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湘琪 專注做一件事做到好

陳湘琪 專注做一件事做到好

何欣潔

話題人物

936期

2014-09-18 11:53

金馬獎新科影后陳湘琪,回望二十年來,一路走過台灣電影黑暗期,只願專注探求表演本質。歷經《天邊一朵雲》的情色風波、父母雙雙驟逝的傷慟,最終以電影《迴光奏鳴曲》衝破憂鬱枷鎖,也擊敗勁敵鞏俐,替台灣留下金馬最佳女主角獎座。

陳湘琪

 

耀眼的燈光,打在第五十一屆金馬獎舞台上。甫拿下最佳導演獎的許鞍華,看了一眼最佳女主角得獎名單,微笑地交給另一位頒獎人、上屆影帝李康生。李康生面無表情,用他一貫不在板眼上、彷彿永遠落了世界一拍的奇異聲調,緩緩念出─「最佳女主角,《迴光奏鳴曲》,陳湘琪。」

全台熱烈的注視目光與掌聲之下,陳湘琪緩緩上台,與手執金馬獎座的李康生相視半晌,久久無法言語。陳湘琪說,那一刻內心百感交集。

「我們一起經歷台灣電影很漫長的一段黑暗期,只有很少的人在創作;但我們仍然繼續創作,在台灣最不好的時候,我們繼續成長、耕耘,一起經歷那麼多沮喪……。」去年,電影之神把榮耀給了李康生,今年給了陳湘琪。


她的戲路:真實  擦掉表演線條,要讓觀眾相信真有其人


「我跟李康生都屬於悶派,我們表演是另一種形式的,應該說,是在思考表演與存在,思考生命的訊息,一些更深刻的東西。」本屆金馬獎的入圍者從鞏俐、趙薇、湯唯,甚至年輕的桂綸鎂,都是公認「很會演」的戲精,一般觀眾也以欣賞演員的精湛演技為樂,陳湘琪卻反其道而行。「我想要擦掉表演的線條、痕跡。我在思考表演可不可以『不是表演』,要讓觀眾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這個人,真實性與存在感可以被信服,而不只是追求技巧而已。」也因此,不少評審說她演技「內斂」。

「她是很用功,有科班的底子,有理性,同時又非常感性,」蔡明亮回憶,陳湘琪有一次來找他討論一場戲,竟用她昨晚的夢境作為素材,開始發想表現方式;兩人到馬來西亞拍《黑眼圈》,陳湘琪聽著車上音樂、看著窗外的異國景色,發呆半晌,「回頭就跟我說,她有一些感受,想到該怎麼表現這場戲了……。」

在蔡明亮眼中,上戲的陳湘琪分分秒秒都在思考,思考如何把各式各樣的生活時刻都拉進來表演,「她很主動、很專注,要做一件事情,就會做到最好,用盡辦法去豐富自己的感受,放進表演裡;有些演員比較被動,不會這麼做。」

自楊德昌執導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場記、《獨立時代》女主角開始電影之路,陳湘琪注定和絕不妥協的啟蒙導演楊德昌一樣,走上創作的修行者之路。

「你想想,湘琪她這麼漂亮,楊德昌說她像台灣的奧黛莉赫本,如果走上另外一條路,很有可能她有另外一片天地,但她就是不要。」蔡明亮說。對此,陳湘琪一點也不惋惜:「因為我第一部電影就跟到楊德昌,他對於創作、藝術的絕對性與標準那麼高,深深地影響我。」

陳湘琪從理論去思考表演的本質與意義,然後到鏡頭前去實驗。她為了演出這部讓她得獎的《迴光奏鳴曲》女主角玲子角色,事先做了很多觀察訪問,在演出期間,晚上十點收工後,她就立刻寫下當天表演的筆記。「光這部戲我就寫了十五萬字。」


她的內心:反骨  永遠想要突破現狀,顛覆現在的自己

 

「有一位老師曾對我說,全世界有最尖銳想法的就是妳。」外表甜美的陳湘琪,內心其實永遠想要突破現狀,顛覆現在的自己。「你知道,蔡明亮是最怪咖的、最反骨的,他的電影語彙都很前衛。」而蔡明亮正是陳湘琪最常合作的導演。

回憶她口中的台灣電影黑暗期,陳湘琪認為,當時的作品雖然票房不佳,藝術成就卻可追上國際水準,「我當演員的初衷,本來就是創作,」不愛明星光環的陳湘琪,即便國片長年低迷,也從未想過退出這行業。

唯一一次動念息影,是二○○六年的《天邊一朵雲》風波。由於媒體報導都集中在片中直接而毫不掩飾的性愛場面,讓保守的陳湘琪父母吃盡苦頭。「我的父母年紀很大,又是基督教家庭……,父親一度說出『我想去死』,母親則連菜市場都不敢踏足,深怕被人指點『你的女兒拍A片』。」不但無法讓父母以她為榮,反而讓他們感到羞恥,陳湘琪內心無比痛苦。

