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要名也要利 造就許金龍「三合一」人格

要名也要利 造就許金龍「三合一」人格
得過大專盃辯論冠軍的許金龍,在這次事件中暫仍無法說服小股東接受結果。

謝富旭

科技

資料室

1029期

2016-09-08 10:40

許金龍,他曾是小人物放膽逐夢,成為名利雙收科技新貴的最佳寫照,許多青年學子視他為偶像。
為何如今卻讓投資人咬牙切齒?樂陞這一堂課,值得有志創業以及企業經營者好好省思一番。

樂陞科技董事長許金龍是一個怎樣的人?對樂陞近三萬名股東而言,許金龍可能是聯合有心人士,坑殺散戶的壞蛋;對許多遊戲同業而言,他是企圖心旺盛、戰鬥力十足的可敬對手;對許多有志創業,尤其是想在遊戲及文創產業大顯身手的年輕人而言,許金龍是造夢者、逐夢人,甚至是天使投資人。
 

這三個面向,看似彼此衝突、無法相容。然而,在經營環境每況愈下,被挾著雄厚資金的中國遊戲業者視為俎上肉,經營模式愈來愈扭曲的台灣遊戲產業,一個原本懷抱夢想與宏大志向的經營者,一個不小心,可能真的就會變成這樣令人難以理解的三合一人格。
 

重名〉大專提問班導


「我們學校出過哪些名人?」

許金龍的企圖心,不僅彰顯在樂陞近幾年來一連串大手筆的購併上,事實上,自他「懂事」以來,他就展現出遠勝於同儕的好勝意志。
 

在一場對大學生的演講,許金龍曾說:「我赴北商五專部國貿科就讀時,曾問班上導師一個問題,我們學校在各行各業出過哪些名人?」「導師想了好一下子,才說『謝長廷(行政院前院長)與王建煊(監察院前院長,亦擔任過財政部部長)讀過我們學校』,聽了我好生失望。」
 

雖然讀的學校並非頂尖學府,但許金龍還是盡力為學校爭取榮耀。台北商專五年讀下來,他為學校拿了六次全國大專盃辯論比賽冠軍,最後一次冠軍,是他入伍當兵後,還特地抽空指導學弟學妹比賽。
 

與許金龍當兵同梯,而且均曾擔任「三民主義巡迴教官」、現為雲朗觀光集團總經理的盛治仁說:「金龍做事衝勁十足,對事業經營非常專注。」「我不是要為他背書,但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應該也被百尺竿頭那家公司騙了,檢調應追查那家公司,還投資人以及金龍一個公道。」

 

逐利〉不懂就問記者  投資未上市股 從小股東變董事長


許金龍不僅對「名」有強烈的執著,對「利」的追求也相當活躍。據許的友人指出,許金龍出身殷實的商人家庭,因此可以栽培許金龍的哥哥——許飛龍赴德國攻讀音樂,後來還成為小提琴手。
 

即使如此,就讀北商五專部時,許金龍不僅熱中新股抽籤,為了充實投資資本,他曾推銷報紙、做過擺地攤等打工。政大新聞研究所畢業後,許金龍考進《聯合報》當記者,主跑立法院、經濟部與石化產業,據聞,他私下不諱言,當記者是為了拓展人脈,為未來發展預做準備。他更常向同報系的《經濟日報》記者請教股票投資之道,不僅涉獵未上市股,甚至連複雜度較高的「可轉換公司債」,也在他的投資範圍內。
 

樂陞科技,就是許金龍投資未上市股的「失敗之作」!當時是未上市股的樂陞搖搖欲墜,為了不讓五百萬元投資資金化為泡影,許金龍不惜向親友籌借資金,甚至賣了名下兩幢房子持續金援,最後竟從小股東,變成大股東,再成為董事長。
 

求勝〉董座親自搶客  「我要做遊戲業界的李安!」


投入遊戲產業,算是半路出家的門外漢,但許金龍戮力經營的身影,卻讓同業印象深刻。在遊戲業有十年資歷的喜杰思互動科技(CJS Interactive)執行長周佳君說:「我常常在國外的遊戲展覽碰到許金龍,國內遊戲界大老闆很少像他一樣,參展總是全程待在會場,自己出馬爭取客戶、拉生意、談訂單,他是一個很拚的經營者!」
 

一位不願具名的國內券商遊戲產業分析師指出,雖然這次事件後,樂陞股價已連續吞下多根跌停板,但放眼台灣遊戲產業,樂陞擁有的獨特競爭利基不容否認,它的美術製作功力已臻至世界一流水準,所以才會有迪士尼動畫如《功夫熊貓》、《史瑞克4》、微軟XBOX遊戲、美商藝電(EA)、日本SEGA,找樂陞做遊戲與動畫的美術後製、代工。」
 

「問題是美術製作與代工是『死豬仔價』,穩定雖穩定,但較無成長性,對企圖心旺盛的許金龍而言,光靠原有的美術製作與代工,滿足不了他追求高成長的野心。」該名分析師指出。
 

