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科技業的柯P

科技業的柯P

謝富旭/研究員‧吳沛璇

話題人物

插畫/李俊建

950期

2015-03-04 12:21

他不僅有父親的霸氣,同時兼具謀略。
為了捍衛自家的技術專利,他不僅告對手,連客戶都敢告;為了替未來扎根,他不畏智慧型手機成長趨緩,逆向砸下205億元擴廠;即使引來圍剿,他仍一反過去低調,大張旗鼓進軍車用鏡頭與隱形眼鏡市場。
透視未來10年的大立光,必須先認識這位接班人──林恩平。

這可能是二○一四年度,台灣高科技大廠的尾牙中,「最悶」的場子之一。


事實上,這場尾牙規模宏大,來了近三千位員工,席開至少二五○桌。在沒有磅礡的音樂與炫目的聲光效果下,統領五千多名員工的集團大家長上台致詞,花了三十秒、語氣平淡地說了一些期待來年大家要更加努力的話後,就低頭默然地走回主桌。

 

內斂!接班一千六百天,帶領公司邁向巔峰 尾牙卻什麼表演都沒有,他也僅致詞三十秒


整場尾牙,非但沒有時下高科技大廠時興的重金聘請當紅明星歌舞表演,甚至連員工的表演也付之闕如,台上主持人賣力地唱獨腳戲,帶動氣氛,大家卻不怎麼領情。當天的最大獎是五萬元,名額卻只有三名,三千多名員工似乎對得獎意興闌珊,大家默默地吃菜,即使數量不多的獎項抽完後,也無人喧譁喊著要老闆加碼。坐著約十名該集團重要主管的主桌上,氣氛則安靜地出奇。

如果你不小心闖進這家公司的年終尾牙,可能誤以為這是一家去年遭遇嚴重虧損,抑或財務危機陰霾罩頂的公司。如果你在看這篇文章時,嘴裡正嚼著飯菜的話,請先把它吞下去,免得聽到事實後會讓你「噴飯」!

因為,這場尾牙就是股王大立光在去年十二月下旬舉辦的年終旺年會。你沒看錯,就是一四年稅後EPS(每股純益)一四四.八元,平均每個月就賺超過一個股本,股價突破「國壽障礙」、最高來到二千八百元……,打破一堆台股歷史紀錄的那家手機照相鏡頭製造商──大立光。而上台致詞的集團大家長,就是現任執行長林恩平。

一位大立光的資深員工私下指出:「公司獲利愈來愈紅火,但尾牙卻愈來愈悶。去年雖悶,至少還有國樂正妹的笛子演奏;前年雖請到一位連聽都沒聽過的魔術師來表演,卻被許多員工視為是最『活潑』的一年。今年什麼表演都沒有,而且最大獎仍是五萬元,連名額都沒增加!」

這是林恩平自一○年六月以來,擔任開場致詞大家長的第五場尾牙。他從大立光創辦人,也是他的父親林耀英手中接下經營棒子的這一千六百多天以來(一○年六月迄今),交出一張即使嚴厲如林耀英,也難以挑剔的成績單。因為這一千六百天以來,大立光營收成長了二七○%,稅後純益激增了三八○%,稅後EPS則從三十元暴增至一四四元。

四年多前,即使只買一張大立光股票的散戶,包括歷年所領的股利,至少賺二二○萬元。可能會有不少人抱怨,四年多前,大立光股價也高達五百多元,實在買不起;但如果你是有投保勞保的勞工,大立光大賺,「你」也是受益者之一。

因為根據大立光每年申報的前十大股東名冊進行推算,勞保新、舊制基金過去四年多以來,在大立光這檔股票上,海賺至少新台幣一百億元。截至今年二月為止,勞保新、舊制基金總計持有大立光九三七五張,占總股權七%,總市值高達二四四億元,成為該公司最大單一法人股東。因此說台灣勞工才是大立光最大股東,一點也不為過。

 

大立光林恩平

▲點擊圖片放大

 

突破!他不是只會守成的「靠爸族」 為了效率,推翻父執輩決定另起爐灶

 

可能會有不少人質疑,林恩平與林恩舟(林恩平之兄,目前擔任董事長)兩兄弟接班四年多來,經營成績之所以亮眼,是因為父親林耀英,以及世伯陳世卿(大立光前董事長,負責技術與製造)把基礎打得太穩固之故,兩兄弟只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好命子」。

