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華為 狼王成功學

華為 狼王成功學
華為1987年由任正非創立,外界看待即將30而立的華為,形容 「華為30年,就是一段逐個幹掉國際巨頭的血腥史。」

製作人/許秀惠、撰文/鍾張涵、研究員/楊明方

話題人物

攝影/鍾張涵、華為官網、翻攝自 Huawei Mobile MY推特

1031期

2016-09-22 16:23

1999年,英國《經濟學人》曾如此評價:「它的崛起,是外國跨國公司的災難。」
2006年,《富比世》則表示,「它已經崛起,成為蘋果、三星最強大的競爭對手。」
它是華為,一家宣示要超越蘋果、三星的中國企業,狼王任正非,是蘋果、三星,如今最害怕的敵人。

關鍵九月,天氣微涼,智慧型手機市場卻風雲詭譎、話題正熱。


蘋果新款雙鏡頭手機iPhone 7推出時先是遭批「毫無新意」,不料受惠三星「自燃危機」,反而銷量開低走高,創下亮麗業績!但於此同時,一家中國企業卻來勢洶洶,即將上門叫陣,挑戰蘋果地位──它是華為,目前中國第一、全球市占僅次三星與蘋果的狼企業!

時間拉回美國時間九月七日,蘋果新品發表會上,七千名「果粉」將發表會場擠得水洩不通,執行長庫克在歡呼與鎂光燈中登台,宣布推出iPhone 7。但發表會一結束,華為官方微博立即Po出一則嘲諷文:「歡迎蘋果進入雙攝(指雙鏡頭)家族,我們已在這裡等待了六三一天。」挑釁意味十足;而華為消費者業務執行長余承東更在去年發下戰帖,宣示「兩年內超越蘋果,五年內打敗三星」,等於喊出:我要做到世界第一!

此時此刻,對手不是出錯,就是技術落後,華為秉持根深柢固的狼性,追「蘋」趕「星」機會大增。


快速崛起 只花四年,手機市占衝到全球第三


華為,究竟是一家什麼樣的企業?憑什麼有此魄力,敢喊出世界第一?


華為一九八七年由任正非創立,外界看待即將三十而立的華為,形容「華為三十年,就是一段逐個幹掉國際巨頭的血腥史。」

任正非創立的華為,起初只是一家代理交換機的貿易商,二○一三年,它就擠下愛立信,成為電信設備世界龍頭;接著打敗思科,奪下網通設備的龍頭地位;在半導體領域,華為旗下的IC設計公司海思,亦晉升一線處理器大廠之列,衝擊高通、聯發科。

就連智慧型手機市場,也開始收割成果:去年華為手機出貨高達一.○八億支,以每一秒賣掉三支手機的速度,成為中國第一、世界第三。

不過三十年光景,華為躋身世界舞台,一步步奠定通訊、半導體、手機的市場地位,它瞄準進入的市場,給自己的目標都是世界第一,最終,對手都在他面前俯首稱臣。華為,已成為讓世界都恐懼的「狼企業」!

今年初,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亦喊出,「華為終端業務(主要是手機市場)要五年內超越一千億美元銷售收入。」換算這個數字,意味著華為每年營收必須維持三成以上成長率。然而,華為可能做到嗎?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別人不要的,它要踏遍窮困的非洲、東南亞搶訂單


華為二○○九年才推出第一款智慧型手機,卻只花四年即躋身全球第三大。


去年全球手機品牌成長率停滯,獨獨中國品牌一枝獨秀,華為、OPPO等手機品牌,都有兩位數的成長,尤其根據研調機構IDC報告,華為手機去年出貨年增幅逾四四%,增長率更是蘋果兩倍以上;而知名市調機構TrendForce智慧型手機分析師吳雅婷更呼應,中國品牌廠商的全球占比持續創新高,年成長也高於全球平均,其中,華為手機品牌更首度取代聯想,成為全球第三、中國第一品牌。

