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川普要你 重新懂美國

川普要你 重新懂美國
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萊恩(右),被視為比川普更適合主導黨內政策方向的領袖。(圖片來源/Getty)

楊紹華、乾隆來、李昭安、彭筱婷,研究員/楊明方

話題人物

1039期

2016-11-16 10:24

川普一當選,世界立刻陷入騷動。
他說要讓製造業重返美國,蘋果執行長庫克罕見地發信回應。
他嫌美國利率實在太低,美國公債殖利率於是應聲大漲,連台灣的國泰金與富邦金,股價都在四天漲逾一成。
他在選前的每一項政見,如今成為各國謹慎因應的新變數,他在選後的每一個政策,則將受到美國民主制度的強力制衡。
搞懂世界的未來,你必須重新看懂川普、看懂美國。

約翰.鮑爾森(John Paulson)最近稱得上是志得意滿了。


自從十一月八日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房地美(Freddie Mac)與房利美(Fannie Mae)股價在四天之內雙雙飆漲逾七成,作為兩家公司的大股東,鮑爾森的帳面獲利自然可觀。

股價狂飆的原因,在於市場盛傳,二○○八年金融海嘯期間被政府接管的這兩家房貸證券化公司,將在一年內擺脫政府高度控管。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傳聞,其實又與鮑爾森的特殊身分脫不了關係。

他曾經在○八年金融海嘯前,放空美國房地產大賺一票,身價超過千億元台幣,被稱為「禿鷹」、「空頭總司令」……。而在今年八月間,他的名字,被列入美國總統參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的十三位經濟顧問之一。

今天,隨著川普勝選,禿鷹鮑爾森,已被認為將是美國新總統的重要顧問,左右著新政府的財經政策。

十三位經濟顧問團隊的成員不只有禿鷹,還包括了銀行家、能源與鋼鐵公司執行長、私募基金操盤人;僅有的一位學者,是哈佛大學經濟博士納瓦洛(Peter Navarro),此人最具知名度的事蹟,是曾在一二年執導紀錄片《致命中國》 (Death by China),高調批判中美貿易失衡以及自由貿易。

一位狂人總統,一群市場禿鷹、操盤手、銀行家、能源與鋼鐵業老闆,以及一位對自由貿易達到仇恨程度的學者,共同組成了美國經濟政策的全新大腦,即將主導世界最大經濟體。

「這將是一次經濟政策的大翻轉,從以往的學理派,轉為實戰派。」川普當選後,某家美系資產管理業者的內部文件如此評估。顛覆性的政策思惟,即將翻動美國與世界經濟,當然,也將攪動台灣政經。

狂人總統、實戰派的財經團隊,無論他們在未來四年將是台灣的盟友或對手,現在開始,你都必須重新懂美國。

 

看懂川普經濟學》只要GDP成長,其餘都不重要


場景重回今年九月十五日,紐約曼哈頓,川普發表了競選以來最重要的一次經濟政策演說,完整揭示了如今被世人高度關注的「川普經濟學」。這,是重新看懂美國的第一課。

「過去的領導者們總是考慮太多,反而忘了美國人……,身為美國人的總統,我會為美國的每一個就業機會而奮戰。」川普高聲宣示:「根據團隊預估,我的作法將使美國經濟成長率達到三.五%以上,創造兩千五百萬個就業機會。」

幾句爽快發言,完全貼合著川普財經團隊的特異面貌:他們或許講不出一套嚴謹的經濟學理,但絕對善於在市場殺戮,並專注為股東及投資人創造利益。

在這裡,選民就是他們的股東,利益就是經濟成長和就業機會數字,所有他們認定「違反股東利益」的對象,彷彿都可以被忽略,甚至獵殺。

「所以,川普端出的經濟政策,如果不考慮種種干擾變數,其實對美國經濟是正面的。」元大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說。

消費、民間投資、政府支出、淨出口,四大項目構成一個國家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而從川普選前喊出的種種財經政策來看,幾乎可以說,箭箭精準地射中GDP靶心。

透過調降個人所得稅,川普可拉高民眾的可支配所得,刺激美國消費;因為開出十年一兆美元的超大額基礎建設支票,不僅可望帶動全球原物料需求,也直接為GDP公式中的「政府支出」項目灌水加分。

 

美國總統川普

▲點擊圖片放大

 

助攻民間投資 甩開金融業緊箍咒


在民間投資部分,川普既給拉力、也給推力。拉力,就是提供誘因。他計畫把企業稅率從三五%一舉調降至一五%,讓企業有「錢回美國」的動機;他也準備鬆綁金融法規,那個在一○年推出、以「防止銀行大到不能倒」為任務的《陶德.法蘭克法案(Dodd Frank Act)》,已被川普列為消滅對象。

