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最強女CEO

最強女CEO

劉俞青

話題人物

資料室、翻攝 Fortune 官網、攝影/陳俊松

1034期

2016-10-13 10:46

過去兩年,全球最大鞋廠寶成集團,在最嚴峻的東莞、越南廠員工暴動中,啟動一連串的組織改革,《今周刊》當時為此製作〈鐵血公主蔡佩君揭祕〉專題;如今挺過風雨,寶成迎來了陽光,在蔡佩君的帶領下集團總市值攀向顛峰;當年生澀、緊張的鐵血公主綻放笑容,面對外界的嚴格檢驗,她再度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從容自信地交出第一份成績單……。

八月底的台中大肚山上少了幾分燥熱,但卻有更熱情的情緒在這裡沸騰;寶成集團半年一度的「高階主管策略共識營」在這裡連辦四天三夜,包括執行長蔡佩君在內兩百多位高階主管全部參加。而今年全場的焦點幾乎擺在寶勝國際十五位幹部身上,並上台接受表揚,因為今年上半年,寶勝繳出了史上最亮眼的好成績。

四十多年來,寶成集團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製鞋代工廠,全世界每五雙鞋子,就有一雙是出自寶成之手,每個家庭打開鞋櫃,很難沒有一雙寶成製造的鞋子;但如今這家一年獲利達一百億元的全球大鞋廠,卻為了一家上半年獲利不到二十億元的公司,全場歡欣鼓舞?

 


改造「拖油瓶」事業  讓通路寶勝的獲利和股價飆升

 

原來,寶成一九九二年就成立的「寶勝國際」,在中國開起零售店,賣運動用品;二十多年來,伴隨中國經濟成長,逐步擴大據點規模,並於二○○八年在香港掛牌上市,但營運始終不見起色,其間縱有小幅獲利,也很快又被吞噬,長期而言仍是虧損連連,股價也好不到哪裡去,始終在一元港幣以下徘徊。寶勝之於寶成,就算不歸類為拖油瓶,卻始終難逃「做製造不懂通路」的譏評。

 

但一路走來跌跌撞撞、負評居多的路上,卻有一個人,始終堅定支持,那個人就是蔡佩君。

 

而今,蔡佩君的堅定換來豐美的回饋。寶勝獲利不但翻正,今年起,獲利與股價雙雙直線躥揚,光從去年迄今,股價已經翻揚四倍。
 

過去幾年,蔡佩君屢屢用行動展現對寶勝的支持與信心。無論再忙,即使遭逢中國東莞的社保金事件,或是越南暴動,蔡佩君依然每個月飛一次上海,參加寶勝國際的經營管理會議,堅持親自表揚表現優秀的員工,激勵士氣。


甚至於更早,從她二○○二年自美國華頓商學院回國,一邊擔任爸爸、也是寶成集團創辦人蔡其瑞身邊的小助理開始,她就不斷盯梢,投注很多心力去整頓寶勝,從IT系統的建立、到找對的專業經理人,從黑暗中逐步摸索出勝利方程式,儘管到目前為止,寶勝營收占集團比重還不到三成,但她對寶勝的重視,集團內部上上下下都知道。


因為蔡佩君心裡很清楚,中國消費市場崛起之後,零售通路將是未來另一個賺錢引擎;此外,她沒說出口的盤算在於,看著爸爸一輩子做代工,就算做到全球最大,有「鞋王」之稱,還是要處處「尊重」各品牌的「指導」,只有掌握通路,才能爭取更大空間。

 

今年8月在台中大肚山上的寶成主管共識營,因為旗下通路事業寶勝端出漂亮的獲利成績,蔡佩君的好心情寫在臉上。

 

挑戰不可能任務  另尋賺錢引擎,要通路追上製鞋


「我希望有一天能達到『製鞋』和『零售』一半一半,甚至有個夢想,寶勝比裕元(寶成集團的製鞋公司)大很多。」中秋節過後,蔡佩君率領主要幹部,接受《今周刊》採訪團隊獨家專訪時,暢談寶勝苦撐多年,終於繳出第一份漂亮成績時,她綻開笑容說。
 

寶勝對整個寶成集團的重要性,不言可喻。事實上,不只蔡佩君,就連爸爸蔡其瑞私底下都曾開玩笑地對她說,如果有一天,寶勝真的比裕元大很多,「我們就去買一架私人飛機來開。」可見這對父女對零售通路的重視程度。
 

