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潮男鮮師黃益中 讓冷門公民課暴紅

潮男鮮師黃益中 讓冷門公民課暴紅
敢言敢衝讓黃益中成為社運焦點,公民課堂上常有媒體來訪,講求師生對等的黃益中跟同學商量:「願意留下來拍照的,等一下我請吃洋芋片啦!」

陳玉華

話題人物

攝影/林育緯

979期

2015-09-24 14:02

一堂冷門的公民課,為何翻轉暴紅?一本嚴肅的思辨書,為何熱銷十刷?
平頭教師黃益中的戰鬥力,連《康熙來了》蔡康永都為他豎拇指。
在教師節前夕,他顛覆身處的教育環境,因為麻辣鮮師心中有一個夢:「建構公平與正義的社會,得從教育開始」。

公民老師黃益中

黃益中每天花一小時健身練胸肌,朋友稱他有英雄癖。他說:「我不喜歡被欺負,也無法看到有人被欺負。」(圖/黃益中提供)

 

「距離下課鐘響,還有五分鐘,教室外面有三家電視台,對今天一百六十餘名教授聯署對大學指考是否延後到五月…要聽聽同學意見」黃益中放下手中的粉筆,把今天的「新聞現場」交給在場的高三生。

「靠,今天又要上媒體了?」「喂,快把夾腳拖收起來啦!」「指考延期?那我們要念嗎?」學生七嘴八舌時,麥克風已堵在課桌前了。

「我不會讓學生只活在課本中,」黃益中拿起手機,興味地站在背後拍著學生受訪的鏡頭。「教改變動是學生要面對的,當然要聽他們的意見,不能全部由大人來決定。」

「當別人受訪時,若你不想入鏡,也可跟媒體主張肖像權喔!」他提醒一位拿課本遮臉的同學,現場嬉笑推鬧後,亂中有序地推出三個「主角」接受訪問。

「甄選與學測的比重要如何分配?這個議題我沒有設定,因為牽涉的層面太廣。」黃益中說,距離學測剩一百多天,他班上的高三生當然不希望「夜長夢多」,再被延到五月分考試。

「雖然這項教改對你們這一屆應該沒有影響,但你們是否要幫下一屆的高三生著想?發聲?」電視台撤走後,黃益中回頭對學生說:「這就是我常跟你們講的公平正義,要關心與你無關,但比你更弱勢的人。」

「這就是我們公民課程要做的思辨與對話」。近年來黃益中在大埔拆遷案、 同志平權遊行、關廠工人等街頭運動無役不與。「但我絕對不會在課堂上講我參加的經過,更不會帶學生上街頭。」

「這涉及權力不對等關係,大學生還能選修課程,但高中生得在課堂整整待五十分鐘,強迫學生接受灌輸的老師,很缺德。」

黃益中上課時扠著腰,走廊上看到男女同學,還會拍肩消遣:「喂,去掃地,不要把妹了。」「老實講,沒有社會科老師,學生照著課本背,搞不好考得比較好,所以社會科老師重在思考啟發,不是記憶填鴨。」

「當老師,被視為公務員,大家就要你閉嘴,按照教科書來教就好,但是又希望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不是很虛偽嗎?」

 

不搞填鴨教育 教學生思辨 不活在課本中


但這樣的麻辣鮮師,教學績效如何?

「我的公民考了九十幾分,只錯兩題,是所有科目成績中最高分的,我們那一屆,模擬考的公民成績平均還高過北一女與建中。」畢業的學生陳彥妤(北市教大四生)說:「黃益中教書只會給個概念,講一個時下的例子,加上法律資訊,剩下的要你自己思考。」

課本上的「多元文化」,黃益中在課堂上舉例三年前,三萬名外籍移工為慶祝開齋節,齊聚台北火車站,被台鐵以維護秩序為由區隔,遭國際勞團抗議種族歧視;去年台鐵與微風廣場安排五十個人力,在開齋節讓印尼移工進入唱歌舞蹈,感受台灣人熱情。

「文化,只有差異,沒有高下」,當台灣人對不同文化人們慢慢接受平等對待觀念時,黃益中又丟給學生:「歐洲難民潮如果發生在台灣呢?你要接納他們嗎?他可能會取代你的工作喔?」

「我們是同情心?還是同理心?」黃益中重擊一拳把問題丟給學生:「台灣的祖先也是渡海逃難來台,為何德國可以同理心的接納難民,我們是難民後代卻無法做到?這就是教育。」

「歐美國家,小學就開始教哲學思辨,但是我們卻得等到大學的通識課程,那時候,『事不關己』的人格已養成。加上台灣的階級流通越來越差,大家對底層的弱勢,總抱持不會輪到我的冷漠心態」。

 