 

  • 陶德.法蘭克法案:2010年由歐巴馬頒布,包括加強監管金融機構、金融衍生商品的風險及透明化,並保障消費者權益等,以防2008年金融海嘯時,紓困金融機構拖累納稅人的情況重演。


「我要丟掉那些破壞性的法規限制!」川普在演講時這麼說,這是美國許多金融股在選後大漲的原因。且不論政策擬定是否與川普背後的那群銀行家有關,但甩開緊箍咒的金融業,的確可能透過各種金融創新與放大槓桿,成為民間投資的助力。

至於推力,就是令台灣與全球喪膽的貿易保護主義。他除了揚言修改、甚至放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與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自由貿易協定,並稱要對中國與墨西哥祭出四五%、三五%的超高關稅。這一招,等於逼迫企業將生產基地移回貿易高牆之內,想要賣到美國,就請乖乖地在美國生產。

多麼划算的一招!只要築起貿易高牆,民間投資可望提升,GDP公式中的「淨出口」項目也將改善。

所以,「反對自由貿易」成了川普整套財經政策的真正核心;所以,他在演講中高喊:「美國經濟的所有問題都可以修復,只要我們拋開全球化……。」所以,川普對著群眾說:「我不是在競選世界總統,我要當的,就是美國總統!」一切的一切,只有一個目標,衝高美國GDP。

 

看懂經濟現實》蘋果不買單、拉高貿易壁壘必自傷

 

不過,如此完美的一套經濟劇本,真的能夠忠實上演嗎?

十一月九日,蘋果電腦執行長庫克(Tim Cook),在公司內部發出了一封公開信。競選期間,除了對手希拉蕊和美國最大貿易逆差國中國之外,蘋果就是川普的另一重點攻擊對象。川普說,要逼迫蘋果回到美國製造iPhone,讓蘋果把留在海外的巨額現金搬回美國。

對此,庫克沒有正面回應,但他對員工說,「蘋果的『北極星』並沒有改變!」

「我們在美國與世界各地都有團隊,樣貌不同、信仰不同、出身不同,而我對於這種多樣性感到慶幸。」他又說:「未來,我們仍要朝著既定方向繼續前進。」

他甚至引用金恩博士的名言:「如果不能飛,那麼就用跑的;不能跑,就用走的;不能走,就用爬的。無論多麼困難,你就是必須向前行。」

這套說法,有人解讀是為平息選後紛亂,但也被解讀為「庫克不會把蘋果的生產線搬回美國」。「川普當選對於科技產業的影響,已被過度放大了。」一位屬於「蘋果供應鏈」的上市科技公司董事長這麼說。

「製造業重返美國,牽涉到一整套供應鏈的配合,短期內不可能達成。」梁國源表示:「還有許多干擾因素,恐怕也會讓川普的經濟劇本被迫打些折扣。」

簡單地說,若川普如競選承諾般對中國與墨西哥拉高關稅,美國的進口物價可能快速攀升,加上擴大基礎建設本來就會拉高原物料價格,引發利率加速向上,消費力道就將立刻受到衝擊,減稅效應將大打折扣。

此外,當美國築起貿易高牆,除了包含台灣在內的美國主要進口國經濟直接受創,來自中國的反撲力道,也將讓美國自傷。

十一月十四日,被認為中國「黨媒」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指出,如果川普宣布對中國拉高關稅,「中國的回應肯定是你讓我損失多少,我就讓你損失多少。」文中點名,中國對波音飛機的訂單可能轉單,美國的汽車、蘋果手機、農產品可能在中國銷量重挫或消失。「我們不認為川普這麼幼稚。」社論寫到。

 

美國總統川普

▲iPhone搬回美國製造?蘋果執行長庫克似乎已對川普的要求說不。

(圖片來源/翻攝Tim Cook推特)

 

美國總統川普

 

財政赤字當前 占GDP比重高達一○四%


更嚴峻的挑戰還在後面。無論是對企業與個人大幅減稅,或擴大政府支出,都會立刻造成沉重的財政負擔。至一五年底,美國的政府債務餘額為十八.一二兆美元,占GDP比率高達一○四%。

川普的支票如果全部兌現,某種程度,就像是一場「梭哈賭局」,賭的,是經濟成長率能否達到四%。

他在九月十五日的演說中強調,「只要經濟成長率達到四%,那麼,美國的財政赤字就會開始縮減。」川普的盤算,是當經濟成長率達到四%,美國整體稅基擴大後,就能在赤字受控的前提下高度成長。然而,若經濟成長的力道因為種種因素有所折扣,美國反而可能走入「成長停滯、債務急升」的另一場經濟災難。

