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獨家! 閉關宣言 MAYDAY五月天

獨家! 閉關宣言  MAYDAY五月天
2001年五月天在西門町舉行當兵暫別演唱會,當時樂團普遍 有當兵就解散的魔咒。「退伍後若歌迷忘記五月天,我們就 一邊開炸雞店,一邊練團」他們心底已有最壞打算。

陳玉華、洪依婷

話題人物

UDN.COM

975期

2015-08-27 18:06

當你覺得熟練,就得打掉重練。五月天以上千場的舞台經驗,吸引全球歌迷瘋狂追逐;但巡演日本後,他們將停止下半年一切演出,「閉關寫歌」。用16年締造無數輝煌成績,「打掉重練」是他們此刻的準備。

沉澱,回歸初心

 

五月天不是賺錢機器,沒有好的、新的內容,就是殺雞取卵!

就在八月二十八日,五月天即將登上日本武道館演出,繼前兩年「諾亞方舟」高達八十二場世界巡迴演唱會之後,繞完大半個地球,對五月天而言,正一步步在世界地圖上,再砌一座音樂金字塔。

來自台灣、新加坡、 中國、 馬來西亞、韓國等各地五迷(五月天粉絲),正蜂擁進入日本機場。日本武道館雖然不是日本最大演唱會場地,但是一九六六年,披頭四首次到日本,就是在日本武道館公演,也是第一個在此表演的流行樂團,對把披頭四當偶像的五月天而言,日本武道館具有搖滾聖殿的特殊意義。

五月天主唱阿信說:「與去年歐美巡迴不同,這次在日本武道館,兩天演唱會中,五月天全新製作了四分之一的日文歌曲,我們希望讓日本歌迷感受到誠意。」相較於兩年前的諾亞方舟歐美巡迴演唱會,試探華語音樂在西方市場的接受度,五月天的東瀛演唱會,是扎實地打入日本樂壇搏鬥。

但,過完這一個周末,五月天這艘音樂軍艦,還得面對另一項更大的挑戰,那個地方沒有絢麗燈光,更沒有爆場掌聲。「只有三杯咖啡,兩個便當。」阿信在臉書上形容自己創作一天的生活樣貌,五月天團員們待在厚重的錄音室門後,過著暗無天日地鼠般的生活。

自今年元旦在高雄氣爆現場義演後,七個多月來,除了相信音樂在八月中舉辦的「犀利趴」壓軸露臉外,五月天再也沒有公開表演,甚至在八月二十九日的日本武道館演唱後,五月天也宣布,中止下半年所有演唱會,包括連續十三年的跨年表演。

 

五月天

▲點擊圖片放大

 

創作撞牆期

 

新專輯何時出?「到明年也沒把握」
 

除了二 ○○ 一年因為有四位成員要當兵,暫別舞台兩年之外,五月天成軍以來,馬不停蹄征戰全球演唱會,很少銷聲匿跡這麼久。

 

「就是閉關,我們需要完整的時間來沉澱。」武道館演出前,八月十日晚上,在南港展覽館犀利趴後方休息室,五月天的五位團員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不知道是燈光太強,還是前台的喇叭太大聲,五個人都略顯疲倦地帶著黑眼圈。 距離上一張專輯《第二人生》,已經是四年前的事情了,五月天成軍前三年,幾乎是以每年一張專輯的速度,橫掃樂壇,往後變成二年一張、三年一 張……,出專輯的時間越拉越久。

 

「其實第九張我們已經做了一年半了。」問起還要多久?阿信回:「下半年不會,一六年也沒把握……」

 

「是撞牆嗎?」一旁的怪獸、瑪莎七嘴八舌地搶答:「沒錯,我們每天都撞,頭都撞出一個大包了。」

 

 「閉關,是五月天自己決定的,公司從頭到尾都支持,雖然我們評估對公司的營收會有很大影響, 但勉強不會幸福,尤其是創作。」相信音樂執行長陳勇志說,停掉下半年的演唱會與其他活動,目前初估損失上億元。「但五月天不是賺錢的機器,沒有好的、新的、與時俱進的內容,就是殺雞取卵。」

 

10年,闖出「演唱會之王」

 

代言、世界巡演、身兼老闆……新專輯孵了四年還出不來。

 

