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桌球教父莊智淵 不給自己藉口後退

台灣桌球教父莊智淵  不給自己藉口後退

李歐

情感關係

攝影/陳永錚

857期

2013-05-23 14:12

2021/7/27編按:40歲的「桌球教父」莊智淵27日晚間出戰埃及選手奧瑪阿薩爾(Omar Assar)。面對手長腳長、身高接近200公分的埃及選手奧瑪阿薩爾,莊智淵陷入苦戰,儘管兩人對戰有來有往,由莊智淵分別拿下第2局、第4局與第6局的勝利,但在第7局的最後幾個關鍵球,莊智淵可能因為體力耗盡、無法掌握,飲恨敗給年輕10歲的埃及選手。

在本屆以「五朝元老」之姿征戰東奧的莊智淵,今天在球場邊休息時依舊只有獨自一人,相較埃及選手有教練在一旁耳提面命,還不時拿水、拿水果給選手,莊智淵選擇自己獨坐冷靜思考。

事實上,在今日一早,莊智淵個人臉書就有一篇貼文,希望「弟弟及汪星來的小孩們,要記住爸爸怕周球(打桌球)的樣子」,在文章下方還標註一句「今晚8點30對手很強,需背水一戰」,顯然莊智淵已有心理準備要迎接一場苦戰。

莊智淵是如何不斷創造屬於自己的時代?以下是今周刊在2013年的報導。

莊智淵和小他10歲的陳建安,在世界桌球錦標賽奪下我國史上第一面男子雙打金牌。這意味著中國10年來的雙打稱霸局面結束,也代表他10年來的潔身自愛和刻苦練習,終於展現了成果。

 

給你十年,你能達到什麼樣的成就?它可以讓你擁有一個時代;或者,讓你終結一個時代、甚至開啟一個屬於自己的新時代。

 

「第一次,中華隊在世界錦標賽奪下冠軍,同時,這也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2013年五月十九日,莊智淵與陳建安在法國巴黎世界桌球錦標賽中贏得男子雙打冠軍,國際桌總的官網上是如此報導的。

 

所謂「一個時代的結束」,指的是,過去的那十年,這項賽事的男雙金牌皆由中國隊包辦,如今,被莊智淵與陳建安畫下了句點。
 

莊智淵(右)與陳建安( 左)攜手拿下法國巴黎世界 桌球錦標賽男子雙打冠軍。

莊智淵(右)與陳建安( 左)攜手拿下法國巴黎世界桌球錦標賽男子雙打冠軍。

 

整整兩個十年的堅持  創造屬於自己的時代


算一算,自從二○○三年底躋身世界排名前三強之後,莊智淵在台灣與國際桌壇成名。「對於任何一名運動員來說,要熬過十年的苦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桌球國手出身、專攻運動心理學的台師大體育系教授洪聰敏這麼說。洪聰敏曾是莊智淵的心理輔導師,這一次法國巴黎世錦賽,他也到場觀戰。


 

十年苦練很難熬,那年三十二歲的莊智淵,是整整用了兩個十年,不斷創造屬於自己的時代。

 

第一個十年的起點是一九九四年,莊智淵十三歲,剛剛走出小學校門。這一年,他被同樣是桌球國手出身的媽媽李貴美帶到中國,開始了利用寒暑假的時間,在桌球霸權國度裡南征北討的修煉。五年之間,他去過哈爾濱、黑龍江,也走過武漢、四川;這個從南台灣高雄亞熱帶氣候裡出發的孩子,曾在攝氏四十度的高溫下練球,也曾在攝氏零下三十度的酷寒極境當中苦戰。
 

對自我要求高到教練強迫減輕訓練


雖然只是國中生的年齡,但在中國訓練時,莊智淵把每一次揮拍都當成正式比賽,沒有絲毫懈怠,看到其他隊友嘻嘻哈哈玩鬧時,他還會立刻正色說:「你知道你現在打的每一顆球,你爸媽要花多少錢嗎﹖」當時莊智淵年紀還輕,或許不懂太多人情世故,但由此已能看見他對桌球的認真態度。「我從小做事都是三分鐘熱度,不知為何,唯獨對於桌球特別認真。」莊智淵說。


 

