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吳念真父子 交換身分的奇幻劇本

吳念真父子 交換身分的奇幻劇本

鄭淳予

話題人物

攝影/陳永錚

893期

2014-01-30 13:21

如果有一天早上醒來,你發現自己和父親交換身分了,你會做什麼?台灣最會說故事的歐吉桑吳念真,與劇場導演兒子吳定謙聯手籌備新戲《八月,在我家》,父子倆特別在農曆年前接受《今周刊》的創意設定,大談兩代人的哀愁與確幸。

《八月,在我家》,這齣來自百老匯的戲劇《August : Osage County》,不但獲獎無數,還已經改拍成電影,故事內容描述一個遭逢巨變的中產家庭,家族成員齊聚一堂,卻勾起彼此內心長期存在的矛盾與衝突。精采的劇本,讓主演電影的梅莉史翠普與茱莉亞羅勃茲兩人,雙雙入圍本屆奧斯卡獎。在吳氏父子眼中,故事場景若搬到台灣,一樣能道破許多人的心聲……。

吳念真(以下簡稱真):我一看那個劇本就非常喜歡,這故事可以發生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家庭。因為一件災難,三個性格不同的女兒回到家裡聚在一起,然後這個家庭又因為成員彼此的衝突慢慢解體。這種衝突是有趣的,在台灣也會存在。

不過,這種家庭衝突,台灣可能比美國還嚴重,因為台灣還要加上經濟發展過程中,家庭成員經濟的衝突。家產分多少?那塊田給誰?兄弟翻臉互告的,報紙天天都有。人性就是「我要多!」「我要被重視!」


家庭內有衝突,家庭外有生存壓力
你我的人生課題


吳定謙(以下簡稱謙):我跟你一樣,都很喜歡看到一種劇本,每個人都沒有錯,又好像都有錯。人性就是你永遠會做出自己覺得最對的選擇,尤其親情更像某種勒索,母親對女兒說:「我愛你,所以我要怎麼樣。」那就是最大的包袱。

真:我們家裡只有三個人,沒什麼好衝突的,太太講什麼我都說好,我是最怕家裡不和諧的那種人,因為我小時候就在一個不和諧的家庭長大,爸爸媽媽天天吵架。以我六十多歲目睹過的衝突,也夠來詮釋這齣戲了。

不過,要我說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所有人都看不到未來。我常常舉一個例子,我十六歲到二十幾歲工作,然後念書;那時候我們都會告訴自己:「只要努力,以後日子一定可以過得很好。」或是「我們只要努力,一定可以買到一棟房子。」這種聲音現在聽不到了。

謙:我在接近三十歲時還滿焦慮的,覺得自己真是個廢柴,沒做出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買不了房子。可是回過頭來想,因為有你們那一代的努力,讓經濟維持在一個基礎,至少我們沒有餓著,我們順利長大,我們可以做很多自己的選擇。

現在社會上讓我有感的議題很多,不外乎不公不義、貧富差距、財團壟斷……;但回歸到每個人心裡,就是欠缺認同吧!

真:簡單說,欠缺認同可能是找不到一個可以尊敬的人,或大家共同尊敬的價值。這幾年來政治你殺我、我殺你,殺到最後什麼都中槍。

可是話說回來,我也不能把二、三十年前的價值丟到現在年輕人身上。我擔心他們找不到尊敬的人跟價值,但說不定也有好處,心中沒有界定,也許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小小的價值認同,那就遵循那個想法認真做下去也不錯。

有一天我跟朋友講,「算了啦!不要煩惱他們這個世代!」你們這個世代要面對空氣汙染和亂七八糟的環境,說不定會回到更本質的問題:「人還能不能活下去啊?」所以算了啦!讓世代自己去煩惱就好。

 

吳念真的強項是劇本,有戲劇系背景的吳定謙擅長導戲、燈光、配樂等細節,父子倆搭檔 導演,配合得天衣無縫。

吳念真的強項是劇本,有戲劇系背景的吳定謙擅長導戲、燈光、配樂等細節,父子倆搭檔導演,配合得天衣無縫。(圖片/綠光劇團提供)


如果老子變小子,小子是老子
奇想第二人生


真:如果今天我的靈魂跟你交換了,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行李一收,打工走全世界!對我來說很簡單,我的經濟條件夠了,自己的人生也經歷過了,我現在缺少的就是你的年紀跟可能性。人生,反正就短短五、六十年,我也不一定要娶老婆,我也不一定要做什麼,我說不定人到哪裡、老婆娶到哪裡!

謙:欸?

真:也不是娶到哪裡,就是有異性交往就好了,你去累積嘛。

謙:所以你很羨慕我?

真:對啊,我覺得你是可以走全世界的!以前沒有那種機會,但其實人生能擁有的東西都有限,把世界盡可能走遍好不好?我唯一想做的是這個。

世界上有這麼多人,你窮極一生能認識的也沒幾個,為什麼不用這種時間去認識更多的人?我覺得這樣生命才有它的豐富性。要不然聚集在這個島上,賺幾千萬、幾億,有什麼用呢?你還是住在信義計畫區,塞得要死,住在大樓,你跟我之間還要用窗簾隔起來,你怕看到我,我怕看到你,那幹嘛?

謙:如果我是你,我可能會選總統。因為台灣必須要……,你不要有壓力喔!

真:我不會啊,我從來不這樣想啊!你有看過會抽菸吃檳榔、還講髒話的總統嗎?

