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五個關鍵決策 看懂他的執政風格

鄭閔聲

話題人物

聶世傑攝影

1004期

2016-03-17 16:41

從政二十一年來,林全對財政紀律與法律專業的堅持,體現在他經手的重大議題上;
個人仕途與政黨立場,從來不是他做決策時優先考慮的事項。
也因為這種政治超脫性,可以讓他橫跨扁、英時代,備受重視。

一月十五日,蔡英文的選前造勢晚會,三百多名智庫學者頂著細雨走上舞台,站在前排代表眾人發言的,是民進黨智庫「新境界基金會」執行長林全。「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就是希望把台灣的公共政策做得更好,解決台灣的問題。」林全這段談話,在一片喧囂中也許並不起眼,卻精確詮釋了他過去四年的身分:蔡英文的政策規畫師。
 
自一九九五年接任台北市財政局長踏入政壇,一直到成為新政府的行政院長,林全二十一年來曾多次變換身分,但他期盼用學術影響政策的信念,始終沒有改變。「財政不只是理論,還會接觸到更實際的層面和制度問題,進入政府部門,應該有相當大的空間做事。」這句話,是林全二十一年前的從政理由,就算放在今天,也沒有一絲違和。
 
在台灣最艱困的時刻接下重任,林全能端出什麼政績,目前仍無從得知;回顧林全政治路上做過的重大決策,大概是理解這位新閣揆施政風格的最佳途徑。

 
一九九五年擔任台北市財政局長,反對加發敬老津貼,與陳菊意見相左
堅持繳庫
守住沒用完的預算


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為兌現競選支票,著手對所有六十五歲以上市民發放五千元敬老津貼,一次發放六個月,市府編列九十二億元預算。然而,在發放期限截止前,有三分之一符合資格的長者未登記申領,留下二十九.五億元的未支出預算。
 
時任台北市社會局長的陳菊建議,基於照顧長者與弱勢原則,市府可針對已申領的長者,再加發一萬元津貼;林全卻當場反駁,強調依《預算法》精神,市府不能因高估領取人數,或得享福利者放棄領取,就將經費全部轉發給已領取的長者,剩餘預算應全數繳庫。
 
由於林全態度強硬,陳菊回應,她並不堅持一定要將敬老津貼預算全數發完,但全案應交由市長裁示;陳水扁最終也選擇尊重林全專業,核准預算全數繳庫。
 

一九九六年擔任台北市財政局長,松山農會總幹事潛逃
迅速公開訊息
兩天平息擠兌潮

在《農業金融法》立法前,全國各地農會信用部經營貸放款業務,但逾放比過高,甚至超貸的情況時有所聞,一旦信用部財務狀況不佳的消息曝光,往往直接引起存戶恐慌性擠兌。一九九六年六月,貸放比超過二二%、早已被台北市政府盯上的松山農會,突然傳來總幹事顏明宗棄職潛逃中國的消息。

儘管事件尚未曝光,但林全立刻要求松山農會在當天選出代理總幹事,安定員工軍心;同一時間,他立刻聯繫台北市其他農會與中央存保公司等單位支援,在一天之內,準備了超過松山農會總存款五十五億元的現金。一切準備就緒後,財政局就在隔天一早發布新聞稿,宣布農會總幹事逃亡消息。
 
當時外界對台北市府主動宣布這項「利空」消息十分意外,林全解釋:「金融事件的處理原則就是迅速公開,因為越是不公布訊息,外界猜疑就越多。擠兌通常都是信心不夠造成的,只要籌足可以應付擠兌的資金,讓民眾知道情勢已經被控制住,擠兌就不會再發生了。」
 
事件發展如林全所料,松山農會確實出現擠兌潮,但在兩天之內就獲得控制,連財政部都十分讚賞林全明快的處置手段。
 
1996年松山農會總幹事潛逃,
林全指示準備大量現金,因應可能的擠兌潮。(圖片/CTPN)
 
 
二○○○年擔任主計長,面對執政黨不執行核四預算
為核四賭上仕途
讓政治力向專業低頭

二○○○年政黨輪替後,核四停建與否,挑動朝野,甚至民進黨政府內部的敏感神經。民進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主張,行政院以不執行一千兩百億元的核四預算,達成停建核四目標。但此舉不僅遭在野的國民黨強力撻伐,時任行政院長唐飛也公開表示反對。
 
主管預算的主計長林全在立法院備詢時直言:「以行政權力量消極不執行預算的作法並不可行,除非立法院制定新法,否則舊有預算就應執行。就算陳水扁總統親自宣布停建核四,也不適當。」
 
這段發言,形同直接「打臉」民進黨,讓黨籍立委大為光火,批評林全不應該「把話說死」,有人直接要求「不合作」的林全辭職下台。
 
面對立委圍剿,林全表現得不亢不卑,先強調如果總統或行政院長認為他不適任,他隨時做好下台準備;但同時表示,自己對核四興建與否沒有立場,只是秉持主計處人員專業學養,避免行政院遭監察院糾正或彈劾,並提出由大法官釋憲的解套方式。
 
