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童書界「小飛俠」繪本走紅國外13年

童書界「小飛俠」繪本走紅國外13年

賴若函

話題人物

攝影/劉咸昌

1034期

2016-10-13 10:41

他在台灣土生土長、沒學過畫,卻用畫筆和故事翻越語言、文化隔閡,屢奪國際獎項。
去年他的繪本獲瑞典「小飛俠獎」,是幾米後的台灣第二人。談到創作,他最感謝媽媽⋯⋯。

Guji Guji是一隻誤闖鴨巢、被鴨子媽媽養大的鱷魚,牠曾歷經自我認同迷惘,到底自己是鱷魚、還是鴨,最終牠想通,自己就是隻快樂的「鱷魚鴨」。台灣繪本作家陳致元,十三年前以繪本《Guji Guji》打響國際知名度,作品被翻譯成近二十種語言。他從沒學過畫畫,畫作卻感動全球讀者;他的創作總是在探索著愛、關係、親情,讓人深受啟發。

《Guji Guji》去年獲頒瑞典知名童書大獎「小飛俠獎」,瑞典劇團將其改編為舞台劇,在瑞典演出超過兩百場,今年九月更來台巡演。十一月,則有西班牙劇團來台表演《Guji Guji》偶劇。

 

▲點擊圖片放大


沒玩具的童年  坐路邊看人來人往,他愛上觀察


出道十七年,今年四十一歲的陳致元「慢工出細活」,幾乎一年才出一本書。多年來他的童書主題總圍繞著愛和關係,希望讀者看見生命的溫暖和盼望。談起他的創作起源,已離開人世的母親,無疑是影響他最深的人。


小時候家中經濟狀況不好的陳致元,沒有玩具可玩,母親常拿著小椅子叫他坐在身旁,觀察路上來往行人。年幼的陳致元,開始在腦中練習「想像」一連串故事,這樣的童年經歷,養成他對人的好奇心,及細膩的觀察力。


非科班出身  窩書店臨摹攝影集,一筆一畫自學


陳致元從小不愛念書,但喜歡說故事、畫畫;他曾夢想要當漫畫家,不過最後發現「自己說不了長的故事」,在十八歲時,決定走上繪本創作之路。他回憶,高中時班上其他會畫畫的同學,後來多半專攻科班美術專業,相較之下,一切自學的他,自認畫得並不好。「但也因為從小知道自己難和人競爭,所以一路走來很認真、堅持地練習。」

高中畢業後,陳致元未繼續升學,而是獨自從屏東老家北上「追逐夢想」。長達四年多時間,他抱著「想出書」的願望,窩在台北捷運六張犁站附近的公寓,一邊當二房東找人分擔房租、一邊接案謀生,包括報紙插圖、女性雜誌美妝教學,他都曾經畫過。


陳致元說,那段時間因為可以不斷想故事、精神上很滿足,「但物質上很辛苦,幾乎每個月都和準時交房租奮鬥」。


「為了學畫人物、動物,我常坐在敦南誠品找各種攝影集來臨摹,一待就是一整夜。」陳致元說,他會觀察攝影集裡面的真實動物,然後把書闔上,在腦海中默想、一邊畫下來。他笑說,「有人稱讚我第二本書《小魚散步》裡的小狗哈利比例很好,那是因為畫一隻前,我已畫了上百隻不同的狗!」

好不容易,陳致元首本繪本創作《想念》,在二○○○年獲得第十二屆信誼幼兒文學獎。這本沒有文字的純圖畫書,讓他成功躍上作家舞台。


「他的圖像語言非常強,呈現正向、陽光的力量。」多年同事兼朋友、信誼基金出版社總編輯廖瑞文說,《想念》溫暖、樸實的內容,讓當時的信誼基金會執行長張杏如一看就喜歡。這也使陳致元第一次有機會出版繪本,和孩子們相遇。

不過,令人難過的是,這本描述返鄉少女在火車上做夢、思念母親的書,就是陳致元自身故事。成長過程中影響他最深的母親,在《想念》出版前就因癌症過世,陳致元沒能來得及讓母親看見他的成果。


第一本繪本就得獎  來不及給母親看,成最深遺憾


「我在很長的時間裡,都無法和人說出這個心中很深的遺憾。」談到母親,陳致元陷入長長的沉思,最後認真地說,「雖然母親不會畫畫,卻是教我做繪本的人。她的人生給我第一個故事,她開明的教育,也是我把親情貫穿創作的原因。」


開明的母親從不禁止陳致元畫畫,頂多只會在夜深時,提醒他該睡了。陳致元回憶,小學時他曾拿著藍色原子筆,在家中牆上畫海底世界,一路從客廳到廚房「畫得滿滿的」。原本愛乾淨的母親,只因為陳致元覺得好看,就沒有擦掉畫作,一直保留下來。