多數金融機構因此認為,基於經濟環境的現實,川普與其團隊「再怎麼蠻幹」,恐怕也不會將美國經濟梭哈於充滿變數的賭局上。根據巴克萊證券在選後的報告評估,至一七年底,個人所得稅和企業稅占美國GDP的比率,可能會比目前減少二%,稱不上「大減稅」的程度;政府支出會在一八年增加四一○億美元,不到競選支票十年一兆美元的五%。

此外,即使川普在選前對聯準會的低利率政策大表不滿,高調宣稱當選後將換掉聯準會主席葉倫,但巴克萊預估,在沒有看到財政刺激奏效前,美國的貨幣政策不致出現明顯改變;至於貿易障礙,巴克萊認為,美國自中國進口金額的減少幅度至多只有三%。

 

美國總統川普

▲點擊圖片放大

 

看懂政治現實》制衡力量強大,議長反將成主角?


「美國憲政體制,本身就是充滿制衡、防止強人出現的制度!」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蔡明彥說,美國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就是防止「再出現國王」,雖然川普有不少強烈政治主張,但依然會受到國會、法院制衡,更不用說,還得遵守國際組織相關規範。

攤開川普的選前主張,包括廢除或修正歐巴馬健保、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以及可能廢除太陽能投資稅減免(ITC)等,實務上,若要推翻舊制,都必須透過參、眾議院繁瑣的運作,才有辦法推動。

例如,ITC提供納稅人投資再生能源發電設備的獎勵措施,背後涉及的法律,就包括能源政策、稅款減免與健康照護、緊急經濟穩定、美國復甦與再投資等法案,要取消,絕對沒有想像中簡單。

 

推動政策 仍要靠黨內同志撐腰


尤其,美國總統在理論上不能主動提出法案,多須由同黨議員幫忙提案,而川普所代表的共和黨雖在參、眾議院掌握多數席次,但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表示,美國是柔性政黨,對於同黨議員沒有黨紀的約束力,在共和黨人選舉時和川普關係緊繃的情況之下,川普在推動政策過程中,能否說服黨內同志共襄盛舉,仍待考驗。

有趣的是,美國《政治雜誌》(The Politico)在選後對十一個搖擺州選出的議員、州長、華府內幕人士的專業人士調查就發現,有高達六五%的共和黨決策高層人士認為,「未來應該由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而不是川普,來主導黨內的政策決定權。」

萊恩是根正苗紅的共和黨傳統派,一二年曾是羅姆尼競選總統時的副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在今年三月三日召開記者會,嗆川普是騙子、假貨,徹底與川普決裂;萊恩在隨後的選舉過程中,一直與川普保持距離;到了十月,更公開表示「他是他、我是我」的立場,不批評、卻也不支持川普的言論與政策,還鼓勵黨內同志「依據自己的意志做出最好的選擇」。

能否與萊恩合作,是川普起步的一大試煉。萊恩與川普完全不搭,雖然只有四十六歲,但他走溫良恭儉的政治作風,去年接任議長後,遵循的也是國會山莊的老路線。

對川普來說,掌握國會山莊的萊恩與其說是助力,更可能的,是障礙;他宣布由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出任白宮幕僚長,就是為了能夠順利推動法案解套。

即使搞定了共和黨人士,在國會中相對少數的民主黨,也仍具有制衡力量。共和黨雖「驚險」跨過五十一席的多數門檻,但並未跨過可封殺「議事阻擾(filibuster)」所須的六十席門檻。因此,屈居少數的民主黨,未來仍可透過合法的冗長辯論、演講,阻擾參議院的立法討論及表決。

 

少數黨必殺技 可利用「議事阻擾」擋法案


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嚴震生表示,filibuster是美國議會政治中,保障少數權利的合法手段,「參議員們一向很愛使用這個權利。」這說明了川普的政見要過國會這關,障礙不小。

至於川普要對中國課徵四五%關稅、對墨西哥課徵三五%關稅,「那比較像政治口號,不太可能完全施行。」政大外交系副教授姜家雄說,要拉高關稅,不僅要經過國會這一關,而且中國、墨西哥都是WTO(世界貿易組織)會員國,如果兩國向WTO提出訴訟,美國還是要遵守國際仲裁結果。

「實際上,川普能做的事情有限。」以對墨西哥提高關稅為例,首先,必須先取消NAFTA,再來是美國得退出WTO,才可能對同是會員國的墨西哥課徵三五%關稅。

 

美國總統川普

▲點擊圖片放大

 

不當「跛腳總統」?這些黨內大老要先擺平

 

川普在競選過程中,言詞辛辣,與不少共和黨內大老和同志撕破臉,如果不想變成 「跛腳總統」,得先和這些大老破冰。

 

