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馬志翔:說動人的故事 只有好導演做得到

馬志翔:說動人的故事 只有好導演做得到

賴若函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

899期

2014-03-13 13:15

第一部執導長篇電影《KANO》,三十六歲的馬志翔走上國際舞台,成為票房破億的導演新星。許多人認識螢光幕前的他,卻不知道他打從二十二歲就開始的導演夢,經過多年努力,今日的掌聲並非偶然。

「我在咖啡廳用筆電讀完《KANO》劇本,低下頭竟發現,整個鍵盤已經全部溼掉,因為自己的手心全都是汗水。」《KANO》導演馬志翔亮起眼睛,談到第一次接觸《KANO》的場景,雖然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但彷彿還在眼前。

在看劇本的同時,腦海已浮現許多把文字影像化的畫面,他自己形容那種興奮的心情,「有如一隻關了很久被放出來的獵犬,剎那間看到了獵物!」

片尾有一場關鍵戲是吳明捷快要跑回本壘的畫面。他說,在拍攝後期,時間和預算的雙重壓力下,自己已經「快要爆炸」,但是在這場戲中,他看到年輕演員們勇敢衝刺的心,徹底激勵了他。

導演與演員彼此的激盪與交流,共同成長,讓進場看戲的觀眾,享受這種激盪後的成果,是「導演馬志翔」最快樂的事。

身高一八○公分、深邃的眼神、黝黑的膚色,一站出來,常會讓人誤以為是男主角,外界多以為《KANO》是馬志翔初執導演筒的第一部戲;但事實上,為了這一刻,他已經在一旁站了十多年之久。


遭受歧視 一度逃避自己原住民身分


對許多演藝經紀人而言,馬志翔擁有絕佳的外形條件,二○○○年出道,透過第一部廣告作品的導演陳玉勳介紹,馬志翔踏上演員之路,拍攝王小棣的電視劇《大醫院小醫師》,並從此成為其演員班底,演技日臻成熟;並曾以《孽子》、《赴宴》兩劇,兩度入圍金鐘獎演技類獎項。

「一開始當演員,就是為了要賺錢。」馬志翔毫不戀棧鎂光燈的迷濛之美,開門見山地說。上大學後,因為必須自己負擔所有學雜費,外形出色的他自此進入演藝圈。儘管演戲打開了知名度,但收入還是很微薄,最慘的時候,他算一算口袋裡的銅板,剛好只夠買一包王子麵加一瓶養樂多,他就這樣撐過一餐。

但原住民天生的樂觀因子,讓經濟壓力也無法打垮他,甚至連動搖都沒有,他沒有因此更汲汲追求賺錢容易的演員生活,反而往自己的心靈更深一層邁去。

「作為演員,在鎂光燈下的滿足感只是一時,但是說一個感動人的故事,只有好導演能做。」馬志翔認為,作為演員,永遠是被選擇的一方,他想要說故事的主導權,就必須從創作方出發。而從第一部作品開始,他想說的,一直都是原住民被忽略的心聲。

「過去,我很不喜歡承認自己原住民的身分。」國中便離家北上求學的馬志翔,曾遭遇大大小小的歧視,也讓他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外人面前絕口不提自己的原住民身分。

 

馬志翔


苦學打底 有演員基礎執導更得心應手


直到○一年,拍攝導演鄭文堂的《少年阿霸士》,他飾演一位對原住民身分感到自卑的泰雅族青年,在陪伴女主角回部落尋親的旅途中,重新找回身分認同的故事。投入演出的過程,讓馬志翔也跟著角色一樣找回了民族自覺,他開始大量吸收原住民的相關知識、走訪全台各個部落;也到戶政事務所,在身分證上重新登記失落已久的族名Umin Boya。

二十二歲到二十七歲期間,是馬志翔大量創作劇本的五年,演戲,只是為了貼補收入。大學讀園藝系的他,非科班出身,卻比別人下更多苦功,除了苦讀各種導演相關書籍,還自學影像美學,,也從螢光幕前走向幕後,開始做起劇組場記,他期許自己要在十年內當上導演。