五月天不但是相信音樂的合夥人,也是金雞母,○六年成立的相信音樂營業額不到一億元,九年下來,去年一年的營收已經到了七億多元,公司規模也從五十個人,變成兩百多名。其中光是一三年諾亞方舟世界巡迴演唱會的製作費就高達兩億元,原本公司內部的製播部門,也獨立出「必應創造」與美國 Live Nation 合資共同成立「理想國演藝」,專門承包國內外大型演唱會。 

 

相信音樂

相信音樂執行長陳勇志(左)與營運長謝芝芬(右),16年來帶著五月天從學生樂團變成亞洲天團,深知五月天目前的瓶頸,他們推掉上億元代言,支持五月天閉關創作。(攝影/吳東岳)

 

與自己的殘酷對話

 

「當十萬人現場high完要重複下去嗎?」
 

當初五位背著吉他在校園奔唱的年輕歌手,如今變成跨國企業老闆。「當創作人變成經營者,『穿著鐵鞋跳舞』身兼數職,很難專心。」資深電視製作人王偉忠觀察:「五月天是個理性又聰明的團體,他們可以經營到今天,非常難得,但創作者終究回歸孤獨,當十萬人現場 high 完後,夜深人靜時,還是會冒出『要繼續重複下去嗎?』的內心對話,十分殘酷。

 

○ 六年在滾石唱片擔任台灣區總經理的陳勇志、 副總經理謝芝芬,帶著一手提攜的五月天從滾石唱片離開,另創相信音樂,五月天正式從一個創作者變成經營者。當時也是台灣唱片業進入黑暗期,以往專輯銷量輕易破了三十萬張的五月天,推出第六張專輯《為愛而生》,竟然不到十五萬張。

 

「數位下載取代了傳統的唱片。」相信音樂決定轉戰台灣沒有過的主題性巡迴演唱會,而且是從國際都市開始。從 ○ 七年起連續舉行「離開地球表面」、 「DNA五月天創造」、「諾亞方舟」等三次世界巡迴演唱會,人數從十萬人,到二六四萬人,五月天藉由數百場國際演唱會的操兵,搭上網路 YouTube 等數位自主消費時代崛起,「虛擬世界的數位化,與實體演唱會的體驗需求」五月天不但沒有被萎縮的唱片業拖垮,還成為亞洲演唱會之王。 

 

高雄世運主場館,五萬人一連四場演唱會,北京鳥巢十萬人,一連兩場……,第一個上BBC、第 一個站上紐約麥迪遜廣場的華人樂團,這兩年來, 五月天一出場都高高站上征戰舞台,忙著打破各項紀錄。

 

「現在五月天做什麼才算是新聞?是演唱會秒殺?再度征服國際某個舞台?還是 YouTube 點閱率創新高?」十六年來,帶著五月天跑過上千場演唱會的相信音樂營運長謝芝芬說:「現在五月天最大的新聞,就是他們要挑戰自己,回歸音樂的初心, 把最好的狀況拿出來。」

 

五月天

▲點擊圖片放大

 

倒數第二張專輯

 

「沒有後路的任務,只能拿出最好的」

 

「代言廣告太多,無法專心音樂。」「兩年辦了近百場世界巡迴演唱會,消耗創作能量。」「五月天身兼相信音樂老闆,外務太多,導致沒時間創作……。」隨著新專輯的難產,外界對五月天創作能量議 論紛紛,承載著「華人第一樂團」的光環,看起來亮麗,戴起來卻頗為沉重。

 

「以前出專輯速度很快,那時候只要北中南演唱會各一場,就了不起。可是這幾年中國、歐美巡迴,花了很長時間在舞台上。」瑪莎說:「要從演唱會狀態再回到錄音室,需要轉換時間。」

 

「演出與創作編曲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舞台是很本能,台下有什麼反應我們就反映在表演上。」常在舞台上奔跑的吉他手石頭說:「創作、編曲, 是心靈透過樂器溝通,那是漫長的醞釀過程,與表演是完全不同世界。」

 

「我們當初發第一張專輯,曾豪氣地喊,五月天要向偶像披頭四看齊,發出十張經典的專輯,讓世人傳唱,改變世界。」阿信說,「當時是開玩笑的……因為有沒有第二張?我們也沒把握……。」

 

