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翁玉林「知難而進」 探索宇宙奧祕40年

陳柏樺

話題人物

翁玉林提供

979期

2015-09-24 12:42

被視為行星科學領域終身成就獎的「古柏獎」,今年首度出現華人得主。獲獎人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教授、我國中研院院士翁玉林,在天文領域研究屢見突破,與指導的台灣學生證實了太空中有水存在,不愧為華人之光。

「比我聰明的人應該不少,但多數人更怕失敗、怕丟臉。在美國求學,我是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外國人,丟臉也沒關係,恐懼失敗就不會成功。」接受《今周刊》訪問時,中研院院士翁玉林如此分享自己耐受挫折的心法。


他是最新揭曉的「古柏獎」得主;而這座獎,代表的是天文學界最高榮譽。目前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地質與行星科學系任教的翁玉林,是獎項成立三十一年來第一位獲獎的華人,由於美國天文學會會員人數多達七千名,翁玉林能脫穎而出,實屬不易。

二○○七年,翁玉林與他的學生、現任中研院副研究員梁茂昌,率領加州理工學院研究團隊展現研究成果,成功觀測到距離地球六十三光年(一光年指光在真空中一年時間內傳播的距離,大約九.四六兆公里)的外太陽系行星大氣中具有水蒸氣,證實了長期以來科學家對太空中是否有水的懷疑

 

他研究外太空行星,證實金星有硫源


三年後,翁玉林、梁茂昌在一○年十月出版的《自然地球科學》期刊發表論文,證實金星高層大氣中存在硫源,此一發現對於當前棘手的地球暖化問題,提供了具參考價值的解套方法。

「古柏獎在行星科學領域相當於終身成就獎,沒有比它更高的榮耀了。」梁茂昌認為翁玉林獲得古柏獎實至名歸,但在接受越洋視訊訪問時,翁玉林則是搖了搖頭:「我從未想過可以與大師級的研究者獲得同一殊榮。」他謙遜地說,名列古柏獎的學者都極負學術盛名,「我在當中算是敬陪末座。」

翁玉林生於中國浙江溫州,少時移居香港,在香港接受小學與中學教育,進入香港大學一學期後,轉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工程物理學,並在哈佛大學取得物理學博士學位。

看似與台灣並無淵源,但翁玉林不但在一○年當選中研院院士,並曾於一九九三年擔任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客座教授,近年來,他與台灣學生所屬的研究團隊在天文研究領域有許多重大突破,幫助台灣在國際間樹立學術地位,與台灣關係緊密。

事實上,過去四十年間,翁玉林對行星科學的研究熱情與奠基貢獻,還有對天文教育的熱忱,正是古柏獎授予翁玉林的主因。

翁玉林研發出來的「行星大氣層化學模型」,如今被廣泛應用於各種學術解釋。一般人可能不知道,許多在宇宙裡探測的太空船,包括維京人號、旅行者號、先鋒金星號、伽利略號等等,它們蒐集回來的資料,都是依據翁玉林的模型才能獲得新的詮釋。

稱翁玉林為「人師」、受教三十五年的東華大學生物技術研究所副教授江惠震解釋,「從不同的星球蒐集回來的數據非常零散,惟有透過模型,才能呈現出有趣、有意義的結果,否則就只是一些散亂的數據。因此有效的模型對往後的學術研究能發揮指導作用,而這正是翁院士的貢獻與成就。」

一九八七年,翁玉林與美國噴射推進器實驗室合作,參與卡西尼──惠更斯號土星系統探測計畫。該團隊透過遙感技術,對土星及其最大的衛星「泰坦」進行深入研究,為○四年七月一日成功進入土星軌道的卡西尼──惠更斯號,奠定堅實的理論基礎,同年翁玉林也獲頒美國太空總署的傑出科學成就獎章。

 

翁玉林

翁玉林(中)把時間都留給學生,不僅常待在研究室讓學生隨時找得到,休假還帶學生爬山。

 

他承襲中學恩師,愛學生視如己出

 

「楊振寧、李政道拿到諾貝爾獎那一年,好多人突然發現中國人也可以成為大科學家。」翁玉林坦言,儘管師承「科學救國」的一代,中學時對於科學研究極感興趣,但直到進入哈佛大學物理系,才了解衛星科學、走向如今的研究領域。

「研究所時,發生了登陸月球的大事,我覺得這一領域比物理學更新、更有吸引力,和傳統天文學很不一樣。」說起自己如何一頭栽進行星科學領域,翁玉林眼神閃閃發光,形容自己很幸運,搭上了研究發展突飛猛進的「特快車」。

