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接班,郭守正只有一個答案「我自己要去爭取」

接班,郭守正只有一個答案「我自己要去爭取」

梁任瑋、劉俞青

話題人物

攝影/聶世傑

931期

2014-10-23 12:43

今年是郭守正從美國回台灣的第十年,十年內,他不僅成為四個孩子的爸爸,如今更以鴻海董事長特助身分歸隊接班;十年來,從未接受媒體專訪的他,這一次,接受《今周刊》專訪,暢談他的初衷與改變。

「可是我今天的會議滿檔,」十月二十一日上午九點五分,一位背著肩背包、學生模樣的男子下車,快步走入金山北路上、三創生活園區旁的一棟辦公大樓,他不是別人,正是郭守正。

這位外界眼中鴻海四兆帝國最可能出線的接班人,今年三十八歲,就像每天在捷運站裡摩肩接踵而過的尋常路人一樣,長袖襯衫沒打領帶,身上看不到一件名牌,也沒有配戴名錶;他微蹙著眉頭,對於記者的採訪需求,面露難色卻仍謙沖有禮,勉為其難答應受訪。而這也是郭守正多年以來,第一次面對媒體,暢談心境。外界過去看他,總以為他是巨大父親羽翼下長大的花朵,但他站出來,卻是有備而來,他說爸爸用比別人更嚴格的規格在訓練他,他和大家一起競爭。

談爸爸,談工作到家庭,即使面對接班等敏感議題,也毫不閃躲,坦然直率,論述有序,思路清楚;這位接班人也許少了郭董的霸氣,但百分百承襲了郭台銘對工作的全力以赴,他說:「我爭取接班!」

坐在金山北路上簡陋的辦公室裡,裡面擺著最簡單的摺疊式桌椅,手上拿的是飯店免費提供的原子筆,桌上的環保杯已用到掉漆,空氣中有著濃濃的「鴻海文化」。他說,「在我心中,我一直在鴻海,從沒離開過。」

身為郭台銘的長子,他知道自己終究躲不掉鎂光燈的焦點,卻又享受自己可以自在地搭捷運、逛街的生活;他很在乎爸爸的看法,但更想證明自己。郭守正頂著高度的壓力與期待,只能一路向前,因為他很清楚,他甩不掉「富二代」的稱號,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端出成績。

以下是他首度接受專訪內容:


談接班〉一直都不是問題  鴻海文化就是最有能力的人來做


Q.外界好奇,你會接班嗎?

答:其實我跟父親都有一個很好的默契,認為「接班」一直都不是問題。對於接班,我只有一個答案,就是「我自己要去爭取」!

如果我想要幫他(指父親郭台銘)分擔一些責任,我當然就要自己去爭取,而不是等他給我。在鴻海,我如果表現不好,棒子也不會交給我,不會因為我是某某人的兒子。我覺得鴻海的企業文化就是由最好的人、最有能力的人來做。

我父親常講,不要害怕失敗,兒子qualified(適任)就讓他接,不適任就不要接,去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

Q.外界形容你是離開自己創立的文創事業,回鴻海準備接班,你如何看待這件事?

答:在我心中,我從來沒離開過(鴻海),事實上,之前我曾經在深圳的鴻海工廠裡工作過幾年,儘管外界並不清楚,但這不重要,我要說的是,鴻海企業精神的傳承一直都存在。

在鴻海體系底下,一直鼓勵內部創業,我覺得我也是這樣在做。至於從集團的角度來看,無論怎麼「接班」,其實更重要的是,鴻海要怎樣去培養更多的人才,尤其是高階的人才,我覺得那才是真正重要的議題。

「三創生活園區」,是我爸爸取的,意義是「創新、創意、創業」。會接手三創,是爸爸開口詢問我有沒有這個意願?然後我自己去極力爭取過來。我父親一直思考要如何利用鴻海的資源,在三創建立一個平台,讓更多年輕人來這裡創業,包括我自己在內。所以接手三創生活園區是我第二次創業,在鴻海體制內創業。


談文創〉不是我喜歡就做  數位內容是趨勢,所以我才去做


Q.為什麼你會喜歡數位內容等文創產業?