最終,行政院仍宣布停止執行核四預算,但就爭議聲請釋憲。大法官釋字五二○號指出,有關核四預算,「應本行政院對立法院負責之《憲法》意旨,尊重立法院對國家重要事項之參與決策權。」立法院表決結果,核四預算應繼續執行,行政院於○一年二月同意核四復工。
 
 
二○○二年擔任主計長,策動《財劃法》覆議案
親上火線辯論
策反國親暗助行政院

○一年底,中央與地方政府競爭有限財政收入的矛盾來到高峰。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與在立法院占絕對多數的國民黨團合作,在○二年一月第四屆立委任期結束前夕,通過了「把餅做大」的《財政收支劃分法》(簡稱《財劃法》)修正案。根據修法版本,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將由原本的一千五百億元,倍增至三千億元以上;中央政府預算與可自由運用的地方補助款金額,則隨之被大幅壓縮。
 
修法過關後,林全立刻公開表示,若依據新法,中央政府將面臨編不出預算的窘境,並批評馬英九版《財劃法》是「政治化立法」。當時適逢立委選後內閣改組,林全也密集與新任閣揆游錫堃等人討論,是否針對修法提出「覆議案」。
 
依《憲法》規定,行政院提出覆議案後,若立法院討論後有超過二分之一立委同意維持原案,行政院長就只能接受立法院決議。由於當時在野的「國親聯盟」,擁有國會過半席次,稍有不慎,《財劃法》就再無挽回餘地,因此有人建議設定「日出條款」,讓行政院有緩衝時間,也有人提議行政院再提修法解決困境。
 
但林全堅持,設立日出條款與再提修法,都無法解決行政院編不出預算的窘境,說服行政院提出覆議案。覆議案提出後,林全也站上火線,參與多場立委舉辦的《財劃法》公聽會,甚至與馬英九同台辯論,說明馬版修法為何不可行。
 
在林全與行政部門努力下,少數國親立委在表決時未支持原修法決議,覆議案以四票之差驚險過關。《財劃法》議案,堪稱民進黨少數執政下罕見的重大勝利。
 
 
二○○五年擔任財政部長,推動最低稅負制
先發制人減少反彈
順利推動加稅

最低稅負制,指的是企業或收入達到一定標準的個人,無論享受多少租稅減免,都必須繳納一定比率的稅負。林全自從接任財政部長以來,就一直認為這是租稅公平正義的重要指標。

○四年起,林全開始密集對外說明最低稅負制的政策理念,爭取輿論支持;但同一時間,財政部並不急著推出修法版本,反而廣邀企業座談,溝通租稅改革意見,逐漸凝聚共識。林全也不斷釋出善意,表示「最低稅負制可以扭轉民眾認為『企業不願繳稅』的錯誤觀念。」
 
儘管如此,林全將企業與個人都納入最低稅負範圍,仍讓企業家有些疑慮,例如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就說:「政府用二分法分化有錢人和沒有錢的人,作法和共產黨沒有兩樣。」
 
為了強化社會支持,林全在○五年公布了台灣收入前四十名富豪的納稅紀錄,結果顯示,名單中有八人前一年完全沒有繳稅,另有十五人稅額不及所得一%,以具體數據點出台灣租稅制度的漏洞。
 
「這項資料並沒有公布納稅人姓名,卻成功壓制了反對實施最低稅負制者的聲音。因為當某個人反彈得很大力,外界自然就會猜想『你會不會就是那個沒繳稅的人?』所以,林全推動政策,是很有手段的。」一位曾實際參與最低稅負制政策的前政府官員這麼分析。
 
最終,財政部在二○○五年七月,推出最低稅負制版本,並在同年底順利完成立法。儘管為降低企業反彈,修法過程中財政部仍有些許讓步,但終究完成了促進租稅公平的初衷。蔡英文競選總統時,也多次拿最低稅負制,強調民進黨政府追求公平正義的立場。
 
林全(右)擔任財政部長時,為了租稅公平,主張最低稅負制,引來不少企業家反對。(圖片來源/UDN.COM)
 

延伸閱讀

亞馬遜電商部分退出中國市場 前因後果是什麼?

2019-04-19

貿易戰續打 弱人民幣、弱台幣操作策略

2019-05-29

她為家庭奉獻一生,癌夫卻把財產全給父母「快叫醫師插管,一定要救到底!我不服...」

2019-07-08

能力差的孩子,要多分一點財產?給全天下父母的忠告:別讓弱者更弱!學有錢人分財產

2019-07-19

自由行陸客遭限縮》國旅秋冬遊輔助出爐!一圖看懂出去玩可省多少錢

2019-08-0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