十六年後,當那個年少輕狂的玩笑變成天團卸不下的使命。團長怪獸說:「現在僅剩兩張,要做什麼音樂跟外界溝通,當初模模糊糊的玩笑話,就變成沒有後路的任務,只能拿出最好的。」

 

熟練,就要打掉重練     

 

 我們很怕SOP,創意不是產品,一定要不小心出軌,才有新鮮貨。

 

在台北松山機場旁的民權東路三段巷弄,不起眼公寓一樓,大門緊閉著,通往地下室一樓,那就是五月天的「大雞腿錄音室」。這是五月天創團至今的練團基地。他們出道以來,五個人工作所得分「六份」,「大雞腿錄音室」就是另一個重要夥伴,也是他們創作音樂的祕密基地。

 

除了電鍋、泡麵與大批的錄音設備之外,早期錄音室還有一張小沙發,阿信曾形容:「位置很小,躺平時,雙腳仍然著地,隨時提醒自己,只能小歇 一下。」 

 

「這半年這種心情很強烈,你不會因為你是五月 天,就變得寫歌比較輕鬆,每一首還是會回到寫第一首歌的自己,不知道怎麼寫。」負責大部分歌詞撰寫的阿信說:「我得重新摸索,創作沒辦法用時間累積出熟練,而且當你很熟練時……﹂一旁的瑪莎馬上接口:「那就是五月天,打掉重練的時候了。」

 

 「我們很怕SOP,創意是作品,不是產品,一定要不小心出軌,才有新鮮貨。」石頭說:「如果有一首歌聽起來像〈倔強〉,那大家回去聽原本的歌曲就好,何必去買第九張專輯?」

 

不再複製自己

 

「尊重自己,才能做出令人尊重的音樂」

 

「就是要偏執!」阿信說,五月天每次做新專輯,從詞曲到錄音,都會嘗試不同的方式,這次去日本,演唱會後要開始錄音,光這個就要花掉兩百萬元,避免「複製過去的自己」。瑪莎說:「這些年來,音樂人被視為娛樂產業,大家對音樂從業人員尊敬越來越少,如果五月天真的有一點點影響力的話,就得在音樂路上先尊重自己,才能做出令人尊重的音樂。」 困惑、瓶頸、突破……如今他們最想丟掉的是 「華人第一天團」的桂冠,回到那個青澀又兢兢業業的夏天。

 

一九九七年五月天加入滾石唱片,一九九九 年,推出第一張唱片《第一張創作專輯》,初期反應並不熱烈。「我第一次在錄音間聽到他們的試唱帶, 第二首就奪門而出了,實在太吵了!」當時在滾石擔任企畫的謝芝芬,還是帶著五個青澀又很吵的大男生展開上百場校園巡迴。 那是一個炙熱又瘋狂的暑假,當時宣傳歌手的方式,都是上電視娛樂節目,或是砸百萬元在音樂台播放MTV,「五月天不是帥哥偶像,螢光幕上不討喜,但他們唱live(現場)很有感染力,所以我們 決定讓這五個人從校園開始。」謝芝芬回憶:「那一年夏天,我的背包一罐萬金油、一枚十元銅板,隨時幫這五個人刮痧。」 

 

「有一回我們在新竹某所高中,高喊著把禮堂掀開來,全場學生瘋狂呼應,又喊又跺腳,那一次鐵皮屋頂差點垮下來……」

 

事隔十六年,阿信在犀利趴現場,提醒在場上萬名歌迷:「這是南港展覽館四樓的地板喔,等一下唱快歌時,嗯……大家原地擺動就好。」

 

在五月天的演唱會中,有大學生成群在搖滾區尖叫,也有抱著小孩的年輕媽媽,安靜地在後面的座位區輕哼,不同年齡的歌迷都可以在同一個空間中,找到共鳴,彷彿台上歌手隔著氣流,跟自己唯一對話著。

 

五月天

▲點擊圖片放大

 

觀察,是創作必要的功課

 

自己買便當、搭捷運……活在歌迷身邊同步呼吸,才知道大家想什麼。

 

