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何國杰:從不後悔走上電影配樂這條路

何國杰:從不後悔走上電影配樂這條路

楊寶楨

教育

攝影/林育緯

885期

2013-12-05 13:29

《看見台灣》勇奪今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一部以台灣景色為主角的電影,國際級配樂大師何國杰所製作出的電影配樂,讓觀眾的情緒跟著畫面有所起伏。立志要做電影配樂工作者的他,放棄原本安穩的唱片編曲工作,也讓人生出現了重大的轉變。

三十七歲,還有勇氣追求夢想嗎?齊柏林紀錄片《看見台灣》的配樂靈魂人物何國杰就是這樣一位勇於追夢的人。雖然曾有十年時間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也不穩定;但現在他的回報卻是「加倍奉還」,成為大導演眼中最具分量的「配樂大師」。

「第五十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得獎的是,《看見台灣》!」頒獎現場響起熱烈掌聲,堪稱叫好又叫座的紀錄片《看見台灣》,挾著全台灣觀眾的好口碑,上映滿月,票房賣破一億一五○○萬元,成功打破台灣紀錄片的票房紀錄。

 

十四歲即立志做「神祕」的電影配樂


「我的這部紀錄片,沒有男女主角,也沒有所謂的劇情,所以配樂就顯得相當的重要,而我也非常相信他能夠做出適合《看見台灣》的配樂。」導演齊柏林口中的配樂大師,正是前年以《賽德克.巴萊》勇奪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何國杰。

一向只幫商業電影配樂的何國杰,在與妻子Vanna看到齊柏林初剪的電影畫面後,大為感動,便決定破例為紀錄片做配樂。

第一眼看上去有些靦腆害羞的何國杰,聊起來卻像個鄰家大男孩,他爽朗的笑聲更是不絕於耳。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結束後的隔天,記者與他再次見面,因為他主動表示還想再與台灣人分享多一點,在他成功的背後,不為大眾所知的人生轉折。

對於音樂如此有天賦的何國杰,絕對讓你很難想到,他其實一開始學音樂,全是被媽媽「逼」的。

「我媽媽想要一圓她自己小時候學音樂的夢想,所以要家裡三個小孩都學音樂。可是那時候學鋼琴,彈的都是古典樂,我真的沒有興趣,通常練五分鐘我就逃跑了!」直到他十二歲接觸到電子風琴,也到YAMAHA音樂學校上課,流行音樂的曲調才燃起何國杰心底愛音樂的那顆火種。

那時的他,正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因為全家人從香港搬到他爸爸的老家新加坡,不熟英文,又沒有什麼朋友,他的最佳死黨,便是電子風琴,他每天都要與它相處好幾個小時才過癮。

不過更讓他鍾愛的,是連他都沒想到的電影音樂,「我十四歲時看了電影《金剛》(King Kong),裡面有些讓人看了很緊張的場景,我那時候就覺得電影配樂好神祕,我很喜歡神祕的東西!」充滿冒險家性格的他,笑著說自己就是喜歡什麼東西都試一試,就算只試一次都好,「所以那時我就確定自己之後不論如何一定要做電影配樂!」

 

父親賣房子  送他去美國念音樂


喜歡藝術、又不愛念書的何國杰,到了念高中時,這樣的性格越趨外顯。

何國杰就讀高一時,受到在YAMAHA音樂學校教打鼓的教練Tony Z推薦,擔任當時新加坡知名樂團Ortegos的鍵盤手,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飯店裡的餐廳駐團表演,「當時月薪一八○○元坡幣(星幣),我就覺得:『哇!十七歲就可以賺這麼多錢,真的是可以不用念書了!』」他同時也被推薦到寶麗金(Polygram)唱片當伴奏彈鋼琴,偶爾也有機會做編曲,「我大概是當時最便宜的伴奏了吧!」何國杰笑著調侃自己。

