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鐵血公主揭祕

鐵血公主揭祕

劉俞青、梁任瑋

話題人物

911期

2014-06-04 13:03

她是身價千億的公主,原可以優哉過日子,但是,她卻選擇了一條辛苦的路。三十三歲接下兩千五百億市值的集團,她所統領的鞋業王國足可媲美鴻海帝國,她,是寶成集團執行長蔡佩君。公主接班,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兩年來,撤換三位總經理、調動近百位經理人,鐵血名號不脛而走。捨棄名媛生活,背負重責大任,寶成公主首度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自剖接班的內心世界……。

寶成鞋業王國
集團市值2596億元
寶成集團透過持股裕元(0551HK)、寶勝國際(3813HK),事業版圖橫跨製鞋與通路,集團市值高達2596億元。

全球員工人數超過42萬人
寶成不僅是全球最大製鞋王國,員工人數僅次於鴻海,是台灣第二大製造業集團,在傳產業實力無人能及。

年產量3億雙
寶成是全球最大製鞋廠商,生產基地涵蓋中國、越南、印尼、台灣、墨西哥、孟加拉、柬埔寨,2013年生產3.13億雙鞋。

每5雙鞋就有1雙寶成生產
寶成一條龍生產管理,在全球市占率20%,全世界平均每五雙鞋就有一雙出自寶成。

代工鞋類品牌超過60個
寶成代工的鞋類品牌超過60家,知名運動鞋廠商NIKE、adidas、Reebok均為其代工客戶,是全球單一最大的鞋業代工廠。

 

寶成執行長


一位身價千億的公主,理應是過著無憂無慮、被嬌寵的生活,但她的人生,卻和許多富家千金不同……。

當名媛們還在睡美容覺時,她清晨五、六點鐘就起床,開始收發e-mail,七、八點鐘就進公司,往往一忙就到晚上十點以後才下班,一天工作時間超過十二小時以上,但她從不喊累。

一九七九年出生,今年三十五歲、單身的她,兩年前接下市值二五○○億元的鞋業王國;二○一二年二月一日,身為寶成集團總裁的父親蔡其瑞在無預警狀況下,直接宣布她接下集團執行長職務。雖然之前已經跟在父親身邊擔任特助十年,但當接下執行長那一天,她說:「我以為爸爸是在開玩笑!」

但爸爸不是鬧著玩的,家裡三姊妹,她排行老大,沒有其他兄弟,她一出生就注定接班的命運,而她覺得這是一種選擇,「我不會去羨慕妹妹們的生活。」

認命,接下父親打下的天下,她就是寶成的執行長蔡佩君;不過,當接下這個重責大任的時候,一切的考驗才要開始。

先看看她掌管的集團有多大?寶成在全球有四十二萬名員工,工廠遍及全世界,是台灣第二大製造業,僅次於鴻海;在台港兩地資本市場共有三家公司掛牌上市,總計市值超過新台幣二五○○億元。

事實上,你我的生活幾乎離不開寶成,請低頭看看腳上穿的鞋子,寶成是全世界最大的製鞋廠,全世界六十億人口中,每五雙鞋子,就有一雙出自寶成之手,去年,它共生產出三.一三億雙鞋子,連結起來,足足可以繞地球兩圈半。

如果說,六十三歲的郭台銘掌理鴻海帝國,在商場上征戰多年,老謀深算自不在話下;而寶成規模僅次於鴻海,卻是三十五歲的年輕公主當家,蔡佩君肩頭上的壓力有多大,不難想像。

擺在她眼前的,這個創立四十五年的集團,是由爸爸蔡其瑞與叔叔、堂兄弟以及眾多老臣打下來的江山,長輩、老臣各據山頭,兩年前接班時,她不過三十三歲。一個三十三歲的年輕女孩,要帶領這個「年紀比她還要大十年的公司」往前走,阻礙重重。

 

寶成執行長

▲對比12年前在父親旁邊學習的青澀模樣(上圖),如今的蔡佩君,決策果斷,不拖泥帶水,已是獨當一面的集團執行長(下圖)。(攝影/吳東岳)

 

寶成執行長

 (攝影/陳永錚)


老臣挑釁「我進公司時,她都還沒出生!」


據一位資深主管透露「Patty〈蔡佩君的英文名〉想去跟老臣了解業務狀況時,有人根本不理她。」有老臣甚至私下放話:「我進公司時,她都還沒出生哩!」她碰到了所有第二代接班人都會碰到的問題,不只沒有戰功,各方面經驗都不如老臣。所有的冷言冷語、等著看好戲的心態,彌漫在周圍。

