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砸兩百億蓋「APEC級」飯店 西華劉文治父子豪賭告白

砸兩百億蓋「APEC級」飯店 西華劉文治父子豪賭告白
(攝影/陳俊銘)

梁任瑋、蔡曜蓮

話題人物

954期

2015-04-02 15:39

歷時15年開發,台北萬豪酒店終於接近開幕時刻,投資金額高達200億元,業界人士稱,這是劉文治的豪賭,面臨房產稅新制衝擊及商務客萎縮,他將如何打造台灣第一座會展飯店?

「就是現在,現在是我最想要放棄的時候!」談到今年年中即將開幕的台北萬豪酒店,有「台灣飯店業教父」之稱的西華飯店董事長劉文治激動地表示。一向沉潛低調的他,為了這樁總投資金額高達兩百億元的開發案,親自上陣接受專訪,談到他滿懷雄心的夢想和令人頹喪的現實。

一走到台北市大直重劃區濱江國中斜對面,就能看見一個布滿安全圍籬的萬豪酒店建築工地。這個占地七六三三坪(約四座標準足球場),樓高四十二層的大工地正在火速趕工,預計七月開幕。

屆時,這裡會冒出四棟結合五星級飯店、豪宅、國際會議中心的地標建築,也是台灣史上第一樁會展飯店投資案。七十三歲的劉文治是總舵手,舉凡飯店的設計細節、建材使用,全由他親自拍板才能執行。

但就在他緊鑼密鼓籌備開幕事宜時,突如其來的新制房屋稅與地價稅,衝擊他原本的布局,打亂他財務設算的營運房價與投資報酬率。


新考驗 房產稅衝擊,商務客也變少

 

原來,台北市政府去年宣布,將大幅調高一四年七月一日以後取得使用執照的房屋標準造價、路段率,再搭配上路多時的豪宅囤房加乘稅率,使得新豪宅的房屋稅額暴增至十三倍至二十倍不等,去年十二月底拿到使用執照的台北萬豪酒店,也成為新制適用的對象。

「本來預估,飯店一年只要繳六千五百萬元的房屋稅,變成要繳一.四億餘元,加上地價稅後,就超過二億元,等於一個月多出一千兩百萬元成本,每天一開門就有四十萬元不見。這就好像一朵花快要開花結果了,卻用鹽酸給你淋下去。」劉文治說。

他分析,以西華飯店一年營收十億元,獲利兩億元,房屋稅僅兩千多萬元;台北萬豪酒店規模比較大,假如一年營收做到十五億元,獲利三億元,房產稅就幾乎把獲利全拿走了。

尤其,台北市政府以時間點一刀切割,讓同一路段的建築物,卻要繳納天差地別的房屋稅額。

以台北萬豪酒店鄰近的美福大飯店為例,由於是在一四年四月取得使照,仍適用舊制房屋稅基,一年只要繳四千萬元房屋稅,是台北萬豪的三○%而已,「這太不公平了!」也難怪,這樁開發案前後花了劉文治十五年的時間,過程一波三折,但就只有現在,是他唯一萌生放棄念頭的時候。

為了反映每月多出的上千萬元稅賦,台北萬豪緊急重新計算人事和營運成本,每月營收目標不僅將因房屋稅暴增而多出五千萬元,餐飲售價也必須上調,平均房價也可能將由原本設定每房一晚七千元,調高至一萬五千元,「但消費者能否買單?還需要時間考驗。」一位五星級飯店業者分析。

除了新制房屋稅的衝擊外,台北萬豪酒店還有其他艱鉅的挑戰。

中華民國觀光旅館公會理事長賴正鎰說,根據觀光局統計,目前以商務為目的的來台旅客,每人每日均消為二五二美元,消費力高於一般觀光客,但一四年來台商務客卻低於一百萬人,由於台灣的外商企業持續出走,使得國際會議、展覽需求逐年萎縮,對於以會展為主力的飯店業是很大的危機。

一位台灣五星級飯店總經理私下分析,新飯店如果營運上軌道,通常五至十年後可以回收投資金額;但假如房屋稅一次調高,的確會讓投資者回收期變得遙遙無期。

如果今天是換成別人經營,直接看衰的人恐怕很多,但因為是劉文治操刀,業界人士反而很期待,想看看飯店教父如何突圍艱鉅的營運條件,甚至可能創造出圓山飯店之外,新的台北國際飯店地標。

