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皮凱提給台灣的三個啟示

皮凱提給台灣的三個啟示

楊卓翰

話題人物

達志

933期

2014-11-06 12:41

他不是革命家,卻煽起全球對資本主義的革命。他不是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斯一樣預言了資本主義的末日。
《今周刊》專訪《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幫台灣貧富差距這項民怨找解方。

那一天快來了。資本主義造成的貧富差距,讓九九%的人忍無可忍,發動對頂層一%的全面戰爭。不再只靜靜地坐在華爾街,那些領著最低工資的暴民闖進大門,推開僕人,把頂層的權貴一個個拖上街,被掠奪者變為掠奪者,世界顛倒了。

如果那一天來臨,很多人會把罪怪到法國經濟學家,《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21th Century)作者湯馬士.皮凱提(Thomas Piketty)頭上,怪他寫的書、怪他挑起的仇富,注定了這場革命。


這個時代的相對論: 資本所得大於勞動所得

 

但皮凱提不想挑起貧富之間的戰爭,他的眼光更遠。他書寫的對象是經濟學者和當權者,而非一般人;批評的對象是資本主義與體制,而非富人。但皮凱提卻給了這場戰爭充足的武器和彈藥。他厚厚的經濟書熱銷全球,獲得數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背書,掀起了二十一世紀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潮。

這位當紅的經濟學家接受《今周刊》越洋專訪,認為自己像醫生。他只是想指出讓資本主義蓬勃發展的「資本財富」,一直有像癌細胞的恐怖繁殖力。過去我們希望這個癌細胞,能夠不藥而癒。但是,他用七百年的資料告訴所有人真相:自由資本的「繁殖力過剩」,超出所有人想像。

皮凱提看到問題,提出解方。在他眼中,在貧富差距感受甚大的台灣,面對全球化的貧富差距,又該怎麼做,才能阻止資本累積造成的一%與九九%的差距惡化?

我們要先問,貧富差距的真相是什麼?就像愛因斯坦的E = mc2重新定義了物理學,皮凱提和他的同事用複雜的數學模型與歷史資料,導出一個最簡單,卻又最具破壞力的公式:r大於g,證明了全球資本正在瘋狂累積,到了失控的地步。

「全球貧富差距的戰爭,實際上就在於『資本所得』〈r)和『經濟〈勞動〉所得』(g)的差距不斷擴大。」皮凱提說:「我們看經濟發展良好的二十個國家的歷史,資本所得與勞動所得之間的關係,並不像大家想像中那樣穩定:資本所得累積的財富,其實一直在上升,而勞動所得則不斷下降。」

 

台灣稅制


沒有人能阻止資本的無限累積,東德、蘇聯這些共產試驗全部失敗。但是,「錢,不應該毫無節制地生錢。」皮凱提斬釘截鐵地說。

「當然,錢生錢不是壞事。如果可以投入經濟,讓更多人工作,那就是好的。但是,我們信奉自由資本市場的結果是什麼?」皮凱提不是馬克斯的信徒,他相信資本主義,卻對資本主義失望。

「金融海嘯後,我們已經看到自由市場的潰敗,資本主義出現了許多問題。但我相信在此同時,我們需要堅固的民主制度,讓資本主義可以走在對的方向,能對大眾有利。」面對這不能沒有,卻又無限增長的癌細胞,皮凱提所提出的解藥,就是稅制。

自由市場派相信政府不要插手,透過輕稅,這場資本主義病就會自我痊癒。皮凱提反駁了這個觀念,還提出了「對高收入者課八○%的重稅」的化療級苦藥,也成為眾人對皮凱提的應用普遍解讀。

但是,為了抑制薪資所得和資本所得的差距,要對症下藥。事實上,除了針對所得提高稅率,皮凱提更在意「對什麼東西課稅」。

「如果課稅對象的課稅基礎(稅基)只有財產的一○%,那就算把最高邊際稅率提高到八○%、甚至九○%,都還是起不了作用!」皮凱提解釋。

「我認為應把財富在不影響投資意願的情況下,用累進稅率方法課稅。富人們『看不見的財富』自然也該在其中。」他主張,對個人財富課稅,會比所得稅來得有效。對於這些最頂層富人,他們的房屋、土地,連所持有的股票、債券、基金等非勞動所得,不論交易和持有,都應該每年用高幅度的累進課稅。

舉台灣的房地產為例,就是皮凱提口中「看不見的財富」之一。台灣的房地產尚未實價課稅,稅基不到市價的十分之一,每年持有稅及資本利得稅,等於隱形一樣,政府不但不知道,更別說課到稅。

因此,為了掌握有錢人,皮凱提認為,現在各國政府,包括台灣,都應該要跨國建立起完整的財富資料庫,以掌握富人們難以捉摸的「資本所得」。

這樣的烏托邦,固然與現實有很大的差距,也被許多經濟學家強力抨擊太過極端。但是,若比較台灣目前的稅制改革,離皮凱提的重稅、資本稅烏托邦,可是距離十萬八千里,遠遠的在另一個極端。