話雖如此,浩瀚宇宙間充滿了未知,挫折與撞牆期為家常便飯。「不能知難而退,必須知難而進。」翁玉林舉愛迪生為例,當別人看他實驗一萬次仍無進展,都感到惋惜,但愛迪生卻認為他只是發現一萬個行不通的方法,不算失敗。

說起來,這對抗逆境的韌性,也許與翁玉林的出身有關。翁玉林出身平凡家庭,家中四名小孩僅他讀到大學;他升上中學時,家中一度有經濟困難,幸賴當時香港新法書院的數學老師馬兆禎幫忙找了一位開書店的朋友,讓翁玉林暑假時到店裡幫忙,才化解窘境。

馬兆禎愛才、惜才,還幫翁玉林爭取到兩年全額獎學金,並贈言「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導正翁玉林「愚公移山」式的讀書方法。馬兆禎苦心栽培,牽起半世紀的師生情緣,直到現在,翁玉林一有機會到台灣,便會造訪已高齡九十四歲、現居新北林口的馬兆禎遺孀孫淡寧。

翁玉林的夫人、作家伊犁形容他「愛學生更勝自己的孩子。」翁玉林聞言笑著接話:「這話說的,與我師母形容馬兆禎老師一模一樣,我想這是因果循環吧。」

梁茂昌回憶,他在加州理工學院求學時,幾乎隨時都能找到翁玉林,因為翁玉林上午八、九點就進研究室,直到晚間七點才離開,「一周之中,只有星期六教授不一定出現在研究室,那天他會帶研究群的夥伴去爬山,邊爬邊閒談。」


至於閒談的內容,梁茂昌提到,即使翁玉林未曾長住台灣,卻常從《The China Post》等報章了解台灣政治、社會局勢,「教授也問過我馬英九總統做得好不好,關心台灣的情況。」

翁玉林自承,他將大部分時間留給學生,家中瑣事全仰仗太座張羅,言語中帶有深深的歉意與感謝。受訪時,太太全程坐在一旁,時不時將記者的提問譯為廣東話,協助翁玉林受訪。

據了解,翁玉林的中文學得晚,從小學到進入香港大學就讀,幾乎全是受英文教育,直到在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才靠著燕京圖書館的資源自修,精進華文。

儘管如此,翁玉林壯年時因機緣認識了詩人黃伯飛,至此學習寫詩二十多年,作品三百多首。「中文詩詞不過就十幾個字,卻可以湊出很高的意境,言有盡、意無窮。」翁玉林描述自己對詩的喜好程度,堪稱一生至愛。

 

翁玉林

不忘本的科學家  感念已故恩師栽培,翁玉林(左)只要返台就會去探視高齡94歲的師母。

 

他以賈伯斯精神,左思科學右撰詩文


協助翁玉林整理詩集的江惠震說,翁玉林每每來台,都採買很多書帶回美國,選書面向也廣,從文言文的唐、宋古籍到近代作家散文都有,「他看書看得很快,跟做研究一樣精進。」

也因為飽讀詩書,翁玉林自忖藝術修為帶領他度過不少難關,讓他可以暫時放下研究上的挫折與瓶頸,但不放棄。

「賈伯斯從沒說過自己是工程師,而自認是個藝術家。所有的成功,其實都是意境高,而非技術高。」翁玉林以蘋果創辦人的藝術家精神,來評估自己在左腦邏輯、右腦藝術的平衡,與相互影響的加成效果。

或許正因為身為行星科學家,知曉探索宇宙的過程中,有很多問題需要長時間苦思,甚至耗時追尋仍未必有所解答,翁玉林始終持謙卑之心看待學術成就,同時,也以詩人的情懷,追求更新、更高的意境。

 

翁玉林

出生:1946年

現職: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地質與行星科學系 史密茲講座教授

學歷:哈佛大學物理學博士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殊榮:NASA優異科學成就獎章、 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中研院院士 

 

古柏獎

美國天文學會行星科學分會為紀念荷蘭裔美籍天文學家古柏, 於1984年開始頒授古柏獎(Gerard P. Kuiper Prize),至今年共有32位獲獎人。古柏於1960年代負責阿波羅計畫在月球上的登陸地點,亦為「古柏帶」假說提出 者之一。美國天文學會創立於1899年,為非政府學術組織,會員約7000人。

延伸閱讀

武漢「晶片之城」恐斷鏈!台廠誰受惠? SARS最高跌10% 大跌後的電子股如何投資?

2020-01-30

年繳20億獲利 他,孤僻的狙擊手

2020-05-13

如果情緒是怪獸,熟年就做「馴獸師」!高EQ要「不批判」,幸福才會自己來

2020-05-18

中國著眼於台灣與新加坡的軍事互動

2020-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