如他現在與國泰金控合作定期發表的經濟預測,就是當時向經建會與央行提出「季預測」的經濟成長率模型,卻被小官員打了退票。一氣之下,他與學生、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徐之強轉向國泰金控申請研究經費,成就了現在由民間企業主導公布,卻依舊不失權威性的總經數據預測報告。

 

管中閔

▲管中閔(右)與許多國際知名經濟學者互動良好,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中)來台時,也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左)一同應邀與會對談。

 

曾為央行總裁接班人選

 

管中閔的「彈性」也展現在從政上。○二到○三年間,管中閔曾以學者之姿兼任中央銀行理事二十個月左右,這是民進黨執政期間他唯一擔任過的官職,但當時,他沒有做完任期,半路落跑。央行對於他的主動辭職,官式文章上寫著「因計畫出國訪問講學,工作繁忙懇辭理事職務」,事實上是他無法為「彭氏貨幣政策」做出更好的建言,自認為對央行沒有貢獻,乾脆決定辭職。

這次內閣改組,央行總裁彭淮南雖然在最後一刻確定留任,但即使是國民黨內部,都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其中有一股頗獲認同的說法即是,無論彭淮南連任與否,國民黨內部都應該積極培養年輕一代的接任人選,其中無論理論或實務面,得到最多認同的,就是管中閔。

管中閔雖然不是貨幣理論出身,但二十個月的央行理事資歷,加上經濟學博士的學歷,其實擔任央行總裁一職,都足堪重任。尤其是他願意開誠布公地為其政策辯護,有助於未來貨幣政策的透明性,而且又是年輕一代的代表。因此,雖然這次與總裁大位失之交臂,但接下經建會主委一職,為台灣財經政策做長遠的規畫,仍然有機會符合他心中的理想:「為國家做更多的事」。

不過他的好友也提醒,就算有一天,管中閔與馬團隊又「走散」了,也不用太訝異;那是因為他知道沒有發揮的空間了,該走他就走了,一點都不會眷戀。管中閔自己也曾在自傳中寫道:「在學術研究的道路上陶然自得,因為計量經濟的世界裡,處處勝景、滿眼風光,那兒才是我夢想的國度。」


管中閔
出生:1956年
現職: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
經歷:政務委員、商研院董事長、中研院院士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經濟學博士、中國文化學院經濟系

延伸閱讀

血性管爺 心中藏著浪漫搖滾魂

2015-09-10

新內閣改組秀 台下比台上更精采

2013-02-07

管中閔:我承認未一步到位 但台灣沒時間了!

2013-04-25

內閣官員踩地雷 理財成績不及格

2008-12-04

「馬」蹄紊亂百日 新政府怎麼了?

2008-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