「很微妙的一點是,五月天跟著大家一起長大, 許多人長大後,變成被體制約束的人,但五月天好像不會變成另一種人。就算是現在成名後比較不方便,阿信還是自己會買便當,瑪莎還是搭捷運,他們一直活在你我身邊,同步呼吸,才能知道大家想些什麼。」 陳勇志表示。 與五月天亦師亦友的陳勇志說:「他們不會變成麥可傑克森這種巨星,活在自己堆砌的花園城堡中。」 從小清新的〈春嬌與志明〉唱到憤怒激昂的〈入陣曲〉。五月天的歌迷遍布小學生到四、五十歲的壯年,講愛情、講勇氣,也講社會正義,在台灣樂團中,少見的跨齡、跨界經營。 文化評論者張鐵志說,五月天的音樂一直保有 「青春的衝動」特質,歌迷在演唱會現場不僅是聽歌,也會「一邊聽,一邊思考」,這是搖滾音樂具有呼喚人心的特質。 

 

當初發掘五月天的知名音樂製作人李宗盛說: 「創作人最要緊的就是敏銳,雷達要一直開著,並過濾掉不需要的信息。第二就是風格,在眾多的創作人中建立你自己的風格,人家能不能辨識你是誰,就看風格。第三就是眼光,五月天當時跑了這麼多唱片公司,我讓他們過來,我就覺得他們一定行,不為什麼,他們就有那個氣味。」

 

煎熬中淬鍊

 

「每寫完一首歌,好像死過一次」
 

「我們進入滾石的第一天,李宗盛大哥就晃過來說,搞樂團是吧?不要找製作人了,詞曲編都得自 己來,不然幹嘛成立樂團?」 五月天的團長怪獸說,從那一刻開始,五月天的創作過程就自生自滅,每一張專輯從頭到尾都是親手創作出來的,平均一百首歌中,約僅能挑出一首來。

 

「以前每寫一首歌,好像扒一層皮;現在寫完一首,好像死過一次。」九年前阿信在《Happy.Birth. Day 》個人書中提到創作的煎熬。

 

「這是創作人才華的淬鍊過程。」王偉忠拿五月天的師父李宗盛為例,高峰過後,也是撞牆十幾年, 才出了〈山丘〉這首經典,痛苦熬過了,就變成了 「最棒的大叔」。 

 

「是啊,我們出一張專輯,大哥(李宗盛)才寫 一首歌,但是事實證明他一首歌打垮所有人。」聽到李宗盛的故事,五月天團員點頭如搗蒜,關於市場,他們征服了世界舞台,但關於創作,他們還得穿越心中的那一座座高山。
 

連香客大樓也秒殺 「五迷」的超強消費力

 

「什麼,五月天今年不辦跨年?」一位高雄的民宿業者哀號 著。五月天在高雄連辦5年跨年演唱會,從交通、食宿、旅遊, 初估為高雄帶進數十億元周邊商機。

 

一到跨年,高雄230幾家飯店甚至到屏東的民宿都客滿,2013 年更出現兩天湧入25萬人次,連民政局都出面協調周遭的寺廟, 騰出香客大樓給歌迷過夜。

 

香港、中國、台灣地區的歌迷,如潮水般湧往高雄世運主場館、香港紅磡體育館、上海體育館、北京鳥巢,五迷(五月天歌迷)的移動足跡,形成龐大商機。

 

光是2013年諾亞方舟高雄巡演,雄獅旅行社推出國內1萬3000 元,近7000套的套裝行程,華航針對亞洲歌迷1500套專案皆完售。8月底五月天日本武道館的演唱,1萬6700元起跳兩天一夜專案,華航賣出近千套。

 

華航公關區美玲說,「五月天會針對不同專案,送專屬禮物, 例如這次到武道館,就送環保袋,追星的歌迷會按照不同區域, 自動蒐集。」

 

「限定擁有」也是五月天商品黏著五迷的利器,歌迷手中搖晃的螢光棒,外面攤販一支50元,正版149元,正版的螢光棒透過晶片設定,隨著情境,時而絢麗,時而浪漫,每年螢光棒就有2000多萬元收入。                                                     

(陳玉華)

 

【五月天獨家照片】

 

快來跟我LINE一下!

 

加入今周刊LINE好友,即可獲得五月天照片!

 

延伸閱讀

大學入學新革命

2019-11-20

高校課桌上,不再只有書本考卷 他們用行動挹注對教育的愛

2019-11-20

讓孩子探索不代表全然放手 陪伴引導是家長最大課題

2019-11-20

25年教改最大一次變革! 想掌握大學入學竅門 就要搞懂108課綱

2019-11-20

新生搶入學 畢業生工作難找

200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