如今這一天腳步真的近了,但一身樸素、臉上只有淡妝、身上找不到半點首飾珠寶的蔡佩君反倒說,「我其實覺得我不需要私人飛機。」
 

但一聊起寶勝的好成績時,蔡佩君舉手投足展現出從容與自信,還不時傳出開朗的笑聲,臉上也始終掛著笑容,散發出柔軟親和的形象。相較於二○一四年本刊獨家專訪她,並製作〈鐵血公主揭祕〉專題,當時是她在一二年接下集團執行長以來,首度接受台灣媒體採訪,略顯生澀的她應對謹慎,小心用詞,當她告訴記者:「當會議上等我決策的那一刻起,我的責任感就更重了。」那股無形的龐大壓力,連記者都能感同身受。
 

一四年,新手執行長的第一個兩年,全副心力用在大刀闊斧的人事改革,接著第二個兩年,屈指不過短短八百天,蔡佩君又成就了什麼?
 

眼前笑容綻放的蔡佩君,在過去的八百天裡,歷練更深了,今年三十七歲的她,帶領將近五十萬名員工,經歷了寶成成立四十多年來最大的風浪,她挺過風浪,交出成績;同一時間,她也歷經戀愛、結婚、生子,從一個蔡其瑞最疼愛的女兒,快速蛻變成為母愛滿溢,卻更顯包容溫暖的人妻、人母,過去這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咬牙艱辛、卻也最甜蜜的時刻。

 


▲點擊圖片放大

 

提出下一世代計畫  平息抗爭後,持續往越、柬挺進


兩年多前,就在她接下集團執行長大位後不久,立刻面對寶成自一九六九年成立以來最大的員工暴動,當時中國東莞的工人力爭提撥社保金事件,身為當地最大台商的寶成首當其衝,她被迫在短短四個月內做出重大決策,所有台商都等著看她的決定。


東莞抗爭才停歇,沒多久,越南的工廠發生暴動,她躲開鎂光燈,悄悄地親飛第一線,與當地政府協商、談判、折衝,最後拍板做出決策。


不僅如此,和罷工、抗爭同時湧來的,還有同業不斷地攻訐,「寶成掉單了!」「未來要提列社保金、幫員工加薪,都讓人事成本大增,會大幅侵蝕寶成的獲利。」這些負面的耳語不斷,這家全球最大老牌製鞋廠的營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艱困。


但這些沒有打倒她,她知道,眼前至少還有一百個挑戰在等著她。


一年多後,罷工風暴逐漸平息,沒有時間稍作喘息,寶成營運必須不斷前進;她持續調整中國的生產比重,繼續往越南、柬埔寨等地區移動,但調整不能只有眼前腳下,同一時間,她還必須把眼光眺向遠方,在集團內部不斷強化公司的長期計畫,要求策略投資部副總經理李韶午提出「下一世代的寶成」計畫,這在過去四十年的寶成,不曾有過。


「不就是製鞋而已嗎?四十年來應該都做一樣的事情,這公司怎麼看這麼遠?」三年前才進入寶成的法務長何宇明曾有這樣的疑問;後來他發現,這家公司什麼都想很遠,但不是好高騖遠的遠,而是經過審慎評估,穩定地踏出每一步。


就如同二十多年前,踏出寶勝這一步亦是如此,但踏出去才是艱困的開始。蔡佩君接班之後,更是極力整頓,其中最重要的,是她找到對的人,二○一二年八月,寶勝總經理關赫德到任,這位對中國市場認識甚深的掌舵者,是寶勝轉虧為盈的關鍵人物。

 

董事長吳邦治(右)、總經理關赫德(左)是寶勝谷底翻身、挑戰中國通路霸主的關鍵人物。

 

揮出三把改革大刀  找操盤手清爛帳、組織打掉重練


▲點擊圖片放大

今年九月,《財富》雜誌以「順利處理越南罷工,鞏固領導地位」為由,將蔡佩君列為台灣唯一入選的「全球女企業家」。

 

關赫德上任,大刀闊斧改革三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快速清理當年掛牌上市留下的爛帳。


當時為了趕搭○八年北京奧運風潮,寶勝在同年匆促上市,上市前迅速在中國境內購併一拖拉庫的據點,但這些在中國擁有五家、八家運動用品店的小店家,有不少人在被併前「塞」了許多費用給寶成,例如簽下多年高價租金合約等,讓寶勝憑空吃下許多爛帳,消化這些爛帳,也拖垮了寶勝的獲利。


