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比別人早22年布局 兩岸都搶著向他取經

比別人早22年布局 兩岸都搶著向他取經

陳玉華

話題人物

攝影組、攝影/劉咸昌

1030期

2016-09-15 09:20

二十二年前,壯年的蔡錦墩放棄醫療器材主管的高薪,投入老年產業,當時台灣老人比率不到七%,轉眼間,卻即將步入一四%的高齡社會,外界爭相在銀色熱潮找商機,他卻說這條路上,不是靠資金的堆疊,而是人心的探索。

「有一回樂透頭獎兩億,兒子說:老爸,若我得到頭獎,你可以把公司收起來,放心去養老。」醫療照護公司福樂多董事長蔡錦墩正色地告誡:「你講什麼肖話?若中兩億,先拿一億給我買到宅沐浴車(給臥病者洗澡)再說。」


有著南台灣歐吉桑熱情的蔡錦墩,講起這一段趣事,黝黑的臉上露出潔白的牙齒呵呵笑著,身旁的兒子蔡俊明陪著乾笑,後來蔡俊明沒中樂透,被父親送去日本學無障礙設計。


位於高雄左營的福樂多公司,八米寬的巷道開進兩輛遊覽車,下車的中小企業主說:「董ㄟ,你看這台要投入長照行業甘有希望?」一位高臭氧蔬果清洗機的業者,拉著蔡錦墩商量,因為蔬果清洗機銷路欠佳,他正研發將高臭氧的設備,改為臥病沐浴設備。

 

從洪荒時期做起  前七年都在虧錢,也咬牙撐下去


福樂多今年進入第二十二年,旗下總共分成八大區塊(見表),從「諮詢—需求—建議—購買」,採取一站到底的經營模式,近年來銀髮產業正夯,政府官員參訪、學術機構演講、對岸談合作、廠商上門諮詢,蔡錦墩忙得團團轉,別人稱他是「搶得銀色商機」,他苦笑自己是「老人產業的傳教士」。


「對於『老』這回事,我至今仍在摸索。」明年即將六十五歲的蔡錦墩,帶我們來到公司對面社區,「就是伊啦,伊就是我的初衷!」


八十四歲的陳治阿嬤來應門,獨居的她剛從市場買菜回來,精神奕奕地翻出民國七十六年的報紙,標題「未來的老人,怎麼過日子?今天不打算,以後慘兮兮!」當年五十幾歲的陳治被這篇報導震懾,家庭主婦、國中畢業的她,隻身前往日本東京學習養護照顧。


陳治返台後在高雄前鎮區開設失智老人的安養機構,認識當時在醫療器材公司任職的蔡錦墩。「二十多年前,台灣還沒有養護觀念,失智老人在安養院中拿起菜刀揮舞,阿治姨走過去,默默地把刀收到廚房,安撫老人很有愛心。」蔡錦墩說。

 

「光有愛心是不夠的,照護產業應該由年輕人接手,才有新的觀念與產業鏈導入。」陳治至今擔任福樂多的顧問,蔡錦墩安排她住在公司對面,方便照應。陳治說,「他是有心的人,我當初看準這個年輕人的特質,連續兩年纏著他,遊說他做銀髮照護產業,並向上帝祈禱,希望能有個美好的安排。」


「我當時想,阿治姨都這麼勇敢,我在怕什麼?」一九九四年,當時台灣的老人人口比率還不到人口總數的七%,四十二歲的蔡錦墩在高雄醫學院對面,開了福樂多第一家門市,「我想做全人照顧,從出院、居家安全設施到輔具安裝,上百坪空間加上人事開銷,一個月十五萬元。」前七年幾乎都虧錢,二千萬元資本額燒掉了一半。但在銀髮產業的洪荒時代,沒人可商量,蔡錦墩每天開車經過平交道時,對疾駛而過的火車,獨自在車內振臂高呼「加油!加油!」


「後來我才發現,一下子拉高做全人服務,市場定位不清楚。」以往賣醫療器材,都是等著客戶上門挑選氣墊床,有一回,高雄榮總一位醫師苦惱地跟蔡錦墩說,「父親中風就要出院了,在醫院還可以處理,回到家裡要怎麼辦?」蔡錦墩便找來施工團隊到醫師家裡,將住宅環境更改為無障礙空間。


「銀髮產業不是一個消費市場的產業,不是在市區守著一家店,等顧客上門就好。」蔡錦墩觀察,老人產業應該是整合性照顧的生活圈設定,老人家可以走進來(日照中心、供餐)或是業者隨時走出去(居家護理、無障礙住宅修繕)。


「我要高雄地區的病人從出院到回家,第一個就想到福樂多。」第一步他進行「異業結合,經營通路」,將門市引入高雄地區以骨科著名的博正醫院,提供病患出院後的到宅服務,也協助增設護理之家,並在高雄夢時代百貨設櫃,打響知名度。