「所以我就白天在寶麗金上班,晚上表演,每天中午十二點之後出門,直到凌晨三、四點才回家。高中念沒多久,就覺得那樣的生活太累,所以念了六、七個月,就休學了。」因此而跟爸媽起過爭執,但他就是堅持愛音樂。

他選擇先當兵,直到二十歲退伍之後,即使繼續玩樂團與在寶麗金上班,何國杰仍然牽掛著電影配樂,「我對我爸媽說,我想要去美國念音樂,但媽媽說太貴了,所以我就瞞著他們,向之前樂團的一位團員借錢。」

當時他聽很多朋友都說波士頓柏克萊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很好,便決定先去四個月看看就好,「但去了之後發現不是我要的,因為那邊主要是教爵士樂。」

何國杰回國後,仍繼續尋找國外的音樂學校,終於找到洛杉磯的格羅夫音樂學院(Grove School of Music)就是他想要的!「我爸竟然決定把房子賣掉,讓我去美國念書,帶全家人另外租房子。」爸媽疼愛孩子的心,依舊戰勝一切。

 

放棄名利雙收的生活  一圓電影配樂夢


於是二十三歲的何國杰,終於正式踏上學習電影配樂的旅途。他回憶在格羅夫音樂學院時的課業其實很重,有時候每三到四天就要寫出一首十分鐘的管絃樂,「但我真的很喜歡那邊的課程,而且我也發現跟小時候比起來,我重新愛上古典樂了!」

畢業回新加坡後,他接到老朋友蘇芮的電話,當時的蘇芮已經很紅,邀請他到飛碟唱片做編曲,他亮眼的表現,讓他從以案件計酬的形式到正式簽約,漸漸在唱片業嶄露頭角。

他與台港許多知名歌手合作,像是小虎隊、劉德華、郭富城、林志穎等等,回想當時每周的MTV榜上,二十首當中就有四到五首是由他編曲的,他也是飛碟唱片裡唯一有拿版稅的編曲者,在飛碟的那七年,可說是相當風光。

「當時的金牌製作人陳大力與陳秀男,發現給Ricky(何國杰)編的曲子,不僅能達到他們的要求,而且都會大賣;所以後來他們都直接把歌曲給Ricky,要求做成主打歌就對了!」Vanna隱含崇拜地笑著回憶。

「雖然我在唱片業待了這麼久,但我當時並不快樂,因為我覺得那不是我要的,所以有天我就對Vanna說:『我可不可以不要做唱片了?我想做電影配樂。』」當時三十七歲的他,已有兩個小孩,Vanna也早已辭掉工作,「從這邊開始,我的生活就都變了。」

當時的新加坡電影市場還沒成熟,電影配樂的工作得之不易。後來好不容易得到一位朋友的引薦,保證讓他在一家香港的電影公司裡,一年可以做六部的電影配樂,「哇!很多啊!我很開心啊!」不過,這似乎是上天捉弄他的前兆。
「當時我還沒簽合約,他們的Manager(經理)就換人了,不再是我的那位朋友,而新經理看我的價碼太高,就說要砍我薪水,我當時都已經辭去飛碟唱片的工作,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更讓何國杰意想不到的是,沒多久之後,這家公司結束營運,「當時突然沒了工作,家中沒了收入,小孩又還在成長階段,壓力真的是非常大。」

直到何國杰與一位朋友合開了一家廣告製作公司Yellow Box Studios,表現不錯,即使在沒有電影配樂可接的期間,也有較為穩定的收入。

何國杰難為情地笑著坦言,自己是一個商業化的編曲者,與一般作曲人隨時記下腦中靈感不同,他總是確定對方開出價碼,有了明確目標後才開始構思音樂,做出直到雙方都滿意的音樂為止。

《賽德克.巴萊》的導演魏德聖回憶起之前合作的過程,「Ricky他不僅編曲的類型範圍很廣,工作態度更是積極,他不會因為你不是學音樂的人,就覺得你沒有資格對他說可以怎麼做音樂,他當時很努力聽懂我想要的感覺。」

 

see taiwan

《看見台灣》的配樂在布拉格做錄製,由何國杰親自指揮。(台灣阿布電影提供)

