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曲全立「頭殼壞去」也要喚起每個人心中的小孩

曲全立「頭殼壞去」也要喚起每個人心中的小孩

陳亭均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曲全立提供

1017期

2016-06-16 17:07

導演曲全立腦中曾經長了顆拳頭大的瘤,幾乎被醫師宣判死刑,度過難關後,全力投入3D技術。

他曾與李安同台獲頒世界3D大獎,如今被稱為「台灣3D電影第一人」。

「頭殼壞去」讓他做出異於常人的選擇,他打造一輛3D車走遍全台,只為陪伴台灣的孩子。

「二○○二年,當醫師跟我說,如果你不開刀,就剩下六個月能活的時候,絕對是青天霹靂。」導演曲全立摸著下巴短髭,眼睛睜得老大。他原本穿著「美力台灣」的T恤,為了拍出好照片,直接脫了上衣就挺著大肚子,套上另一件仙風道骨的麻質寬袍,扯著大嗓門談笑風生。

這會兒,曲全立已經被媒體封為「台灣3D電影第一人」,一三年,他在美國好萊塢與名導李安一同獲得世界3D大獎(Creative Arts Award),李安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拿下最大獎哈羅德獎,曲全立則靠著記錄台灣美景的《3D Taiwan》抱回評審團大獎。

「世界3D大獎」可是個重要獎項,由權威單位「國際3D協會」頒發,連導演卡麥隆也曾靠《阿凡達》獲獎,曲全立算是為台灣掙足面子。他也曾與五月天合作,拍攝《五月天追夢3DNA》的演唱會電影。近年,他打造了一輛三.五噸重的3D電影車,賣了房子籌資,啟動「美力台灣」3D電影移動計畫,到偏鄉放片陪伴孩子。

 

電影車

曲全立打造了3D電影車,不遠千里跑遍全台,連外島也去。

 

曲全立

曲全立(右)曾與李安同台,獲頒「世界3D大獎」。


出頭  電子科出身,拍過萬支MV


這一切絕不是一帆風順,曲全立的後腦勺還有條長長的疤,蚯蚓似地浮在肉上,彷彿是提醒,也是印記。「我每天都會禱告,感謝上天、上帝、眾神、釋迦牟尼,我知道的全念一遍,確實,人要懂得感恩!必須好好活過這第二條性命。」回想起生命的困厄,他似乎仍心有餘悸。

那年,曲全立不過三十五歲,剛在上海拍完MV,在業界打拚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掙到幾間房子,討了個老婆,生了三個千金,還成立了一家「吉羊」公司,事業正要起飛,未來藍圖已在腦中。

「我是基隆商工電子科畢業,一開始,我從攝影助理做起,慢慢地,我學會越來越多技巧。」《百戰百勝》、《金曲龍虎榜》……,在那個綜藝節目鼎盛的時代,他有了出頭的機會,「我就是直來直往,也肯學,所以工作來得也不少。我總共大概拍了一萬支音樂錄影帶。」

當時的音樂錄影帶,是「美女跑沙灘」風格,「雖然這樣,但我們拍過很多人,就連崔苔菁崔姊也用很嗲的聲音誇我:『為什麼拍得比別人漂亮、比別人有趣?』」

然而,意外總是猝不及防,有一次,曲全立從上海拍完片回台,耳鳴不已。在看診室,醫師竟無情宣告:「你的腦袋裡長了顆拳頭大的腫瘤,包住你左腦的六根神經,開刀的話,生還機率只有五○%,而且一定有後遺症,可能半身不遂,終生坐輪椅。」


衝擊  35歲罹腦瘤,撐過鬼門關

 

曲全立一問再問:「手術有危險嗎?」一位留日的權威醫師端詳著他,用台語一字一句說:「少年仔,喝水都會噎死了,你說開刀危不危險?」人還在那,但曲全立覺得生命的燭火燒到了盡頭。

「我當時寫了遺書,幾乎忘了內容是什麼了。」在住宅內的廁所,日光燈的白光照著防水瓷磚,曲全立的太太徐雪芳用理髮推刀,默默地理盡丈夫原本就短的頭髮,誰都沒有多說什麼。隔了幾天,曲全立拉著三個小女兒和徐雪芳拍了全家福,「這就是遺照。」曲全立說。

徐雪芳回憶:「那天我們雖然難過,但全家在一起,卻很開心,曲全立的父親很小就過世了,他希望能留些什麼給女兒回憶。」曲全立從小最不會寫的作文就是「我的父親」,「我希望女兒能記得自己爸爸,頭髮短短的,有一點鬍子……。」

「麻煩你大聲點,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曲全立把耳朵靠過來,話不說響點,曲全立是聽不清楚的,開完刀後,他的聽力曾經一耳剩四○%,一耳全聾。他回想起當年在手術房內的情景,「麻醉藥打下去,我就昏昏沉沉睡去。」手術時,他做了一個夢,「有一塊像白布,很大的東西,罩在天上,光很漂亮、很柔,上面好像浮著一些微小的血管。」

醒來後,曲全立驚覺嘴裡塞了兩條管,全身動彈不得,「但我知道,我活過來了。」徐雪芳一直在病房外苦等,此時才總算鬆一口氣。

生病前,曲全立拍的是比基尼美女手揚紗巾,在海灘奔跑的音樂錄影帶;生病後,他轉而投入電影、紀錄片與3D技術,「其實我沒有變,改變的是周遭人對我的看法。」他認為自己還是同一個人,「我悲觀,學歷沒有很好,也覺得自己學識比不上人家。」徐雪芳說:「他開完刀後,顏面神經有時不受控制,會流眼淚、流口水,這讓他更自卑。」