為了讓父母安心,承諾以後「不演了」,回校潛心教書。但不久後,還來不及等到《天邊一朵雲》風波過去,雙方好好道歉和解,父母便在一一年相繼過世,自小最害怕父母離開的陳湘琪,被突如其來的死別,深深鎖進憂鬱的密室,每天過著「活死人」一般的生活。


她的高牆:痛失父母  在電影撞開鐵門,也衝出內心憂鬱的破口

 

最終助她走出來的唯一道路,還是電影。她出演《迴光奏鳴曲》中深陷中年危機的玲子,一幕被壞掉的鐵門反鎖在屋內,她用盡全力以肩撞開厚實鐵門的戲,也成了陳湘琪衝出憂鬱的破口。「我沒有看自己以前演過的作品,但我想之後我會拿這場戲來看。自己鎖住的東西,只能自己由裡面開。這個畫面即使由別人來演,我想我看到了,都還是會覺得很有啟發性,更何況是由我自己來演,我覺得像在看鏡子一樣,被自己的這個畫面治癒。」陳湘琪說。

陳湘琪的演戲生涯,在父母過世後停擺兩年,重新啟動後接演的《迴光奏鳴曲》讓她再度入圍金馬獎女主角。陪她走過低潮的藝人蔡琴,將領獎視為「結婚大事」一般隆重,叮囑陳湘琪做好萬全準備。

蔡琴不但拿出自己的金曲獎獎座,讓陳湘琪「試握」,模擬得獎情境,還充當記者提問,看到陳湘琪慢半拍的反應,蔡琴急得跳腳。「琴姊說,自從知道我入圍,她每周在大陸的演唱會都無法專心好好唱,只管不停地想:陳湘琪去金馬獎該怎麼辦?」

 

陳湘琪

▲走出至親驟逝的憂鬱,演出《迴光奏鳴曲》,陳湘琪不但撞開自己的心鎖,也替台灣留下一座最佳女主角獎。(圖片來源/《明周》提供)


她的貴人:蔡琴  領獎前一再幫她預演,就像「結婚大事」


陳湘琪不愛應酬、化妝的個性,讓蔡琴為她的妝容煩惱至極。只要蔡琴回國,就帶一組完整的保養品,還不忘叮囑陳湘琪,要搽厚一點。「我說琴姊,我年紀到了,再抹也是這樣。她只嚷嚷著:搽!你再多搽一點!」若不見效,隔周再帶上另一組更貴的保養品給她,就是要讓她美麗出席金馬。

頒獎當天,蔡琴備好禮車、化妝師髮型師,要求他們整天跟著陳湘琪。然而在這最重要的頒獎時刻,蔡琴反而因為害怕自己太過激動,選擇缺席典禮:「琴姊說,如果評審最終把獎頒給了我或鞏俐以外的人,大家會在電視機前被嚇到,蔡琴怎麼拿著雨傘、跳上舞台大喊:給我停!給我停!」憶起已故父母都能平靜以對,陳湘琪惟獨在談到蔡琴時紅了眼眶,「她對我,太好太好了。」

「有這麼多愛我的人,我早在出門領獎之前,就已經寫信告訴所有的朋友:無論結果如何,我已經贏了。」篤信基督教的陳湘琪,最終還是以上帝為度,細數半生來的得失:「我不會帶著獎座去見上帝,但我會帶著這些人對我的好、這些故事去見祂。」

對曾走過生命幽暗之谷的陳湘琪來說,表演工作的專業結晶和江湖情義,才是她生命中千金不換的重要獎座。

 

從幕後到幕前 小場記變影后—— 陳湘琪大事紀

 

1991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擔任場記

 

初試啼聲 名導加持

1994 首度主演楊德昌電影《獨立時代》

 

陳湘琪

 

1995 赴美國紐約留學

1997 返台回北藝大教書

 

演技成熟 屢獲肯定

1997 《河流》:與李康生、蔡明亮合作

2001 《你那邊幾點?》

2003 《不散》入圍第40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2005 《天邊一朵雲》入圍第4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走出低潮 勇奪金馬

2011 父母過世

2013 《郊遊》

 

陳湘琪

 

2014 《迴光奏鳴曲》榮獲第5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頒獎人為長年合作的李康生

 

陳湘琪

 

陳湘琪
陳湘琪
出生:1969年
現職: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助理教授
經歷:2003年《不散》入圍第40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2005年《天邊一朵雲》入圍第4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2014年《迴光奏鳴曲》榮獲第5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學歷:紐約大學教育戲劇碩士
家庭:未婚

延伸閱讀

金馬奔騰五十年大解密

2013-11-21

中環翁明顯 帶領藏家走進文創世界

2013-04-04

金馬56》你不知道的金馬獎...其實最早是要向蔣公「祝壽」

2019-11-23

撕去可愛教主包裝 35歲楊丞琳生命練習曲:比起討好,我更想用真實的自己引起共鳴

2019-12-11

第57屆金馬6大獎得主 網路呼聲冠軍出爐:網友最看好的影帝后是…

202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