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梵蒂岡直擊》新教宗入世智慧

梵蒂岡直擊》新教宗入世智慧

蔡曜蓮

話題人物

法新社

863期

2013-07-11 14:26

從南美洲底層的貧民窟到梵蒂岡最榮顯的位置,方濟各成為教宗不過三個月,已經迅速擄獲大眾的心。
他的謙卑將帶領天主教超越自身,走出教堂,走上街頭,走入社會。

六月二十六日、周三早上,夏日的羅馬豔陽曬得人頭頂發燙,聖彼得教堂莊嚴矗立,左右兩邊各延伸一道長廊,像一雙偌大的手圈住滿廣場沸騰的人群。這裡彷彿微型世界村,各種膚色、語言、文化大雜燴似全攪在一起,甚麼團體都有,三三兩兩的小家庭,觀光客或本地人,有一群穿白色廚師服的,有戴著紅橙黃綠各色小帽的各式教團,也有喇嘛擠在人群的後排。

這群人彼此間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交集,但是他們今天都聚在這裡。是什麼讓這群人寧可頂著毒辣的太陽,不在百貨公司裡吹冷氣,不躲在角落玩手機或平板,而心甘情願地等在廣場上呢?

他們翹首盼望只為了一個人,豪爾赫.馬里奧.伯格里奧,今年三月新上任的天主教教宗方濟各。


「我與你們沒有不同,我們都是平等的」


突然現場一片歡聲雷動,戴著白色小帽,一身白衣黑鞋,樸素裝扮的教宗方濟各,站在專屬的白色敞篷車裡,微笑著向群眾揮手,車子呈之字形在群眾間穿行。他與眾人間沒有隔閡,時時可以看到教宗摸摸小孩的頭,將他們摟在懷裡,親吻、祝福他們。短短一段距離,上一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待在防彈玻璃圈起的車內,只要十五分鐘就可以結束。方濟各硬是多花了一倍的時間,繞行半小時才在群眾的尖叫聲中,緩緩步上教堂前正中央的舞台。

行禮如儀後,他談起今天演講的中心:教堂(Temple)的意義是甚麼?它包容所有人,沒有人是不重要的,而且人人平等。他說:「你們可能會問:『教宗,你跟我們就不是平等的啊』,不,我與你們沒有不同,我們都是平等的。」語畢瞬間,尖叫口哨掌聲浪潮般不絕於耳,「方濟各!」「方濟各!」「方濟各!」吶喊聲從四面八方齊聲響起,貫徹天際。

 

方濟各(左二)始終堅持搭公車通 勤。

方濟各(左二)始終堅持搭公車通勤。


對奢華與特權敬謝不敏


台灣駐梵蒂岡大使王豫元說,曾經有小孩指著教宗頭上的白色小帽,對他說:「Papa(教宗),我要你的帽子,」教宗當場摘下來送他;遇到殘疾人士,教宗也會下車親吻致意。他與群眾沒有距離。「方濟各上任不過三個月,就已經深深擄獲人民的心。」公開接見的人潮經常滿出廣場。他在梵蒂岡四年來,這樣的盛況還是首次目睹。

幾乎所有人都會同意,前後兩任教宗個性明顯不同,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猶如典型的歐洲知識分子,學識淵博,行事嚴謹,不善交際;而出身拉丁美洲的方濟各喜歡足球與探戈,說話淺白直接,不受拘束,時有脫稿演出。以往教宗在梵蒂岡接見年輕神父時,只是單方面講道,講罷即結束;而方濟各會中途放下講稿,要神父向他提問。

當上教宗後,他的許多公開發言令人會心一笑。他是生活嚴謹的人,凌晨四點五十分醒來,五點禱告,七點主持彌撒,晚上就寢前,在自己房間裡的儉樸祭堂,進行睡前禱告。他曾當眾承認在禱告時打盹,「我有時會睡著;但一整天忙下來的疲勞,祂(上帝)能明白的。」如此人性化的告白,逗得所有人一陣大笑。他也曾說過無神論者不會下地獄,與天主教傳統立場相違背,引發騷動;隔天梵蒂岡嚴正否認這個說法,表示無神論者還是會下地獄。未來天主教會是否改變立場,沒有人知道,但是目前為止,方濟各正在改變天主教卻是事實。

他的許多創舉正在重新定義「教宗」的意義。他沒有現身第一場為他舉行的音樂會,不會去教宗專屬的夏日別墅避暑,仍然住在梵蒂岡內的聖瑪爾宿舍,拒絕搬入教宗豪華的住所;與奢華稍微牽連的事,他都敬謝不敏,特權對他而言也不是地位的象徵,而是離間他與眾人的牢籠。他寧可待在聖瑪爾宿舍內,與來自各地的神職人員聊天,與他們一起用餐,分食麵包,與不同修會或梵蒂岡成員一同參與彌撒。

 