掌權的公主,卻碰上戰功彪炳的封疆大吏,情勢變得有點棘手。

過去,寶成有著名的「三大軍頭」,包括第一事業群,也就是負責NIKE產品線的事業群,總經理是在寶成有四十年老經驗的郭泰佑;第二事業群是adidas事業群總經理盧金柱;第三事業群是Reebok事業群總經理龔松煙,這三大巨頭如果聯手,幾乎已經坐擁寶成半壁江山。

為了破除軍頭式的領導,也為了世代傳承,公主蔡佩君終於出手了。

大刀一揮,兩位老臣── 郭泰佑與龔松煙都悄悄調離原來職務;如今郭泰佑轉任「成衣事業部總經理」,每年營業額大概只剩之前NIKE事業群的五分之一。

「連郭泰佑都敢動?」一時之間,寶成內部彌漫著「不知道誰是下一位?」的詭異氣氛。

這些職務異動的大臣們,近年來則是紛紛賣股票,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統計,近年來這些大臣門都減少一千到四千張不等的持股,是否與職務異動有關,不得而知。

公主的改革大刀不只揮向老臣,也指向家族;去年中,蔡佩君的堂兄──前寶成工業總經理兼裕元工業執行總經理蔡乃峰,同時從這兩個重要位子退位,如今只擔任「寶成工業副董事長」一職,其中裕元工業總經理更直接由蔡佩君接下。

就像一般家族企業一樣,寶成成立之初,以蔡其瑞為首,弟弟們包括二董蔡其建、三董蔡其能和小弟蔡其虎,還有大房大哥的長子蔡乃峰,大家都一起共事。在寶成快速成長時期,這些兄弟、姪子們各司其職,相互幫忙,才成就今天的寶成王國。

有人形容,十二年前剛回國時的蔡佩君,就像當年清朝盛世的雍正王朝,面對兄弟親族之間的挑戰,處境之嚴峻,不言而喻。最後雍正逐一清除所有障礙,一統江湖,也開啟了雍正與乾隆的盛世。

據一位高層透露,這波人事改革,除了老臣大調整之外、所有經理級以上,異動的人數高達三分之一,是寶成創立以來最大幅度的人事改革。甚至因此付出慘痛代價,據鞋業同業指出,一年前就傳出NIKE的訂單流失,可能與這一波大換血有關。

對此,寶成發言人何明坤表示,近兩年來,經理級以上主管離職或退休比重約七%,至於職務調動比率,則不便透露。

蔡佩君也坦言,坐上執行長的位子,壓力真的很大。她說:「在會議上,一下子所有的人都等著聽你的看法,聽你的指令……」但她都一一承受下來。

四十五年前,從鹿港小鎮上的家庭代工廠發跡,當時光是鹿港,就有上百家像寶成這樣的小工廠;但四十五年後,寶成不僅早已是全世界最大的鞋廠,產能遙遙領先其他同業,而且就像鴻海一樣,生產基地隨著業績成長不斷拓展,從中國、到越南、印尼、墨西哥、印度,甚至連非洲都已經有寶成的生產線。

但劇變,也從這裡開始!

過去五十天裡,寶成接連遭逢兩次四十五年來最嚴厲的考驗。四月中旬,寶成位在中國的東莞廠首先出事,上萬名的員工在廠區前大規模罷工,原因是為了寶成在社會保險金的投保額度問題;事隔一周之後,蔡佩君終於拍板,點頭答應足額提列,但也將為此付出極大代價──今年第二季,在香港掛牌的裕元工業財報確定將會虧損,而往後的提列方式,至今還在與北京當局溝通中。

東莞廠的事件方歇,五月中旬,越南排華暴動,又讓占據寶成營業比重超過三成的越南廠停工,在短短一個月內,寶成有超過五成的工廠產能停擺,這在以產能、交單為主的製造業,幾乎是難以承受的痛。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當時東莞廠一停工,占寶成營收比重將近三成的最大客戶──美國NIKE公司已經將訂單轉移給其他廠,一時之間,「寶成掉單了!」的傳言四起,骨牌效應連續發酵,在在考驗著公主的危機處理。


最大巨變  
掉單、罷工 考驗接踵而至


「當時我親自寫信給重要客戶,每兩天就update一次東莞最新進度讓客戶知道,甚至請教他們的想法。」事隔一個多月後,蔡佩君於端午節前夕接受《今周刊》獨家越洋採訪,首度對外公開當時的處理之道。