「家庭、父母親的愛,是一種原生信仰,需要有人喚醒這個價值。它是一個正面的力量,也是這個時代,面臨各種壓力的孩子所需要的。」陳致元回想,母親生病前,曾到台北來看他,有一次塞給他五千元當生活費,那筆錢,陳致元至今沒有花掉,一直留在身旁,當作母親對他的保護、愛的證明。

 

畫出超紅「鱷魚鴨」  東西方都風靡、收進墨西哥課本裡


母親的愛,驅動著陳致元繼續勇敢走向接下來的創作之路。直到現在,不管是以真實世界為主角的《想念》、《小魚散步》,或是以動物為主角的《Guji Guji》等故事,陳致元的書,總是不脫「關係」兩個字。


二○○三年,陳致元出版《Guji Guji》繪本,書中談論多元、包容的故事情節,讓讀者深感共鳴。此書連續四周名列《紐約時報》圖畫書暢銷排行榜前十名,並獲亞馬遜網路書店童書暢銷排行榜第四名、韓國年度童書暢銷排行榜TOP10。故事甚至被收錄在墨西哥小學課本中,風靡全球。


何以《Guji Guji》如此受歡迎?美國《出版人週刊》形容:「這是一本關於愛、包容和自我探索的故事,讓人想要一讀再讀、百看不厭。」在故事中,Guji Guji被鴨子媽媽完全接納,以至於長大後在面對其他壞心鱷魚時,牠也能勇敢「做對的事情」,保護身旁的人。


「Guji Guji說出許多人成長過程中,面對自我認同的掙扎。」

 

陳致元說,瑞典大道劇團來台演出時,曾有帶小孩來看表演的媽媽激動落淚。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經營專員高玉玲,常訓練志工媽媽到小學說繪本故事。她表示,協會探討生命教育中的「人與己、人與人、人與環境」時,常用陳致元的作品當教材。
 

本身也曾是美術老師的高玉玲,驚嘆陳致元的創作,是「華人的上乘之作」。雖然使用大片黑色,是一般繪本少見風格,卻營造出充滿希望的氛圍,且內容一點也不教條,超越翻譯書的文化限制,很貼近在地的眼光。
 

「例如《一個不能沒有禮物的日子》,講的是家庭經濟不好時,如何用愛包裝巧思,讓舊禮物帶來新感動。這不但觸動志工老師自己的生命經驗,也激勵家境不好的小孩,看見物質以外的價值。」高玉玲說,陳致元的故事總能激發深層的愛,大人、小孩都很喜歡。
 

長期觀察童書市場的廖瑞文說,「陳致元的書,在國際書市上,總能吸引不同國家書商的好奇心,他的作品是可以跨越國界,帶來共鳴的。」
 

曾有一位德國小女孩興奮地和陳致元說,《小魚散步》中幫爸爸買蛋、因而上街探險的女孩小魚,就宛如活生生的她。陳致元也曾在站上墨西哥演講廳時才發現,墨西哥教育部大力推廣他的作品《Guji Guji》,因此台下群眾對此作品的熟悉度,遠遠超過他的想像。
 

陳致元成名多年,行事始終低調,三年多前他搬到高雄,為的只是「離逝去的母親更靠近」。共事多年的廖瑞文觀察,一路走來,陳致元「仍然像個大男孩般單純,在小細節看見他的用心」。
 

投入畫畫教學  不刻意教技法,陪孩子腦力激盪


《今周刊》團隊赴高雄採訪當天,計程車才剛到約定地點的巷口,就已經看見他高瘦、微笑揮手的身影在門口等候。他話不多,卻「想得很多」,細心惦記他人的需要;拍照時,各種姿勢都配合,採訪後,他還堅持看著地圖為我們指引離去的方向。


陳致元近年晉升父親行列,養育一對雙胞胎女兒的過程,讓他看見孩子們探索世界的更多需要。因此,他目前不只創作繪本,還實踐多年來的夢想,開始教課。只是,陳致元一反傳統,不讓教學走向「繪畫技術養成班」,而是透過各種創意激盪,讓孩子們學習不怕犯錯、保有對畫畫的熱情。
 

母親給陳致元滿滿的愛,使得這位用其畫作影響無數孩童的「大男孩」,多年來不改初衷,持續說家庭、說愛,給下一代更多單純的感動。

陳致元
出生:1975年
現職:繪本作家
學歷:高中畢業
榮譽:信誼幼兒文學獎、美國出版人週刊年度最佳童書獎、日本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童書獎、瑞典國際兒童圖書評議會IBBY小飛俠獎
家庭:已婚,育有2女

延伸閱讀

插畫結合設計 電腦繪出手感風格

2012-10-25

「中國版羅琳」年收版稅一億二

2010-11-25

童書界莎士比亞 讓閱讀變好玩遊戲

2017-11-23

剪紙天才 台灣男孩跳級倫敦藝術大學

2018-05-10

文壇俠女幸佳慧 溫柔地放火燎原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