十八歲,莊智淵在母親建議下轉進德國,加入半職業球隊,開始在歐洲各國,進行一連串更高強度的比賽與訓練。根據資料,莊智淵的身高是一六七公分,即使在亞洲也不算高,而他要面對的是動輒一八○公分以上的高大對手,在一五二.五公分寬的球桌上,這些手長腳長的對手只消一個跨步,就可以輕鬆接回莊智淵的吊球,要擊垮對手,莊智淵必須讓他的球速更快、力度更強。

 

要更快、要更強,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絕無退路的苦練。有一回,莊智淵練到雙腳起水泡,依然忍痛繼續拚;後來血水染紅了襪子,與腳皮都黏在一起;練完球回到宿舍,他把襪子丟進洗衣機時,水槽頓時成了一片紅海。

 

「那些年,有時候他還被我強迫減輕訓練。」洪聰敏回憶。莊智淵在德國期間,除了自己安排的練習分量要比其他當地選手更多之外,就算回到台灣,他也同樣停不下來。「他在台灣的時候,我會利用情緒狀態剖面圖(POMS)為他的身心狀態進行監控測試,量表的數據經常顯示,這孩子已經處在嚴重的過度疲勞狀態。」

 

然而,過度疲勞的情緒狀態,對於莊智淵的苦練決心絲毫起不了牽制作用,「我沒見過自我要求這麼高的運動員,在歐洲比賽要飛遍各國,回到台灣又有時差,但他還是把握每一分時間不斷練習。」於是,洪聰敏必須另外為莊智淵驗血、驗尿,把更多數據攤在莊智淵面前,試著說服他減少訓練。

 

還是不行,洪聰敏最後只能讓一步,請他不要練習需要耗費大量體力的抽球、殺球,「可不可以改練發球,只練發球就好?」

 

據說,有一次莊智淵回到台灣後想撥空去剪個頭髮,到理髮店時,店員跟他說最快還要再等一個小時才能輪得到,他二話不說,立刻掉頭。倒不是生氣,而是他要把握這一個小時回去練球,一點時間都不浪費。

 

二○○二年,是莊智淵多年征戰中國與歐洲的苦練結果開始爆發的一年。在當年的世界盃比賽中,莊智淵雖然連八強都沒打進,但當時的中國國家體育總局乒羽管理中心副主任姚振緒,已經給他高度評價:「一出手就有威脅,總有一天,他會成為我們最大的對手。」這番預言,如今成真。

 

同樣是○二年,在稍後的國際桌總巡迴賽總決賽中,莊智淵奪下男子單打冠軍,這一回,來自中國的評論更加具體,「他是全世界攻球速度最快的選手。」時任中國桌球協會主席的徐寅生,用「最快」這個字眼,定位莊智淵。
 

苦練十年後  成為桌壇霸主最大威脅


從一九九四年在中國苦戰的國中孩子,到○三年成為世界第三的頂尖高手。經過了第一個十年,莊智淵開創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自此,獨霸世界桌壇的中國,對於莊智淵已經不只是稱讚,更開始視為未來的最大威脅,有計畫性地請人專職研究莊智淵球路的強項與弱點。


 

成名了,挑戰也就更大了。莊智淵的挑戰不只來自於對手嚴防,「一個運動員在成名之後,還能不斷再創高峰,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洪聰敏接著分析:「你不只要心無旁騖地抗拒成名後紛至沓來的種種誘惑,更要堅定相信自己還有更多的可能,可以比現在爬得更高。」抗拒誘惑,需要專注與純粹的性格;堅定的自信,則來自於強烈的求勝動機,「這些心理素質,莊智淵幾乎都已具備。」洪聰敏說。
 

 

說到專注與純粹,很容易直覺聯想到莊智淵在歐洲桌壇的外號:孤星。旅歐期間,莊智淵通常獨來獨往,一個人早起跑步、進行重量訓練,就算是在國際重要賽事現場,他也經常在上場之前,獨自拿著攝影器材走到場邊架設,拍攝比賽以供日後研究參考。

 

這樣的專注與純粹,與媽媽李貴美的教育關係密切,同樣是運動員出身的媽媽,太了解專注對於一位選手的重要性。

 