所得稅不該是薪資稅,該課的是資本利得稅

 

「台灣財富不均的問題,比皮凱提書裡講的先進國家都還要嚴重。在台灣,你幾乎課不到資本利得稅。」中央研究院院士王平說。如前所說,台灣的房產交易雖然打算實價課稅,但是每年所繳的持有稅,也就是房屋和地價稅的課稅基礎,卻遠低於市價。

課不到這些資本利得稅、財產持有稅,那台灣政府的稅收從哪裡來?答案:從所得分配不斷衰退、卻傻傻地一毛錢都逃不掉的勞動者下手。

「如果看我們的綜合所得稅結構,資本利得像股利、財產交易,只占一四%;大部分的稅,都是老百姓每天勞動賺來的薪資所得。」王平進一步解釋。

經濟學家馬凱雖不認同皮凱提的結論,卻也認為資本利得稅是台灣稅制重要的問題:「台灣人都覺得稅很重,但全世界稅率最低的地方卻是在台灣,租稅占國內生產毛額〈GDP〉只有一二%。和大家的感受不一樣,其實我們很輕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矛盾?什麼地方發生了問題?是稅制本身出現了漏洞。」「很多真正的有錢人不是薪資所得者,是炒地皮的人,他們繳的稅微乎其微,讓一毛錢都逃不掉的薪資所得者負擔高稅,但有錢人卻不用交一毛稅。」馬凱說。

 

台灣稅制

台灣稅制

台灣稅制


不擴大稅基,提高邊際稅率真的有效嗎?

 

按照皮凱提指出的資本主義病症,台灣所得稅的結構已經扭曲,勞動所得者負擔的稅率過高,而資本利得稅偏低。重點是,在稅基不足的情況下,提高稅率並沒有效用。但令人不解的是,財政部的稅改方案卻仍將對收入一千萬元以上的高收入者提高邊際稅率,將稅率從四○%提高到四五%。

「我非常不認同台灣應該先提高邊際稅率。有那麼多該課未課、又跑不掉的財產稅擺在眼前,為什麼要先拿能自由移動的所得稅動刀呢?」王平質疑。事實上,所得千萬元以上的富人,仍有二三%是薪資所得,想要滿足公平之餘,卻也傷害了皮凱提在書中沒有計算、不當一回事的「人力資本」。

一家中大型綜合券商的總經理就說:「我們主要競爭人才的國家薪資所得稅只有一五%~一七%,因為我們兩稅合一,所以薪資所得稅達到四七%。我們一直希望把台灣人才留在台灣,鼓勵外國人進來,結果根本在做相反的事。」

馬凱也認為:「薪資所得稅那麼重,拉那麼高也沒用,身價百億千億的人卻都不用繳稅。所以稅制的改革應該往(擴大稅基)這個方向走,把漏洞去掉,減輕薪資所得稅負擔,把總稅收提高。」

中研院研究員陳明郎更指出,與其提高邊際稅率,不如廢止所得稅兩稅合一:「兩稅合一不但沒有造成鼓勵投資的效果,反而讓企業主的資本利得,可以透過一七%的低營所稅與抵減,反而更課不到資本利得稅。」他指出,「台灣稅制應該恢復兩稅分離,讓薪資比率下降,勞動者的負擔可以減輕很多。」

 

台灣稅制

▲薪資所得稅很重,身價高的人卻不用繳稅,所以稅制的改革應該往擴大稅基的方向走。(攝影/陳俊銘)

 

台灣必須和鄰近國家進行租稅合作

 

「我不知道台灣這樣的所得稅率適不適合,但我很樂見台灣保持一定程度的累進稅率。」皮凱提說。他也特別提醒台灣:「考慮到租稅競爭的問題,台灣也必須同時和其他鄰近國家進行租稅合作。」像台灣這樣的小型經濟體,面對全球化與資本流動,很難在租稅上有主動權。在皮凱提的烏托邦裡,他期望:「台灣可以走在對的道路上,從鄰近小國開始,再和中、日合作,建立完善的區域租稅制度,更透明地交換金融、銀行資料。」

「這不簡單,但這是全球的問題。打擊財富的不公平,我們需要更多國家的政府一起努力。」皮凱提終究是戰爭的煽動者,但他挑起的並非貧富之間的革命,而是讓人們把火力集中在資本主義,「革體制內的命」。如果當政者再不聽勸,難保哪一天,人們會集體上街,連同政權一起革掉。

湯馬士‧皮凱提(Thomas Piketty)
出生:1971年
現職: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EHESS)主任、巴黎經濟學院(PSE)教授
經歷:麻省理工學院經濟系助理教授
學歷:倫敦政經學院經濟學、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博士

延伸閱讀

解決貧富問題的稅改大計

2016-12-08

降低稅率、擴大稅基 讓所得稅不再只靠薪水扛

2015-05-14

《今周刊》獨家調查,荒謬稅改讓貧富差距真相比想像更醜陋

2015-05-14

財政部長 你錯了!拆穿公平稅改假象

2015-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