因為同樣的質疑,二十五年前西華飯店開幕時也曾出現。一九九○年,毫無飯店經營背景的劉文治,以「鞋業大亨」之姿投資西華飯店,不少同業唱衰,「房價定那麼高,會有人來住嗎?」


盯細節 比員工還用功,小番茄也要管


高力國際總經理劉學龍表示,當年和西華飯店同時開幕的五星級飯店,還有台北君悅酒店、晶華酒店,但西華不追求面積極大化,反而以精緻服務留住客人的心。

西華沒有國外連鎖飯店訂房系統,卻成為當時商務人士入住首選,顯見劉文治的經營有獨到之處。

已任職二十三年的台北西華飯店總經理夏基恩說,劉文治在意飯店提供的服務品質,到了不計代價的程度。

有一次,劉文治吃了飯店的小番茄,覺得不是很甜,隔天就從陽明山住家提了一袋番茄來上班,要夏基恩試試有何差別,「連番茄這麼小的東西,他都非常在乎,可以想像他對細節的堅持。」

例如,台北萬豪酒店一樓的千坪庭園,原本已請設計師畫規畫圖,完工後才發現有落差,劉文治二話不說,找來自己認識的園藝師重新施工,「還好我陽明山住家的院子很大,平常就有研究,植栽的顏色一定要有層次才會好看,近的地方種矮的樹,不能全部都一樣高,才會感覺像住在公園裡。」

這樣的精神,讓從事飯店業十餘年的台北萬豪酒店總經理張羽有點汗顏,「有時候我都覺得,他比我還用功。」有一次,劉文治找他討論大宴會廳的吊燈樣式,兩人都覺得還可以找更好的。

隔了一個周末,張羽找了二、三十幅圖片,劉文治竟找了兩、三百幅,當場把他比了下去,沒想到劉文治接著說,「現在擺大水晶燈的玩法太落伍了,應該要用剛剛好的明亮度才時尚。」凸顯了劉文治對設計美學的敏感。

 

飯店業

▲在前副總統蕭萬長(左二)建議下,劉文治(右二)將台北萬豪定位為「APEC級」飯店,圖為2010年動土典禮。(攝影/吳東岳)


圓夢想 傻子精神,拚首座會展飯店


台北萬豪酒店的基地面積,是西華飯店的十倍,有不少設計都是台灣首度採用,例如:可以容納三千人的大宴會廳、結合頂級豪宅共構等,為的就是拚出國際規格的會展飯店。

「只要談起國際級會議觀光飯店,台灣就比人家矮一個頭。台灣有可以辦APEC會議(亞太經合會)的地方嗎?可以接待世界各國的領袖嗎?」劉文治嘆了一口氣說,「連越南都已經有這種場地,但台灣卻很缺乏,為什麼?因為投資大,回收慢,沒有業者想做。」

「這個世界上,總是需要一些傻人,」劉文治說,「到我這年紀還可以逐夢,我覺得很幸運。第一、我還有體力做,第二、我的腦筋還算靈活,當我的員工有時候也很辛苦,我在盯他們的時候,他們也想說,我怎麼頭腦都記那麼清楚。」一談起工作,他立刻恢復爽朗笑聲。

事實上,為了完成這個夢想,劉文治在○四年左右,忍痛賣掉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精華地段的小西華飯店、敦化北路西華大樓,拿回二十億元現金,還處分汐止金龍湖旁五千多坪土地,再加上自有資金,最後以六十億元買下宜華國際公司的全部股權(之前有八八%的股權為台北磚廠等地主持有),才開始主導興建台北萬豪酒店。

上百億元的土地資金,加上興建飯店的成本,業界人士認為,這是劉文治兩百億元的豪賭。為了這一戰,很多他以前不做的事都破例了,除了接受媒體採訪,還有向銀行借錢。

「公司未來營運的資金,恐怕要向銀行借了,但是不多啦!」雖然說不多,但對照他先前完全不借錢經營的哲學,可以看出台北萬豪酒店的規模,遠比他預估的大。

一塊地從開發到完工,前後歷時近十五年,要他訴說其中的甘苦,劉文治無奈地說:「我們那個世代,再累再難的環境,小時候都經歷過,沒有什麼辛不辛苦,但我無法接受的是,房屋稅這種不公平待遇。」