謙:我寧可!(笑)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開始意識到某些議題了,這些可能都是很瑣碎的小問題,但卻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下衍生出來的。以我現在的人脈和力量,能做的有限。當然並不是說當了總統後,這些事情會藥到病除,而是至少可以有另一種思惟。

就舉核能議題來說吧!很多事情應該被檢討的,而不是一意孤行做下去。但這東西真的太複雜,尤其又演變成公投,變成政治的難題;明明現在就很容易看到別的國家的抉擇,為什麼還會做現在這樣的操作?


四年級想出走,七年級想選總統
期待人生有轉變


真:台灣這幾十年來最可怕的東西就是選舉,都在籠絡選票,還不是籠絡人!更可怕的東西是,我們不斷在剝奪下一代,掠奪他們的資源或可能性。你看看我們現在的健保、退休金……,核能還只是其中一種。我們這一代真的是罪魁禍首!所以我本來以為,他如果變成我,會拿一把槍把我們這一代的人全部幹掉,換他們那一代上來。

謙:(笑)你拿一把槍能看嗎?

真:(笑)不過我聽到你這個答案也不會覺得驚訝,可以感覺到你們這一代也是期待世界有改變,可見你們這一代已經不耐煩了。我們這一代應該跪下來跟你們道歉。

謙:我們不要道歉!

真:對,不要道歉,那我們要自裁啊!謝罪啊!

謙:你說要環遊世界,那其實也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對自己的期許是,如果到各個地方,可不可以看到別人好的地方,好好學習,不好的地方,盡量避免。

真:這讓我想到,我開始覺得窮,是念初中的時候。以前我們村子裡,大大小小的便當菜色差不多都一樣。有一次有一輛載魚的卡車從公路上倒下來,大家跑去救司機之外,都去撿魚,結果那個禮拜我們全村的便當菜統統都是魚。

後來我念初中,才看到原來城市裡面的人是這樣子,便當菜打開真的不一樣,有人甚至還有三輪車載來上課,你才知道那種分別!

如果一個三十幾歲的人周遊世界,說不定可以確定自己的人生觀,某些物質的欲望也不會那麼強,可能心胸也會更寬大一點。

謙:那你現在有辦法去環遊世界嗎?

真:我現在怎麼可能周遊世界?我現在很多工作耶!

謙:那選總統呢?

真:選總統也不可能啊!

謙:你身分證拿來給我就可以了(笑)。

真:不會選上啊,做那種徒勞的事情做什麼?

我人生到三、四十歲就已經知道,我的能力有限,我只能做我可以做的事情。如果每個人都能這樣,在自己工作本位上都好好做,阿彌陀佛,台灣就有救了!


上一代有機會,下一代有基礎
兩代人的小確幸


謙:如果最終目的是培養世界觀,途徑有很多,不是一次就一定要去一百個國家,你可以分很多次去啊;或者你可以去一個國家待很久,你接觸到的人其實還是跟你現在的生活不一樣,那也會是所謂的世界觀!至少你認識的東西是更深層、更不一樣的。

真:對啊,沒錯啦。我對你們這一代真的是充滿憐憫與關懷,因為你們沒有我們這一代的機會。

像你一個小孩,如果父母親都生病了,你怎麼辦?還有,結婚到底要不要生小孩?小孩能不能養?我曾經跟一對年輕夫妻聊天,兩人收入都有五萬多元,算高薪了吧,生了兩個小孩,每天雇保母,一個月要付掉四萬八千元。天哪!你要叫他們買房子還是看世界?要看兩場電影都沒辦法了!

還有人在報紙寫,為什麼現代人旅行只會到泰國,不會往遠一點走?我實在想寫髒話回他,那些少年仔好不容易養一個小家庭儲蓄到五、六萬元已經很了不起,去一趟泰國也要被嘲笑?(激動)

謙:(偷笑)還好我有一個優點是記性很差,有些東西不需要一直去想,一直去想就會被困在那件事情。學戲劇讓我偶爾跳出來用導演的角度重新看某個處境,我就知道一直自怨自艾其實沒有太多意義。如果可以想:「我至少做點什麼!」比如,我去說一些話,寫一點東西,不管什麼,可以做什麼就做什麼,或者,我沒有辦法做什麼,至少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只是這樣都好!

幾年前,我看到一個日本旅遊節目拍了一個地方,叫作玻利維亞。那裡有個鹽沼,是台灣的三分之一大,湖水很淺,人可以踩在上面,下面是鹽巴,看過去一望無際,天空就反射在湖面。

我非常非常想去,但玻利維亞不承認台灣,拿台灣護照也沒辦法辦簽證。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到那裡,如果我可以完成這個夢想,代表我們的環境真的改變了。

 

吳念真

一家三口感情融洽。(圖片/吳定謙提供)

 

吳念真

吳定謙連舉手投足都可以吐槽吳念真。


吳定謙
出生:1982年
現職:演員、導演
經歷:與父合導《人間條件2》
學歷:台大戲劇系
家庭:未婚

吳念真
出生:1952年
現職:導演、作家、編劇
經歷:中影編審、編劇、作家
學歷:輔仁大學夜間部會計系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大病過後,吳念真的人生體悟

2015-05-28

認真活過每一天的祕訣

2009-02-26

擊敗男模的「魅力歐吉桑」——吳念真

2008-10-02

吳念真/那些安寧教會我的事...

2019-04-11

吳念真狂潮魅力再起!《人間條件一》全球首播 感動在線4萬人

2021-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