親自跳上第一線,與客戶溝通,是這位年輕的國際企業掌門人危機處理的第一課。蔡佩君說,第一時間她甚至直接拿起電話,打給這位重要客戶,開門見山地問,「你真的要抽單嗎?」隔著太平洋,電話那一頭的回應也很明快:「沒有,我們幫你發新聞稿澄清。」

蔡佩君也首度明確表示,目前為止,寶成並未發生重要客戶掉單的情形,一切都是市場傳言。

十二年前,《今周刊》採訪團隊曾經赴寶成台中總部,獨家專訪寶成董事長蔡其瑞,當時寶成的市值才剛破千億元大關,而剛剛從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學成歸國、站在父親蔡其瑞身邊學習的蔡佩君,清湯掛麵的模樣,幾乎沒有說話,乖巧的個性讓人印象深刻。

但十二年的歷練,讓這位當年的「小女生」已經蛻變為成熟、足以獨當一面的集團領導人,面對這場寶成史上最大風暴,她坦言這是「嚴峻的挑戰」,沒有人遇過,當時第一天她就從上海飛到東莞坐鎮,並立刻打電話給「總裁」,也是寶成王國的創辦人──爸爸蔡其瑞討論。

爸爸,永遠是公主心中最深的依靠。直到今天,只要遇到問題,蔡佩君第一時間的反應還是打電話給爸爸,儘管爸爸給的不見得是直接的答案。例如去年五月,香港的裕元工業就因為人工成本不斷上升,被港交所發布「獲利預警」,股價在兩個月內跌掉三成;當時焦慮的蔡佩君也是打電話問爸爸,「股價天天跌該怎麼辦?」


傳承智慧  總裁毫不保留 傳承「自在」經營哲學


沒想到蔡其瑞淡淡地說:「營運起落都要平常心,每天還是要吃飯睡飽。」爸爸的這一席話,給蔡佩君的不只是當下的信心,還有面對巨變下的經營哲學。或許,經營者心中的「自在」,才是企業永續經營之道。

但這次東莞罷工之後,外界對寶成有「第一時間決斷力不足,決策延宕」的批評,蔡佩君坦言,這是一場必須顧全「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決策,未來,寶成會更認真傾聽員工的訴求、聲音,也會更加快策略目標。

蔡佩君是爸爸蔡其瑞四十歲才生下的長女,備受寵愛,父女感情更是好到沒話說,至今,蔡其瑞還是每天打電話給蔡佩君;蔡其瑞說,也曾經煩惱沒有兒子接班怎麼辦,但如今看來,「Patty做得很好,比我還要好。」

從小就被以企業接班人的方式養成,寶成的員工形容,蔡佩君剛回國時,沒有自己的辦公室,她的辦公桌就擺在蔡其瑞辦公室的門口、兩位祕書旁邊,不知情的人,會以為蔡其瑞有三位祕書。

蔡佩君每天跟進跟出,幫蔡其瑞整理資料,只有在重要客戶來訪時,蔡其瑞會把她拉來介紹一下,介紹完,她又默默坐回自己位子上做事。

「『總裁特助』的名片,我一拿就是十年!」蔡佩君說;這十年不是平白地過去,她在旁邊看著,越來越了解這個爸爸和叔叔、堂哥們一起親手建立的鞋業王國,裡面有多少馳騁沙場、開疆闢土的動人故事。

爸爸對公主的愛護之情不僅於此;由於蔡氏家族占寶成持股超過五成,其中,蔡其瑞這一脈,又占整個家族持股將近六成;換句話說,蔡其瑞用兩道大鎖,將蔡佩君的「共主大位」,緊緊鎖住,牢不可破。

也因此,公主的鐵血改革大業,才能毫無後顧之憂地持續進行下去。

 

寶成執行長


連砍三刀  蔡佩君「共主大位」更顯穩固

 

兩年下來,大臣陸續退位,而蔡佩君的身邊,則出現了一批幕僚群,成員包括出身金融業的吳邦治、出身科技業的戚道協,以及一群年齡與蔡佩君相仿的年輕人。這群年輕人多半是從當時寶成轉投資精誠科技、精英電腦時,所認識的科技人共同組成。