許金龍經常對身邊的好友抱怨,進入遊戲產業後,最看不慣的就是業界中充斥一片死氣沉沉的模樣,他想要把樂陞打造成一家能帶領台灣遊戲業突破困局的領頭羊。於是他接任樂陞董事長後,除了原本的美術製作與代工外,還積極跨入遊戲代理,甚至遊戲自行研發領域。為了卡位中國市場,他馬不停蹄地談結盟、入股、購併。他甚至發下豪語:「我要做遊戲業界的李安!」
 

問題是,要做「遊戲界的李安」,非有強大資金奧援不可。遊戲業界資深業者指出,以代理而言,一款A級遊戲的授權金動輒一百萬美元起跳,行銷廣告又得另外投入一百萬美元。如果是自行開發軟體,一款遊戲更是動輒需要二至三百萬美元的經費。大部分的遊戲業者,基於銀彈有限,大都選擇勝率較高的代理路線。但許金龍卻企圖代理與開發通吃。
 

不僅要通吃遊戲代理與開發,許金龍還企圖在樂陞原有的遊戲美術製作基礎上,打造出台灣唯一一家具有「一條龍優勢」的遊戲業者,即從最上游的遊戲研發、美術製作,到中下游的遊戲發行、營運、通路。購併糕餅店一之鄉與連鎖咖啡店怡客,據說,就是連消費者玩遊戲時吃的、喝的,以及休息的所有商機,全部要一網打盡。

 

樂陞

▲點擊圖片放大

 

許金龍

購併糕餅店一之鄉,許金龍(左)野心勃勃打造遊戲業一條龍,但整體投資獲利未如預期。

 

野心〉八年籌資百億  從遊戲做到餐飲 僅獲利18億元


但是,許金龍的「一條龍遊戲夢」,非有雄厚的財力做後盾不可。從十六歲就接觸股票,孰悉金融市場運作的許金龍,資本市場等於為他開啟一扇方便之門。
 

樂陞自二○○九年掛牌(從登錄興櫃算起)以來迄今,累計辦了三次現增、六次私募、六次可轉債發行,股本從二.四億元,膨脹到如今十四.八億元。許金龍宣稱,已經自資本市場募集了超過一○二億元資金。但從另一個角度觀之,許金龍「印股票換鈔票」的功力,在台灣遊戲界恐怕也無人出其右。
 

如果能把自市場募來的資金,轉化成樂陞的獲利,那投資人倒是無話可說。但根據《今周刊》統計,樂陞掛牌八年以來,累積的稅前盈利僅十八億元,遊戲同業也酸樂陞說:「說要做遊戲開發,也沒看樂陞推出轟動市場,或令人印象深刻的產品。」
 

遊戲大老觀察〉日商公開收購不履約 疑中資搞鬼


一位遊戲界大老研判,樂陞與日商百尺竿頭,上演這齣公開收購不履約的戲碼,可能是中資在搞鬼。「有在電視打廣告的遊戲公司,十家有八家背後都有中資,這是業界都知道的,只推一款遊戲,即使只做代理,沒有個六、七千萬元新台幣是玩不起的。」「中資看準了台灣遊戲公司有龐大的資金需求,常常利用僑外資身分,入股台灣遊戲公司。」
 

這位大老說:「中資入股台灣遊戲公司,無可厚非,但有一些豺狼虎豹型的中資,用『對賭』的模式要求入股,業者要特別當心。如果某款遊戲在中資資金奧援下成功,要分拆利潤,這還算合理的;如果遊戲上市後不賣,沒有利潤分,豺狼虎豹型的中資,就會要求被投資的上市公司買下他們手上的爛公司,把投資資金套出去。」「樂陞去年花新台幣五十三億元,這種貴得有點離譜的價格,買下廈門同步這家手遊渠道公司,就不免令人質疑。」
 

樂陞透過私募引進的大股東、動游數位娛樂公司創辦人謝啟耀,就是在中國遊戲界擁有深厚人脈,也是在中國經營電視遊戲平台起家的公司。
 

在企業經營上有一句老生常談:「企業撐死的,遠比餓死的多。」許金龍快速擴張的企圖心雖令人欽佩,但在籌資方面欠缺周密性,在資本市場操作方面也欠缺穩健性,導致員工近千人的公司陷於危機之中。一直聲稱自己也是受害者的許金龍,恐怕也難辭其咎。

 

許金龍

出生:1969年
現職:樂陞科技董事長
經歷:《聯合報》記者
學歷: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台灣大學政治系與法律系雙修

延伸閱讀

樂陞風暴4大疑點剖析

2016-09-08

社群遊戲如何人旺財更旺

2009-10-22

獨家專訪 劉柏園:我辛苦創立遊戲橘子 不接受購併!

2012-05-17

樂陞用「李安模式」打造遊戲王國

2009-10-15

樂陞以(功夫熊貓)征服Wii平台

2008-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