機會比他想像的更早來臨,○七年,終於有製作公司願意拍馬志翔的劇本,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立刻開拍,而是請製作公司等他兩個月,他先到公視的《指印》擔任副導,為的是更了解現場,好讓當導演時可以省去許多生手的麻煩。

「結果告訴我,這樣的想法是對的。」馬志翔露出笑容說,「充分做好準備」的結果,就是讓他初次執導就嘗到金鐘獎六項入圍的甜美滋味。最後獲得最佳迷你劇集編劇獎的《十歲笛娜的願望》,講述的是原住民家庭母親外遇、父親過世的四姊弟,由十歲的大姊負起母親的責任;透過這部戲,馬志翔渴望呈現的是原住民普遍遭遇的困境,以及社會的偏見。


獨當一面 執導《KANO》心胸更寬


馬志翔認為自己拿起導演筒的優勢,在於「我懂演員的心態、懂表演的真理」。

他說演員時期的他,也曾自負、自滿,不想被導演要求的表演方式拘束;也因此後來當上了導演,需要主導作品呈現時,更懂得兩者的心態差異,可以有效地和演員們協調、溝通。

「這群小傢伙們展現真正的自己,我只是把他們放在適當的位置。」他指著牆壁上《KANO》海報中的素人年輕演員,馬志翔綻開笑容。從小螢幕走上大銀幕,速度比他預期的快了許多。

拍攝《KANO》時,面對動輒指揮三百人以上的製作陣仗,和有別於過去電視的拍攝手法,馬志翔坦承自己不是不緊張和擔憂;但是,他總是要求自己做好事前所有的準備,拿出自信來做,相信自己能做好。

身為《KANO》監製的魏德聖,肯定馬志翔的努力,但也看見他在技術執行經驗上的青澀;以及轉換角色時,會忘記從一位好演員的角度,來想怎麼當導演,所以有些時候會跳出來提醒他。

「新導演會跟著鏡頭走,老練的導演會跟著戲走。」另一位監製黃志明舉例,拍教練在家中與妻子下棋的戲時,你來我往的對話眾多,馬志翔原本很緊張,把分鏡畫得很複雜,但是魏德聖卻能輕鬆簡化,也帶出戲的味道。

馬志翔說,在魏德聖底下導戲,雖然有著不小的壓力,但是「每當前方有石頭,他就會提醒我避開!」而拍攝《KANO》最大的收穫,就是讓他不再拘泥於過多的細節,拍戲的心胸更豪邁。

馬志翔的恩師王小棣看《KANO》,認為場面調度、鏡頭都拍得很好,相信本次拍大製作的經驗,對他來說是很好的鍛鍊。王小棣認為,馬志翔在當導演前的模特兒和演員經歷,有助於他後來當導演,拍的作品有更多的層次,特別是以原住民小朋友為主題的影片,都很貼近生活的原味。

「我們真的想讓這個故事感動更多的人,花了錢,卻得到心靈的滿足。」一路走來,馬志翔總是以一貫的樂觀心態面對,當別人說他天真,他卻認為「上帝一定會預備道路」。就是這股對影像無可救藥的熱情、加上背後的加倍努力,才能走到今天。許多人透過《KANO》看見了馬志翔的導演專業,相信未來還有很多的故事,要等著他透過鏡頭說給你聽。

 

馬志翔

導演馬志翔(右二)率領《KANO》片中的球員,親臨日本甲子園球場。
 

馬志翔
出生:1978年
現職:導演、編劇、演員
經歷:以《十歲笛娜的願望》獲電視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編劇獎、《生命關懷系列─說好不准哭》獲電視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導播獎、電影《KANO》導演
學歷:文化大學園藝系
家庭:未婚

延伸閱讀

柯汶利 從銀行超業到闖蕩奧斯卡的奇幻旅程

2015-10-01

不敢挑角色 鍾欣凌盡力把握每次演出

2014-10-30

魏德聖 輸了,這一輩子就沒了

2014-03-13

瞿友寧 完全否定自己後才明白 人生沒有捷徑

2013-01-24

「最害怕的角色,演美男子」熬35年首次獲視帝,不是「鮮肉」的他,52歲拿下金鐘雙冠王!

2020-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