方濟各

縱使阿根廷的貧民窟治安不佳,方濟各仍時時前往走動,關懷窮人。


貧民窟傳教 廣受民眾愛戴


藉由與各地人員相處,他能直接掌握天主教在世界各地的情形,早晨時與梵蒂岡不同部門的人員參與彌撒,則是他進行內部溝通的機會。全球有十二億教徒,幾百位樞機主教與上千位主教,要使眾人服從他的領導,甚或談論天主教的改革,不能只靠教宗這個身分,他以仁愛之名正在進行一場改變。

方濟各是第一位從南美洲誕生的教宗,廣受阿根廷民眾的愛戴。他在羅馬舉行就職典禮的時間是阿根廷的午夜,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大教堂前的廣場,還是聚集了將近五萬名信徒,從衛星轉播觀看方濟各主持的第一場彌撒。

《華爾街日報》曾訪問一名從巴拉圭逃難到阿根廷的難民賽迪班奈提茲,她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貧民窟內撫養四個小孩。她說:「他是我們的教宗,他穿去羅馬的鞋上有這裡的泥土,他與我們走在一起。」

教宗在一九七○年代擔任耶穌會阿根廷神學院管理人員時,當時的學生、目前在梵蒂岡電台工作的歐提茲神父提到,在那軍人專政的政治動盪年代,他們甚麼都沒有,一切只能想辦法自給自足。方濟各的身分相當於校長,他最大的煩惱就是張羅學生的食物。學校有自己的耕地,但學生數目成長太快,食物匱乏。他們必須在周六的下午,前往市場收集攤販不要的蔬果。但物資的缺乏讓他們更能體會窮人的困境,反而常到貧民窟內分享食物。

如果有神父生病,他會特地搭火車去探望,病情嚴重的話,他會過夜照顧對方。歐提茲說:「他就像父親一樣。不是因為他是長者,他主持彌撒或聽人告解,他教導你,幫你準備食物,與你一起生活,陪伴你,他是你最親的人。」

當時耶穌會的神父們會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的貧民窟傳教,貧民窟裡,謀殺案很多,破案的卻很少。直到現在,當地的車子儀表板的衛星定位導航都附有一個基本的功能,它比人還清楚窮人的位置,車子一靠近貧民窟,導航會提醒:「注意,這是危險區域。」

教宗最常掛在嘴上的話是:「離開教堂,到街上去,去接觸人,去實際感覺窮人的身體。」某些危險的地區,光是走進別人家的院子,就可能惹來殺身之禍,但方濟各會一戶一戶的拜訪窮人,不管是毒販或是黑道,他都能用他們的語言與他們聊天。直到今年三月以前,他還是維持這樣的習慣。

 

教宗的飲食都由梵蒂岡特別準備。包括教宗喝的牛奶,就由梵蒂岡牧場提供,並同時在梵蒂岡內的超市販售。(攝影/蔡曜蓮)


正視教會內部問題 要求教廷走出去


在方濟各當上主教後,他開始分派底下的神父工作。歐提茲負責帶小孩來教堂認識天主。他找了一尊聖母瑪利亞與基督的雕像,對小孩說:「你可以把雕像帶回家祈禱,但這不是我的,你必須要在下周歸還。」如果小孩沒有來的話,他就會趁機到對方家裡拜訪,藉機與那戶人家拉近關係。長此以往,這樣的方式奏效了,他帶來的小孩都是最多的。每次方濟各都會等在門口,每次都對他說:「太少了!太少了。」他很不服氣,於是又想辦法帶更多小孩子來,有一次還帶了兩百名小孩,但方濟各還是說:「太少了!太少了!」,最後他終於忍不住,生氣地對方濟各說:「去你的(go to hell)。」方濟各非但未動怒,反而走上前攬住歐提茲。瞬間,歐提茲明白,方濟各在告誡他,不要得意忘形。

那次的講道,方濟各對小孩說孔雀的故事,「孔雀很漂亮,牠唯一的價值就是牠的羽毛,」歐提茲明白,方濟各藉機告訴他,「不要太驕傲。」私底下,方濟各對他說:「你是個好人,你很重要;我們傳道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那些需要的人。」

關於教宗的地位,《時代》雜誌形容:「上帝之下,就是他了。」方濟各最為人熟知的稱號是窮人的祈禱者,和窮人站在一起是他的口頭禪,這麼一位樸實低調的人,怎麼能從阿根廷的貧民窟一舉躍上天主教的最高殿堂呢?