早在九九年,當時才十八歲的莊智淵,在國際賽中一連打敗了漢城奧運金牌劉南奎、兩屆世界冠軍瑞典華德納等傳奇球星,當時,立刻傳出新加坡有意挖角他。挖角消息見報之後的隔天,撰文的記者就接到李貴美的電話:「我知道你這樣寫沒有惡意,但別人可能會認為我們在自抬身價,以後還是請你少報導我們的新聞。」

 

盡量保持低調,也讓莊智淵少有是非,他不抽菸、不喝酒、不打麻將、不鬧緋聞,這些年來打球賺的錢全交給媽媽,難怪李貴美會說:「智淵生活除了桌球還是桌球。」

 

至於「強烈的求勝動機」,熟識莊智淵的友人解釋:「應該說,他非常、非常討厭輸球的感覺。」莊智淵曾經有感而發地透露:「打球這麼多年,雖然訓練的過程很辛苦,但其實最痛苦的事情還是輸球;輸一場球,往往要痛苦好久,贏球卻只能高興一下下,馬上要接受下一個挑戰。」

 

討厭輸球,讓國際賽勝率已經高達七成的莊智淵,總不放棄追求更高勝率的機會。○四年雅典奧運前,中華隊進駐左營國家訓練中心集訓,表定每天早上九點開始練球,但往往時間才剛過八點,莊智淵就一個人在體育館內苦練發球,其他陪練員報到準備熱身時,他已獨自練了三籃的球量,而且每天都是最早來、最晚走。

 

「為什麼要這麼苦練﹖」莊智淵回答:「沒辦法,我練的量不夠的話,上場比賽打起來會覺得很虛。」
 

不再只靠天分打球 「享受在場上的感覺」


害怕輸球,所以,一二年倫敦奧運爭取銅牌之戰失利,成為莊智淵自認近年來最重大的一次打擊,「其實在銅牌戰上場之前,我的感覺不錯,心裡有底,會占上風。」只可惜,在局數二比一領先下,被對手一記「無敵幸運」的擦邊球打亂節奏,逆轉吞敗。「奧運獎牌曾經離我那麼近,好像快到手了,卻又被拿走。」他說。


 

剛打完奧運時,莊智淵心情極度沮喪,連比賽錄影帶也不敢再看,但事實上,莊智淵把這場球的每個細節都已清楚記在腦海,雖然沒看錄影帶,他的腦中應該早已把比賽實況「重播」好幾次。

 

「當時犯了什麼錯,其實我很清楚,也針對這些問題做了不少加強,」莊智淵說:「如果不是當時輸了那場球,可能就沒有今天的金牌。」雖然害怕輸、在意輸,但莊智淵也絕對不讓負面情緒拖垮自己的鬥志。

 

記者擺明了問他:「現在對桌球還有沒有熱情?」他先回答:「不像年輕時靠天分贏球,我現在的戰術意識比較強,意圖很清楚……,」接著,他給了一個具體答案:「現在,我很享受在場上的感覺。」

 

兩個十年過去了,莊智淵還是想贏、還要再拚!莊智淵還要創造一個新時代呢!

 

莊陳配默契良好,球路互補,成為沒有漏洞的完美搭檔。

莊陳配默契良好,球路互補,成為沒有漏洞的完美搭檔。(圖片/法新社)

 

莊媽媽(左)既是莊智淵(中)的教練,也是精神支柱。

莊媽媽(左)既是莊智淵(中)的教練,也是精神支柱。(圖片/UDN. COM)

 

莊智淵

去年10月莊智淵與大學學妹步入禮堂後,心裡更踏實。(圖片/UDN. COM)

 

莊智淵

延伸閱讀

台灣桌球教父 莊智淵:不給自己藉口後退

2013-09-27

莊智淵無緣8強》曾練到雙腳水泡、襪子全血也不放棄!絕無退路的苦練,成就奧運五朝元老路

2021-07-27

「我的媽媽是盧碧春!」看著母親放下家庭主婦的悠閒晚年,42歲初握桌球拍、58歲征戰帕奧...他說:我的眼裡無比驕傲

2021-08-06

企業奧援〉注資力挺、用心培育 他們,成為選手最強後盾

2021-08-11

不只贊助林昀儒、陳建安!36歲金石建設董座買地、起高樓,要替嘉義蓋一座8層樓「桌球基地」

2021-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