如今位在寶成台中台灣大道〈原中港路〉上的總部大樓,頂樓二十三樓是公司的董事會,主要成員還是蔡佩君的爸爸、叔叔們,而往下一層二十二樓,就是蔡佩君和這群年輕幕僚的辦公室。也因此,近年來,「二十二樓」已經成為寶成員工口中的「最高指導中心」,集團所有的決策、動作,都從這層樓發出。

「我有鐵血嗎?但我承認,我很有毅力。」蔡佩君直率地說,自己不僅毅力十足,而且,絕不放棄。

美國管理大師哈默博士在《企業再造》這本書中說,企業的改革大業有如啟動的列車,一旦開啟,就必須徹底、根本,不能停止。

公主的第二大刀轉向寶成的轉投資,這些轉投資中,有的賺錢,有的虧了一屁股,例如科技業中原本由蔡其瑞家族投資成立的龍騰光電、精成科技、精英電腦等,都是寶成蔡家十幾年來的「痛」,在蔡佩君逐漸掌大權之後,首要之務,就是切除毒瘤,可以賣的就賣,可以切割的就切割。

一位寶成內部主管表示,蔡佩君的原則很清楚,就是「回歸本業」,本業只有兩項,就是製鞋和零售通路,其他的投資,包括房地產和金融,這些雖然可以為集團帶進穩定的收益,但就是僅止於財務投資。例如在通路上,過去寶成在中國最多擁有一萬多家零售據點,但始終賺不了錢,後來,蔡佩君花了不少心力整頓,才發現過去根本沒有建立電腦系統,總公司對各據點每天的進銷貨根本無法掌握,亂成一團。

 

寶成執行長

▲二董蔡其建的長子蔡明倫(左)如今擔任執行長辦公室執行協理,與蔡佩君合作無間,被員工私下稱為「副執行長」。(攝影/蔡世豪)


成效初現  寶勝國際終於由虧轉盈


後來她親自盯梢,建立IT系統、用對的人,並且大砍不賺錢的門市,如今只剩五千多家據點,整頓告一段落,今年第一季財報開出,負責零售通路的「寶勝國際」由虧轉盈,小賺新台幣三百萬元。

大刀闊斧整頓終於冒出新芽,更堅定蔡佩君一路往下的決心。緊接著,她再度揮刀指向越南與印尼的廠務,據了解,過去兩年,蔡佩君花最大心力的地方,就在越南。

寶成很早就嗅出陸幹在管理上的問題,於是,幾年前,寶成開始在台灣各大學挑選越南僑生進行訓練,畢業後直接回到寶成越南工廠服務,落實「在地化」管理,也因此,在這次越南暴動中,寶成廠區有許多當地幹部跳出來維持秩序,受傷不大。

每天花逾十二小時在工作,若在外地巡廠出差,因為是睡在宿舍,常常連睡覺前都還在討論工作。五月下旬,《今周刊》採訪團隊甚至目睹蔡佩君的座車,一直到晚上十點零三分才駛離台中的裕元辦公大樓。

不累嗎?公主當真夜不眠?蔡佩君說,自己當然會偷閒,看電影、逛街買衣服,但在工作上,永遠正面思考,永遠鼓勵員工,這是領導人責無旁貸的責任,也是她的使命。

三十五歲時的你,正在做什麼?按時打卡上下班?戀愛、還是結婚,蔡佩君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人生,當外界把「富二代」、「權貴」的頭銜冠在她頭上時,她無暇辯駁,因為她正要飛往紐約,此行要去確認訂單、穩定與重要客戶的關係。

「我很珍惜在這麼年輕的時候,有這麼大的舞台!」燈光已經亮起,在所有人的熊熊目光檢視下,在集團才要逐漸走出巨變的陰霾下,在高度壓力下,她沒有悲觀的權利,毅然踏上飛往紐約的班機,公主的下一個挑戰,正在不遠處等著她。

 

寶成執行長

▲晚上10點過後,蔡佩君的座車(下圖)才駛離台中寶成總部(上圖),而此時大樓裡部分樓層還透露些許燈光,顯示員工在蔡佩君的帶領下,也絕不輕鬆。(攝影/蔡世豪)

 

寶成執行長

 

寶成執行長

延伸閱讀

最強女CEO

2016-10-13

4年市值增57% 最強女CEO獨家告白

2016-10-13

會議上等我決策那一刻起 蔡佩君:我的責任感就更重了

2014-06-05

鐵血公主揭祕(摘)

2014-06-05

「不改革,明天成歷史包袱」市值蒸發1千億...寶成公主該如何帶領製鞋王國撐過轉型路?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