不過,看在外資(目前持有四○%股權)眼中,大立光過去五年屢創巔峰的關鍵,不單只是「基礎穩固」這個原因。瑞銀(UBS)證券高科技分析師謝宗文指出:「光學領域這五年來技術進化神速,從三百萬畫素、五百萬、八百萬、一千二百萬,今年將邁入二千萬畫素的手機照相鏡頭時代,功能還有防手震、數位變焦、自動對焦等。」「如果兩兄弟只懂得守成防禦,不懂得擴張攻擊,大立光不可能有今天這種成績!」

一○年,也就是林恩平擔任執行長的第一年,音圈馬達(VCM,控制照相鏡頭的一種磁性零組件)是林恩平第一個試金石。在林耀英與陳世卿掌權的時代,大立光對於音圈馬達躍躍欲試,但考量風險及上下游供應商與客戶(鏡頭模組組裝客戶)的觀感,只能採迂迴前進策略,與日本TDK以及光寶科技合組宏翔光電。然而,這個由三強合組的新公司,量產進度與製造良率卻遠不如預期。

當過十幾年小兒科醫師的林恩平,原本就具有「問題一來,立刻對症下藥」的性格,因為如果延緩病患醫治,輕則衍生併發症,重則送命。大立光的手機鏡頭技術雖已臻世界第一流水準,但驅動鏡頭的關鍵零組件──音圈馬達,卻得仰人鼻息,自己與別人合股的宏翔光電又遲遲未見起色。因此,訂單愈滿,卻愈得忍受音圈馬達的缺貨之苦;況且,音圈馬達也連帶影響手機照相品質,如果再不解決,這個小問題搞不好會演變成公司出貨延宕、賠償客戶損失的大危機。

於是,林恩平決定快刀斬亂麻,先把父執輩的人情擺一邊,決定對宏翔光電撤資,另起爐灶,找尋新合資夥伴,整軍重新進軍音圈馬達。持續四年的努力,終於在去年開花結果。麥格理證券分析師賴敏敏甚至直指,音圈馬達將是一五年大立光營運成長的主要驅動力,占大立光今年總營收從以往的一○%竄升至三五%。

撤資宏翔,另起爐灶的決定,一方面讓父執輩顏面掛不住,另一方面更是讓負責客戶關係、一向與光寶集團交好的哥哥林恩舟左右為難;但是站在一個「理」字上頭,大立光四人決策小組(林耀英當召集人,其他三位成員為陳世卿、林恩舟與林恩平)不得不讓步。堅持對的、有理的事情,儘管在員工眼中溫和沉默的林恩平,卻不經意露出霸氣。

 

大立光林恩平經營思維

 

霸氣!一年砸下過去十年的錢擴廠 從沒說過重話,他的執行力卻讓員工不敢懈怠


重整隱形眼鏡公司星歐光學,也是林恩平顯露霸氣的另一代表作,這也是林耀英與陳世卿十一年前就磨刀霍霍的新領域。林耀英甚至重金禮聘台灣隱形眼鏡教父級人物王宗林執掌星歐兵符,大立光僅以出資者自居,退居第二線。

不過,林恩平擔任執行長以來,就對這個快燒光股本(初期為一.五億元)的轉投資公司感到如芒刺在背。他評估星歐的技術難成氣候,決定請王宗林走人,並在大立光內部廣發英雄帖,自己帶一批人馬入主星歐進行整頓。這個舉動,看似不怎麼顧及父親林耀英面子;然而,星歐量產成功,推出台灣最便宜的高品質隱形眼鏡,短短半年在全台擴張五十幾家的通路,並通過歐盟認證的耀眼成績,讓父親不得不心服口服。

最能彰顯林恩平霸氣的,莫過於決定砸下二○五億元在台中精密園區興建新廠。林耀英與陳世卿掌權時代,大立光雖然生意就很好,但個性謹慎的兩人,擴張腳步如履薄冰,大立光的一廠、二廠、三廠、四廠……分散在台中各地,但規模都不大,而且都是等開的新廠賺錢後,再開另一家廠。