「華為從國際競爭的槍林彈雨中成長起來,我們非常擅長競爭。」華為副董事長郭平這樣說,「而我們希望從一家大公司,變成一家偉大的公司。」邁向偉大之林,任正非一手打造團體戰鬥的狼文化,以及隨時如履薄冰的高度危機意識,不斷自我批判的精神,寫出步步為營的近三十年奮鬥史。

華為是電信設備商,營運初期的能耐,只能用模擬技術做出交換機,而且一開始產品經常出問題,只好靠著隨叫隨到的維修服務,取得生存機會。「低價格的次產品」靠著「農村市場起步」,逐步滲透進入城市,在連路都還沒開闢好的泥濘路上,以「用騾子載電信設備」的方式拚市場。這個階段,華為靠著中國市場的餵養,累積實力;也正因為起步的產品不夠優質,任正非喊出「以客戶為中心」,不斷奮鬥,把服務推到極致。

一九九九年,華為開始嘗試走出本土,拿到第一張國際訂單──在落後的俄羅斯,訂單價值三十六美元!此後五年,華為踏遍窮困蠻荒的非洲、東南亞找訂單,全球電信老大哥不去的市場,華為去,只為了「活下去」,先求活,再求勝。而全球老大哥們,此時則齊聚正高速發展的中國,搶食電信財。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突破,就看這兩年  布局四大方向要搶得先機


從非洲一路征戰,華為電信版圖很快打到歐洲,並且接連在愛立信、西門子、阿爾卡特等電信巨頭的大本營,拿下電信設備標案。相較當年那一張僅三十六美元的訂單,不過六年,○五年起,華為在歐洲拿到的訂單,一年動輒幾十億歐元,早已非吳下阿蒙。恐懼能不能「活下去」、擔心「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督促著華為人,走到電信設備的世界第一。

如今,喊出二○二○年奪冠的華為,再度到對手蘋果的家門口踢館喊戰,他憑什麼敢喊四年內封王?今明兩年布局,正是關鍵!


九月,是華為全體動員的一個重要月份!

在德國柏林消費性電子展(IFA)上,華為推出一款號稱「將為人們帶來嶄新生活體驗」的智慧型手機,鎖定女性消費者,並首次加入華為自行研發的演算法,讓拍攝出的相片能自動美妝、美顏。

同一時間,地球另一端,中國上海世博園區,華為舉辦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ICT生態大會──華為全聯接大會。首度將向來分開舉辦的雲計算、網絡、開發者大會合併,一次展示了無與倫比的企圖心,揭示未來發展戰略。


華為包下世博展覽館、世博中心、奔馳文化中心三大場館,來自全球一二○多國,超過兩萬名的合作夥伴、客戶、業界精英齊聚一堂。據稱,光這三天,華為就燒掉人民幣兩億元(約新台幣十億元)。

記者獨家直擊這個空前的企業盛會,揭露在三天的大會裡,華為的三大執行長一同現身,領軍狼群、攜手客戶,宣示「改變整個世界」的神祕策略。


走進三大展館,華為向來賓展示重要的智慧型手機、伺服器、最新解決方案、車聯網等產品,點出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SDN(軟體定義網路)四大技術,將是華為未來最重要的戰略方向。

專程從英國前來的全球最大技術服務供應商、埃森哲英國基礎設施服務董事總經理依克拉姆(Kamran Ikram)對這場大會的最大觀察是,「華為在研發的投入,以及對雲計算、物聯網的願景,讓其未來幾年都會處於優勢地位。」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它,要無所不在  對企業客戶「讓利」 只取一%


華為三大輪值執行長胡厚崑、徐直軍和郭平,則親自揭示下一階段戰略核心。


負責全球銷售和服務戰略的胡厚崑首先登場,主講的那天,上萬名與會人士在開場前一小時,即已占據「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及直播區,場館內外湧動著興奮感與討論聲浪。現場由小提琴演奏開場,當演奏進入高峰,主持人宣布大會開始,胡厚崑在熱情的掌聲中登台。

「華為眼中的未來是『智能社會』,」胡厚崑描述,華為將打造從電信到雲端、從企業到個人,與人類息息相關的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包括電信、醫療、交通、金融與手機,都將有華為的技術與服務。