撕掉中產階級糖衣 受不了高房價 發起巢運


三十六歲,月入八萬元的高中老師,黃益中一直認為自己是中產階級,但四年前,工作多年的他想買房子,「中山區一間小套房,一坪四十五萬元,我覺得太貴了;半年不到,竟漲到六十五萬元,半年房價漲了二、三百萬元。」「第一個感覺是這世界瘋了,另一個認清,在貪婪的社會下,原來我也在底層。」

「以前參加社運,是『公益/同情心』容易贏得社會認同;但當你拉高到『公義/同理心』時,上層既得利益者會覺得你走街頭、躺馬路是來亂的,國家要安定,經濟才能成長。」

他撕開中產階級的假外衣,發起巢運,夜宿帝寶。「躺在帳篷那一夜,心酸無比。」「環顧四周,我這一代,早幾年運氣好,父母出錢買房,還可以在台北安身立命,但是三十歲以下的世代呢?那是整個被國家背叛的年輕人,太陽花上街頭的五十萬人,他們是被剝奪的世代,當然要革命。」

多元成家、樂生療養院、香港占中、反課綱微調……,黃益中密集地出現在街頭、在媒體論戰。


「我說服他出書,畢竟社運會過去,但文字是永久的。」寶瓶出版社社長朱亞君說:「三一八太陽花學運後,市面上學運與公民不服從的書籍,有三十幾本,但是黃益中這本已經賣接近十刷,應是同類中銷售成績最好的一本。」

朱亞君觀察,「公民是以往最冷門的課程,黃益中的讀者是十五歲到三十歲之間,這群人是依賴電子產品的世代,願意回來買紙本書,可見他的個人魅力。」

 

公民老師黃益中

去年太陽花學運,黃益中(前左)衝到立院,執行公民課本上寫的「公民不服從」。

圖片取自臉書)

 

直率表達意見 初見面被問「同志」 當場訓誡


為了賣書,黃益中邀約不拒,連《康熙來了》通告都接,電視製作人小心翼翼地問他是不是同志?他當場「訓誡」:「如同初見面,就問你結婚沒?問完結婚,又追問生小孩沒?這是探人隱私,干你底事?」訓完之後,直率地送上書,連蔡康永都豎拇指:「你把康熙製作人教訓得太好了。」

黃益中的桌上貼著切.格瓦拉的海報,上課時,他的袖子與褲管永遠是捲起來的,好像隨時準備上場拚鬥。

「美國《獨立宣言》中『人生而平等』撼動人心,但事實上,在階級不流動的台灣並非如此。」他背起書包說:「我們不用去羨慕富貴人家含著金湯匙,至少我們要保護窮苦人家能擁有人性的尊嚴,一切得從教育翻轉開始。」
 

黃益中

出生:1979年

現職:大直高中公民老師

學歷:師大公訓系政大東亞所

經歷: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巢運發起人、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言人 

 

我就愛譁眾取寵


「要拉哪一個?」操場旁的高矮五個單槓錯落,一字排開。我們還來不及回應,黃益中挑了最高的那個,一蹬步拉槓挺腰,雙腳懸空,大氣不喘地對攝影喊:「你慢慢拍,我可以拉很久。」

「自幼長得瘦小,大學時打籃球被撞出場外,當下就要求自己要強健體魄。」至今每天花一小時健身,教員休息室內擺著肌肉男公仔。當兵時,分發海軍陸戰隊,同梯的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祕書長王鐘銘回憶:「出完操,大家氣喘吁吁,黃益中還伏地挺身練個不停,就是一個愛出鋒頭的英雄癖。」

「我就是要譁眾取寵。」在同志遊行晚會,他被拱脫衣露胸肌,出書的兩款海報,一張穿著緊身T恤,另一張裸露上身,簽書會時被稱為「同志天菜」。

「我太知道媒體要什麼,」巢運到帝寶夜宿時,他把正妹排在第一排,隔天這張照片上了《蘋果日報》;社運人士慷慨激昂地拿著數據,指責炒房時,黃益中則舉著孫文遺照,上面貼兩滴眼淚,寫著「國父哭哭」!

「先前《今周刊》報導《誰背叛了孫中山?房地產漲歸公變成漲價歸私》,探討房地產實質課稅不公,記者會前,我去道具行把國父遺照挖出來。」

大學時,訓練體魄是為了不被欺負,如今苦練多年的胸肌,意外成為助弱勢發聲的賣點,「要宣揚腦袋理念,就得出賣色相,這就是人生。」環顧龐大的校園,他繼續拉著單槓:「待九年了,一整排至今只有我一人拉,想想,真是寂寞啊!」
(陳玉華)

 

延伸閱讀

誰掐住青年的聲帶?

2017-03-23

鄭麗君:改變世界,就是要活在真實的土地上

2016-05-19

照亮國會的太陽花

2014-03-27

曾任統戰團幹部被洗腦 現在她要幫助台灣「重返世衛」!

2020-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