在今年三月教宗選舉以前,國際上沒有人猜得到這位阿根廷總主教會成為教宗的繼位人選。很少人知道,其實二○○五年的教宗選舉,他是僅次於本篤十六世以外的第二高票。

當時的他,主動要求其他樞機主教把票投給本篤十六世,因為一旦教宗選舉拖得太長,會被外界解讀主教之間正在權力鬥爭,他不希望教廷的形象受到影響。

今年三月,全球的樞機主教為了教宗選舉而齊聚梵蒂岡。當時的熱門人選是米蘭(義大利)與紐約(美國)樞機主教,他們的深紅色衣帶與金色十字架閃閃發光,不論走到哪裡都帶著助理,還有大陣仗的媒體記者捕捉他們的一舉一動,看他們參加豪奢的私人宴席,或在鏡頭前親吻小孩。

正式的教宗選舉前,各團主教們會先舉行自己的私密晚餐聚會。席間,主教們交換彼此的意見,他的名字只被提起過一次,但瞬間淹沒在其他更多的名字裡。

他真正讓其他樞機主教注意到,是在三月二日,教宗選舉前十天的會議。這次輪到他在會議中發表演說,不同於其他主教反覆談論梵蒂岡的財務問題,或是如何應付基督新教等老掉牙的議題。

他開門見山地指出,過去教廷只關注如何加強教徒的認同感,但在世俗主義的影響下,教廷在歐洲的影響力正在衰退,美國爆發的神父醜聞案更重挫教廷形象。他認為,教廷不能紙上談兵,必須實際的走出去,接觸人群。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裡,他單刀直入的演講令人印象深刻,祕魯與巴西的主教甚至趨前請問:能不能獲得您的講稿?


擔任教宗與否 不影響方濟各一貫的謙卑


三月十二日,是教宗選舉的日子。當義大利樞機主教坐在賓士車裡,由司機載著穿梭梵蒂岡。方濟各只是搭地下鐵通勤,徒步走在羅馬的石板路上。他穿著黑色大衣,十字架搋在大衣內,沒有紅衣帶,沒有隨從;白髮蒼蒼,天空飄著細雨,他站在廣場上,人群裡沒有人注意到他。

三月十三日,教宗選舉的第二天,西斯汀教堂的白煙升起,方濟各站出窗台,他登上天主教最榮顯的位置,對著群眾說:「請為我祈禱。」

當上教宗後,他做了出乎眾人意料的事。他前往聖彼得教堂的下方,穿越一段曲曲折折的路,抵達幾座凌亂的異教徒的墳塚與石棺,這裡是第一任教宗聖彼得的墓,沒有任何裝飾,只有牆上的一句話:「彼得在這裡。」彼得為了信仰而死,身為教宗,他生前從未享受任何特權。在這先烈的墓前,方濟各靜靜地祈禱。

 

梵蒂岡聖彼得廣場街訪 (攝影/蔡曜蓮)

 

我是個無神論者,他曾說過無神論者不用下地獄,雖然隔天就被教廷否認,但我認為他包容所有人,他會把教廷帶往正確的方向。 國籍:美國

 

我們全家從巴基斯坦移民美國。我是穆斯林,對於現任教宗,我覺得他對宗教抱持很開放的態度。我認為他是個改變,能有這樣一位不一樣的人選,很好! 國籍:美國

 

方濟各當上教宗是很棒的選擇,他就跟人們在一起,他會改變教會的價值。雖然教宗來自阿根廷,但上帝來自巴西。(3月的教宗選舉,媒體預測的熱門人選,包括巴西籍的樞機主教薛勒。) 國籍:巴西


方濟各
姓名:豪爾赫·馬里奧·伯格里奧(Jorge Mario Bergoglio)
出生:1936年
國籍:阿根廷
格言:Miserando Atque Eligendo(因仁愛被揀選)

 

方濟各
談虛榮
一個我常用來形容虛榮的例子:看看孔雀,如果你從前面看覺得很漂亮;但是從背後看,你會發現真相是??。不管是誰屈服在自我的虛榮下,都有巨大的不幸潛藏在心中。

 

方濟各
談教會需要走入人群
過去,牧羊人有99隻羊,他只需要找到迷失的那隻羔羊;但現在,教會裡只有1隻羊,我們卻還沒去尋找迷失的99隻。


教宗方濟各大事紀
1954年 17歲的伯格里奧在前往立春的傳統慶典途中,經過教堂向堂區神父告解,受到聖召決心成為修士。
1957年 感染嚴重的呼吸道疾病,造成一側肺部永久損毀。
1958年 進入耶穌會的初學院,他也在智利完成了人文課程。
1969年 晉鐸。
1973~1979年 在阿根廷的耶穌會擔任省會長一職。
1980~1986年 擔任聖米格爾神學院教授,身兼麥西莫書院哲學院與神學院院長。
1986年 於德國完成博士論文,並返回阿根廷。移居阿根廷的柯多巴,擔任耶穌會的靈修導師及告解教士。
1998年 成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總主教兼阿根廷首席主教。
2001年 若望保祿二世封他為樞機。
2005年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伯格里奧在選出本篤十六世為教宗的選舉會議中,獲得第二高票。
2013年 獲選為本篤十六世的繼承人,成為教宗方濟各。

延伸閱讀

【導讀】創下許多第一的傳奇教宗

2013-07-04

祕密會議

2013-07-04

第一位非歐洲出身、來自美洲、耶穌會的教宗

2013-07-04

歷史上第一個未用數字來與未來的繼任者區隔的教宗

2013-07-04

謙遜方濟各 堅持與貧民同一陣線

2013-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