答:我要說明,不是我喜歡什麼就去做什麼。我會做這些數位內容,是因為我看到例如在蘋果手機上,讓全世界看到雲端的魅力,重點在於上面的ecosystem(生態系統),而不是手機本身,而是手機上面有雲、有內容,我當初就覺得這是有價值、也是趨勢所在,所以我才去做。

不過,事情要做成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我現在當然不敢談成功,但如果未來有一天,我能被說成這樣(指看對趨勢而成功),我會很開心。

Q.請你描述「三創生活園區」這個案子的最大特色在哪裡?

答:三創其實不只是一個賣場、或園區,它最大的價值,是提供年輕人一個無限學習、全方位體驗,與世界零距離,實現夢想的空間,我不希望讓消費者覺得只有對資訊有興趣的人才會走進來。

我們發現女孩子比較不喜歡來資訊賣場,對許多女性消費者來說,科技產品的重點和男性差異很大,業務員的語言對她們來說可能是火星文。為了更貼近女性消費者,我們一年半前就給自己開出很多的題目,思考什麼樣的產品是她們會有興趣的?要怎麼服務她們?最後規畫出一個女性專區。

我的理想是,年輕的創業者可以在三創的育成中心得到協助與資源,我自己走過很長一段創業過程,很多年輕人常說不創業的理由是「爸媽不准」,我覺得這些都是藉口,重點是要想辦法怎麼去突破,但我要強調,三創不是打造一個溫室來鼓勵大家做夢,而是要做到讓真正想要創業的人沒有阻礙。

我們期待「三創生活園區」是個「有機體」(organic),是隨著周遭環境、市場與生活,不斷在調整、進步的,同時我也叮嚀自己不能自滿,不能認為自己是一百分,即使一百分,下一分鐘也可能變成八十分,必須尋求如何再進步二十分。


談嚴父〉對我要求更嚴格  帶人關鍵是讓大家心服口服

 

Q.在你負責這個業務的過程中,你的父親有嚴格要求你嗎?聽說他曾在人前要你罰站?

答:我爸爸對我的要求應該是比其他同仁還要更嚴格吧!我當然站啊!其實他自己也是站著的,通常他罵人的時候,他自己是站著的。

事實上,我爸爸他能帶那麼多人,最主要關鍵是讓大家心服口服,我不是王子,我其實就是員工,這點外界也許不能理解,但認識我、認識鴻海的人,都知道不用理會外界的這些無謂眼光,在鴻海,就是做事第一。

Q.身為郭台銘的長子,你快樂嗎?

答:我常以「創業家」自許,你問創業家開不開心、快不快樂,快樂的定義是什麼?

每天可以睡飽覺也是一種快樂,但如果更進一步,我能把眼前創業這件事情做好,大家給點掌聲,在掌聲之中,吸引更多的人一起來參與,這樣我會覺得我很快樂。

我把三創視為自己創業,我希望在這個創業裡,能引導更多的人一起來看見新的東西也好,這讓我很快樂,但在這一天發生之前,我很緊張、憂慮,但這樣就算不快樂嗎?

開幕以後有不同的焦慮,創業家永遠都在緊張下一個創業的目標,這是創業家應該要有的部分。

開心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負責任把它做好。我每天都在檢討,怎麼樣能做得更好。

延伸閱讀

虎父王子 郭守正首度告白:「我要爭取接班!」

2014-10-23

接班首戰 打造台灣最強3C通路

2014-10-23

科技業斷層危機 家族企業如何交棒?

2014-10-23

虎父王子 郭守正揭祕

2014-10-22

首富父子郭台銘、郭守正連手的盤算

2013-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