因此,關赫德一上任,立刻要求盡快清理,能夠提前解除合約就解除,總之以時間換取空間,力求快速清理。


此外,寶勝內部資訊電腦系統紊亂,關赫德接任後,立刻進行系統整合,並成立小組逐一檢查每一據點的長短期獲利能力,關掉許多不必要的據點,最多時曾大筆一揮,一年關掉將近一千家據點。
 

在關赫德操盤下,寶勝打掉重練,從頭紮馬步,從基礎培訓內部中階幹部,加強訓練區總經理制,把全中國劃分為二十多個區,並設立區總經理,這些平均年紀不到四十歲的「區總」,每人平均主管四百多家據點,最大的區總甚至一人掌管上千家據點。


這群「區總」戰鬥部隊的向心力強、戰鬥力又高,營業額最高的,一年甚至可貢獻營收將近新台幣一百億元,連蔡佩君都忍不住稱讚:「我們的團隊調整好了!尤其中間幹部的戰力強大,可以因應各種挑戰,包括轉型。」蔡佩君口中的「轉型」,包括寶勝看準東北天氣寒冷,每年至少有四個月無法從事戶外運動,因此寶勝很快要在瀋陽開出第一家健身房,這也是審慎思考後踏出的改變。
 

關赫德在蔡佩君的充分授權下,對寶勝進行積極調整,脫胎換骨後的寶勝已非吳下阿蒙,效益開始浮現。去年,寶勝繳出獲利近新台幣二十億元的成績,今年更是精進,上半年已經賺進約十九億元的獲利,法人估計全年獲利可以翻倍,達四十億元。
 

「執行長要的是獲利能力,不用衝營收,」寶勝國際董事長吳邦治接受《今周刊》專訪時直言,蔡佩君要得很直接,不再走過去衝刺浮濫營收的回頭路,寶勝要做出成績,獲利才是根本。
 

有獲利成長做支撐,寶勝股價也開始有所表現,打從去年下半年起自谷底一路攀升,從○‧五港幣左右起漲,今年以來股價大幅成長將近五成,最多時漲幅超過八成,如今約在二‧五港幣左右盤整,和去年年中股價起漲時相比,漲幅達四倍之多,市場等於已經充分給予蔡佩君第一張成績單極高的評價。
 

但製鞋,才是寶成集團的本業;相較寶勝約二‧五萬名員工的管理改造,占七成營收、約四十六萬名員工的製鞋本業,如何革新,更是蔡佩君念茲在茲的大挑戰。
 

《今周刊》在〈鐵血公主揭祕〉專題中曾報導,蔡佩君上任後破除寶成多年的「軍頭式領導文化」,大砍兩位總經理、調動近百位經理人,造成業內大震撼,「鐵血」一詞不脛而走。


但調整不是砍完人就結束,舊文化破除之後,新的制度才要開始建立;過去八百天,蔡佩君投注龐大心力思考著如何重新建立新的制度,她一面建立KPI考核制度,員工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吃大鍋飯,必須看考績領獎金與升遷。
 

另一方面,她要每位員工更深化地了解「公司的核心價值」,這對過去只會強調品質、交期、控制成本的製造業,簡直是「鴨子聽雷」。但歷經罷工、抗爭風暴,蔡佩君更深刻堅信,只要員工高度認同公司,紛爭一定減少,因此她找來她和爸爸都極其信任的「戚顧問」||朗訊大中華區前負責人戚道協,以及前中鼎工程協理曾元立等擔任外部顧問,透過一場場的演講、員工訓練,要把公司的核心價值傳承下去。
 

「我們每人都要提出自己三年、五年後的接班人選,並且提出具體的傳承計畫,」一位在寶成越南廠區的中階幹部證實,過去講義氣、講人情的「摸頭式管理」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兩年一次的主管輪調。剛開始,大家難免抱怨,好不容易培養的默契,一下子又換人了;但日子久了,人事調度逐漸視為平常,制度,就在平常中逐步建立。
 

蔡佩君的改造大計,就像滴水穿石,正在一點一滴讓這家全球最大鞋廠產生「質變」。
 

無論是質變、還是量變,商場是直接的試煉,上市公司更是必須隨時接受投資人檢驗;所有的改造,須轉化為財報上的數字。今年以來,寶成的營收幾乎月月創新高,當時「掉單」的耳語早就不攻自破,而這八百天來,寶成的股價漲幅二成五,若從蔡佩君接班以來起算,漲幅超過七成,今年九月底,寶成集團市值正式突破四千億元大關,是成立四十七年來最顛峰的時刻。

 

寶成過去40多年來站穩全球最大鞋廠地位(左上圖),但下一世代的寶成,能否在中興新村暫定的研發中心發展「集團的大腦」?