主導這次新廠投資的林恩平卻一反傳統,一口氣砸下二○五億元,比大立光過去十年的資本支出總和還多。大手筆的投資,甚至引起大立光鏡頭模組客戶的疑慮,擔心大立光是否將展開一條龍式的生產,從鏡片射出、音圈馬達,甚至鏡頭感測器以及整個鏡頭模組的組裝全部一手包。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這項大手筆的投資案,已為大立光未來十年的擴張奠下基礎,不僅可以應付連年高速成長的智慧型手機照相鏡頭訂單,連大立光已研發有成的隱形眼鏡、車用鏡頭、穿戴裝置鏡頭、醫療用鏡頭等,一旦走入量產階段,產能準備上也可無後顧之憂。

醫師主要的責任是幫病患解決病痛,企業家的責任則是幫所屬企業解決問題。在摩根士丹利證券分析師呂智穎眼中,具有醫師性格、快速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大立光過去一千六百多個日子以來,耀眼經營績效的關鍵之一。

「林恩平就像台灣電子業的『柯P』,不論在霸氣個性或外形上,皆像極了父親!」「而哥哥林恩舟個性隨和,專注在客戶維繫與開發,弟弟則盯緊研發與內部管理,兩兄弟是一對好搭檔,也寫下了台灣電子業最成功的接班典範!」呂智穎如此表示。

與林恩平共事多年的大立光財務主管黃印嘉則指出:「沒有看過執行長罵人,甚至對員工嚴辭以對過。」事實上,林恩平霸氣的地方不在言語或是肢體語言,而是遇到問題,只問是非與對錯,把人情世故先擺一邊的果決判斷力;以及把問題想清楚後,雷厲風行的執行力。因此,才會有大立光的員工透露:「在老董(林耀英)時代,最可怕的是他(指林耀英)走動管理與突擊隨堂抽考;林恩平當家後,雖然不採走動管理,但他形塑的企業文化,有如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令所有員工戰戰兢兢。」

林恩平的「柯P」性格,從他擔任執行長以來,大立光會議室一間間減少,管理部門的辦公室空間愈來愈狹窄,可看出一點端倪。

 

大立光與亞洲競爭對手經營數據比較

▲點擊圖片放大
註:1. 大立光稅後純益為2014年數字,  市值計算至2015年1月。

2. 大立光的日本競爭對手 Kantatsu(康達智)未上市,但獲利遠不及大立光。

資料來源:各公司財報

 

明快!與其開會,不如把人拉到前線打仗 「靠總統,不如靠自己」他獨力搞定找地擴廠難題


大立光的資深工程師透露,林恩平把生產良率視為大立光最重要的獲利健康指標。「在產線管理上,執行長不喜歡坐在會議室開會,任何產線的問題,直接拉人到生產線上討論、解決。」「所以,這幾年來,大立光的會議室已經變成稀少空間,能多擺機台就盡量多擺機台;就連高階主管的辦公室空間也遭到壓縮,他們的辦公空間不但狹窄,裡面就一張桌子、一張椅子,沒有多餘擺設。更不可思議的是,連員工休息室也沒有,休息時間大家只能席地而坐,或靠著牆邊小憩片刻,極度克難,員工私下抱怨連連。」

找地擴廠的過程,也凸顯林恩平「靠總統,不如靠自己」的性格。林恩平推動擴張的計畫過程中,在找尋土地上遇到了難關,大立光一改不經營政商關係的低調傳統,於一三年六月邀請總統馬英九及媒體參訪公司。馬總統參訪當天,爽快口頭承諾要協助找地問題,但拖了一年之久,遲遲無下文。

林恩平也積極策動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訪問大立光,即使兩位中華民國最有權力的人給了林恩平協助找地承諾,但是,林恩平從來沒有因為他們的承諾,而停止覓地擴廠。他透過各種管道,包括台中地方政商人物、企業界友人、土地掮客,甚至連媒體記者都不放過,到處拜託別人為他找地。最後終於在台開公司新開發的工業區,透過公開競標,買到理想中的擴廠用地。雖然總統與行政院院長沒幫上忙,但與媒體私下聊起這件事時,他絲毫沒有一句怨言。

 

林恩平熱中佛理,可以花好幾天專注打坐

▲林恩平(中)熱中佛理,可以花好幾天的時間,專注於打坐這件事。(圖片/曹洞禪院提供)