雖然心中憤慨,但劉文治話鋒一轉,又調侃自己,既然頭已經洗下去了,也只能拚命做下去。他希望,將來除了西華飯店之外,台北萬豪酒店也可以成為台灣飯店的代表作。


首推乾式熟成牛肉、飯店月子餐
劉恆昌 「打雜」十年的西華點子王

 

飯店業

▲十年來,台北萬豪酒店從開發到完工,劉恆昌全程參與。(攝影/吳東岳)

 

站在台北萬豪酒店地下停車場前,迎面接待的人員,是西華飯店董事長劉文治的長子劉恆昌。掛名西華常務董事的他,早已在西華體系工作十年之久,隨著台北萬豪即將完工,近日才漸漸浮上枱面,展露他獨當一面的能力。

 

頭頂著工程帽,三十六歲的劉恆昌,熟練地介紹位於五樓挑高十米的宴會廳,尚在裝潢中的工地,像是一座大迷宮,每個轉角都長得相似,他卻可以快速分辨出口方向。


放膽衝 用國際規格,設會展貨用電梯


「每天一大早就來這裡,下午六點工人下班後,再回西華飯店上班。」劉恆昌低調表示,他在台北萬豪酒店的角色只是「打雜」,看看工地的進度。但實際上,父親劉文治負責決策,而執行的工作就歸劉恆昌。

「我們有全台北市五星級飯店最大的貨用電梯,貨車可以直接開進來。」劉恆昌第一個介紹的設施,就是可以裝得下遊艇的電梯。原來這是他強烈堅持、終於說服劉文治之後才有的設計,也是台灣飯店業中唯一的一座。「如果我們是國際規格的會展飯店,怎麼可以沒有讓會展布置工程車進來的地方?」劉恆昌說。

台北萬豪酒店的所有空間尺度皆被放大,例如:可舉辦容納一千人以上的大型宴會廳,光是走道就有一米五寬,宴會廳後場則預留一千多坪寬敞的廚房空間給服務人員,劉恆昌強調,「我希望客人在台北萬豪用餐,永遠能吃到熱騰騰的菜。」

「他人緣很好,和誰都能交朋友,很適合做飯店業,」採訪過程中,劉文治公開稱讚兒子,坐在一旁的劉恆昌顯得有些靦腆。劉文治育有二子一女,只有長子劉恆昌回家族企業參與飯店經營。

雖然劉恆昌至今才公開露面上媒體,但過去十年,他邊學習邊參與,其實西華飯店有幾項創新的服務點子,就是來自於他。

二○○四年夏天,劉恆昌原本準備在美國攻讀研究所,才念了兩個月,劉文治就說可以回來了,他的留學夢就戛然而止。

「我回台灣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去解散小西華飯店。」當時劉文治剛賣掉小西華飯店,他將後續員工人事問題、資產處理全交給劉恆昌負責,對於那年才二十五歲的他來說,壓力並不輕。


敢創新 天天和爸爸吵,也要推新服務

 

「一開始跟著董事長工作很辛苦,每天都在吵架。」劉恆昌回憶,父親的管理風格非常實事求是,如果要提出新的建議,就要端出實際數字佐證,「例如,我打算在台北萬豪酒店提供酒窖出租服務,一開始他並不贊成,後來我算出租金投報率給他看的確有商機,才讓他點頭答應。」

此外,西華是台灣第一家推出月子餐的五星級飯店,發想者也是劉恆昌。「這是很小眾的市場,熬煮又非常費工,常董會想做,是因為西華的老顧客差不多也有了下一代,市場開始出現這個需求,沒想到坐月子煲湯推出以來,受到不少老客戶青睞。」西華公關黃祖綺說。

劉恆昌的浪漫與劉文治的務實很互補。西華飯店外籍總經理夏基恩說,「Mark(劉恆昌)很有企圖心,會自我激勵,也擅長激勵別人。很多事他都希望是第一個做,他不要做市場上的跟隨者,他要當開創者。」

夏基恩指出,劉恆昌的創新嘗試中,最成功的當屬○六年西華第一次推出的「乾式熟成牛肉」。在此之前,乾式熟成牛肉在台灣並不流行,也少有人聽聞。推出後,不只在顧客間形成回響,更帶動餐飲業界紛紛跟進。如今乾式熟成牛肉成為台灣人耳熟能詳的佳肴,代表當初西華的市場嗅覺靈敏。

西華飯店中餐總主廚高鋼輝說,劉恆昌常常有天馬行空的想法,不時會出考題考驗廚師。

由於西華飯店會在客人生日提供豬腳麵線,劉恆昌就強調,要讓客人有「感動的感覺」,高鋼輝想了三天,到底要怎麼讓客人感動啊?