 

曲全立

曲全立在播放電影的空檔,很愛和小孩打成一片。 


重生  從零學3D,登上世界殿堂


曲全立說:「我嘴歪眼斜,開完刀後,好像什麼事都不順,公司同事可能也對我有些疑慮。」但他是那種事前擔心東、擔心西,一旦決定,就全力去衝的性格。○六年,他因緣際會接觸到了3D,3D技術對當年的台灣和曲全立都是相當陌生,他卻認為,「這有前瞻性,做好了就是我的,如果可以踩到最先打上的浪頭,就可以累積名氣或利益!」

曲全立買了3D設備,更找焊工黑手幫忙打造鐵架,「一開始困難重重,我開完刀,看3D更容易暈。」最後,他竟然一邊吞暈車藥,一邊摸索技術,○八年,終於拍出3D劇情片《小丑魚》。

曲全立搔著腦袋說:「其實劇情稱不上好,侯孝賢導演當時有來看,他完全沒提劇情好壞,只告訴我:『你好好弄3D技術!』」經過幾年的努力,終於讓他登上世界殿堂,與名導一起接受榮耀。

然而,名是就了,功卻不成,儘管載譽歸國,「累積名氣或利益」這件事卻八字沒一撇,「我需要被鼓勵!我需要被稱讚!」曲全立穿得像修行人,講出來的話卻世俗得很,「我很挫折,非常不平。我都到了好萊塢,卻連記者會也開不成,怎麼可以這樣?」他甚至在暗夜裡,拿出與李安的合照,一張張從中剪成兩半,「我本來要送朋友,我不送了!不要了!」


3D影像

在屏東恆春的小學放映電影時,孩子紛紛伸手欲捕捉3D影像。


知足  不戀棧名氣,打造電影車


直到有一天,曲全立見到一本雜誌,上頭赫然兩個大字「知足」,他領悟:「台灣多少人年紀比我大,終其一生沒拿過獎,曲全立你到底在嘰歪什麼?」他突然想起過去跟老婆講過的退休生活,「我們想開著車,繞著台灣,到偏鄉放電影給小朋友看。」自卑完了,就是行動!「一三年,我開始打造電影車。」

曲全立又長嘆一口氣,「我給很多人看3D影片,大家都說好,也說想贊助,但等我花了三百萬元,打造行動電影車,賣了房子,還要撐起公司,最後一個人也找不到。」他當兵時期的老友陳福春是電子公司執行長,兩人幾十年的哥兒們,把一切看在眼裡,「他(曲全立)當時想去學校放映,學校卻認為他要去推銷DVD。」

但這次曲全立沒有退縮,也沒有怨懟,「一四年至今,跑了八百多所小學,八萬多個孩子看過,開(車)了八萬多公里。」比起利潤、虛名,「我在孩子身上學到的更多!」

一開始,曲全立覺得孩子看不懂紀錄片,沒想到,到了鄉村,電影一放,《3D台灣》影片中紫斑蝶漫天飛舞,孩子透過3D眼鏡看到立體畫面,紛紛伸出手在空中揮舞;看到片中鐵匠敲出四散飛濺的火星,小朋友紛紛閃避。

看到這樣的畫面,「值得了!」曲全立笑說:「我就甘願做個傻瓜,頭殼壞去,反正我的腦本來就有開過刀!」他說:「誰不喜歡錢?但我拍廣告,還有以前買的房子,都能夠支撐我的夢想,為什麼不去做?孩子們需要的是陪伴,而我們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

接下來,曲全立更拍出《即將消失的百工》,記錄台灣各個角落,保存著記憶和技藝的人群。一五年,這部紀錄片參加韓國釜山3D KIFF國際競賽,脫穎而出,獲得「最佳影片」。


感動  從孩子身上,學習美的力量


但比起往年對獎的渴望,曲全立現在淡然以對,「因為無所求,所以無所畏。」這句話,成了他最新的座右銘。繼「3D美力台灣」後,最近,他又積極推動新計畫「3D美力中國」到對岸拍攝。「拍出美的東西,這就是我想做的。」

「看到這些美好的事物就會感動,孩子最需要美,也最美!而你也當過孩子,你父親也當過爺爺的孩子,誰都當過孩子,我想喚起這些故事。」曲全立滔滔不絕,眼眶裡因神經失調的眼淚,流了下來,他擦也沒擦,「在鄉下,電影放完,小朋友一個個來抱我,我笑得好開心,我覺得那時候的自己好美,就算臉歪歪的也美!」

他又咧嘴大笑,穿著他的「道服」,擺出蛇形刁手的架式,「夢就是夢,醒了以後,我也要再做一個!」


曲全立
曲全立
出生:1967年
現職:導演、吉羊數位電影創始人
學歷:基隆商工電子科
成績:世界3D大獎、韓國釜山3DKIFF最佳影片、中國電影電視技術學會3D影視作品最佳獎

延伸閱讀

趙德胤如何跨越貧困 追逐生存之外的夢想?

2016-12-08

李安:當鏡頭開拍 那個我始終如一

2016-10-06

他的長鏡頭 魔幻時間空間

2016-04-07

導演鄭文堂:我想保有菜鳥精神

2015-11-19

陳哲藝 把小故事拍出大格局

2013-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