想讓華為無處不在,必須仰賴龐大的企業客戶,負責企業發展的郭平在最後一天壓軸登場時,則重申「讓利」思惟,「在數位化轉型的巨大蛋糕中,我們只拿一%,其他都是夥伴的!這對華為毫無困難,因為華為內部任老闆(任正非)二十多年來,就是這麼幹的!」


三天的高峰會,三大當家輪番上場,宛如一場宣示大會──華為將成為人類生活無所不在的一部分。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成功關鍵 精密分工,領頭狼統領17萬大軍,橫掃全球


三十年來,華為的成就被《經濟學人》形容為「歐美跨國公司的災難」,這頭奮戰不歇的狼,究竟如何征戰世界,所向披靡?

在《下一個倒下的是不是華為》這本獲華為官方認可、且被喻為「華為人必讀」的書中,任正非好友兼作者田濤寫到,只要能解密任正非「個人權威是如何建立起來的,而且二十多年來始終如一」,華為成功的密碼就解開了。

任正非自己則這麼說,「企業就是要發展成一匹狼。」他說,「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銳嗅覺;二是不屈不撓、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三是群體奮鬥的意識。企業要擴張,必須有這三要素。」

 

華為


嚴厲,也懂分享  逾九成股權分給員工


早期華為人上班報到的第一天,就先去領一條墊子,中午休息就鋪墊子,晚上加班,鋪上墊子就能睡;一名華為的中國員工描述如今的華為仍說,「即使公司規模放大,老闆永遠看到的是問題而不是勝利。公司很多事都變了,但華為的批判精神和艱苦奮鬥,這些價值觀一直沒變。」

雖然強調拚搏、奮鬥,但任正非也懂得激勵員工,他僅持有近一.四%的華為股權,其餘股權分給員工。這種「人人做老闆、共同打天下」的制度,讓十七萬名華為人,化身為十七萬頭鬥性十足、熱切為公司創造利潤的狼群。

十七萬匹小狼跟著任正非一同衝鋒,卻不是盲目攻城。「狼的嗅覺、速度、耐力都很出眾,協作能力強大,具有極強適應力。山地、草原、荒漠、凍原,狼都能生存。」郭平說,「狼企業同時具備競爭優勢和生態優勢,今天動盪、不確定的環境,越來越要求企業具有狼群特徵。」

另一名在華為擔任工程師的台灣人也透露,加班是華為人的常態,無論多晚下班,華為大樓二十四小時總有燈亮著。員工總是憂心「下一個倒下的是不是自己?」擔心表現不好,被公司裁員或換組。


任正非在創業十年後曾這麼說:「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麼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

正因為懷抱著怕死、求生存的憂患意識,華為把基地台蓋進泥濘荒僻的中國農村、炎熱窮苦的非洲、零下四十度的極地、五千公尺以上的喜馬拉雅山,乃至於繁華熱鬧的倫敦或巴黎,都有華為的身影。


持續領先  神祕「二○一二實驗室」,暗藏下一個戰略計畫


華為之所以能奠定電信、手機、半導體領域的關鍵地位,並在全聯接大會上展現「全面稱王」的野心,背後最強大的武器就是以「研發」為炮火,以「專利」攻城池。

任正非曾透露,「蘋果很有錢,但是太保守;華為沒有錢,卻裝成有錢人一樣瘋狂投資。如果蘋果不敢投錢,就只能跟著我們,華為就會變得像蘋果一樣有錢。」

○九年任正非發表一篇文章,點出「將來的競爭就是一條產業鏈與一條產業鏈的競爭,從上游到下游的產業鏈整體強健,是華為生存之本。」這之後,他成立「二○一二實驗室」,建造華為的「諾亞方舟」,以便因應未來科技發展變局。

這個華為最神祕組織的「二○一二實驗室」是集團總研發基地。諾亞方舟實驗室主任李航,在全聯接大會上接受本刊訪問時說,「我們的使命就是發展未來的領先技術。」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敢砸錢研發  蘋果一年花數億美元向它買專利