共和黨資深參議員 馬侃 John McCain

諷刺馬侃被視為戰爭英雄,是因為他曾為戰俘,並稱照這邏輯來看,「我也可以把那些坐過牢的人當作戰爭英雄」,此話立即引發反彈;馬侃要求川普向曾淪為戰俘的美國老兵道歉,川普卻拒絕回應

 

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羅姆尼 Mitt Romney

拒絕為川普競選背書,甚至直言川普根本不適任美國總統

 

佛羅里達州參議員 盧比歐 Marco Rubio

黨內初選時與川普互相人身攻擊,一直不願為川普背書,甚至呼籲共和黨選民「憑良心投票」,至今仍未恭賀川普當選

 

共和黨德州參議員 克魯茲 Ted Cruz

與川普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期間,川普攻擊其妻子外貌,以及影射克魯茲父親涉及「甘迺迪遇刺案」

 

南卡羅萊納州資深參議員 葛蘭姆 Lindsey Graham

曾直言若要在川普與克魯茲之間擇一,相當於選擇「被槍殺或被毒死」

 

前總統 小布希 George W. Bush

小布希發言人福特表示,小布希並未投給川普

 

共和黨眾議院議長 萊恩 Paul Ryan

10月10日斷然表示,不會再為川普辯護或助選

 

回顧美國歷史》政策政見不同調,不算罕見


「依我看,川普選前政見能有五○%落實就不錯了。」一位民進黨重量級人士表示。如果回顧美國歷史,「競選政見不等於政策」,就算不是常見、也絕對不算是少見現象。

○八年歐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時,重要政見之一是終結阿富汗戰爭,但直到去年,歐巴馬卻仍決定暫緩撤軍。

再往前看,柯林頓在首任總統選舉中,承諾建立全民醫保制度,入主白宮後,他所屬的民主黨掌握國會參眾兩院,最終這項法案卻仍遭國會否決。

更早的案例,前總統雷根曾在競選時,主張與台灣恢復外交關係、卡特曾在競選時主張自韓國撤軍等,最終也淪為競選口號而已。

 

那麼,川普會有多少政策髮夾彎?


選前,川普強力批判 「歐巴馬健保」,如今他在專訪中說,「跟歐巴馬聊過之後,我傾向部分修改,而非廢除。」被問到是否繼續調查希拉蕊的「電郵門事件」,他說「那不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事」。遣返一千一百萬名非法移民?他改口為二百萬至三百萬名。至於中國問題,他在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通話中似有共識,「合作是唯一正確的路。」

無論是基於經濟現實或者政治現實,選後的川普,似乎瞬間脫下了狂人臉譜。舉世恐慌的大選過後,重新懂美國,你要認清這個國家的財經政策,已經聚焦再聚焦的鎖定自身經濟成長;你也可以暫時期待,一套偉大的民主機制,或許能讓瘋狂的舵手稍稍恢復理性,而不致偏離航道,那麼,對全球及台灣的衝擊,將可以降到最低。

 

美國的孤立主義,會讓台海生波?

 

川普當選後,外界擔心台美外交、軍事關係恐生變,甚至衍生「棄台論」之說。

 

但熟悉國際情勢人士指出:「《台灣關係法》及美國前總統雷根對台六項保證,是台美關係重要基石。」共和黨今年7月召開全國代表大會,首次把「六項保證」列入黨綱;美國聯邦眾議院今年5月也通過共同決議案,首度在國會將「六項保證」訴諸書面文字,「這代表台美關係持續升溫,外界無須太過憂慮」。

 

雷根1982年對台灣提出「六項保證」,包括:美國不贊成對台軍售設定期限、美國不會施加壓力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等。共和黨今年通過的黨綱,不僅列入「六項保證」,還明確支持適時對台出售防禦性武器,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及其他多邊組織。

 

川普日前宣布,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Reince Priebus)將任白宮幕僚長,他正是主導共和黨黨綱納入對台「六項保證」的重要人士,也是共和黨內關鍵「知台派」。知情人士指出,此項人事安排對台美關係有利無害。

 

政大外交系副教授姜家雄表示,《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國內法,其中內涵包括美國依法對台軍售、美國將嚴重關切其他國家以非和平方式決定台灣前途的舉措等;川普上任後,也得遵守相關法律規定,台美關係應不會有太大變動。

(李昭安)

延伸閱讀

川普未來五道試題 怎麼走下去?

2017-03-30

川普財經內閣 超級富豪大集合

2016-12-08

禿鷹、掮客、電影咖 美國新總統班底解密

2016-11-17

川普的經濟劇本 如何牽動世界與台灣

2016-11-17

選戰倒數 他們為何開始挺川普?

2016-07-28