 

賽德

何國杰(左三)在前年以《賽德克‧巴萊》奪下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堪稱他音樂生涯的里程碑。(圖片/UDN.COM)

 

何國

何國杰(右)與齊柏林的合作無間,讓《看見台灣》呈現出不同以往的紀錄片風貌。

(攝影/林育緯)

 

品嘗配樂工作的孤獨滋味  從不後悔


何國杰的敬業,也展現在唱片編曲上。新生代創作歌手阿福(鄧福如)在今年的新專輯《天空島》當中,〈天使〉這首歌就是由何國杰擔任編曲,「因為Ricky老師很忙,所以我們都透過SKYPE溝通,老師的編曲速度非常快,我寫旋律給他聽,他就知道我喜歡什麼、想要表達什麼。老師他有嚴謹的理念,可是他的態度是很溫和的。」

何國杰很喜歡成就感降臨的時刻,「第一是站在交響樂團前面指揮的時候,覺得自己就像是個king(國王)一樣;另一個就是得到導演的讚美,自己的作品被肯定,就覺得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但其實做配樂很孤獨,常常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關起門來寫曲,再加上後製時間又短,有時甚至會讓人覺得這份工作做起來並不值得。」

何國杰更坦率地說出心裡話,他覺得做電影配樂真的會犧牲掉與家人的相處時間,雖然妻子Vanna現在身兼他經紀人的角色,「但其實她有時還是難免會抱怨,我怎麼都沒有時間多管管家裡的事,尤其是在小孩教育的部分,但做配樂真的是會讓我很難有餘力去顧慮到這些……」

Vanna也說,她其實希望能夠讓何國杰無後顧之憂地專心做音樂,因為不想吵到他,她有時就會把兩個孩子一起帶出門,「結果Ricky出房門的時候就發現,『奇怪,怎麼都沒有人在家?』後來我就養了一隻狗在家裡,他就覺得不那麼孤獨了。」

「其實當沒有case(案子)可以接的時候,難免會想要放棄,有時候也會想,為什麼生活會變成這樣?」

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得失之間讓何國杰幾經掙扎,雖然生活不再像過去一樣穩定,但他從沒後悔過,因為他沒有忘記,製作電影配樂是他從十四歲開始就懷抱的夢想。所以他也確定,會繼續不畏艱難地在這條路上前進,甚至想要搬來台灣長住,以方便日後合作,也期待讓更多人聽見、愛上他的電影配樂作品。

何國杰(Ricky Ho)


出生:1959年,出生於香港
現職:新加坡廣告製作公司Yellow Box Studios共同創辦人暨音樂總監、新加坡Kitho Lab音樂工作室創辦人暨音樂總監
經歷:飛碟唱片編曲、寶麗金唱片編曲
學歷:美國洛杉磯格羅夫音樂學院
成績:第23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第48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2008年西好萊塢國際影展最佳原著音樂獎
家庭:已婚,育有一兒一女

何國杰大事紀


1978年 獲新加坡流行音樂節以及東京世界流行音樂節多項音樂大獎
1981年 代表新加坡參加亞洲音樂節獲多項大獎
1982年 前往美國洛杉磯就讀格羅夫音樂學院(Grove School of Music)
1990年 擔任《異域》電影配樂
1992年 以《瀟灑走一回》獲香港音樂節最佳編曲獎
1998年 張惠妹《妹力四射》、《妹力99》演唱會音樂總監
1999年 蘇芮演唱會音樂總監
2011年 擔任《賽德克.巴萊》電影配樂及電影原聲帶製作人,並奪下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以及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2013年 擔任《看見台灣》電影配樂

延伸閱讀

久石讓:我討厭「辦不到」所以要比別人更努力!

2014-01-16

看見台灣的社會創新

2013-12-19

金馬奔騰五十年大解密

2013-11-21

齊柏林:我在飛機上 不斷嘆息

2013-10-24

世界千瘡百孔 大師用音樂關照人心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