 

 

注入活化的新血  新團隊比上一代平均年輕20歲


接班一千多天之後,這是今年三十七歲的蔡佩君,對員工、對NIKE、adidas等運動品牌客戶、對投資大眾,交出一份完整成績單。


「她根本不在乎營收創新高,她要的是所有工廠合乎法令要求,要的是公司能不能永續經營下去,她要不斷透過傳承制度,延續下去這個理念,」何宇明說。
 

理念的落實,需要人。蔡佩君在過去八百天,大膽進用人才,為集團注入新血,積極汰舊換新地打造新團隊,把需要大力改革的事,交給沒有包袱的新人,因為她知道,惟有新血才能活化組織,才能無所畏懼地進行改造。
 

於是,過去八百天中,蔡佩君除了撤換經理人,創業的上一代,從爸爸蔡其瑞到所有的叔叔、大堂哥蔡乃峰等,都陸續退休,取而代之的是像何宇明這樣的年輕幕僚,包括李韶午、關赫德、負責人資管理改造的人資長胡嘉和、新上任的NIKE事業群總經理劉鴻志,以及唯一的家族代表、叔叔蔡其建的長子蔡明倫負責廠務。這群人構成新的幕僚團隊,平均年齡不到五十歲,已正式取代過去平均超過六十五歲的高齡團隊,為這家四十七歲的公司,注入活水。

 

▲點擊圖片放大

 

催生集團的「大腦」  規畫研發中心,往智能化邁進


「她是個堅毅的女人。」有員工如此形容蔡佩君,說起話來平和清淡,外形像個柔弱的小女孩,做起事來卻毅力驚人,擁有長遠布局的思惟,例如她一直堅定執行的集團研發中心,透過轉投資裕成公司在南投中興新村成立,規畫將來要在這裡建立「集團的大腦」,研發「智能化物聯系統開發、智能化視覺系統開發、鞋類產品設計及測試服務」。


但更重要的意義是,這是寶成自成立以來,長期在幫各大品牌代工的壓力下,第一次勇敢做自己,不再只是幫人做嫁,要擁有「真正屬於寶成」的研發能力。
 

據了解,所有的運動品牌看在眼裡,這個全球最大代工廠的「試圖自立行為」,當然會給予壓力,或許就在壓力下,寶成近期以「環評條件過於嚴苛,以至於未來業務難以施展」,打算暫時擱置。但誰敢輕忽這位「堅毅女子」的毅力?有鞋業同業就直言,在進進退退間,「寶成的研發中心總有一天一定會正式掛牌運作。」


如今的寶成集團就像發動五列同時開出的火車一般,蔡佩君坐在中控室,縱橫全局,是操作每一列車穩定飛馳在軌道上的總舵手,對於中控室裡,每一個儀表板上的數字、跳動,她瞭若指掌,因為過去八百天,寶成集團內進行的每一道改革,都是她斟酌、思慮、考量再三,與同仁不斷開會、檢討後的決定。


八百天後,這位總舵手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她臉上的笑容給了一切改革的答案。
 

但未來的挑戰仍劇,這笑容能不能持續下去,或許還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

寶勝轉虧為盈的3大關鍵


1.財務整頓
上市(IPO)時進行購併的雜項支出全部清理完畢


2.汰弱扶強
成立內部小組,以嚴格績效指標(KPI)篩檢,關掉數百家據點


3.區域管理
強調內部人力訓練,培養區域總經理見效
 

蔡佩君
出生:1979年
現職:寶成集團執行長
經歷:寶成創辦人蔡其瑞特助、兆豐金董事
學歷:華頓商學院畢業,主修財務金融、副修心理學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公主的逆襲

2016-10-13

4年市值增57% 最強女CEO獨家告白

2016-10-13

鐵血公主揭祕

2014-06-04

「不改革,明天成歷史包袱」市值蒸發1千億...寶成公主該如何帶領製鞋王國撐過轉型路?

2020-06-17

「不改革,明天成歷史包袱」市值蒸發1千億...寶成公主該如何領製鞋王國撐過轉型路?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