 

林恩平台中大肚興建豪宅

▲林家將在台中大肚山下興建豪宅。(攝影/蔡世豪)

 

無畏!董事會都是「自己人」,被批不透明 他反駁:「有幾個獨董與獨監真能保持獨立?」


林恩平受到哥哥林恩舟的啟發進入佛理世界,並進一步在台灣曹洞宗思想大師洪文亮醫師的教導之下,學習曹洞宗「只管打坐」法門。二十幾年來,林恩平不僅每天在家花四十分鐘打坐,一有較長的假日,他甚至遠行參加為期數日不等的禪修班,一次花數天時間只為打坐,卻樂此不疲。

曹洞宗雖是禪宗的一支,不相信有頓悟這回事,更視神通、得道、成仙等為無稽之談,完全專注在心性定力與純淨的修持。由於曹洞宗修行方法講究按部就班,過程中沒有趣味性,亦無捷徑(頓悟),目的性(如求身體健康、長壽、得道等)又極為薄弱,因此在現今功利主義當道的社會中逐漸式微。

但或許是修持曹洞宗緣故,被媒體戲稱光學界「省話一哥」的林恩平,讓他對一切事物的本質總是有一種透徹到不帶一點鄉愿的見解,而且充分反映在他的企業經營,甚至個人生活上。

當台灣大多數的上市櫃公司順應潮流,紛紛設立獨立董監事時,大立光仍是少數沒有獨立董監事的公司。大立光開董事會時,宛如林家、陳家與梁家三個大股東合辦的家庭聚會。甚至監督董監薪酬的薪資委員會,林恩平也內舉不避親,特地找台中一中的同學兼好友──台灣數位光訊科技集團(台中有線電視領導廠商)董事長簡森垣當委員會委員。

這樣的作法,難免招來公司治理不透明的批評,但是林恩平卻以「有幾個獨董與獨監真能保持獨立性?」來作回應。

而正當許多企業紛紛以金錢或員工時間投入公益,打造良好企業形象之際,獲利驚人的大立光卻鮮少涉足公益活動,僅去年高雄氣爆事件捐款五百萬元。而一度風行全台的淋冰水幫助漸凍人的公益活動,林恩平被同是醫師出身的可成科技董事長洪水樹點名,也僅以捐款不溼身冷處理。

看似鐵公雞的林家父子,令人納悶地,對繳稅卻顯得相當大方。理由是,林家三父子迄今的大立光持股皆以個人名義持有,不設投資公司進行合法避稅,每年領到數億元的現金股利,乖乖繳納高達四○%(今年提高至四五%)最高稅級所得稅。

在林恩平眼中,能夠把事物或問題的本質看透徹,即使再怎麼複雜,解決的方法就可以變得很簡單。他透露,多年來他睡前總是習慣喝一杯紅酒,因為紅酒是極少數的純鹼性食物之一。「因為我沒有能品嘗好酒的靈敏舌頭,所以,我買紅酒都是去Costco(好市多)買,價位介於五百至一千元。」

但是他隨後補充道:「喝紅酒未必會讓你延年益壽,頂多讓你不會短命,因為平日我們吃太多酸性食物了,那會讓你短命,喝紅酒只會稍微中和你體內的酸鹼值!」

 

各大外資對大立光營運預測

▲點擊圖片放大

 

透徹!坦言心裡沒有市占率 但總認為後有追兵 時時刻刻不敢鬆懈


林恩平雖然敢挑戰父親的想法,並尋求既有版圖的突破,卻依舊秉持林耀英、陳世卿時代心無旁騖、專注經營的精神。去年接任台中磐石會會長的怡利電子董事長陳錫蒼說:「我很誠懇地不只一次打電話邀請林恩平或林恩舟加入磐石會當會員,如果他們願意加入,就是磐石會第一○四號的上市櫃公司會員了。」陳錫蒼無奈地說:「看來今年二月底,我即將抱憾卸任了。」

坐在全球智慧型手機照相鏡頭龍頭寶座上的林恩平,心中無我,甚至也無對手,這樣的境界或許是來自長期打坐的影響。記者問他大立光手機照相鏡頭市占率多少,他直率地回答:「市占率數字已經好幾年沒有update(更新)了,因為我們捨不得花好幾千美元買產業報告!」即使心中沒有市占率,卻總認為對手在背後急起直追,時時刻刻不敢鬆懈。

林恩平帶領的大立光如同一支急行軍部隊,埋頭戮力在高科技戰場上不斷地前進;如同他說過的:「所有對手都很強,只求自己跑得快一點,不求別人跑得慢一點!」或許連林恩平自己也不知道,他正在寫的,是一個台灣高科技產業傳奇!