他試了好幾種料理方式,都被退貨,最後他把豬腳炸過,把中間的骨頭剔掉,再把麵線塞進豬腳圈內,讓它看起來不像豬腳麵線,但吃起來是豬腳麵線,才過了常董那一關,「如果常董說『這個都嘛一樣』,我又開始煩惱了。」

如果說,台北萬豪酒店開幕,是檢視劉恆昌接班的第一份成績單,那麼,這門修了十年的課,他也付出相當多努力。

為了搞懂台北萬豪酒店營造施工,這幾年,他每周二早上八點固定到潤泰集團,跟著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參與公司內部的規畫設計會議;甚至,他還去念了台大土木研究所碩士學位,用功程度不輸父親。

 

飯店業

▲劉恆昌(中排左二)每周必到潤泰集團跟著尹衍樑(右一)開會,學工程管理。(攝影/陳永錚)


打底深 磨練十年,還向尹衍樑學營造


提起劉恆昌,尹衍樑對他讚譽有加,「小馬是我女兒的大學同學,他很優秀、很上進,潤泰的規畫設計會,他每周都很認真參與,幾乎沒有缺席。」

為了觀摩世界頂級飯店的設計,劉恆昌與父親跑遍全球,參觀上百家飯店。拍照、作筆記是家常便飯,「每次回來還要分享給同事。」劉恆昌說。

隨著在劉文治身邊磨練了十年,是否到了接棒的時候?劉文治首度透露,台北萬豪酒店開幕之後,他將慢慢退居幕後,把營運管理交棒給劉恆昌負責。

「飯店開幕後,挑戰才正要開始。」劉恆昌明白,飯店投資金額龐大,不能說開就開、說關就關,要維持穩定的服務品質,必須靠眾多微小的細節累積而成,台灣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五至十年才有一家新飯店開幕,但現在一年就有十幾家新競爭者加入戰局,劉恆昌用他一貫謙虛的口吻,說明他不敢鬆懈的心境。


「小馬」高級料亭

原來出自少東小名

 

飯店業

(圖片/西華飯店提供)


西華飯店知名的餐廳很多,其中一家日本料理餐廳名字最特別,正是以劉恆昌的小名。

由於生肖屬馬,劉恆昌不僅英文名字取「Mark」,連小名都叫「小馬」,沒想到還有一個專屬的餐廳名字。原來是七年前,劉文治想將西華飯店地下室的餐廳,改裝為日本高級壽司吧,左思右想都沒有找到適合的名字,最後靈機一動,乾脆就拿兒子小名來命名,不難看出一開始就定位為大老闆無菜單私人料亭的意味。

去年餐廳正式改名為「KOUMA日本料理小馬」,找來日本知名室內設計師小博信打造全新用餐環境,增加私密性包廂,並請日籍名廚和知軍雄任料理長,要躋進米其林星級料理之列。

(梁任瑋)

 

萬豪酒店

劉文治(右)
出生:1942年
現職:西華飯店董事長
經歷:華岡公司董事長
學歷:台師大數學系

 

劉恆昌(左)
出生:1979年
現職:西華飯店常務董事
經歷:西華飯店董事長特助
學歷:輔大企管系、台大土木所

 

台北萬豪酒店(Taipei Marriott Hotel)
基地面積:7633坪
投資興建:宜華國際
飯店品牌:美國上市公司萬豪酒店國際集團
飯店房間數:320間
定位:全台最大國際級會展飯店

延伸閱讀

兩大衝擊 讓北市房屋稅美意打折

2015-04-16

美福讓陽明山豪宅主人買單的祕密

2013-03-28

台北商旅讓五星級飯店望塵莫及的祕密

2012-09-27

這一役,四大「慘業」挺得過?

2020-02-19

國旅爆發也救不了 近百家飯店掀求售潮

202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