 

榮民

榮民伯伯(右)打扮整齊來翠華園,照護員(左)正拉手帶領大家唱懷念老歌。

 

陳治

84歲的陳治(圖)30年前去日本學長照,返台後 在高雄開設安養機構,也成為蔡錦墩投入銀髮照護產業的關鍵推手。

 

做到讓人不能沒有它  父親節辦歌唱賽,也有到宅服務


第二步,他著重「老年活化,居家照顧」。蔡錦墩強調,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有八七%是生活自理,不需要全天候看護的「亞健康」族(指生活行動自理),他們要的不是全天候的看護,而是適當的娛樂與延緩老化的身心機構。


二○○五年高雄市政府委託蔡錦墩在左營成立「翠華園」,這也是台灣第一個小規模多功能安養機構。「眷村改建的翠華新村,老人比率高達二二%,高於其他行政區域。」翠華園社工師李美珍帶著我們參觀日照中心內,長輩正在舉行父親節的卡拉OK賽,他們都是社區內的住戶,有的是子女白天上班,托老在日照中心;有的是獨居長者,中午來共餐。唱歌途中,有人還回去泡壺茶,提回來繼續聽歌。若無法出門的,福樂多也提供到宅服務。


福樂多每年提供八萬多小時的居家服務,目前政府補助居家員每小時二百元,管理機構收取二十五元,蔡錦墩說,日本的居家服務員每小時為四○五○日圓,換算台幣是一千三百元。


以台、日所得差約一倍,台灣居家服務員時薪僅一七五元,薪水過低,也影響照護品質。


蔡錦墩觀察,政府的長照二.○計畫中,將每年投入上百億元在提高照護員薪水,預計可從現行的月薪二.五萬調至三萬元,他表示「居家服務將是長照產業中,最具爆炸成長的一塊。」


「未來的長照,不是開個據點就好,也要有口碑與品牌觀念。」蔡錦墩認為,福樂多第三個優勢,就是建立知名度與產官學合作。這幾年,他勤跑台灣十幾所有老人相關科系的大學,進行演講與建教合作。「取得學校信任,讓學生來實習,我們提供場地訓練,也當作輔助人力。」

 

助聽器

 

事業版圖橫跨兩岸  技術輸出,滯銷飯店變安養機構


「這幾年景氣不好,大家都在想是否能轉到長照這一塊來?」蔡錦墩去年到中國安徽蕪湖,幫當地建商將滯銷的飯店改為安養機構,他透露台灣房地產業者也來找他諮詢,顧問與技術輸出,成為福樂多近兩年的最大業務。


他感慨地表示,福樂多十周年時,來的都是非營利事業組織與日本友人。前年,二十周年慶,卻有四十幾所大學校長、縣市社會局官員出席,另外還有地產與金融業者。


「但是現在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訴你,老年產業的黃金曲線已經出現。」蔡錦墩分析,從福樂多的發展史就可以看出,台灣的老年人口比從七%,花二十四年(二○一八年)將會走到一四%(高齡化),但是距離二○二五年的二○%(超高齡),九年之間就成長了六個百分點。「福樂多有品牌、技術輸出、人力培訓等基本功,未來要擴大規模,速度會增快很多。」


「當初冷門,如今暴紅。」問起蔡錦墩的心情,他說了一個日本安養中心紀錄片中的故事。一位八十幾歲臥病失語的阿嬤,在安養機構受到照護員的照顧,安詳辭世。工作人員整理遺物時,才發現阿嬤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在安養期間,她寫童年生活、談戀愛的喜悅、當媽媽的苦惱與做阿嬤的開心……,但最後一頁,老阿嬤寫著「照護我的人們啊,你們看到我了嗎?」


這一幕,震撼了蔡錦墩。「我雖然從事老人事業,也自認很妥善照顧老人,但照料他們的起居,感受他們容貌與軀體的衰弱,卻無法理解他們內心的呼喊。在我的人生中,這永遠是一條探索的路。」

 

助聽器

傳統助聽器穿戴有音頻干擾,蔡錦墩說,手持式助聽器,「想聽再聽」符合人性。

 

營養

長者吞嚥較差,食物只能絞碎,福樂多透過「糊餐」回溯食物原貌,增加食欲。

 

蔡錦墩
蔡錦墩
出生:1952年
現職:福樂多董事長
經歷:西河醫療器材南區事業處副處長
學歷:海軍技工學校畢業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一男

延伸閱讀

老爸老媽熟年白皮書

2016-09-15

銀髮產業革命!台灣的3.6兆新商機

2016-01-07

《國人長壽風險意識大調查》

2014-06-26

照護科系畢業生 寧當護士也不想顧老人

2013-07-31

活力新光、樂齡未來 新光打造全齡生活圈

2020-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