「手機市場競爭很激烈,人工智慧肯定是華為手機的重要方向。」李航透露,「以諾亞方舟而言,其中一個願景就是研發出手機上的『智能信息助手』,讓用戶透過自然語言的方式,從終端獲取需要的訊息。」

李航解釋,未來若在華為手機上輸入「我想買一支三星手機」,手機人工智慧會回覆,「還是支持一下國產的吧。」但目前僅應用於華為中國版本中高階手機。


去年,華為研發支出九十二億美元,占營收一五%,高於蘋果的八十億美元及三.二八%比重;華為十七萬名員工中,有四五%是研發人員。根據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資料,華為去年對蘋果授權的專利達七六九件,而蘋果向華為授權的專利約九十八件;意味華為已向蘋果收取授權金,金額上看數億美元。

今年五月,華為分別在美國和中國向三星提起智慧財產權訴訟,兩個月後三星反擊,也對華為提出專利侵權告訴,雙方專利戰正式開打。

不論投資或競爭,任正非強勢喊話,「要敢於在這個機會窗開啟的時期聚集力量、飽和攻擊。撲上去,撕開它!一切為了前線、一切為了業務、一切為了勝利!」


喊出全面布局新科技,在手機上劍指蘋果、三星的華為,正在向外擴張,研發與專利,就是華為的強力彈藥庫。

華為在中國稱王意義非凡,趁小米由盛而衰之際,推出不同產品線的機海戰術,同時大打自行研發的民族牌,配合市場口碑,在本土市場一舉攻下山頭。而它進軍國際市場的起步晚,想在各大品牌各擁勢力的局面下殺出血路,難度比當年在歐洲打電信設備市場更高。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積極海外圈地  球星代言歐洲13國市占破一五%


在策略上,華為從歐洲下手,在各國撒大錢贊助足球隊,更簽下足球明星梅西,外傳代言費就高達五百至六百萬歐元(約新台幣二億元),成功踢出歐洲和拉丁美洲知名度。被視為最難攻堅的美國,則邀請「足球金童」貝克漢的兒子布魯克林擔任代言人,搶攻青少年的心。此外,重金簽下電影《超人》男主角亨利.卡維爾、美豔女星史嘉蕾.喬韓森代言,兩人攝影對決的廣告在全球強力放送。

有了品牌知名度,華為同步積極海外拓點,全球通路門市覆蓋量已增至近十五萬家;再加上主打中高價位的智慧型手機策略,有效拉升平均售價,今年上半年華為在歐洲十三個國家的市占率,已拉升到一五%至二○%。余承東說,上半年手機業務海外市場營收,增長速度是大中華區一.六倍。

「華為是以十年為單位規畫未來。」徐直軍曾指出,「這正是華為追趕、並超越對手的祕密。」建立在危機感上的企業策略,華為以長線布局,盯緊未來。這也就是為何華為會設立「諾亞方舟」因應變局,在全聯接大會上,更搶進未來十年智慧城市、物聯網、大數據商機。

近三十年前,華為只是一艘兩萬元人民幣起家的小船,如今則是年營收近人民幣四千億元的巨艦。狼王任正非形塑了華為DNA,也奠定了華為成功方程式。


「他是我們最尊敬的敵人。」愛立信全球總裁衛斯伯(Hans Vestberg)五年前即作此言。未來五年,蘋果、三星也都將面對它的挑戰。

這家讓愛立信尊敬、讓其他公司恐懼的狼企業,也是台灣廠商所應師法的強勢品牌。它的下一步,牽動著每家廠商、每個人的未來。

 

華為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每個華為人都害怕:下一個倒下的是不是我?

2016-09-22

窮小子開創科技帝國 火爆任正非的阿甘哲學

2016-09-22

中國通訊雙雄迅速搶占全球大餅

2009-11-05

火線解讀任正非「馬拉松式記者會」談話

2019-01-30

華為秀肌肉、三星拚超車 5G戰力解讀

2019-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