 

林恩平

出生:1960年
現職:大立光電執行長
經歷:長庚醫院、林恩平小兒科醫師
學歷:高雄醫學院、美國多明尼加大學MBA

 

大立光董事長林恩舟  

(攝影/吳東岳)

 

獨家專訪》大立光董事長林恩舟:

我們沒那麼行  對手追得很凶!

 

比弟弟林恩平還低調的大立光董事長林恩舟,首度接受媒體專訪。林恩舟承諾,大立光新廠落成後,員工工作環境將有所改善,而且星歐光學未來如果大賺,股權將重新調整,讓大立光股東享受更多利益。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Q):為何這樣有規模的公司,員工休息時只能躺在地上,或靠著牆邊休息,讓員工抱怨連連?

 

林恩舟答(以下簡稱A):我們一直專注在技術研發與製造良率,其他地方難免忽略。訂單超載,大立光的廠房一直不敷使用,我們很多廠房都還是租來的。競爭對手追趕得很凶,我們絲毫不敢鬆懈。我很害怕,一不留神,中國、韓國、日本的對手就會趕過我們;他們很厲害、很凶悍,大立光壓力很大,未來的路不好走。大立光新廠房已經在今天發標了(2015年2月3日),我們規畫新廠房有作業員的休息室,你講的問題,我們會盡量改善。

 

Q:就我們的觀察,大立光是極少數能「完勝」中、日、韓勁敵的台灣高科技公司,對手被你們打趴在地上,而且你們是股價2600多元的股王,為什麼你還憂心忡忡?

 

A:(低頭乾笑數聲)我們沒有你說的那麼行啦!我們股本很小,不能這樣比啦。股王是台積電,不論是規模、獲利、技術、製造、經營等各方面,台積電才是股王,我們遠遠比不上。

 

Q:2014年大立光稅後EPS高達144元,為什麼員工年終獎金還是與5年前每股純益20幾元時一樣,都還是3個月?

 

A:大立光所有的員工一進公司,我們就保證一年15個月的薪水,今年也是15個月。工廠作業員的底薪是2萬6000元,每季還有生產獎金。

 

Q:可是聽員工講,每季獎金約僅新台幣1萬元。

 

A:(點頭不置可否)我們每年會提撥公司稅後純益的20%作為員工分紅,每個人分配到的都不一樣,要看對公司的貢獻度。董監事的酬勞我們都有很清楚地公告,你可以算算看,占整體的稅後純益是多少。(編按:2013年董監酬勞占大立光稅後純益1.6%,在上市櫃公司屬偏低水準)

 

Q:轉投資的星歐光學為何大立光僅占不到4成股權,其餘股權是你、你父親、林恩平,以及陳世卿董事等高階經營階層所擁有?

 

A:我們看好隱形眼鏡,數年前投資星歐。星歐經營狀況不是很好,我們發現,星歐的製造技術行不通,2年前請星歐的技術長離開,公司也進行減資,打銷虧損進行重整。再重新增資到7億元時,我們有問過星歐的原股東要不要出資認購,但原股東大多不願意,所以才由大立光的經營階層出資認購。

 

Q:假設幾年後星歐成功了,像精華光學這樣成功,稅後EPS衝到30元,你們認購星歐豈不賺翻了,而大立光股東心裡可能會不平衡?

 

A:(表情驚訝地看著記者,沉思片刻)如果是這樣,星歐有朝一日能上市,股權結構的確應該要有所調整。            

(謝富旭)

延伸閱讀

科技業的柯P 大立光接班人

2015-03-05

三大成長引擎 下個黃金10年關鍵

2015-03-05

股王大立光馬年的三大挑戰

2014-02-13

藏鋒 20年磨一劍 成就市值1500億股王

2013-12-11

大立光搶攻隱形眼鏡的祕密武器

201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