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明星閣揆張善政 「不想再從政」的原因⋯

明星閣揆張善政  「不想再從政」的原因⋯

郭淑媛

話題人物

攝影/陳永錚

1013期

2016-05-19 14:19

企業界出身的行政院長張善政,總辭時,贏得全國政治人物好感度非民進黨籍排名第一,他卻表示「沒有意願再從政」,張善政接受《今周刊》專訪,說出了為官之難的真心話。

張善政,這位出身企業界的科技人,儘管在「九局下半」才上壘擔任行政院長,成任期最短的閣揆,但短短一○九天的表現,卻讓國人印象深刻。


進入行政院四年來,張善政頭髮花白了不少,但付出是有回報的,五月十二日內閣總辭隔天,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公布民調顯示,民眾對張善政的好感度高達五六.六%,是非民進黨籍政治人物排名最高者。


從台大教授到國科會高速電腦中心主任,之後又轉入業界,挾著豐富資歷進政壇,期待有所發揮的張善政難掩挫折,許多政策推不動、民間人才不願加入,都讓他點滴在心頭。究竟為何官場令人卻步?

 

張善政點出問題所在:


台灣很少見到企業人士進入內閣,我的確是非常少數的例子。在出任行政院副院長與院長時,有很多行政協調事情,不是我原來期待的,對於我在行政院推動資訊與資安工作,我給自己打八十分,不是百分之百滿意,因為在政府工作有些限制。最重要是人與錢的限制,政府用人與花錢的制度非常缺乏彈性,沒有效率。


我們的公務員素質都不差,但考上高考後到退休有二十五年時間,這中間沒有制度去維持他們的動力、或去提升他們整體的技能。如果是在企業,用人有彈性,可以依每人表現做出考績指數,設計公式讓電腦算出每人薪水,但公務人員薪水都看職級,沒有彈性,管人一定管不好。

 

一個官字,五種心酸  從用人制度到待遇,都沒業界好


政府的用人制度非常僵化,組織改造前每單位有資訊組,卻是「黑單位」,只能找約聘雇人員,資訊專業來考高考的人也不多,他在外面找工作相對容易,賺的錢也比較多。有沒有足夠空缺去找人?待遇有沒有吸引力?兩個答案都是NO!這不是行政院內部不配合,還牽涉到考試院,我雖然想改,但這一塊幾乎交了白卷。


一四年選舉後,毛治國接院長、我接副院長,他交代我幾個政務官位子去找人,找得很辛苦。阻礙企業人士進入政府的原因太多了,申報財產,還要交付信託,絕對是其一。我跟馬英九總統談過, 政務官財產要公開,是他法務部長任內決定,但沒料到後來搞到那麼極端;企業界做得很成功的人,財產一定不少,為何要公開給人家品頭論足?


這件事當然困擾我,我同意財產要透明,不能做利益衝突的事,但財產需要信託嗎?萬一我缺錢用怎麼辦?處理起來變得很麻煩。


另一個阻礙是立法院,這也是我當時不想接部長的原因之一。部會首長是立法院院會與委員會都要出席,遇上部分立委有很多情緒性、意識型態的質詢,我脾氣算不錯,仍有好幾次跟立委對槓起來。如果是有效溝通就認了,但很多時候是在配合立委作秀。


第三個阻礙是待遇,公務人員最好的待遇,跟企業比起來差很遠;尤其政務官沒有退休福利,退職金沒有多少錢;來自公立學校的,政務官年資都不計入退休年資。講穿了,整個體制認為你是來當大官的,就要犧牲這個、那個;社會氛圍走偏了,結果就是沒有人要來當官。


第四個是「旋轉門條款」,產業界與政界本來就很難交流,卸任後要回業界,結果旋轉門讓你回不去怎麼辦?


第五是監察院,在我政務委員或科技部長任內,常要回應監委的約詢,對政務官而言,萬一出現糾正甚至彈劾,會造成更大傷害。此外,司法系統動不動就說公務員圖利,認定上常常就過分了。我們當然要有監督體系,但監察院與檢調查案子,應更客觀些。 


看林全組閣結果就知道政府很難找人。制度要改很難,只是現在做過頭了,是不是能縮回來一點?整個制度性的改變,應該要提高層級到總統。蔡英文上任應該要開始啟動改革,這是跨院的問題,立委行使職權較難處理,但行政、監察、司法、考試等院,都有必要一起來檢討,比較好的方式是總統來主導制度性改革。終究,這套政府體系是一九四六年《憲法》制定時就訂下來的架構,必須與時俱進,才能提升國家的競爭力。

 

張善政

出生:1954年

經歷: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Google公司亞洲硬體營運總監、 宏碁公司電子化事業群副總經理、科技部部長、 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院長(520卸任)等

學歷:美國康乃爾大學土木工程博士

延伸閱讀

又老又男 中華民國缺官真相

2016-05-19

缺官

2016-05-19

小英總統的功課:如何彰顯社會價值

2016-05-19

左右國家科技人才 劉兆玄是幕後推手

2014-07-24

政府延攬人才 連中國都不如!

201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